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痛则不通(泪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庆功宴设在宾馆的宴会厅,六点半准时开始,东空石副司令员、师领导和厂领导们全部参加。小田“你这个总指挥可不能缺席啊。”

    指挥部被接管了,机场门诊和315厂医院被接管了,三大病区和传染病隔离区也被接管了。

    除了传染病专家乐教授之外,参加免费医院攻击战的所有人员,一下子成了闲人。一颗手雷都没扔,之前制定的那么多(套tào)应对方案一个都没用上,战斗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宣告结束。

    在成政委和吴主席看来,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虽然地方政府的财政补贴还没影儿,但军区空军和大区都相继表示要加大对龙江空军医院的投入,先给医院建一个病理和血液方面的实验室,还准备在近期内投资一个血库。

    看着吴主席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田大院长实在是高兴不起来。毕竟隔离区里的真相太可怕了,如果有选择的话,他宁可空军医院关门,也不希望看到乡亲们感染上(爱ài)滋病毒。

    “小田,贺教授他们不知道去哪儿了,电话也联系不上,他们都是功臣,庆功宴没有他们可不行。”

    同样还被蒙在鼓里的成政委,撩起袖子看了下时间,一个劲的往门诊大楼方向张望,一脸急不可耐地表(情qíng)。

    警卫二连正在与315厂武装部人员交接防务,卫生队官兵和315厂医院职工也忙着给军区医院和军区空军医院的军医们移交病人。

    陆军、空军、军官、士兵、军工企业职工、专家组成员、医科大学实习生、A集团军战友联谊会志愿者“川流不息、人来人往,之前那有条不紊的秩序一去不复返,机场路上乱成了一团。

    田大院长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便回过头来,若无其事地笑道:“忙活了这么多天,老专家们也累了,我给他们放了几天假,让他们回去休息休息。政委,你现在就通知教导员和韩主任让他们给医科大学的实习生们准备点小意思。另外再请吴主席安排几辆车,等庆功宴完了送他们回去。”

    “这不太好吧?怎么着也得让人家明天早上再走。”成政委一愣,忍不住地问道。

    人都走了,目标也就分散了。

    就算调查组发现有人去古庙乡石桥村采集过血样,那空军医院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毕竟请了这么多人回来帮忙,谁知道是哪个擅自行动的?不放心那就挨个查去吧,等查到是谁干的,那检验结果也该出来了。

    正想着把水搅浑的田大院长,哪能放过这个机会,一边掏出手机拨打陈红军的电话一边微笑着说道:“政委人家要走咱们也不能拦,我们就不要考虑那么多了。”

    “那好吧,我现在就去安排。”

    成政委刚钻进骄车离开,吴主席便忍不住地问道:“小田,我倒现在还没看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大院长半靠在315厂大门边的柱子上,看着远处忙碌的人群苦笑着说道:“可能是首长担心咱们的技术力量不过关,生怕搞出什么医疗事故,所以就当机立断的接手过去。”

    被赶出指挥部的吴主席,越想越气指着机场门诊的方向,气呼呼地说道:“接管机场门诊我不管,可他们凭什么连我们医院一起接管啊?”

    “看清楚了,这上面可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315厂!”

    田大院长转过(身shēn)来,指着柱子上的大牌子,似笑非笑地说道:“接管医院是东海军区党委的命令你们跟我们一样,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吴主席想了想之后,突然笑道:“接管就接管了吧我还求之不得呢。这样也好,大伙可以放假休息几天。”

    见这两位站在大门边就是不进去,传达室的门卫干脆搬出两张椅子,让这俩昨天还威风八面的总指挥坐在门楼下观风景。

    吴主席的对讲机交了,田大院长因为没回指挥部自投罗网对讲机还留在(身shēn)边。指挥部的一举一动,随着嘈杂的电流声和呼叫声,全部落到了二人的耳里。

    “洞拐、洞拐,三号病区交接完毕,空军医院人员已全部撤离“…”

    田大院长递上根香烟,自己也点上了一根,翘着二郎腿,一脸不屑地说道:“没有一点新意,竟然还用我们的呼号。”

    “谁说不是呢?”

