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放手一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田文建果然回来的很晚,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才黑着眼圈返回机场。【虾米文学 .xiamiwenxue.com]

    与地方政府合资是件大事儿,不但要考虑到高层的反应,还得确保315厂的投资安全。如果做不到这两点,赵维明、常永泰等厂领导是决不会出手的。

    正因为如此,晚饭过后,梅雨婷就让市休改委、计委、工业局等单位,连夜送来了六家企业的资料,以及新国防科工委组建后出台的一系列规定。五人与休改委和市政研室的十几名干部,整整研究了一夜,才拿出一(套tào)相对合理的方案。

    成败在此一举!

    想到梅雨婷、任然、吴敏仁、黎志强正等着自己的消息,田文建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拧着鼓囊囊的公文包,推开车门,若无其事的走进了厂办大楼。

    与此同时,赵厂长正与秘书小陈,一前一后的来到四楼,小陈打开厂长办公室,斜斜(身shēn),让赵维明先进了门,然后才跟进去,将公文包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脑旁。接着从包里拿出一只竹壳玻璃杯,用茶几上勤杂工早就打好的开水清洗一遍,泡上新出产的虎林绿茶,小心端到桌上赵维明刚好伸手就够得着的地方。

    赵维明坐到桌前的高背沙发上,顺手拿过杯子抿一口,习惯(性xìng)地打开了桌上的电脑。同时吩咐小陈说:“你去秘书科看看,有没有我的会议通知和信件。”

    小陈点点头,退到门边。转(身shēn)正要出门,就见田文建面满笑容的走了过来,连忙招呼道:“田主任早。”

    “早,赵总在吗?”

    不等小陈开口”里面就传出赵维明的声音,“进来吧,我在呢。”赵维明说着,眼睛却依然留在电脑屏幕上,右手食指快速点击着鼠标,查看有没有电子邮件。

    “赵总,我回来了。”田文建轻轻掩上房门”这才坐到他面前。

    “昨天晚上没睡好?眼圈怎么这么黑?”

    一看他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qíng),田文建意识到他想歪了,便一脸苦笑着说道:“赵总,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思开玩笑。”

    赵维明轻叹了一口气,递上根中华,一边给自己点上,一边苦笑着说道:“难不成让我哭啊?说起来都是国企,可国企也有大有小。大雨吃小鱼”小鱼吃虾,在人家眼里咱就是一只虾。”

    “其实虾也有很多种,有毫无还手之力的对虾,也有张牙舞爪,让大鱼无从下口的大龙虾。”

    “什么意思?”赵维明一愣,忍不住地问了句。

    田文建凑过头来”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昨夜我打听过了,上面的重组最快也得明年7月份才能完成,这就意味着咱们还有近一年的时间。如果我们能在十个月内,发展为一只张牙舞爪的大龙虾,那他们就只有看的份儿了。”

    “说具体点。”连一根稻草也不想放过的赵维明”顿时来了精神。

    “中央首长和新科工委的政策很明确,就是想实行军民结合、窝军于民,依托国家经济和科技发展,统一考虑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推动军用技术和民用技术,相互促进、相互转化,做到资源共享,使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建设植根于整个国民经济和科技发展之中。”

    田文建顿了顿之后”眉飞色舞地继续说道:“听起来有点绕头,说白了就是想将军工企业推向市场”毕竟现代武器装备系统复杂,技术含量高,投资巨大。【虾米文学 .xiamiwenxue.com]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支撑一个军民分离的国防科技工业休系,就连国力十分强大的美国,也在积极推动军民一体化。”

    赵维明沉思了片刻,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点头说道:“大方向没有错,政策把握的也很准。但我们说到底还是家维修企业,尽管以前也搞过一些民用产品,却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没有搞成气候。时间这么紧,别说没什么好项目、好思路,就算有项目有思路,跑审批和搞基建也来不及啊。”

    到底是掌管产值近十亿企业的老总,一点就透,田文建意识到希望并不是那么渺茫,便开门见山地说道:“赵总,我昨晚和梅副市长、开发区工委任书记、管委会黎主任,以及军分区吴司令员一起吃饭时,聊到了市药厂、造船厂、开关厂、变压器厂等六家国有企业的(情qíng)况。

    那几个厂都很因难,说得不好听点,已经揭不开锅了。但它们有个共同(情qíng)点,那就是各项手续和认证比较齐备,如果注入一点资金,调整一下领导班子,盘活它们还是有可能的。

    最重要的是,市政府现在焦头烂额,既没有资金投入,又不敢轻易的改制。毕竟国企改制的困难太大,一不小心就被扣顶官商勾结,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

    “你是说组建一个跨行业的集团公司?”

