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蓝天工程建设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车里很沉闷,从火车站出来到!渡轮,田文建就没啃过声。(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高风亮节那是形容词,他压根就没有信过有这样的人。包括对曾经帮过他的乔老将军,也只是尊敬而已。毕竟他(身shēn)居高位,曾经拥有着很大很大的权力。

    而乐老书垩记却让他明白了高风亮节的真正含义,尽管之前知道他是老红军,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很平凡、很简朴的人,而且还很真垩实的在他(身shēn)边。

    如果不是沈杨的介绍,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敢相信,一个参加过长征、爬过雪山、走过草地,又参加过**战争、解垩放战争,享受着副省级领导干部离休待遇的老红军,就住一个低矮的小院里。

    他家简陋得不能再简陋,泛黄的木门,BO多平方米的屋内墙壁,只简单抹了一下石灰。没有新式家具,客厅的桌椅和一(套tào)大洞小眼的沙发已有出多年历史。家用电器就一台口寸黑白电视机和一台长城电风扇,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没想到,真没想到”

    沈杨轻叹了一口气,在烟灰盒里磕了待香烟,感慨万千地说道:“老爷子是豁出去了,如果这圈跑下来却一无所获,那对他来说,可真是个巨大的打击啊。,

    田文建关上车窗,一脸苦笑着说道:“船舶工业促进局都撤销了,什么都由市场说了算,造船厂没一点竞争力,接单哪有那么容易。说真的“别说赵老板他们对船厂没信心,连我自己对船厂都没信心。真要是让他们接到万吨轮订单,我甚至都怀疑能不能造得起来。,

    “造外壳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栖装肯定不行。,沈杨沉思了片刻,重重的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地说道:“一个现代化设备安装,一个装修,船厂都停留在力年代的水平,也就能造造渡轮和驳船。,

    “沈书垩记,看来你对造船很在行嘛。,

    “分管工业吗,什么都得懂点。,沈杨笑了笑,不无自嘲地说道:“对了,跟你接触老占便宜,一个下午竟然喊了我五次书垩记。,

    在部队副的就是副的,绝不能把这个副字省掉。地方上恰恰相反,明明是副的,也得把副字去掉。见沈杨提了出来,田文建忍不住地笑问道:“叫习惯了,这也算占便宜?,

    “参加工作十八年,从戴乌纱帽那天起,就没干过一天正职。乡党委副书垩记、团委副书垩记、科委副主任、劳动局副局长、人事局副局长、组织部副部长、开发区工委副书垩记。你却一口一个书垩记的叫着,这不占了便宜?,

    田文建点点头,明白了。暗想他的确够可怜的,尽管人很不错,勤恳踏实,忠于职守,就因为跟错了人,往往是正职一走,本该轮他上时,上面嚓一下调一个来给塞死了,走到哪里都是副的,没干过一天正职。

    沈杨(身shēn)子倏地动了一下,满脸滑稽,似乎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来,未言先笑,哈哈笑了两声才说:“小田啊,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这辈子同这副字结下不解之缘了。说来也可笑,前年闹了一段肠胃病,到医院检查,一位实习大夫说,他怀疑是副伤寒;

    去年颈部、(胸xiōng)部不适,医生说是副神经怎么了,后来又说可能是副交感神经怎么了,这不又是两个副的;今年鼻子不对劲,以为是鼻炎,一检查,医生说是副鼻窦炎,还是副的!他垩妈的,得病也和人事一样,要么你别得病,要得病干脆来个正的算了,干么老是副这副那的?,

    说着说着,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田文建更是笑得几乎岔了气。

    “你说的也不完全对。,

    田文建好容易收住笑,说道:“你现在不是正处级吗?下文时没说你是副处级吧。,

    “噢对了”

    沈杨恍然大悟,集头笑道:“不只没说是副的,级别上还照顾了一下,文中写的是:正处级工委副书垩记。,

    田文建可不认为他单单是开玩笑那么简单,一定是梅雨婷走之前跟他说过什么。沉思了片刻后,意味深长地说道:“现在提倡干部年轻化,老黎干到这份上算是到站了。跟着任书垩记的脚步,应该还有进步可能。,

