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古武家族

    第一篇穿越前的入戏

    第一章古武家族

    在江南水乡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子上,坐落着一座与现代建筑格局迥然不同的古老院落,此院落坐北朝南,风格迥异,房屋面积大约有上百间,十几座连环相的院子,大院着小院、小院别有洞天,各个院内错落有致,花红柳绿,屋顶红砖绿瓦,精湛琉璃做工,虽谈不上气势宏大,但俨然是一座具有浓厚古韵文化的府邸建筑。偶尔出游经过的外地游客想进去参观,但正前的木制红门很少开过,上还写有“古址遗留,止参观停留”的警示牌。每当这时,很多人会想到不知是哪个朝代大官遗留下的府邸,现在也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没有开发成旅游景点,真是有点可惜了。当地附近的居民只知道自己爷爷的爷爷就说他出生的时候,这个地方很早就存在了。有些略知内的人了解到院子里住着一个姓李的大家族,几经世代相传,到现在约有上百口人,而且大有背景,在当今社会能够拥有这样的地方,是大有来头的。院落的主人很是低调,每天进出的人也很少露面,与旁人也很少交流,大家也不知道这院子的主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院子的主人很少接待客人,更不可能让游人进去参观,当地政府的文化、旅游等部门好像接到什么指令似的,从未找人进去搭讪过,因此显得很是神秘。

    此时,这幢古建筑一个最大院子里正上演着一幕好戏。

    “小兔崽子,该出来受虐了,不要以为你在里面装睡着了,就可以饶过你今天的训练”,一位着白色丝绸,满头银发的老者,手拿一木棍,对着院落一排数十个大缸其中的一个嗔怒道。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浑带着碎药渣和汤药汁的影从其中一个两米多高的大缸中腾空而起,在空中耍了个漂亮的三周半转体稳稳落地。该男子面色清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望着老者,双手一摊,脸上挂着一副苦大仇深的神,对着老者说道:“我现在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你的亲孙子,不让人舒服一会,就算是你捡来的,或是别人送来的,可你这么大年纪了,不能心存慈善之心吗?这么大年纪了要有心,就是养个小猫、小狗什么的,也不能这样天天虐待啊。再说了,我刚躺进去一会,昨天被你打伤的地方还没有医好呢!催什么催,催命……鬼”。

    “鬼”字,还尚未出口,老者的木棍闪电般的向年轻人打来,一边打,还一边笑着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知道尊重老人了,我好心养你、供你吃、供你住,还教你功夫,教育你做人,你就这么报答你的爷爷啊,你看家里谁敢这么对我说话,看你泡在药缸里快两个时辰了,难道还没有泡够啊,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一天不骂,皮发痒”。说完,手里的棍子如有了生命般,精准、闪电般的朝年轻人上的各个部位,狠狠的敲打过来。

    面对老者连绵不绝的攻击,年轻男子被老者打的上蹿下跳,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手忙脚乱,哪里还有空闲与老者斗嘴搭腔。眼看无法承受眼花缭乱的攻击,无名决运作全,脚踏四方步,体顿时轻盈起来,面对老者快速攻击,险而又险避过一次又一次危险境地。

    “咦!小子,功夫见长啊,看来无名决练到第一层的巅峰阶段了,今天要让你见见真功夫了”。老者说完,随手棍子一扔,双手交错,人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般的有无数双手上下翻飞,围着年轻人上攻击了数十次,终于口、背部、额头、双肩,腰眼都不同程度的受到攻击,年轻人整个人踉跄的退后七八步之后,飞一般的跌落在刚出来的大药缸旁边,一个翻不动了。

    “玉儿”。这时候,老者收起淡然的神色,满脸的不安和担心,飞奔过去,准备查看年轻人的伤势。

    突然,只见男子一个鲤鱼打,双手交错与老者招式一样,漫天飞舞般的朝老者攻击而去。刚冲到眼前的老者一愣,但瞬间反应了过来,都一一轻巧化解。此外,顺手还抓起年轻人,扔进了院落的一个大药缸之内。嘴里边说:“臭小子,还想捉弄你爷爷,长本事了啊,让你尝尝自由落体飞翔的感觉,哼”!

    一脸的郁闷,随口喷出一口苦药汁,之后大口喘着粗气,咳嗽几声,连连喊道:“打出人命了,你可要想好啊,你还靠我给你养老呢,就这么把我打死了,看你后悔都来不及,养了这么多年了,打残废了,你的投资可就全白费了,最后还得成为你的累赘”。

    看到年轻男子的一副可怜相,老者微笑道:“臭小子,这次就算了,今天暂且饶你一次,明天接着打,你什么时候能接得住你爷爷三十六式大佛手,我就不再虐待你”。

    “什么”,年轻人很是惊讶的喊道:“那要到猴年马月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你说整个古武界谁能接的下你的大佛手,还三十六式,我看还是准备离家出走吧,摆脱这残忍的虐待生涯,不然被你虐残了,以后找媳妇都困难了。哈哈……”