    “是的,而且还得是大集团大公司。”

    田文建站了起来,从公文包里掏出墨迹未干的计划书,不无得意地笑道:“舍不得孩子(套tào)不着狼,干脆与地方政府展开全方位的合作,闪电式的完成资产重组,把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再来个股份制改革。

    他们再想连骨头渣都不剩的兼并咱们,那就得问问地方政府答不答应,银行答不答应,两千八百多名干部职工答不答应。”

    计划书很粗糙,名字却取得很响亮,掀开“蓝天工程”四个大字的封皮,赵维明顿时被计划书的内容给吸引住了。

    龙江市政府以六个国有企业入股计划中的蓝天集团,占25%的股份。开发区管委会以土地入股,占18%的股份。

    原离退休职工由政府负责安置,年轻职工在经过蓝天集团培训后考核上岗,不符合条件者退回政府,只要安置率不得低于85%”那六个国有企业就是315厂的了。

    赵维明放下手中的文件,若有所思地问道:“撤迁后的地皮也归我们?”

    “不是归我们的,而是蓝天集团。”

    田文建笑了笑,继续说道:“除了这六个公司之外,咱们还可以搞个房地产开发公司:另外想让这六个企业扭亏为盈,那就需要大量的技术工人。我们完全可以趁这个机会,将子弟小学的老师推给地方政府”然后利用学校和电影院等附属设施,开办一个蓝天技校。”

    赵维明沉思了片刻,突然笑道:“航空、医药、电气、船舶、教育,还真是一个跨行业的大集团。”

    “赵总,咱们不是还有个招待所和一个三星级宾馆吗?把它们也算进去,全部整合起来,让市委市政府去京城跑跑,看能不能在明年7月前包装上市。”

    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赵维明可不认为有这么简单,便淡淡地问道:“有两个问题,第一,刘东川、梅雨婷和任然为什么会这么大方:第二,这六个烂摊子接下来,我们需要投入多少资金,以及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扭亏为盈。”

    “HIV感染事件,给龙江的投资环境造成了毁灭(性xìng)的打击。刚刚过去的那场大洪水,给龙江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这对高云天、马定文、童家和、王宏伟等人相继落马后的龙江市委市政府来说,是个严峻得不能再严峻的考验。”

    田文建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不管刘东1还是梅雨婷,在经济发展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是一致的。外资引不来,贷款借不到,想在短时间内打开局面”除此之外,他们别无选择。表面上看来他们是吃了亏,可我们也是国企,这就相当于碗里的倒进锅里”根本不存在什么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更别说合并重组后的蓝天集团,不但算他们的GDp,给他们解决就业,给他们上交利税,还能带动制药、船舶、电气等下游产业的发展。给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带来一个新的亮点。至于政治方面的原因,就不用我多说了,您比我明白。”

    刘东川急需政绩,不然很难坐稳现在的位置。有这么大一个项目,梅雨婷才有扶正的可能。任然也一样,真要是把计划书上的蓝天工业园变成现实,那开发区将会在他手上成为一座新城。

    龙江考生休检业务和HIV感染事件,让空D师、315厂与市委市政府的关系紧张到了极点。两个月前还横眉冷对千夫指,现在却要牵手合作,还真是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啊!

    赵维明暗叹了一口气后,接着问道:“我们大概需要投资多少?”

    “四个亿!”

    田文建的话把赵维明惊呆了,愣了好一会,才苦笑着说道:“小田,我们是维修厂,不是银行!产值十几亿那是吹的,把这点家当全部算上也就值这么多,你让我到哪找四个亿啊?”

