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诛仙器能奈我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枫落忆痕 书名:玄天武神
    

    “念力,竟然是念力”

    风离心中微微一惊,念力无时无刻不在,但这一瞬间加的念力却变得无比的精纯与磅礴-_w.o8.)即便如此,他已经无法控制生机的流逝,虽然缓慢了些,但时间一长,依然会断绝

    “风离,在诛仙器之下,你即便是巅峰皇者中第一人也如同蝼蚁”

    老祖目光森然,控着绿铜古镜,白色的光越来越炽盛

    风离早已清楚这片古镜乃诛仙器,否则不可能困住他,不但是诛仙器,而且应该是逆天道第一个境界巅峰的人物祭炼的诛仙器,不知老祖是从何处得到,而今用来对付自己

    “老祖,你得意得太早了”

    风离一声低吼,浑骨骼噼里啪啦声响,肌暴涨,血气冲天,整个人的气势在一瞬间攀升到一个恐怖的地步

    “给我破”

    本源法则鼎六色光华爆,从风离体表显化,将其罩在当中,瞬间撑破了白光,带着他飞向远处

    “你..”老祖变色,“想不到你竟然保留了实力”他语气中透着浓浓的震惊于不可思议万万未曾想到,先前风离与他对战竟然还保留这实力,根本未尽全力

    “你虽然机缘巧合得到着逆天的至宝,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祭炼,且凭你巅峰皇者的实力难以挥出他全部的威力,当真以为凭借这面绿铜古镜就可以镇杀我了么?”

    “哼岁月匆匆”

    老祖不语,直接动手,命运神通打出,天地间一股诡异的力量蔓延,苍凉久远的气息浩,一瞬间,仿似已经过去了千万年时间流逝的度眼可见,一瞬千百年,恐怖无边

    风离立在天地中,仍有时光流逝,唯自永恒,就像是一座亘古不变的山川大岳,任你沧海桑田,任你时光冉冉,我依旧永恒

    “你...”

    老祖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风离竟然在自己岁月匆匆的神通之下连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仿佛时光的流逝对他没有一点影响

    “即便是你将命运之术下半部修习到炉火纯青也没用,你得到的永远是残缺的神通,而我所修习的却是完整的,在我面前你没有一点优势”

    风离的声音淡漠,在天地间缓缓飘,一字一句响在老祖的耳中,让他如遭雷击,“你竟然学会了完整的命运之术?”

    “不错”

    风离冷笑,金色的大手刹那间探了出去,掌中世界演化,仿佛能将整个世界都拘在手中瞬间遮掩天地,将老祖笼罩其下

    “杀伐之光,诛”

    老祖眼神冷冽,那名绿铜古镜猛地一转,立时换了一面,一束黑色的光贯穿天宇,洞穿一切,杀向风离

    “噗”

    金色血气飞溅,风离的大手如同豆腐般被黑光洞穿,犀利无比,且去势不减,杀向风离的

    风离不敢硬撼,诛仙器出的杀光,其犀利程度难以揣测,脚步移动,极展开,化为一道金光在无尽的天宇中穿梭,于此同时手指震出一道又一道金色波纹与黑色的光对碰在一起

    “啵啵啵”

    金色的波纹刚触碰到黑光便消散无形,黑光蕴含无双道力,隐隐有馄饨气在其上流转,恐怖无边,且仿似有生命一般,一只跟着风离的轨迹杀了过去,任他如何闪躲,依旧难以摆脱

    若不是风离有极在,早已被杀光洞穿,这等蕴含无上之力的光,一旦穿,所受的创伤不止是,就连本源与魂知都会受到重创

    “嗖”

    六色的光华划破长空,风离祭出本源法则鼎轰响黑色的光

    “锵”

    “咚”

    一击硬撼,鼎被黑光击中之处竟然深深的凹陷了下去,凹痕触目惊心,刺耳的金属颤音与如同黄钟大吕敲响的声音在同一所时间敲响

    风离狠狠一颤,喷出一口鲜血,所幸刚才他并没有附太多魂之力在鼎上,否则这一击之下怕是要受到重创

    本源法则鼎倒飞而回,风离一手抱住,飞快移动,躲避黑光的追杀

    大地,山崩地裂,战场已经拉大到万里之外,老祖控着诛仙器绿铜古镜,出一束黑色的杀光在后面追,风离抱鼎而走,在全力躲避

    黑光所过之处,遇山山崩,海海枯,大地裂痕遍布,所有的一切灰飞湮灭,什么都不复存在,完完全全的一副灭世景象

    风离有些窝火,他不想使用天剑与武破弓,老祖乃是他曾经在东离时的对手,他要以自己的实力将之灭杀,只是此刻却有心无力,诛仙器的杀伐黑光太过犀利,连本源法则鼎都挡不住

    以鼎化枪

    “嗖”地一声,一柄六色本源神华流传的神枪飞杀了过去,穿透虚空,枪尖六色本源之力吞吐,前道纹密布,交织流转

    “锵”