    “臭小子,你皮又痒痒了吧,还说什么离家出走,就你那点本事,还没有出门呢,就被别人打发了,翅膀还没有长全,就想出去飞,我看也就是在家里能扑腾扑腾而已”。老者一脸的嗔怪相。

    “老爷,国安局欧阳云拜访”!这时,从院子走来一位四十左右的汉子恭敬的对老者说道。进来通报的是李氏家族管家,名叫李国安,是李氏家族旁支血脉,祖上一直跟随李玲珑已经好多年了,到现在已经是好几代人了,是家族里最值得信赖和忠诚度最高的人。

    “哦,估计有了棘手的事,请客人到前院客厅,我一会儿就到”。随后,对着年轻男子说道:“今天要不是有事,非收拾了你不可,先让你得意会儿,明天给你增加训练难度”。说完,摆出一副似怒非怒的样子,转而去。

    这片院落住着当今二十一世纪传承少有的古武家族之一,李氏古武家族,主人是古武界著名的号称大佛手——李玲珑,一双手上功夫很是了得,为国家军队培育了好多特种武术人才,曾任国际民间武术家协会的名誉主席,其家族凭借高超的武术功夫接受了完成无数次国家交赋的秘密任务。古武家族是隐藏于世间为数不多的异能组织之一,他们有的力量超穷,可举千斤巨石;有的轻功绝顶,翻墙越脊,如履平地;有的功力非凡,十步之内,杀人于无形之中。他们很多的人都作为国家的秘密武器,为国家完成许多艰巨秘密的任务,特别是在信息报、领导保卫、国际特种兵大比武等行动中,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和贡献,同时也为国家争得了众多的荣誉。李玲珑的儿子儿媳就是因为一次在执行国家重大任务中,遭到国外报组织暗杀,虽然对方也付出了惨重代价,但是最终因寡不敌众,双双遇难,给李玲珑带来了无比的伤痛。好多年以来,卸任各种事务头衔,拒绝一切外事活动,在家里研究武学,培养嫡孙早成才,也好有能力接受父母未完成的事业。国家也是考虑到李氏家族的特殊地位,早就命人打招呼,把李氏家族作为政府要地,杜绝一切部门和人员打扰李玲珑的清净,所有一般人很难进入到那幢古宅院子里。

    年轻的男子叫李玉,是李氏古武家族主人大佛手李玲珑唯一的嫡孙。虽然李玲珑对李玉要求严格,训练刻苦,但李玉作为李氏家族现今唯一的传承人,可见珍程度。一直以来,李氏家族有一部秘传上古绝技无名决,分为三层,练成之后,就能达到传说中神形内敛、任督相通、三花聚顶的境界,那样的话,就可以躲避包括子弹的快速攻击。但练习无名决要求体质严格,历代家族人都因体质原因未能练习,为了能够传承古武学术,李玲珑用上百种中医药材进行泡制,让李玉每天在大药缸里泡制四个小时,疏通心血和经脉,增强体外部的抗击打和承受能力,增加李玉后参与完成任务的安全系数,再一个就是练习无名决冲阶的时候,不被真气所伤,以至于走火入魔。现在李玉练习传承武学大佛手和上古绝技无名决近二十多年。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李玉有骄傲的资本。十一岁获得全国武术比赛少年组冠军,十三岁开始由国安局特招到中国代号“黑豹”特遣大队,练习击和各种战斗机械化作。十九岁开始参加世界各地组织的军事演习比赛,多次完成国家级秘密特殊和保卫任务,荣获多项个人一等功和集体荣誉奖,还受到国家军队领导人和公安部的亲自接见,在各种任务的磨练中,不断提高着自己的应变和应对能力。此刻,已经在国家秘密组织中小有名气。

    前院客厅,李玲珑坐在椅子上,早有家人送来了冒着气的茶水。

    “老东西,最近体可好,许久不见,看你的气色还不错啊”,李玲珑旁边一位六旬左右的男子一脸刚毅之色,一边吹着茶水里的茶叶,一边献媚般讨好说道。

    “堂堂国安局局长大驾光临,让我寒舍蓬荜生辉啊,你给我客什么,有事快说,我还不知道你,闲的没事你会无故跑过来跟我问候什么气色好不好,你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闲雅致啊”,李老爷子显然是在戗茬。

    此时,欧阳云一脸的尴尬,“看看你个老东西,本事涨没涨,脾气可是越来越大了,局长咱早就不干了,今天我过来主要是问候你一下,看看老朋友,聊聊天,也不行啊”。

    欧阳云,也是当代古武家族的成员之一。现在是古武家族欧阳家族的族长,虎鹤双拳练的炉火纯青,也是当年古武家族的风云人物之一。曾是国家安全局的上任局长,现已从国安局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做一些沟通协调各个古武家族联系和任务安排的工作。随他一起来的是站在旁边一位四十岁左右的汉子,看上去虎背熊腰,一副骨子里渗透出军人应有风范气质,面对坐上的两位老人,脸上满是恭敬之色,因为他知道这两位老人在古武界的能力和地位。此人就是现任的国安局局长赵国栋。是一个标准的军人出,浑上下充满着力量的气息。

