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猪八公子 书名:武阳丹心
    鬼火闪耀,阵阵风让武安国浑一个颤抖,从睡意中惊醒过来。大的正中央,供奉着一个面目狰狞可怖,头上长有双角,掌心托着一座宝塔,人面马的奇怪神祗。而在这奇怪的神祗跟前,则摆放着一口巨大的瓮,瓮的四周,克满了奇形怪状的花纹、符号,像是一种咒语。所有进的丫头,和那些蒙着面,不知是从何处赶到的男女,都自觉地走到瓮前,恭恭敬敬的磕上了三个响头,然后划开自己的手掌心,把鲜血滴到大瓮里。随着血液的不断增多,瓮四周的花纹符号,像是拥有了生命般忽然爆发出万丈光芒,流光溢彩的转动起来,随着符号转动的越来越快,整个大翁猛然飞上了半空,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像是要炸开般让人耳朵一阵轰鸣,然后缓缓落下,恢复了平静。

    武安国张大嘴巴,眨着一双大眼睛,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新奇的事物,见过一次那是惊奇,见过两次那叫震撼。若是老看到,无时无刻的遇上,那就叫家常便饭,不值得大惊小怪。不过,武安国前世,是一名玄幻小说的忠实读者,看过不少穿越类的爽文,YY小说,可如今真的临其境,他丝毫没有感到半点兴奋,他唯一的感觉,就是恐惧,深深地恐惧。和对贼老天,以及那些不良作者的诅咒。什么一穿越就成绝世高手,拥有显赫家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王八之气一发,黄花大闺女立刻**,不想要都不行。极品高手立马跪下喊老大,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唯老大马首是瞻,全是扯淡。他甚至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自己简直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任人摆布,能不能保住命平安的活一辈子都是未知数。

    大的内堂,太上闭着双眼,盘腿端坐在高堂,纹丝不动,宛如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他的上,穿着一件有些发白破旧,但却异常结实干净的黑袍。武安国的瞳孔,一阵极度收缩,细嫩的右手,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玉牌。太上的模样,竟然和这面玉牌背面刻画的人物,一模一样,连神态都没有区别。甚至说,太上明明就在他面前,他却无法看清太上究竟是男是女。太上的面颊,仿佛置于五色云彩当中,无论他怎样睁大双眼,都看不清太上的真正面孔。所以,武安国干脆根据太上那扁平的部,暂且把太上当成一个男的。只是有一点武安国死活都想不通,他脖子上的玉牌,年代相当久远,怕要有几千上万年,而太上的模样,竟然和玉牌背面的人物,没有任何差别。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长相接近的人太多了。又或许,每一任太上,都练有同一种诡异神功,不自觉的形象就会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变化。可武安国隐隐约约有种感觉,太上怕是活了上万年的老妖精。不过,这个天方夜谭的想法很快就被他推翻,无论他在八荒大陆见过多么神奇的事,他依然无法相信,一个人能活上万年,这简直推翻了他对于人生的一切认知。武安国虽是浮夸子弟,但毕竟出名门,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武安国依稀记得,上一世他无聊的时候,偶尔翻过佛教典籍,上面清晰地记载,世上除了成佛可以跳出六道轮回,获得永生外,就算是化大罗金仙,也最多只能活三千年。而眼前的这位,怎么看也和佛教人物挂不上边,佛祖是不可能的,魔鬼倒还差不多。

    “恭迎太上魂魄归位。。。。。”,进入内堂的几百号人齐刷刷的跪倒了一片,双手伏地,气都不敢大声喘一声,说不出的庄严肃穆,连那些被放在地上的婴儿,都被封住了嘴,哭不出声来。所有人当中,唯有武安国一人,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眼珠子乱转,想要看清究竟发生什么事。阵阵风四起,内堂的温度,忽然降低了许多,冻得武安国牙齿有些打颤。而所有跪在地上的人,更加紧张的一动不敢动,因为他们知道,喜怒无常的太上就要来了。

    “都起来吧。。。。。。”,一个非常中的声音,清楚地传入每个人耳中,像是有人趴在耳边说话,又像是远方有人在呼唤自己,让人如坠梦中,不知何是真,何是假。太上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内堂的温度,顿时恢复如出,如早般沐浴在阳光之中。而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像是一场梦。

    “启禀太上,这次散布在大陆的教徒共送来一百零七名婴儿,其中七名怀有灵根,请太上为其赐福。。。。。。”,一名穿盔甲,神色冷峻,挂着佩剑,全副武装的中年女子,站在太上面前,恭敬的低着头,一动不动。所有人的表,都让武安国得出了四个字,“极度崇拜”。根据他两辈子的经验,凡是教众这种表的,八成都是邪教,没准这个女子就和这个看不清面容的家伙有一腿。而他上一世最讨厌别人的洗脑,记得有一次,他的老爸为了让他发愤图强,给他找了两位“成功教育”的讲师,天天和苍蝇般围在他的耳边,啰嗦个不停,妄想把他洗成白痴。结果造成了他彻底发狂、发疯,举起板凳,直接把两只苍蝇拍成了脑震,送医院抢救去了。

    “蔢。。囖。。。。。嘛。。。。。。”,一连串奇怪的字符,从太上的口中发出,他的右手猛然伸出,凌空一抓,大那口巨大的瓮赫然出现在空中,转个不停。随着大翁的转动,瓮中的血液,冒着气泡不断翻滚,像是煮开了的水,掀起了一朵又一朵血花。太上的那苍白的手,猛然在空中一挥,满翁滚烫的鲜血,化成铺天盖地的一蓬蓬血雨,准确的落入到每个婴儿体内。武安国感觉自己的体一,一股暖流,缓缓的在他血脉中游走,驱赶了寒冷、饥饿、疲困,让他感觉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渐渐地,这股暖流越走越快,猛然炸开,变成千朵梨花,每一朵都不断变粗、变大,洗精伐髓,冲击着他体的各个部位。剧烈的痛楚,让武安国咬紧牙关,差点快要嘶吼出来。一丝丝黑色的、油腻腻的,散发着臭味的液体,从他的体表渗出,跌落地面,他顿感体一轻,舒服了许多。而那股暖流,则重新汇聚成一条波澜壮阔的小溪,游走于他的全,最终涌向他的丹田处。但让武安国颇为不安的是,当这股暖流涌入到丹田之后,他清晰地感觉到了一种流失感,他的丹田似乎像是一个破了洞的水桶,留不住一滴甘露,暖流离开了他的体消失了。当然,武安国并不能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毕竟他对于这个大陆,还没有彻底了解,可男人的直觉告诉他,好像不太对劲,有问题。

    “没有特殊的事,二十年之内,不要打扰我。。。。。。”,声音尚回在空气中,可太上的体,已经失去了生息,也带走了内堂中的阳光。太上的双眸,重新又闭上,盘膝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仿佛从未醒来过,可武安国清楚地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幻觉。他的心,再也难以平静。他知道,他的这一世人生,现在才算正式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武阳丹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