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未雨绸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未雨绸缪

    入夜,辉煌的灯火连绵如海,照亮了开区的夜空。龙口镇的繁华与光彩,是官员、名流和老板一手制造的。马路两旁咖啡店、商场、市、酒吧、珠宝店、洗头房、洗脚房、美容院,星罗棋布。

    大街上西服革履、年龄可疑的真假大款,胳膊上勾着hua枝招展的靓女招摇过市,更多的人是行色匆匆,心头充满了复杂而强烈的感觉。是孤独、贫穷、饥饿、积怨、对命运的不解,还是对的渴望、对机遇的期待、对未来的梦想……

    开大厦门前的广场上,夜幕降临之后已经停满了小车,犹如是一场1ù天车展。大厦高大的玻璃墙上光芒四,人影成双成对,让人对里面是怎样的灯红酒绿、莺歌燕舞有着无尽的想象。

    龙口镇虽近在咫尺,但杨晓光、韩井云还真没来过。一是很少出营门,二来就算要买什么东西,要么去机场镇,要么就是去市区。

    杨晓光刚跳出考斯特,就被眼前这灯火阑珊处的夜景惊得了,喃喃自语道:“老文财了,竟然在这里请客!”

    田文建拍了拍他肩膀,指着不远处的开区卫生局,呵呵笑道:“理论上来说,我们医院得接受开区卫生局的管理。教导员,文队长现在可是咱们的领导,得叫文局。”

    成秋芳换上了便服,看上去比穿军装时要年轻许多,灯光下楚楚风韵,眼bo生动,一颦一笑,顾盼生姿,整个一yan动人的少fù。

    到底是京城来的,就是会打扮!韩井云不住地多看了几眼,随即转过来,笑问道:“小田,文副局长人呢?他该不会放我们鸽子吧?”

    “瞧您这眼神,没见他正跟我们招手吗?”田文建扔掉烟头,指着正从酒店大堂跑出来的文启鸣,哈哈大笑道。

    西装革履的文启鸣,还真有几分官样儿,夹着个小黑包,大老远的就伸出右手,笑容面满地招呼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还以你们从转盘那边过来呢。”

    “真不好意思的话,下次再请一顿就行了。”

    韩井云回过头来,指着田大院长边的成秋芳,和声细语地介绍道:“文局,这位就是刚上任的成政委。”

    “成政委好,感谢您的赏光。”文启鸣连忙伸出右手,的招呼了起来。

    成秋芳握着他手,笑yínyín的打趣道:“文副局长,久仰大名啊。您现在可是我们医院的领导,我敢不来吗?”

    文启鸣脸上顿时泛起了红晕,瞥了一眼田大院长,尴尬不已地笑道:“成政委,您就别取笑我了。要不是放不下卫生队,我就带着老婆回老家啰。”

    “队长,成政委我是请到了,曹副院长要赴卫生科高科长的约,今天实在是来不了。钟副院长跟您一样,这会正在蓝天大酒店大出血,也来不了。其他人嘛……你问教导员好了。”见文启鸣有点尴尬,田文建连忙岔开了话题。

    杨晓光反应过来,上下打量着西装革履的文启鸣,呵呵笑道:“老姜今天值班、老石要做巡诊的准备,队里能来的也就我们几个。真不知道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专门挑我们最忙的时候请客。”

    “下次再补,下次再补。”文启鸣一边招呼众人往酒店里走去,一边爽朗地笑道:“今天的主要任务是给成政委接风,能把这个任务完成已经很不错了。”

    酒店大门前停满了豪华轿车,五彩缤纷的霓虹灯仿佛在炫耀着生意的红火,田文建心想,哪台车到这儿不得扔个三千五千的,生意做到这个份上简直就跟抢银行差不多。

    在开大厦里,所有现代的消遣和娱乐方式无一不备。舞厅、中西餐局、酒吧、棋牌室、健房、台球室、游泳馆、按摩室、桑拿屋、美容室等等应有尽有。

    一进包房,田大院长就笑问道:“文局,你怎么安排在这里请客?”

    “成政委是贵客,我不在这里请,难道请成政委去路边摊?”