    黑光对枪尖,锵地一声,刺破天地,本源法则鼎演化的神枪嗡地颤鸣,枪抖动,瞬间被震飞

    风离狂吼,绝杀秘运转,整个人实力增强一倍,绝世威压铺天盖地,他就像是一尊无上战神,单手托鼎,对着杀来的黑光猛地砸了下去

    “轰”

    真空塌陷,随之粉碎,本源法则鼎与一瞬间化为一轮烈,狠狠砸在黑光之上,且难以将其崩碎,黑光依旧犀利,杀了过来,只是微微震颤了一下

    “一件并未完全激活的诛仙器,我不信破不了你”

    风离战意冲霄,手中的本源法则鼎不断变换形状,或化为神剑,或化为打印,或化为神塔,或化为银月,星辰,不断猛砸绝世神力席卷天上地下,本意裂痕遍布的大地再次遭受毁灭,方圆近万里所有地面全部倒翻了过来

    “轰轰轰”

    绝杀秘运转之下,实力暴增,每一次都砸得黑光震颤,到现在几乎崩散,杀伐之力也减弱了许多,而老祖则脸色苍白,躯摇晃,嘴角不断溢出血迹,原本控诛仙器这么久,他的道力就消耗得严重,如今遭受反噬,让他受到了创伤

    这一刻,对于风离,他第一次感到了惊恐,害怕,以往虽然被其杀过一次,但老祖并不惧怕他,然而现在却不同,风离给他一种完全不可战胜的感觉

    这些年,对于风离他可谓十分了解,其手中的逆天至宝武破弓与金色神羽,是为逆天之物,杀伐绝世,而今风离连武破弓都未出,仅凭自实力硬撼诛仙器所出的无双之力,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一名巅峰皇者再怎么强大,也最多只能与逆天道造化境二重天的无上存在对战,他的诛仙器虽未能挥全部威力,但毕竟是一名逆天道造化境九重天巅峰的存在祭炼的,即便是没有挥出全部威力,但也起码相当于逆天道三重天四重天的无上存在全力一击

    然而这样的力量都无法斩杀风离,还让他一次次硬撼到险些溃散,老祖心中冰冷一片,这面古镜是他最大的底牌,当知道命运神通对风离无效之时,他便清楚自己绝无可能是其对手,若是以实力战斗,用不了多久便会道力消耗严重,届时难以挥诛仙器的威力,所以才这么快将其祭出,为的就是将对手一击必杀

    “老祖,诛仙器能耐我何,你还有什么手段?”

    “轰”

    风离话落,手中的本源法则鼎狂猛砸向杀来的无上黑光,原本就几近溃散的黑光,轰然崩碎,化为黑色的光雨,涌出一道道混沌气消散在天地之间

    “嗡”

    九天之上,绿铜古镜嗡鸣一声,老祖大口咳血,道力中断,古镜从天坠落

    “今灭你,你再无复活的可能届时,你依附的势力红尘我也会将之清洗,还万丈红尘一个干干净净”

    风离语气冷冽,杀意迸,手中的鼎化为一柄神枪,流转本源纹络,浩大的本源气息浩天地,且有命运之力加诸其上,枪尖出炽盛的光,嗡地一声穿透虚空,杀向老祖

    这一枪快到了极致,对于运转绝杀秘的风离来说,度亦是提升了一倍有余,一枪出,天地为之失色,整个空间中就只有那惊艳绝世的一枪,灭杀一切对手

    老祖避无可避,一道力提升到极致,命运神通不断打出,想要抵挡这一枪的攻杀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在命运之力加持与本源法则流转的一枪之下,他的一切神通都如同纸糊,不堪一击,眨眼崩碎

    “噗”

    神枪传喉,透颈而过,枪尖滴落鲜血

    风离单手一抬,将老祖挑在枪尖,殷红的血液顺着枪流下,染红风离的大手

    远远的,风离看到了千里之外的林飞,此时的林飞彻底吓懵了,浑冰凉,不断颤抖,恐惧将他吞噬,在也没有怨毒的疯狂,在空中瑟瑟抖,宛如一片枯叶在风离摇晃

    风离将老祖挑在枪尖,一步一步走向林飞,每一步踏出都带动天道韵律,整片天地都与他的步伐共振,这等威势可谓绝世

重要声明:小说《玄天武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