    吴主席接过门卫递上的杯子,叩了一口,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慢悠悠地说道:“搞来搞去还是我们那一(套tào),整个一萧规曹随。”

    这时候,机场路西头传来了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回头望去,只见一支长长的车队,在警灯闪烁的开道车引导下,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往这边驶来。

    距离有点远,看不起是哪儿的牌照,田大院长回头看了一眼,唉声叹气地说道:“早知道就把望远镜拿下来了。”

    “要什么望远镜,这不是过来了嘛。”

    吴主席很淡定,因为除了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和总装备部之外,没哪个单位能管着他们315厂。东海军区再牛((逼bī)bī)也只能接管与空D师沾边的医院,还没接管315厂的那个权力。地方政府更是扯淡,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大家是井水不犯河水。

    说话间,就见东空石副司令员带着几名大校,从劳动服务公司二楼走了下来。不约而同的往这边张望,一看就知道是准备迎接车队。

    车队从二人面临呼呼的开了过去,中间的那辆考斯特赫然是省委乃号车。龙江市委市政府的十几辆小车,则一溜烟的紧随其后,阵势很是吓人。

    “本来是应该找我们的,可现在变成了找他们,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吴主席意识到自己的官有点小了,盯着十几米外的石副司令员,酸溜溜的冒了一句。

    师长政委和厂长书记都靠边稍息,还能有咱们什么事?

    田大院长轻叹了一口气,在他面前摇了摇对讲机,苦笑着说道:“吴主席,至少咱们还能收听现场直播,这已经是很不错了。

    “下来了,下来了。”

    吴主席可没心(情qíng)跟他开玩笑,所有注意力都被车队吸引过去了,见考斯特上下来了十几号人,就指着前面那位问道:六I、田,前面那个胖子是谁?看样子是个大领导。”

    田文建抬头瞄了一眼,淡淡地说道:“前面那位是林副省长,后面那位是省委龚秘书长。那个戴眼镜看见了没有?他就是卫生厅的唐厅长。”

    副部级来了两个,正厅副厅加起来不低于二十个,石副司令员挨个敬礼握手,寒喧了好一会后,才带着众人上了劳动服务公司二楼指挥部。除了市委刘书记和王市长之外,龙江市委市政府的一干领导只能在楼下等着。

    这让吴主席的心理平衡了许多,揍起茶杯又喝了一口,摇头笑道:“小田,至少我们还能坐着,还有茶喝,他们只能站在那里喝西北风。”

    “就怕过两天连西北风都没得喝啊!”

    想到他们其中的某些人,过几天鸟纱帽能不能保住都成问题,田大院长(禁jìn)不住冷笑了起来。

    对于劳动服务公司楼下的那些龙江官员,田文建从未想过刻意要为难他们,甚至对他们的处境还表示同(情qíng)。毕竟是出于对美好天然的需要,只要是人都希望只遇到好事,而不遇到坏事,都希望自己家和万事兴。

    官员们作为一方管理者,也本能地希望自己治下风和(日rì)丽,天下太平。就这个再正常不过的愿望,却使他们更愿意看到好的一面,而忽视差的一面。就像有客人来了,再乱的人家也还是想把脏袜子掖到枕头底下去,这是人之常(情qíng)。

    一些事(情qíng)矫枉过正就变味了,渐渐的成了掩耳盗铃之嫌,可有时还真能见些效果。确有许多不太美好的事(情qíng),因为事后没有更严重的恶果,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这种本来还算正常的耻辱心和荣誉感,被(娇jiāo)惯成了一种习(性xìng),变成了不分青红皂白无限放大的虚妄处事方法。人为灾难,隐瞒!责任事故,隐瞒!甚至到最后,连不可抗的天灾,也要隐瞒。

    尤其是卫生局长、疾控中心主任之类的业务官员,在这个大染缸里变得精于政治算计,而疏于业务考量。所谓政治观就是狭隘的小政治观,唯上司的颜面和喜好是瞻,忽略了更大的政治: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高于一切。

    他们对老百姓疾苦的关注,永远不及对上司喜乐的关注,因为后者决定他们的鸟纱。当二者发生冲突时,他们选择的天平偏向哪里,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他们心中还存在着一种对老百姓的不信任感。这个源于封建时代“父母官”过于强烈的“代民做主”冲动,让他们的处事前提变成了百姓都是群氓,不能让其知道真相,以免其受影响异动。

    想到这此年来所发生的众多类似事件,哪一件不是因为隐瞒而起哄乱,而信息畅通之后,则危机迎刃而解。田文建便喃喃自语道:“唉“!古人都明白,“通则不痛,痛则不通,的道理,为什么他们就不明白呢?”

    ………………“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