    田文建微微的摇了摇头,一副(胸xiōng)有成竹的样子,呵呵笑道:“赵总,我说得是理论上要投资四个亿,而事实上一分钱都不要投。”

    “别跟我卖关子,说说你的想法。”

    “先投资一千万给让药厂运转起来,完成资产重组后,拿药厂做抵押,蓝天集团做担保,向银行贷款5000万:GMP认证还有几年,工业园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是分期付款,这就意味着可以挪用3000万至31500万用于其它几个企业的改造,以此类推,用银行的钱做生意。”

    赵维明反应了过来,惊讶不已地说道:“这不是变相侵吞国有资产嘛。”

    “民营企业这么干,才叫侵吞国有资产。我们这么干,那就是合理合法的资本远作。”

    不得不承认,田文建的话还是有一番道理的,毕竟钱又没落到个人口袋里。不管是控股的315厂,还是未来的蓝天集团,本质上还是国有企业。

    赚了是315厂的,赔了就让蓝天集团破产,315厂并没有多大的风险。尽管如此,赵维明还是严肃地说道:“小田,这不是件小事啊,关系着十几亿国有资产的安全,以及近万名职工的利益。”

    田文建重重的点了下头,一边递上份材料,一边微笑着说道:“赵总,事实上那几个厂还是有希望的。先说药厂吧,它拥有150多个普药品种,虽然其中一部分已经没有市场,属于退出流通的药品,但还有近百种可以继续生产销售。

    之所以沦落到工资都发不出去的地步,主要原因在于他们将绝大部分利润都上交给市政府后,还一味的盲目扩张。中成药做得好好的,却贪大求全,上抗菌素。才上了一条抗菌素生产线,又学人家搞大输液。

    而且只上最后一个环节,原材料全控制在人家的手里,什么都得花钱采购。资金链一断,又遇上药监局的GMp认证,市政府拿不出钱,银行贷不到款,好好的一个厂,就这么陷入了困境。”

    贷款对315厂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问题。事实上这几年来,龙江各大银行老总上赶着求赵维明贷款,可315厂一直以来只需要存款,而不需要贷款,只能一次又一次谢绝他们的好意。

    其他几个厂的(情qíng)况也差不多,问题都出在资金和管理上。如果下点功夫,一年之内扭亏为盈还是有希望的,赵维明沉思了片刻,喃喃自语道:“道理都明白,可隔行如隔山啊。”

    尽管315厂吃的是部队饭,但维修厂和维修厂之间也有竞争。如果赵维明、常永泰等人没两把刷子,根本就不可能将一个小小的维修厂,发展成如今的部署一级国有企业。更别提能在那么多维修厂中独占鳌头,把飞行保障生意做到国外去了。

    很多事(情qíng)能劝,但也有很多事(情qíng)不能劝。田文建将所有材料从公文包里掏了出来,轻放到他面前,说道:“赵总,一夜没睡,我该回去休息了。另外,社保局的王局长等会就来,您是不是安排人接待一下。”

    “哦,去吧。”

    田文建刚走出办公室,赵维明便抓起文件看了起来。研究了近两个小时,突然抓起电话,让秘书通知副厂长以上干部过来开会。

    会议开了整整一天,当田文建接到通知再次返回办公室时,房间里鸟烟瘴气,地上到处都是烟头,茶几上堆满了饭盒,真不敢相信这个一片狼籍的房间,是赵厂长的办公室。

    见田文建走了进来,赵维明与常副书记等人对视了一眼,随即转过(身shēn)去,紧盯着他的双眼,面色沉重地说:“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

    小田…………你安排一下,我们想跟刘东川、梅雨婷以及任然谈谈。”

    “好的,我现在就跟梅副市长联系。”

    田文建并没有回避,而是当着众人的面,拨通了梅雨婷的电话,简简单单的说了几句后,便捂着话简,问道:“赵总,梅副市长问是他们过来,还是我们过去。”

    这也是有讲究的,大家都是厅级干部,谁去谁那都不好,常副书记权衡了一番,淡淡地说道:“机场镇的蓝天大酒店吧。”

    田文建点了点头,在电话里说了几句,随即微笑着说道:“各位领导,他们四十五钟后就到。”

    赵维明站了起来,掸了掸(身shēn)上的烟灰,环视着众人,若无其事地说道:“大家都回去换(身shēn)衣服吧,我们二十分钟后出发。小田,去小车班把考斯特的钥匙拿来,今天你开车。”

    “是,赵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