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其乐融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婚还没结,蜜月倒是先渡上了。【虾米文学 www.xiamiwenxue.com]

    完成代院长任上最后一件任务,田文建就陪着二女开始了游山玩水。在京南走马观花转悠了一天半,随即乘车赶到了沪市。将小兰送到学校后,又陪小娜在这个中国最大的城市旅游了两天。

    考虑到假期有限,家人也正翘首以盼他们的归来,田文建不得不结束了旅游,与小娜一起匆匆爬上直达老家的客车。

    宾南县是A省最偏僻的县,地处三省交界,经济条件极其落后。也正因为如此,前往沪市打工的人特别多,两天一班的长途车总是座无虚席。为了多带几个人,司机还在走道间加了座。

    车站买票虽然贵点,但贵也有贵的好处,至少有个像样的坐。尽管如此,车厢里还是拥挤不堪,充斥着粗俗的叫骂、放肆的说笑和刺鼻的异味。

    “早知道这样,就开车回来了。”田文建给小娜送上一个歉意的笑容,把车窗推开一道小缝,生怕车里的气味把恋人给熏着。

    小娜微微的摇了摇头,依偎在他胳膊上,掩嘴轻笑道:“没关系,这才叫平平淡淡的(日rì)子嘛。”她深(情qíng)的凝眸一笑,刹那间风(情qíng)万种。

    田文建一阵悸动,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大客车停了下了。几个早就等在路边,好省点车费的旅客,争先恐后的往车上钻。

    “老头,往边上点,别挤着我!看你那脏兮兮的样……”

    一位穿着入时,一头长鬈发,浑(身shēn)散发着浓浓的香水味的年轻女子,厌恶地捂着鼻子”尖声斥责着,((逼bī)bī)迫紧挨她坐着的老人离远些。

    “就是,破衣烂衫的,出什么门?污染环境!”

    坐在长鬈发旁的一位长着大眼睛,粘着长长假睫毛的女子,也紧皱着眉头,鄙夷地随声附和着。那假睫毛”使她那本来青(春chūn)的面容,失去了应有的朝气。

    从老人家的神(情qíng)上可以看出,他同样希望与二位时髦女郎保持一定距离,似乎知道自己这样一个糟老头子,形象上确实对不起观众”理应自觉避免与人接触,特别是回避漂亮小姐才对。可是,在这拥挤的车厢里”他的确一动也动不了…………

    小娜听不懂宾南话,忍不住地低声问道:“老公,她们说什么呢?”

    听口音是老乡,田文建很尴尬,连忙别过头去,若无其事地说道:“没什么,昨天夜里没睡好,枕我胳膊上睡会,离家还远着呢。”小娜俏脸一红,猛地扎到他怀里,闻着男友(身shēn)上的味道”心里抨抨乱跳。

    “是呀,讨厌死了。现在这世道,真是不得了,什么人都想占漂亮女人的便宜。嘿嘿”也许,这老头还是老色鬼呢………”

    前排那俩年轻女子,越说越离谱了,对于她们对老人家的侮辱”田文建感动到从未有过的愤怒。但想到她们都是女人,而且还是老乡”不得不按捺下怒火,一声不吭的闭目养神。

    “这九个小时的路程,怎么熬啊!”长鬈发说。

    “是啊,破家有什么想头。”假睫毛随声附和。

    “没有办法,好几年没回去了,有时候还(挺tǐng)想家的。”

    “回去就后悔,就当作是忆苦思甜教育了,再回城里后,斗志会更加旺盛,大干快上吧………”女子会心地笑着,声音轻浮而放浪。

    田文建轻叹了一口气,抓着小娜的小手,不去理会。两位女子还在旁若无人地交流着。交谈的内容,集中在二人在沪市从事的“工作”上。

    既有经验交流,又有技艺切磋,谈到得意之处,不免沾沾自喜,十分得意。可以听得出,她们的业绩十分了得,收获丰盈…………

    终于,田文建听清楚了,二位如花似玉般的女子,在城里从事的工作,是“坐台小姐”…………三陪女。

    田文建觉得心中十分酸楚,悲哀如一块巨石,沉重地压在他的心头。【虾米文学 www.xiamiwenxue.com]因为,她们显然是自己的同乡,同车回宾南县去的。

    难道,风华正茂的两位女孩是为生活所迫,无奈地出卖自己的青(春chūn)?还是追逐物质和都市的浮华,残酷地害舍着自己的灵魂?田文建感到因惑不解。尽管他见多了,但还是不能把她们跟自己的老家联系起来,感觉老家突然间变得遥远而陌生。

