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阴阳疗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枫落忆痕 书名:玄天武神
    “嗯...”

    萱萱发出一声羞人的呻吟,她的体在颤抖,一次又一次在抽搐!

    良久,风离才从沉醉中惊醒过来,他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就糊里糊涂地脱掉萱萱的亵裤,打了人家的股。

    风离抽回了手,可萱萱依旧那般趴在风离的腿上,一动也不动,只是体微微颤抖着。

    “萱萱,”风离刚想扳起萱萱的体。可萱萱顿时化为一道流光飞进了他的体内进入封玄台中,并迅速切断了他与她之间的联系。只留下一道羞涩的声音在风离脑海中萦绕。

    “坏主人,那四颗元丹可让你修为大增,切不可浪费了...”

    风离一愣,随即脸上绽开一丝会心的笑意,将四颗元丹收入储物袋,眼下,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便是为应天行疗伤,待应天行伤好,他便打算闭关炼化着四颗元丹!

    “汐儿,梦梦,筱筱,芸儿,我要离开无涯峰一小段时间。”风离回到小院对众女说道。

    “咿呀,咿呀...”小兽多多跳上风离的肩膀亲昵地在他脸上磨蹭着。

    云若汐等女还未开口,小风溪便钻进风离的怀里,嘟着嘴,道:“爸爸,你要去哪里呀,风溪也要去。”

    “溪儿,爸爸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呢,要乖乖待在这里,和妈妈还有大娘,二娘,小娘,雪儿姐姐一起等着爸爸回来,知道吗?”风离溺地抚摸着他的头。

    “嗯,风溪很听话的!”小风溪可地点着头。

    “对了,梦梦,你可曾教溪儿修炼过功法?”

    “没有,溪儿是男孩,我们修习的功法并不适合他修炼,再说他还小。”烟梦梦轻笑着摇了摇头,不过,风离那惊疑的神色却是让她心中不解!

    风离低头沉思,片刻之后,道:“这就奇怪了,我感觉溪儿体内有股若有若无的力量在流动,这股力量好像十分熟悉...”

    每当风离抱着小风溪的时候,他体内的正气之剑便会一阵微微震颤,仿佛是一种欢愉的震颤,初始,风离觉着是巧合,可每次都是如此,风离心中自然就疑惑了!只是,任凭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溪儿,告诉爸爸,你平时有没有什么感觉特别的地方?”

    小风溪歪着脑袋想了想,半晌之后,才道:“有啊,有啊,有时候我闭上眼睛,好像能看到自己的体呢,还有,看到体内有一条条的线在流动,然后好多东西向我飞过来,钻进我体内,感觉很好舒服...”

    风离与众女齐齐一惊,刚才小风溪所说的分明就是内视!他竟然能内视了,不管是何缘故,但这等异像则说明小风溪有着天大的机缘!

    风离笑了笑,道:“或许溪儿从出生那天开始,冥冥中便有一种属于他的修炼功法,他根本就是无师自通,自行修炼,我们可倒是不用为他担心!”

    听风离这般说,烟梦梦那一刻悬着的心才渐渐放了下来,她重重地松了口气,走到风离边,将小风溪抱过来,道:“风,你有事先去办吧,我们等着你!”

    “你们放心,这次我并非要离开宗门,而是在本门之中,为天魔宗的应天行疗伤!”风离说完带着多多转离去。几个闪动,影便消失在众女的眼中。

    “我想,我们应该抓紧修炼,尽快提高实力,东离即将大乱,现有内患,不久将有外敌,我们不能让哥哥独自去战斗,作为他的女人,我们也应该有不弱的战斗力,起码要能够自保,不让哥哥为我们的安危而分心!”看着风离消失的背影,云若汐喃喃自语。

    “汐儿妹妹说的不错,我们不能成为他的拖累,而是要成为他有力的臂膀,和他一起面对生死危难!”烟梦梦声音很轻,但却是那么的坚定!

    “等哥哥回来,让他拿些天地灵粹出来,我们一起闭关修炼,烟姐姐,苏姐姐,你们修炼的水雾心诀和凌波心诀都是强大的旷世功法,有照一定也会成为一代天骄女杰,那时我们便不再是哥哥的负担...”

    “大娘,二娘,小娘,妈妈,风溪也要变强,到时帮助爸爸打坏人!”小风溪握着拳头说道。

    云若汐等人相视一笑,尽皆露出溺的神色,看着小风溪,云若汐就想到了此刻正在熟睡的凝雪,她每每想到那次在凝雪上所感受到的冲天杀意与恨意,她心中就是一阵不安!