    “欧阳爷爷好,多不见,看你这气色,红光满面,精神焕发,可比我爷爷好多了,莫不是又有好东西了给我了?上次你给我玉剑,好玩的,莫不是你耍赖,后悔想要回去,还是想你玉儿可怜,来解救我于水火之中,我可是想念你,也就是您能让我爷爷吃瘪,我心里可是畅快着呢,要不我以后跟你得了,省的爷爷天天虐待我”。说完,李玉一脸无邪的可怜相。

    “小兔崽子,不要放肆,自以为是,你先弄清楚自己姓什么再说,整颠三倒四,没个人形,这都是我惯出来的毛病,还不快来见过你欧阳爷爷”,李玲珑嗔怒道。

    欧阳云摆摆手笑着说道:“老东西,你这是做什么,有气不能往孩子上撒吗!玉儿,让你欧阳爷爷好好看看我们的美男子,也不知道哪家闺秀能配得上我的乖孙儿,最近你是不是常惹你爷爷生气啊,我可不敢把你给抢走了,不然你爷爷发起威来,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随后,李玉向赵国栋敬礼,说道:“首长好,国家安全局报特遣队一组组长李玉向您报到”,一个标准的军礼。李玉还有一个份,就是国家安全局报特遣大队一组的组长,曾经受派完成许多艰巨的任务。

    赵国栋在两位老人面前,哪敢托大,连忙说道:“玉儿,先站一边,一会儿有任务给你说”。

    李玉又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慵懒模样,“知道了我的大局长,正经的时候,你说我懒散,懒散的时候又嫌我多礼,在你们当官面前啊就是麻烦。”之后又摆出一副兴奋亟不可待的样子:“是不是有新任务了,去哪啊,这些天我在家熬的头发都白了,没自由啊失自由,你说我这个组长当的可真是没意思,天天被爷爷关起来挨打,想出去放放风也不行,这次我要感谢您给我的这个良机啊,不然胳膊腿儿都生锈了”。

    “玉儿,一边老实给我待着,不要没大没小,小心……”李玲珑顺势就是要出手的样子。

    李玉顿时装作紧张了起来,飞奔躲在欧阳云的后,边躲边说:“看到了吧,这就是现场版的家庭暴力,我天天生活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中,哪能健康成长啊”。

    此时,就连一脸严肃的赵国栋都嗤之以鼻,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你们爷俩,谁不知道谁?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李玉一副凄凄可怜的样子,要是国安局的同事看到这样一幕,再联想到他在执行任务中的果断决绝,心狠手辣的行径不知会作何感想,肯定会目瞪口呆的。

    “你……,小兔崽子,皮痒了吧,我说过,你什么时候能接得住我的三十六式大佛手,我便放手你出去,虽然不能天下无敌,但保命我还是有这个自信的,但是如果你学艺不精,出去给我丢人现眼,你这个人我李氏家族不要也罢”。老爷子听说李玉想要出去,仿佛动了真怒。

    李国安连忙使眼色给李玉,李玉心神领会,收起嬉笑的神,从未有过的严肃模样,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了。

    “想想李玉的成绩,他的手出去还能受别人的欺负?他不欺负别人就烧高香了”。赵国栋心里暗暗想着。但随之转念,自从李玉父母执行任务遭遇不幸,赵国栋好像从心里理解了李玲珑的一番苦心。知道老爷子不想家里人再出任何差池,不然如何面对黄泉之下自己的儿子儿媳。想当初,李玉的父母也是国安局的主要成员,也曾是意气风发,鲜遇敌手,但在出任一趟任务时,双双毙命。而且对方用得竟然是李氏家族的成名绝技,三十六式大佛手,功力精准之深厚堪比李玲珑。这一直是李玲珑的不解之谜,想他李家大佛手,可以说取之精华这世上少之又少,除了家族直系亲传之外都是略知皮毛,还有谁能把大佛手练到这个程度。同时,这也是李玉父母出事之后李玲珑把李玉关在家里,让他苦练接得住自己大佛手才让出门的原因之一。

    再一个原因就是李玉是李氏家族百年来难得一遇武学奇才,李氏家族有一本上古绝技——无名决,几代李氏人都未曾练习成功过,就连李玲珑也是未曾修炼,而李玉现在已经练至无名决第一层的巅峰阶段,是后继承发扬的可塑之才,老爷子断不会让李玉夭折在羽翼未满武学初级阶段。

    见到李玲珑动了真怒,欧阳云连忙说道:“老哥,不要生气,我也知道目前的况,也很无奈,知道玉儿对于现在的李氏家族意味着什么,可此次国家有一项特殊的任务,非玉儿去做不可,我这次来就是征求你的意见,如果你坚决不同意的话,我也不会勉强,再会寻找它法,只不过可能牺牲的人多一些而已”。

    “特殊的任务,而且非玉儿出马不可,什么任务?”李玲珑疑惑的望着欧阳云,显而易见,对于欧阳云所说的特殊的任务,不兴趣使然,想探个究竟……

重要声明:小说《玉泉山庄的幸福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