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第一百四十一章大水冲了龙王庙

    准备的很充分,乡亲们很满意。毕竟来空军医院是看病的,不是来享受的。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早已做好了被拒之mén外的准备。现在管吃、管住、管看病,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说句不夸张的话,谁要是敢在病区里说空军医院一句不是,那么不用官兵们动手,乡亲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把他赶出营外。

    稀饭馒头就咸菜,乡亲们围坐在地上吃得津津有味。这让参战人员很是心酸,连田大院长都抱怨他们来得不是时候。毕竟现在是水果淡季,如果晚两个月再来,田大院长肯定会让人去批发几车水果,吃完饭后一人分上几个。

    许师长、王政委、刘副政委、周副师长、萧参谋长等师领导都来了,不动声sè的围着医院巡视了一圈。315厂老干部合唱团的红歌刚刚唱响,王政委就脸sè铁青的转过(身shēn)来,对陪同他们的杨教导员和韩参谋命令道:“天气虽然暖和了,但坐在地上可不行,毕竟他们都是病人。韩参谋……你现在就回内场,通知各单位把小凳子收集一下,全部送来。从今天开始,班务会就站着开。”

    “是,政委。”

    杨教导员一愣,连忙说道:“政委,凳子我们的确需要,但这里只需要800张左右,全部送来有点多了。”

    空d师别的不能出,人手一张的小凳子还是没问题的,王政委想了想之后,点头说道:“那就先送800张过来,其他病区搭建好了后就照此办理。”

    不等杨教导员开口,许师长一边示意韩参谋执行命令,一边指着头顶上的电线,严肃地提醒道:“安全用电要注意,绝不能出一点问题。要是后勤上出一点纰漏,那我就找你这个后勤大总管说事。”

    “师长,电这一块您尽管放心。”

    杨教导员转过(身shēn)去,指着医护中心左侧的那个帐篷,介绍道:“那里是后勤值班室,315厂房管处的三个电工就在里面值班。另外,保卫值班人员每隔半个小时巡视一下病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消防呢?”周副师长回头看了看,淡淡地问了句。

    “报告周副师长,消防问题我们也考虑到了,一是病区内(禁jìn)止吸烟,杜绝明火。二来严防死守,防止电气火灾。此外,315厂消防队二十四小待命,只要我们这边发出火警,那他们三分钟内就能抵达。”

    杨教导员顿了顿,指着帐篷与帐篷之间的通道,继续说道:“消防通道全部预留出来了,水源也没有问题。事实上防火是保卫组和后勤组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绝不敢掉以轻心。”

    领导们事无巨细的问了近半个小时,才乘考斯特返回机场。杨教导员正准备去后勤值班帐篷看看,对讲机里就传来了田大院长的命令,要求包括他在内的指挥部人员立即回去休息。

    几百号人伺候一百多号病人,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再说病人们都已经安顿了下来,(情qíng)绪也很稳定。宣传组甚至决定明天上午搞一次选举,选二十名病(情qíng)较轻的积极分子,协助安全保卫组维护病区秩序。

    尽管如此,杨教导员还是在病区内转了半个多小时,叮嘱了一番后勤组值班人员后,才返回了行动指挥部。

    “政委,人呢?”

    见除了几个值班人员外,指挥部里空空如也,杨教导员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成政委放下手中的yào品消耗报表,抬头笑道:“吴主席回去休息了,小田刚接了个电话说出去有事,姜队长去看望医科大学实习生,指挥部里就我值班。教导员,你也早点休息吧,这几天最累的就是你,接下来还有得忙呢。”

    想到还有两个野战医院和一个传染病隔离区在图纸上,杨教导员点了点头,点头说道:“那我就先去睡了,政委,你也早点休息。”

    “恩,去吧。”

    与此同时,田大院长正跟两位老朋友在蓝天大酒店四楼喝酒。这里视野开阔,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灯火通明的三号病区。如果邮电所广场是唯一的主战场的话,田大院长肯定会将指挥部设在这里。

    空军医院为人民服务的收费搞得沸沸扬扬,任然这个开发区土地爷不但早有耳闻,而且还专ménchōu出时间,与刚到任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黎志强一起,听取了开发区卫生局局长关于空军医院对开发区医疗系统危害的汇报。

    一边是小兄弟,一边是下属,任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给田大院长打电话又打不通,不得不拉着军分区吴司令员一起找上mén来了。

    都是自己人,没那么多客(套tào)。与刚到开发区上任那次一样,叫了几个家常菜,在房间里就喝了起来。

    吴敏仁放下酒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qíng),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刚才我在你那集中营外面转了一圈,我的乖乖!315厂宣传部、武装部、保卫科、房管处的头头脑脑倾巢出动,文建,你小子什么时候跟赵老板搭上了?”