    客车依(日rì)在颠簸中爬行,正陷在回忆中的田文建,感觉(身shēn)体左侧休温升高。低头一看,原来是小娜流出的口水。田文建慢慢的掏出纸训小心翼翼的给她擦拭着。而刚才还在横眉冷对的长鬈发,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梦乡。并且,把(身shēn)体歪倒在走道间那位老人家的(身shēn)子一侧。

    她一定太疲劳了,否则,绝对不会让一个衣冠不整的糟老头子,有这样意外的“艳遇。”田文建感觉有些讽刺,不(禁jìn)暗自苦笑了起来。

    一位年轻乘客兴高采烈,在向同伴炫耀自己新买的中文寻呼机。从他和伙伴的装束及神(情qíng)中可以确定,他们是一群城市建筑工地的民工。

    手持B机的民工,在读刚刚收到的天气预报。虽然读得并不连贯,也有些白字,但田文建听得饶有兴致,暗想如果不是父母含辛茹苦的把自己送上大学,自己或许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这时,又有一位小青年也跟着凑(热rè)闹,举着手中那份没有刘号的杂志,迫不及待地说:“嘿嘿,看这一段,才叫有意思呢,我给大家念念:下岗女工别流泪,(挺tǐng)(胸xiōng)走夜总会,露出大腿和后背,不靠政府靠社会;有吃有玩有小费,生活翻了几十倍,省长市长陪我睡,谁说妇女没地位。”。

    二位小伙的精彩“演说””如同一味调味剂,引来纷纷议论和哄堂大笑。还不时的回头看看那两位年轻女子一眼,似乎想把她俩对号入座。田文建乐了,也忍不住地跟着笑了起来。

    歪倒在老人家(身shēn)上酣睡的小姐被惊醒了茫然不知所措地望着众人。一直怕惊动了(身shēn)侧熟睡小姐,保持着(身shēn)体一动不动姿势的老人家,总算得以解放,在狭窄的空间舒展着麻木的胳膊。

    小姐不好意思地看了老人一眼,歉意地笑了笑。老人家揉了揉胳膊,随即低下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地。

    嘈杂的车厢略微静了下来就有人开始起哄,挑起一轮新的话题。田文建同(情qíng)地在心里想,这些山里淳朴的老乡,不仅物质极度贫穷,精神生活同样匿乏。或许只有在这样的场合里,他们才可以尽(情qíng)地发泄,享受无拘无束的快乐。

    长途客车突然熄火恰好在一家名叫“长兴酒店。”的饭店门前。满脸络腮胡子的司机,重重的拍了拍引擎盖,大声喊道:“车坏了,大家快下车吧。”。

    乘客们顿时静了下来,但却一动不动。不知是谁在小声嘟嘻,不满客车每次都坏在这家饭馆门前。

    “我有什么办法?这破路破车不坏才出鬼呢!”司机不耐烦了。

    老实巴交的乘客们,仍然没有下车的意思。虽然没有人敢公开反抗,却在以沉默表示抗议。

    小娜被惊醒了,((操cāo)cāo)着惺怯的双眼,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下去上个厕所吧……”田文建站了起来扶着小娜挤下了车。

    已进入山区,周围奇石异峰,林海苍翠,峭壁陡岩颇具气势;夕阳余晖下,恰似烟雨江南,风光旖旎,山水可人。

    绵延的山脉如起伏的海浪般无边无际。星罗棋布的村落,似波光浪谷中的簇簇扁丹。在这个几近与世隔绝的大山深处远处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如一颗纽扣,系在大山的(胸xiōng)前。山脚下的一道河流,终(日rì)呜咽,似乎在絮叨着(日rì)子的艰辛。