    任然是市委常委、常务副书垩记,这个开发区工委书垩记肯定兼任不了多久。而从现在的市委班子上来看,今后开发区工委书垩记入常的希望微乎其微。毕竟有了分苹开发区的副书垩记,再有一个市委常委那就撞车了。

    虽然今后的工委书垩记还是正处级,但权力却于副书垩记有着天壤之别,更别说开发区还是负担最小,最容易出政绩的地方。同时,工委书垩记的任命,任然具有着举足轻重的发言权。

    想到这些,沈杨忍不住地问了句:“老黎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田文建长叹了一气,不无感慨地叹道:“他心里明白着呢!当然,这些事还是找个机会说开了好,最好任书垩记和梅副市长能出面。,

    这时候,马路对面一群人扭打了起来。见打架的人中竟然还有两个联防队员,沈杨顿时皱起了眉头。开发区是在虎林、龙江两个县的基础上组建起来的。一个县三个乡镇,而这条马路正好是虎林县和开发区的分界线。

    田文建可不知道这些,毫不犹豫的踩下刹车,将车停到路边,推开车门,指着那俩推推搡搡的联防队员,声色俱厉地吼道:“放手,都给我把手松开”

    沈杨想都没想便冲了上去,拉开他们推搡着的那个老汉,用本地话怒问道:“怎么回事?你们这是干什么?,

    田文建的车挂得是市委牌照,车前还放在市委市政垩府的通行证,那三个干部模样的人和俩联防队员,连忙解释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们是在征收蓝天工程建设费。,

    来龙江这么长时间,本地话也能听得七七八八的田文建,被那个干部模样的人给搞糊涂了,指着衣服都被撕坏的老汉,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什么蓝天工程建设费?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干部模样的人一看就是个见风使舵的主儿,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张皱巴巴的红头文件,恭恭敬敬地解释道:“我叫吕安康,虎林县东江乡分管凤凰村的干部。您看,这是县委县政垩府的下的文,一人三十块,谁都不能少。完成不了统筹任务,那可是要一票否决的。,

    不等田文建开口,老汉就指着吕安康的鼻子,咬牙切齿地说道:“上个月刚交完乃731国道建设费,前天又来收农电改造费,现在又是什么蓝天工程。除了收钱,你们还会干什么?吕麻子,我给你把话撂这儿,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是啊,是啊!蓝天工程关我们什么事?清天水淹地,我们遭了罪,收夏粮的钱到现在还打着白条,凭什么又给你们交钱?”见沈杨像个大领导,一个围观的大婶也跟着嚷嚷了起来。

    “不是这个费,就是那个税,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以为碰上了微服私访的大领导,一个个痛斥着乡里没完没了,巧立名目的各种收费。征收蓝天工程建设费的几个干部,顿时成了众矢之的。

    乡亲们越骂越难听,吕安康急了,指着手中的红头文件,愁眉苦脸的诉说道:“如今我们这些乡官最难当,上边政策变来变去,把我们折腾得够哦本应该给父老乡亲干点事儿,却成了要钱催款的官儿。

    这个费,那个税的,不分白天黑夜,挨家挨户上垩门井,脸皮都丢尽了。真是嘴皮磨破了,鞋帮磨穿了,眼皮熬红了,可是却费力不过好。现在的农村工作,真没法干了!农民抓刀把,我们抓刀尖。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撞到刀口上。催交的劲儿小了,农民不把你当回事儿;手重了,刀子就会扎到你自己的(身shēn)上。特别是有的农民不讲理,钱捂在兜里就是不交给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地方上的事田文建本来就不管,更何况这还是辖区之外的事。可看着那份“根据市委市政垩府指示精神,征收蓝天工程建设费”的红头文件,田文建的头都大了,紧盯着沈杨的双眼,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杨默默无语,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愣了好一会后,突然从。袋里掏出张50块的纸币,塞到吕安康的手里,随即拉着田文建往公路对面的骄车跑去。

    跑的很狼狈,简直是落荒而逃。田文建意识到肯定有什么隐(情qíng),连忙发动轿车拐进了开发大道。直到龙口镇外,田文建才停了下来,并急切地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你真不知道?”沈杨轻叹了一口气,一脸疑惑地表(情qíng)。

    田文建脸色一正,气呼呼地说道:“知道还能问你啊?”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