    韩主任坐了下来,指文启鸣就吃吃笑道:“这就对了,我还想就算**也没这么快嘛。”

    这顿饭可不是庆祝他新官上任那么简单,之所以非得把成秋芳请来,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向她表示卫生队两任队长想把门诊搞起来的决心。

    文启鸣为什么脱军装转业,成秋芳是心知肚明,更明白他请这顿饭的良苦用心。但考虑到自己作为总部派来的政委,一些事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绝不能轻易的表态。尤其是在空军医院利用部队资源,与地方医疗机构进行不正当竞争这个问题上。

    正因为如此,成秋芳并没有接过话茬,而是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包房的环境。墙上挂着法国人物大师安格尔的名画《泉》,一位举罐倒水的1uo体少女体略呈s型,婀娜多姿,双目透出清纯,虽然体袒1ù,却让人觉得她如清泉般圣洁。

    成秋芳凝视着这幅恬静、抒和纯美的名画,耳畔仿佛听到了瓦罐倒出的水声,清澈剔透的泉水滋润着少女洁白如yù的躯,也搅1uan了成秋芳如麻的心绪。

    人少,菜也好点,因为有两位女士,众人一致决定喝红酒。上菜的间隙,不在其位却谋其政的文启鸣,忍不住地问道:“老杨、韩大姐,买房、装修、添置办公设备和做广告hua了那么多钱,巡诊和义诊的经费够吗?”

    杨教导员瞄了一眼面无表的成政委,说道:“咱们可是宣过誓的,从今往后不能再卖过期yao了。韩大姐盘点了一下,把yao库、航医室和干休所卫生室即将到期的yao品,全部拿了出来,支援巡诊和义诊。”

    “这个主意不错,总比过了保质期销毁强。”文启鸣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说话间,菜已经上齐了。田大院长麻利的打开红酒,抓过成秋芳面前的酒杯,呵呵笑道:“各位,我年龄最小,级别最低,这个服务员就由我来当好了。”

    成秋芳嫣然一笑道:“你还没说你职务最高,学历最高呢。”说完之后,指着杯子的中央,示意他倒一半就行。

    一顿饭吃得谈笑风生,但就是没提工作。直到最后,成秋芳突然站了起来,给自己斟上了一杯酒,举杯说道:“文副局长,我敬您一杯,一是感谢您的盛款待,二来呢……感谢您为医院所做的一切。”

    望着成秋芳昂起洁白的脖颈满饮了一杯红酒,田文建突然对眼前的女人油然而生出一种莫名的敬意。

    文启鸣痛痛快快的喝下杯中酒,一边手忙脚1uan的给她斟茶解酒,一边苦笑着说道:“成政委,您就别取笑我了。卫生队能有今天,都是大家的努力。我除了惭愧之外就是遗憾,有您这位总部领导来为门诊掌舵,我就放心了。”

    成秋芳接过茶杯,想了想之后,突然笑问道:“文副局长,您知道您接下来将会面临着什么吗?”

    按照现在的展趋势,开区辖区内的医院,将当其冲受到空军医院价格战的冲击。作为空军医院展计划的主要制定人,文启鸣哪能不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见成秋芳问了出来,便若无其事地笑道:“感谢成政委的关心,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还轮不着我这个什么都不管的副局长。”

    半晌没说话的田文建,慢悠悠地掏出根香烟,用舌头tian了tian,然后拿起打火机点上火,运足丹田气吸了一口。烟慢慢地从鼻孔里冒出来,直到冒尽,才淡淡地说道:“开区与其他区县不同,只有乡镇卫生院而没有上规模的人民医院,而那些卫生院都已经承包给了个人。所以就开区而言,我们只需要做好防小人的准备。”

    “小田,你是说他们敢过来闹事?”韩主任大吃一惊,忍不住地问道。

    “明目张胆的闹事他们不敢,但搞点下三滥的医疗纠纷还是很有可能的。”

    杨教导员意识到问题的严重xìng,连忙问道:“那怎么办?”

    “不管对付君子还是小人,咱们都得以预防为主。”

    田大院长磕了磕烟灰,异常严肃地说道:“见招拆招是不行的,真要是让他们造成了负面影响,那我们就追悔莫及了。所以从现在开始,其他事我通通不管,集中所有精力专门研究这个问题。”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有把握吗?”杨教导员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急不可耐地问道。

    田文建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淡淡地说道:“十全的把握是没有,但我会想方设法的防范。既要防君子又要防小人,光凭我一个人是不够的,最好能成立一个危机公关小组,专门处理各种突事件。”

    走一步看十步,田大院长的未雨绸缪,让成秋芳意识到卫生队能展成现在这样,靠得绝不是运气。

    ……………………………………………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