    看着周围的景致,小娜惊叹道:“好美啊!”。

    “山美,人更美。…”田文建笑看了她一眼,指着饭店右侧的厕所,说道:“快去吧,等车上人下来就要排队了。…”

    “恩。…”

    车坏了是借口,只是想让乘客们在这个饭店里消费。只是朴实、善良的老乡们,抛家舍业、汗珠子摔八瓣挣钱的太不易,宁愿蹲在车下啃干粮,也不敢往饭店里走一步。田文建和小娜也没有进去,并不是舍不得花钱,而是担心路边店的饭菜不卫生。

    十几分钟后,满脸络腮胡子的司机,骂骂咧咧的再次上路了。

    苍青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着一座,像大海里的波涛,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天尽头,消失在那云雾迷漫的远山深处。辽阔、深邃、无际的林海,莽莽苍苍,层层叠叠,涌动着无垠的绿涛。

    美丽的景色,看得小娜如痴如醉。下午六点,车终于进入宾南县城,这里的民风,这里的宁静,令田文建激动不已。终于,远离了都市的喧嚣,远离了权谋和浮躁,回到了这今生活了十几年,近似与世隔绝的一方土地。

    “小建,这儿呢!我们这儿呢!”

    车刚刚停稳,就见一少妇兴抱着孩子,兴高采烈的冲这边挥手。田文建反应了过来,连忙指着车位的少妇,笑道:“老婆,我姐来接我们了,下车吧。…”

    姐弟俩见面,分外(热rè)(情qíng),田文建抱过小外甥就狠亲了一口,还没等到他介绍,穿着一(身shēn)墨绿色连衣裙的田文静,笑容满面地招呼道:“小娜,路上累了吧?要不是你姐夫忙,我们就去接你们了……”

    尽管是初次见面,但二人都在照片上见过对方,小娜见田文静认出了自己,连忙乖巧地走了上去,笑道:“姐姐好。”

    “好标致的一个姑娘,我们家文建真是好福气。”。

    这时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抓着车钥匙跑了过来,指着车站外的那辆桑塔纳,呵呵笑道:“出去再说吧,行李呢,我帮你们提。…”

    田文建抱着浩浩回过头来,眉飞色舞地介绍道:“老婆,这位就是咱姐夫刘永宏,上初中时总骗我给我姐梢(情qíng)书的人就是他。”。

    “姐夫好。”

    “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爷爷和爹妈正在家里等着呢,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刘永宏摆了摆手提前行李就往站外走去。

    车上刷着“税务稽查。”几个字,一看就是公车私用。田文建围着桑塔纳转了一圈,忍不住地笑问道:“刘科长,升官了?”。

    “升什么官?车是借的。”。

    县城不大,十分钟不到就抵达了国税局家属区。昨天进城的爷爷和父母,早就站在家属区外翘首以盼。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将二人迎进客厅后田文静和母亲将小娜请进了房间,让男人们在大厅里说话。

    带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回来大家当然高兴,可田文建是个有前科的人,这兵当了还没到一年就打道回府,任谁都不会放心。

    父亲一声不吭坐在沙发上一个劲的抽闷烟。姐夫端茶递水伺候着,眉宇间隐隐露出一丝担忧。孙子是田老爷子的心头(肉ròu),他可不管那么多拉着田文建就问长问短,一个劲的打听他俩什么时候结婚。

    “爹,我们还是先说正事吧。”

    父亲田前进终于忍不住了,指着他(身shēn)上的便服,忧心忡忡地问道:“小建,你是当兵还是当游击队?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田文建转过(身shēn)去从行李里掏出四张奖状和三枚军功章,往茶几上一放,不无得意地笑道:“爹,加上地方政府的那个,你儿子我立了四个三等功没给咱老田丢脸吧?”