    “哦,没什么,我就是承包了他们的医院。”田大院长点了上了根香烟,不无得意地笑道。

    “315厂让你承包医院?”

    “是啊,就是承包。”田大院长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光靠我自己是不行的,还是许师长和王政委面子大。”

    任大书记急了,一个劲的敲着桌子,苦笑着说道:“315厂的事我不管,我也管不着。兄弟,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吧。如果你再不收手,那我就让人来堵你大mén了。”

    田大院长乐了,忍不住地问了句:“怎么着?卫生局那帮人找你了?”

    “你砸人家饭碗,人家拿你没办法,只能来找我了。”

    “是不是去堵管委会mén儿了?”田大院长想了想之后,接着问道。

    任然长叹了一口气,摇头苦笑道:“今天上午,几个卫生院的近百号职工,把管委会堵得水泄不通,害得我连午饭都没吃上。”

    田大院长沉思了片刻,突然笑道:“声东击西,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卫生局有能人啊。”

    “什么意思?”任然糊涂了,直愣愣的盯着田大院长,一副很茫然的样子。

    田文建站了起来,猛地拉开窗帘,指着邮电所广场方向,异常严肃地说道:“二位领导,我现在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下面的这些患者,通通是卫生局给我送来的。另外我还得告诉你们,这才是刚刚开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的半个月内,将有数以千计的患者蜂拥而至。”

    任然大吃了一惊,顿时皱起了眉头,想了好一会后,才忧心忡忡地说道:“那么多病人聚集在一起,只要有点风吹草动,那就会酿成极其严重的**,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个后果有多严重吗?”

    田大院长坐了下来,凝视着二人,淡淡地说道:“知道,他们知道的是一清二楚。所以他们部署的非常周密,偷偷摸摸的点几把火就闪人,就算查也查不到他们(身shēn)上去。”

    吴敏仁搓了下脸,随即指着田大院长,不解地问道:“小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卫生局什么时候又耗上了?”

    “事(情qíng)很简单。”

    田大院长一副很无辜很无辜的样子,苦笑地说道:“我们就是想为人民服务,让看不起病的老百姓能看上病。他们认为我们触犯了他们的利益,也就给我们使这么下三滥的招。”

    “那你想怎么办?”吴敏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田文建长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让我像他们那样把患者拒之mén外,我做不出来。让我关mén大吉,我又不甘心。除了照单全收,还能怎么办?”

    经历过郑小兰事件的吴敏仁,可不认为眼前这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想了想之后,指着任然,意味深长地说道:“城mén失火,殃及池鱼啊。”

    “要不我能不接他电话吗?”

    田大院长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继续说道:“这件事与你无关,千万不要瞎掺和,如果他们再去闹,你就和和稀泥。实在不行就往卫生局那边推,最多一个月时间,我这边就完事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尽管任然不知道田大院长想干什么,但还是重重的点了下头。

    吴敏仁可没有那么好糊nòng,一边给田大院长斟酒,一边笑问道:“说吧,这次谁又要倒霉了?”

    田大院长抓起一把花生豆,一颗一颗的往嘴里扔,津津有味的咀嚼了好一会,才轻描淡写地说道:“不知道,反正不是我。”

    “两百多万可顶不了几天,难道赵老板不但出人,还能给你小子出钱?”

    “这件事你们就别问了,我不想把你们扯进来,咱们还是换个话题吧。”田文建抬头笑道。

    “说什么?”任然给了他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了句。

    “说说你的新搭档,对了,你们合作的怎么样?”

    黎志强这个管委会是怎么来的?田文建并没有跟任然说过。同时,他跟黎志强也只有一面之缘,除了知道他一些事(情qíng)之外,并没有什么jiāo往。

    令田文建倍感意外的是,任然竟然淡淡地说道:“不怎么样。”

    “说具体点。”

    “开发区作为龙江经济的发动机,必须加强招商引资的力度,并想方设法的改变现有的经济机构。如果不从根本上转变现在这劳动密集型经济增长方式,那将难以为继。”

    任然长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可这个道理跟他就是说不通,也许这是他刚刚上任的缘故。思想上还停在他当县长的时候,还没有适应新的角sè。”

    不等田大院长开口,吴司令员便语重心长地说道:“党政一把手政见不同,不利于班子团结。我也时常与政委观点撞车,怎么办?多沟通,多通气呗。老弟,我知道你为开发区的现状着急,但是越急越要冷静,找机会跟他好好谈谈,不要怕意见相左,就怕闷着,越闷意见越大,越难沟通。”

