第十四章 给我打

    “在这件事之前,我们一直以为科学能拯救全人类,但是大家知道,人类发展的一些科学正在一步一步地毁灭地球,这个地球已经越来越不适合人类生存了,不但环境严重污染,而且大气层出现的黑洞,全球开始变暖,而这些都是我们相信的科学起的副作用,这作用对人类的害处比好处大的多。”

    “2012这部电影,大家都看过吧?虽然这事最终没有出现,但是以现在地球的毁坏程度,肯定是会发生的。但是我们能有十亿欧元去买张船票的人并不多,特别是我们这些学生,对吧?但是我们可以……”

    “是啊,我们没那么多钱买船票啊,怎么办呢?”新生们也开始起哄。

    “这就是贫道要讲的最重要的话,我们虽然不起船票,但是我们可以修真啊。”年青道士说道:“修真之后我们像校花竹敏一样直接去了外空间,彻底脱离地球的危险。你们说是吧?”

    有学生说道:“我是学航空的,去外空可以坐太空船。”

    道士笑道:“太空船?人类发展了这么多年,连月球都不能移民上去,而且太阳系内只有地球才适合人类生存,以你们航空的发展,怕要好几万年才能冲出太阳系吧,但是以你们对地球的破坏来看,只怕等不到你们坐飞般出太阳系,这地球就已经不存在了。”

    道士说到这里,便有人上前报名了。旁边一个道士笑着对这位想加入这修真社团学生的咨询进行解答和导。不多久,那人便交了五千块钱入了社团。

    有人带头,便有人蠢蠢动了。

    “大家不要上当,这几个道士都是骗子。”一个声音高喊道。这一个声音很洪亮,让那些想报名的人都是停了下来。

    吴渐飞自然也知道这些不是真正修真者,他们上没有一点修真者拥有的灵质。但却觉得那道士对修真的理解有一些感同深受,地球的破坏确实越来越不适合人类生存,科学在改变人类生活的同时,却在毁灭人类耐以生存的空间。

    什么探索外太空,什么改变人类生活质量,都可以靠修真的方式来完成。

    那道士说的道理与当初那苗疆的老人有异曲同共之妙,便安心做一个守规则的看客,却没想突然有人大叫这几人是骗子。

    很多人都是回转头望去,见几个材高大的男生站在那人群边上,这几人可也是学校的大人物,很多新生一入学,便有学长给他介绍那些人是惹不起的。这几人就在惹不起的人物当中。

    这几人都是之前的那些大社团的社长。有跆拳道,空手道,泰拳,西洋拳等。

    那年轻道士见这几人进来,也是心里一惊。便说道:“几位大社长,大家别破坏规则吧,这社团收人的事,都是大家各凭本事进行游说,让同学们自由选择,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想砸场子。”

    “嘿嘿,徐福才,你这个大骗子。我们才懒的来砸场子。”跆拳头道的社长说道:“我们只是来揭穿你的老底而已。”

    “是呀,你也能骗骗新生而已。老学生谁不知道你呀?”泰拳社团的社长也说道。

    “嘿嘿,徐福才,你上学期不是到处推销女生的内衣内裤吗?怎么买不动了,就假扮道士招人修真了?我看你是羞你祖上先人吧。还青阳山青虚道人的关门弟子?我倒是听说过有人在那青阳山正门前跪了几天几夜,赶都赶不走,最后被大粪喷了出来,哈哈。”空手道的社长则更恶毒些。

    那徐福才见这些人揭了他老底,说了他以前的丑事,便是脸红耳燥,争辩道:“大家要相信我,以前卖内衣内裤只是为了挣学费,而我在业余时间真的是修真的。”

    “只是那时大家不信,我才没有说出来。现在发生校花竹敏的事件之后,大家才真的相信这世上是有修真者的,我站出来把自己所学的和大家分享有什么不对?”

    “我学过什么修真法术要和大家分享?你能呼风唤雨?还是行万里?”跆拳道社长讽刺地说道。

    “呼风唤雨那个我现在不会,但我迟早会的。”徐福才说道:“可是我现在会打坐修练,能以意领气按周天运行,而且一坐就是一整天,请问你们行吗?”

    “哈哈,一坐一整天就算本事?中学时好多书呆子不是一坐就是整天吗?难道他们也是修真者。别傻了。”几个社长和他们的社员一起大笑。

    年青道士道:“那可不同,贫道看的是修真与养生,道德经,南华经,易筋经等等高深经书。那些书呆子那能与贫道比?”

    “比你妹。老子会三字经。”有人开始骂了。

    “哼,你们什么大社团也不过如此,就知道骂人,从做人的涵养你们就不及贫道。”徐福才冷笑道。

    泰拳社的社长将双袖一挽,叫道:“很好,他们不能和你比,那本人和你比吧。你会修真那一定有点本事吧。只要你打赢了我,本社长向你赔礼道歉,并且解除社团跟你混。好吗?”

    “真的要打么?”年轻道士有点害怕地说道。

    “不错,拳头才是硬道理。”几个社长带着社员一起喊道。

    “列剑阵。”年青道士咬了咬牙,向后面看了一眼,大叫道。旁边另外四位道士抽出背上的剑,刷地分列在徐福才的两侧。

    只听这四位道士在列阵时分别报出名号。

    贫道是全真七子邱处机长真人第五十八代子孙邱德军。

    贫道是全真七子马钰道长子孙马三千。

    贫道是仙人张三丰的后人张九丰。

    最后一个报出:贫道是太上李老君的后人李洪文。

    看来都是修真界名人的后辈,

    不过他们抽剑以后,却引来一阵笑话,因为他们的剑都是一些玩具剑,塑料的。

    几个社长见到这一场面,便对后面大叫道:“这群骗子,给我打。”

    后面的人哗啦一声,那几个社团的铁杆社员们都提着木棍凑了上来,原本他们对修真者也有些顾忌,但知道这些人是骗子后,都有些受骗似的心头不爽,现在听说要教训这几个骗子,更是争先恐后。因为打出了事自然有领头人顶着。

重要声明:小说《天爆之美人星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