    在35厂就地复员,立功喜报只能送到35厂,而无法像正常士兵那样送到老家。田前进是干过半辈子村支书的人,在他手上送进部队的兵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以往的经验让他很难采信儿子的话,竟然带上老花镜研究起奖状和军功章的真伪来。

    田老爷子乐了,指着军功章哈哈大笑道:“到底是我孙子要么不立功,一立就是四个。比我当年强多了拼死拼活才立了个小功。”

    “爷爷,您那可是战功,一个顶十个,还是您老人家厉害。”田文建拍了拍他胳膊,一脸谄笑着恭维道。

    “永宏,你帮我再看看。”父亲的老花镜很搞笑,低下头从镜片里看奖状,抬起头从镜框上看人。

    姐夫刘永宏研究了一番后,点头笑道:“爹,是真的,小建真立功了。”

    “爹,你也真是的,连自己儿子都不信,你说你还能信谁?”

    田前进给了他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这不是担心你吗?”

    “不说了,不说了,叫你媳妇出来,我要给她红包。”田老爷子早就等不及了,一边手忙脚乱的摸着口袋,一边指着茶几上的奖状和军功章,孩子般地笑道:“你们把这些都收起来,赶明儿我要带回去,让陈二蛋他们瞧瞧我孙子的出息。”

    正如小辣椒所预料的一样,母亲很和蔼,话不多,总是笑眯眯的,(身shēn)上还带着消毒水的味道,一闻就知道是个医生。田文静上过大学,连丈夫都是自己谈的,人特开朗,这一切让小娜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紧张。

    在众人的哄笑下,她不得不面红耳赤的叫了一声爷爷,收下了老爷子递来的红包。这个头一开,一发不可收拾,田文建父母和姐姐姐夫,相继送上了见面礼。虽然没有传说中的传家宝,但那一叠红包却让小娜感受到了田家的(热rè)(情qíng)。

    晚饭前,小娜终于将带回的礼物,对号入座的分发完了。老爷子棒着孙媳妇送的紫砂茶壶,(爱ài)不释手,一个劲的夸她懂事。

    菜是家常菜,酒是县里酒厂产的粮酒,但一家人却吃得津津有味,其乐融融。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姐夫刘永宏放下筷子,一脸无奈地苦笑道:“小建,你让我做的工作,我都已经做了,可爷爷和爸妈都不愿意去,你自己想办法吧?”

    “想什么想?”

    田前进反应了过来,紧盯着儿子,循循善(诱yòu)地说道:“你爷爷年纪大了,舍不得离家,要不是知道你要回来,他连县城都不愿意来。我和你妈现在又没什么负担,吃得喝得什么都有,真不想去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见儿子那副沮丧的样子,母亲连忙劝慰道:“小建,你和小娜好好(日rì)子,别欺负人家。再说现在不是时髦二人世界吗?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逢年过节回来看看我们,工作忙的话就打个电话。”

    田文静拍了拍他肩膀,笑吟吟地说道:“有我和你姐夫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故土难离啊!田文建长叹了一口气,重重的点了下头,哽咽着说道:“姐、姐夫,家里的事就拜托你们了。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千万别瞒着我。”

    “你就放心吧,有我在能有什么事?”

    刘永宏敲了敲桌子,看着岳母(身shēn)边的小娜,似笑非笑地问道:“倒是你们的事怎么办,得尽快拿出个章程。”

    “结婚是件大事,可不能儿戏。小建,你是怎么打算的?”田前进点了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

    “小娜的工作在江城,我们的房子在江城,我的工作将来也会在江城。所以…………所以,所以婚肯定要在江城结,可你们又不愿意过去,只能分三次办。

    我准备过年时回来,在家里请一下亲朋好友。”

    田文建看了看(娇jiāo)滴滴的小娜,美滋滋地接着说道:“江城要摆酒席,请一下那边的领导和朋友。然后再去小娜家,请一下她家的亲戚。”

    “这样也好。”

    田前进沉思了片刻,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和你妈走不出去,家里没个代表又不行。永宏,要不到时候你请几天假,跟文静一起去帮着张罗张罗。浩浩留在家里,我和你妈带。”

    “没问题,反正我们单位也不忙。”(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