    虽然云若汐与风离等人都知道凝雪不是普通人,但是却不知道她真正的来历,正是因为这种未知,让云若汐心中担忧。上次感觉到的那股杀意与恨意,仿佛有种要屠尽苍生的的感觉,这种杀意与恨意强大到无法想象!

    风离来到谷莫怀的书房,与谷莫怀简单说了一下生死域中的经历,然后问清天魔宗三人的住处后便起离去。

    应天行住在与太上长老峰相近的一座山峰之上,风离认准的方向,脚踏咫尺天涯步法,一步百丈,不多时便来到了应天行所居住的山峰。

    到达山峰半山腰,风离看到一汪清潭,那如银练般的瀑布飞流直下,打在水面上溅起无数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点点光芒,清潭十丈左处有一座简陋的小院,小院中种植着各种颇有灵气的花草,花草各色竞相争艳!

    此处真是人间仙境,这应先天到也会享受,竟然选了这么处幽雅之地居住。风离走了过去,来到小院的围栏外,喊道:“应前辈,风离前来拜访,打扰之处还请前辈莫怪!”

    “哈哈,风离小友前来看望老夫,老夫高兴至极,小友快快请进!”伴随着一道爽朗的声音,一道红色的影自院中小屋飞而出,眨眼间便来到风离的面前。

    “应前辈不愧是长生级强者,虽然负内伤,但法依然快如流光!”看着一红袍的应天行,风离笑着说道。

    “风小友,你就别打老夫的脸了...”应天行神色有些失落。

    “这..应前辈,我是肺腑之言,绝无取笑之意,前辈莫怪!”

    “哈哈,无妨,以后你也别称呼我前辈了,要是不嫌弃,叫我应老哥,哈哈哈!”

    “是,应老哥!”风离知道应天行格爽朗,既然他如此说,那自己也不用矫

    两人在小院中的一件简陋小厅中坐下,应天行道:“听闻风小友昨在山门前大显神威,以封玄台一举镇压四大长生级高手!可惜老夫未能亲眼看到,实在是遗憾哪,不过想来也大快我心!”

    “应老哥抬举了,小弟只是侥幸而已!”

    “你不知道啊,那些家伙狂妄自大,以为当初重伤于我就天下无敌了,不想在飞羽宗却处处吃瘪,最后连命都丢在这里,在我们修炼界,你可算是个异类!”

    “异类?”风离苦笑,不知道这算是夸他呢还是损他。

    “老哥,今小弟是专程来为你疗伤的!”风离拍了拍肩上的小兽多多。

    这时,应天行才注意到风离肩上趴着的雪白小兽,他越看越惊讶,活了几百岁的他,见过的灵兽也算是不计其数了,可如此灵动的小兽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真的有把握治好我的内伤?”应天行不确定地问道,本来他对风离当初说的能治疗他的内伤根本没有抱任何希望,在他想来风离虽然不是普通修者,但对于他这连长孙束龙都束手无策的内伤又有什么办法!

    “老哥先把手给我,不要用元力抵抗,否则小弟可经不起老哥那深厚元力的反击!”风离调侃似着伸手抓住应天行的命脉,一丝丝力量探入他体内。

    片刻之后,风离收回了手,道:“其实老哥的伤势并不算什么,只是经脉破裂,按说只需用元力修复即可,并不费神,可你体内却潜藏一股莫名的力量,这股力量一直破坏着你的经脉,即便是你修复了,过不了及时又被其破坏,这样以来,老哥内伤永远都好不了!”

    “哎!你说的没错,正是因为体内那股奇怪的力量,否者这点伤势只需几个时辰我便能将它修复,长孙兄也曾为我看过,他也无法驱除我体内的那股奇怪力量,或许老哥我命该如此,小兄弟你也不用强求!”应天行叹息着说道,虽然脸色平静,但内心深处也有不甘!

    “老哥放心,小弟或许能驱除那股奇怪的力量,成功与否不甘断言,但总是有些希望的!”风离淡淡说道,脸上尽是自信的神色。这让应天行大喜。

    “真的?”

    “是的!”风离肯定地点了点头。

    “请老哥进内屋,我们现在就开始!”

    走进内屋之后,风离与应天行面对面地盘坐着。暗中,风离吩咐多多,道:“多多,你小心看着,如果发现我力量不支,你便助我!”

    “咿呀,我知道了,风离,你放心吧!”多多气的声音在风离脑海中响起。

    “老哥,我们开始吧!”风离说完将魂知力沉入中脉,将阳太极图从体内显化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玄天武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