    “他的事我也听说过一些,从内心来讲,对他我是尊敬的。”任然点上了根香烟,深吸了一口,吞云吐雾地说道:“谈也谈过,但在一些问题上根本达不成共识。开发区嘛,经济不搞上去还叫什么开发区?可他对招商引资的事不闻不问,一mén心思的发展农业,整个一农业县长。”

    黎志强是从村支书开始干起,一步一个脚印干到县长的。他之所以能当县长,也正是因为他在农业上很有建树。让这么一个心系农民的人,来开发区当管委会主任还真是不太合适,田大院长意识到自己似乎帮倒忙了。

    “当官的我见得不少,有能力的见过,没有能力的也见过,但像黎志强那样的官却只见过他一个。”田文建紧盯着二人,淡淡地说道:“他当县长时,县委书记正好去京城学习,也就主持了一段时间的县委工作。

    在那期间,凡是有人事调整,他从不拖拉,总是速战速决。要是人选一时定不下来,需要考虑考虑,他就采取三十计,计走为上计—下乡去了。而且行踪诡秘,出县城是向东面走,出城后却转到南面、西面或北面去了,并避开乡政fǔ,直接下村,这个村三天,那个村两天地转悠。

    城里那伙人没法搞清他在哪里,在村里转悠期间,一旦有了较成熟的考虑,他就请副书记和组织部长叫下来,三人先碰碰,若取得一致,就打马回朝召开常委会。当那些嗅觉灵敏的跑官者,发现他端着茶杯从会议室走出来时,已经迟了,任免文件已送文印室开始打印。于是一个个心里叫苦不迭,暗骂他老jiān巨猾。”

    “呵呵,人事任命竟然能运用máo主席的战略战术,钻山沟打游击。既避免了庸俗的纠缠,也检查督促了工作,这个黎志强有点意思。”吴敏仁想了想,忍不住地赞了一句。

    “二位都没当过基层干部,对jiāo公粮的事可能不太了解。”

    田文建瞥了任然一眼,继续地说道:“80年代种一亩地只要jiāo50斤谷子,当时的老百姓都踊跃jiāo公粮,我们家也一样。改革啊,不但将原来的jiāo公粮改为了jiāo现金,而且还加重了负担。原来jiāo50斤谷子,2máo钱一斤也就10块钱;可现在一亩地要jiāo几百斤谷子,好几百块钱,而且还打白条。

    随着负担加重,公粮越来越难收了,变成了干部下村催粮催款;再后来干部催不动,就自己下村去收粮收款;现在是收不到就带着警察下村bī粮bī款。如果不信,你们下去问问,看广场上谁手里没有白条。”

    “老百姓不容易啊!”吴敏仁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地叹道。

    田大院长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看着任然那张yīn晴不定的脸,意味深长地说道:“前年夏粮征收的国家保护价是5máo5,可粮站只收4máo8。补充一下,这是白条的收购价!

    之所以打白条,一是便于乡村干部坐地扣款,另外一个原因是粮站确确实实没钱。其实粮站也不是没钱,只是因为这涉及到一系列扯皮拉筋的结算问题,需要有非常高级别的干部主持,才能进行这样的结算。但非常高级别的干部是很少的,收粮的粮站和卖粮的农民却很多。反正不打白条不正常,打白条却很正常。”

    就在二人听得一头雾水之时,田大院长突然话锋一转,异常严肃地说道:“大环境如此,全省各县都大同小异。可在黎志强担任副县长和县长期间,南安县不但从未打过白条,而且还坚持按照国家保护价征收。

    也许他不是把搞经济的好手,但他却是几十万南安县百姓公认的好干部。如果在古代,应该就是那种可以得到万民伞的好官儿。”

    任然哪能不知道田大院长的言外之意,想了想之后,摇头笑道:“既然这样,那就让他干想干的工作。开发区现在的工业占地面积才35%,那65%的农村就jiāo给他了。”

    “任大书记,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田文建沉思了片刻,若有所思地说道:“开发区毕竟是开发区,现在有65%的农业耕地,不等于将来还有。有你这位招商引资的行家里手在,两年内打造成江城工业园区那样的规模,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难不成到时候让他下岗?我看还是吴司令员说的对,你们应该多沟通,总能找到共识的。更何况你不但是开发区工委书记,还是市委领导,总不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吧?”

    “看着田大院长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任然猛地反应了过来,顿时急切地问道:你认识他?”

    “还没有认识你之前就认识他了,不过只有一面之缘。”田大院长回过头来,继续说道:“吴大司令,有时间你可以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你是安子的朋友,我想他会请客的。”

    吴敏仁乐了,猛拍了下桌子,哈哈大笑道:“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