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猪八公子 书名:武阳丹心
    六老头其实并不老,年纪四十左右,佝偻着子,有些驼背。他的个子有些矮,满打满算不过一米六多一点,这一弓着腰,有点像侏儒。六老头的头发,想是由于多年东奔西走,受尽风霜,过早的有些花白。两撇八字眉,说不出的老气横秋。嘴上长长的山羊胡,不知道留了多少年。一双单缝眼精光四,可惜是门缝的缝。

    武安国见到六老头的时候,六老头正悠闲的吃着一盘海贼干,喝着名贵的婴儿酒。海贼干,指的是八荒大陆海内的一种个头特大,牙齿异常锋利的水耗子。拨皮抽筋洗净后,用辣椒盐腌制,然后煮熟风干,香味浓郁,味道鲜美,而且非常有嚼头。至于婴儿酒,顾名思义,当然是用婴儿泡的酒。由于此酒酿造方法过于残忍,有伤天和,故八荒大陆各大国度,早已明文止任何人贩卖酿造此酒。

    “六老头,我大哥拜托你一件事,给这个孩子找个好人家。。。。。”,可元看了一眼桌上用来泡制婴儿酒的器械,有些反感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这里是和平港,任何违法的勾当,在这里都是合法的,他也不好说什么。怪就怪前些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谣言,说是尚未出生的婴儿,体内含有一口精纯的先天灵气,用之搭配名贵的药材泡酒,女人喝了,可延年益寿,永葆青。男人喝了,可增强能力。这则谣言是真是假,不得而知,不过确实有不少男女服用后,效果良好,以至于八荒大陆,哀鸿遍野,血流成河,大量的孕妇惨遭绑架,腹部被剖开,死的惨不忍睹。

    “嘿嘿,好说,好说。。。。”,六老头露出发黄的牙齿,干笑了两声,伸着一只干枯瘦小的爪子,在可元面前晃了两晃。商人,伤人的人,无利不起早,没有好处的事是不做的。

    “死财迷。。。。。。。”,可元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从怀中掏出一个干瘪的钱袋,略一犹豫,即丢给了六老头。六老头拿在手中,掂了掂分量,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把抱过了可元怀中的武安国。

    “上帝姥姥啊,我忏悔,我悔过,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欺负弱小,偷看女学生洗澡了。求您老人家发发慈悲,救我一命吧,我不想被人泡酒啊。。。。。。”武安国瞪着两只小眼睛,感觉眼前一黑,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晕死过去。他不懂这里的语言,压根不知道可元和六老头在说什么,他只是看到,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达成一致,可元掏出钱,把他制作成药酒。他曾经想过无数种死法,就是没想过这么有创意的。难不成老天让他重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就是为了把他变成一壶酒,苍天啊。。。。。早知道,他还不如不钻出来。

    事已办妥,可元着急和王大莽回黑石寨,没有和六老头介绍武安国的况,转即离开。可元刚转过头,六老头的面色就变了,他的手,正放在武安国的上,摸个不停。笑嘻嘻的面容,变得异常冷峻,腰似乎也不驼了。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可元似乎忽略了一件事,他知道武安国丹田已破,终无法积聚灵元,可别人不知道啊。谁会想到,一个刚出生不久,具灵根的婴儿,丹田被人破掉了。八荒大地,藏龙卧虎,可元只知六老头是一贩卖人口的商,却不知二十年前,六老头也是一名灵者,只是由于走火入魔,致使灵元尽失,一蹶不振。他的手,不停地在武安国上摸来摸去,越摸越激动。怀灵根,根骨俱佳,罕见的灵斗双修体质。可怜的武安国,已经不知道眼泪为何物,哭不出来了。他就想不通,这个鬼地方的男人,怎么都喜欢摸婴儿的体呢?人心不古,世风下,这是什么变态的世界啊。

    六老头收拾了摆在屋外的桌椅,抱着武安国,走进屋内,随手关上门,仔细锁好。然后先找了一瓶马**酒,给可元灌了两口,见可元已经喝饱,快速走向靠墙的书架,伸手在一本白色书下轻轻一按,书架向两旁自动挪开,一条长长的走廊展现在武安国面前。

    长廊内,灯火通明,墙壁上每隔五米,即挂着一盏油灯,灯芯用龙筋炼制,灯油则用一种长相似人,前挂着两团的怪鱼炼制,这种鱼名为鱼蛟,远看似美人,近看则丑陋无比,可燃烧千年不灭。长廊内的通风极好,空气中依稀有股咸咸的湿味,随着长廊的不断延伸,海浪击打礁石的声音依稀传来。长廊的尽头,显然是通向大海。喝了几口马**酒的武安国,明显有些不胜酒力,睁着一双大眼睛,在六老头的怀中,沉沉睡去。他的体毕竟还只是个婴儿,抵抗力薄弱,若是前世,不要说几口马**酒,就算北京二锅头,他也能一口气喝上两斤。不过,幸好他已经睡着,不然若是看到眼前的景象,恐怕想要入睡也睡不着了。

    六老头抱着武安国,向地下走了好久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在六老头的正前方,有一条岔道,岔道的尽头,是一扇石门,推开石门后,一股奇怪的香味,钻入鼻孔。五个栩栩如生,一模一样的年轻人,端坐在石上。他们的面孔,极度狰狞,让人不寒而栗,想是死的极其痛苦,若是武安国没有睡着,一定会惊奇的发现,此五人长的和六老头颇为相似,只是六老头年纪偏大一些,看似更像是五人的父亲。六老头跪在五人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抱起一旁的武安国重新站起,回到长廊。

    长廊的尽头,设在海边的一处山脚下。一艘打渔的小船,正对着出口,每天晚上,这艘小船都会停靠在这里。船上,是一个年纪只有十七八岁,体型微胖,不断往嘴里塞着干的哑巴。六老头跳上船,哑巴划动着船桨,把六老头送到了大海深处。到了大海深处后,六老头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一股奇异的腥味,迅速弥漫,让人忍不住想要呕吐。不多时,一个**着上,下只穿了一条大裤衩,皮肤有些发绿,蓬头散发的男,站在一头长近六米,宽近两米,头上长了一只独角的巨大怪鲨鱼上,乘风破浪,来到了小船面前。六老头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收起瓶子,抱着武安国跳到了怪鲨背上。怪鲨仿佛和六老头是老相识,表现的非常熟络,异常乖巧,驮着六老头缓缓游向海的东南方。

    星光,依旧灿烂,武安国盯着天上的星星,一时有些痴了。虽然所处的环境不同,可依然是在同一片星空下。他人生第一次有些想家了,他不是一个怀大志的人,前世只想混吃等死,能玩一天算一天。可这一世,现实的残酷,让他不得不过早面对一个事实,如何活下去。他不相信老天让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做药材泡酒的。如果真的只是为了泡酒,那拜托老天,让他快点回炉重造吧。因为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

重要声明:小说《武阳丹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