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猪八公子 书名:武阳丹心
    海风肆虐,吹得人发丝狂舞。武安国暗叫一声不妙,作为一个有着两世调戏少女经验的男人而言,他深深明白,这形,他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当下唯一可行之计,就是走为上策。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小丫头,部不错,下次方便的时候,我再来看你,拜拜。。。。。”,武安国的一句话,让蹲在地上,正在用石板代替手纸的少女,羞愤难当,哗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匆匆忙忙的刮了两下,提上了裤子。八荒大陆,是没有纸的,所有文字都是写在兽皮上,至于生理问题如何解决,那也不难,有钱人用布,穷人只能用草绳,或竹子制成的椭圆形小木片,刮。若是没竹子,那凑合着找块石板,打磨一下勉强用了,总比没有强。

    “出什么事了。。。。。。”,随着尖叫声传出,四男一女,五条影子闪电般赶向了这里。人未到,声先至。跑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光着上,头发蓬乱,满面络腮胡子,明明才十五岁,看起来却像三四十岁的少年。他的脖子上挂着一面青色玉牌,上面是一条栩栩如生,自由翱翔的的八爪巨龙,只是这条巨龙没有爪子,只有躯干和体,让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有些莫名其妙。而紧跟在他后的,是一名长发披肩,神孤傲,上穿着用海中生物的兽皮和骨头,简单制做的衣服,腰中挂着一个皮囊的少女。她脖子上的玉牌,有些奇特,有些与众不同。整面玉牌呈红色,上面刻着一个盘着头发,红衣飘飘,手中一枚五色灵石,神肃穆端庄的女

    “别跑。。。。。”,孤傲的少女看到武安国拼了命的逃窜,把手伸进皮囊,掏出一个经过打磨,圆圆的石头蛋子,甩手一扔,凌厉锐物撕裂空气的声音响起,武安国应声倒地,捂着小腿,疼的面色发青,呲牙咧嘴。他知道今天的事想要善了是难了,因为来的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几位,他的同类,其余六位拥有灵根的少男少女。武安国早该想到,大家都饿的皮包骨头,可蹲在地上的那位,脸蛋丰腴,部雪白丰满,明显营养充足,除了他们六个,其余人哪里有本事能打到那么多猎物。不管多么艰难的岁月,总有人能吃饱的,有实力的人,不怕环境恶劣。龙、虎、武、陈、凰、雀六人,是这里唯一一支不愁吃喝,不怕严寒的队伍。

    “误会,纯属误会,我这么善良纯洁的人,怎么会干这种事呢。。。。。”,武安国捂着腿,心里直喊冤,这又不是他故意撞上的,关他什么事。他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多看了两眼,顶多也就是个批评教育罢了,罪不至死啊。不过,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谁叫他临走时,好死不死的,老毛病又犯了,出口调戏了对方呢。

    “我当是谁敢欺负我们的小妹,原来是这个废物。。。。”,一名皮肤皙白,眼神恶毒,鹰钩鼻子,瓜子脸,有些女化倾向的男子,冷冷的盯着倒在地上的武安国。他的脖子上,挂着一块白色的玉牌,玉牌上刻的是一只没有了头颅的老虎,说不出的怪异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我都说是误会了,你们想怎样。。。。。”,江山易改,本难移。武安国上一世,虽然不学无术,但生倔强、狂傲。这一世当然也不会低头看人脸色。本来,他和这六名具灵根的少年少女,理应合在一起,组成最精锐的一股势力。奈何,其余六人视他为耻辱,压根不承认他这个同伴。双方关系一直非常恶劣,从没好转过。六人刚到这里时,即占据了西北角,并立下规矩,任何人不得踏入他们的领地。没有人敢招惹他们,武安国也不会没事找事,和自己过不去。三年的时间,一晃即逝,七人的变化都非常大,尤其是女,女大十八变,以至于武安国开始压根没认出来蹲在地上的是谁。若是武安国记得没错,掏出石头打他的是凤,骂他废物的是虎,蹲在地上的是雀,络腮胡子则是龙,剩下的两位,自然是武和陈了。武的脖子上,挂着一面圆形有些大的玉牌,搭配他那圆不溜秋,异常肥胖的体,倒也相得益彰,玉牌上刻的是一座小岛,漂浮在水上。陈的脖子上,挂着一块弯月形的玉牌,上面刻着一位白衣似雪,手持一口宝剑,仙风道骨的男,站在一辆由四条金龙拉的龙车上。而雀脖子上挂的玉牌呈紫色,上面只有一个弯弯长长的鸟嘴,其余什么都没有,让人摸不着头绪。

    “呜呜呜,我要杀了他。。。。。。。”,雀哭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不知道的还以为武安国对她做了什么下流的事,惹得一旁的凤,厌恶的扫了武安国两眼,说不出的轻蔑、鄙视。

    “不行。。。。”,龙和凤的话都非常少,轻易不会开口,即使开了口,也是惜字如金。听到了龙的话,有些阳怪气的虎微微皱了皱眉头。个子相对瘦小的陈,则听出了龙话中的意思,冷笑着不怀好意的说:“龙说的没错,他毕竟怀灵根,也是我们中的一员,我们确实不能杀他,但是,他若出什么意外,那就不能怪我们了。。。。。。”

    “不错,我们不是正需要一个饵吗。。。。。”,雀忽然不哭了,瞪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单纯的看着武安国,看的武安国心里一阵发毛。他算是明白了,越好看的女人,心肠越恶毒,决不能被女人外表的假象所迷惑。上辈子他就吃了这个亏,没想到这辈子到了八荒大陆,还是如此,看来,天下的女人一般黑,哪里都一样啊。

    “你们想做什么,别太过分。。。。。”,武安国哭无泪,饵这两个字,他太了解了,他曾亲眼见过许多小队用同伴的尸体,引天空中的鸟禽,或海里的一些生物。甚至说,像1号那种类型的,一旦同伴受伤,尚未断气,他就已经把同伴丢到海中当饵了,因为对于海中的某些生物而言,活的饵要比一具尸体更具惑力。不过,雀一方实力可怖,六人联手,许多海里的生物都可以杀死,根本不缺吃穿,不像武安国,饿的皮包骨头不说,十二岁的衣服,早都撑破成布条了,还要勉强挂在上挡风遮雨。既然对方想到要用他做饵,天知道对方想做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武阳丹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