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超级大杂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刚刚打发走机场路的土地爷们,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上面显示的是“老板”两个字。田文建暗想,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自从有了手机,他的印象中,阎老板就没给他打过电话。就算要找他,那也是让秘书唐文哲联系。

    这让田文建有点诧异,连忙快步走到一边,按下接听键:“老板,我文建啊,是你吗?”

    “小田,你在哪儿?说话方便吗?”还是唐文哲,只不过用得是阎老板的电话而已。

    “唐哥,我又不是领导,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

    唐文哲显然不关心他的行踪,而是说:“你等一下,老板要跟你说话。”

    也许是安家在暗处使了劲,阎副社长回京后不但没被打入冷宫,甚至还安排进中央党校厅局级干部研修班学习。想到学习还带着秘书,田大院长暗自苦笑了起来,刚挥手示意成政委她们先回门诊,听简里就传来了阎副社长那熟悉的声音。

    “文建,没别的事,就向你表示祝贺。”

    祝贺什么?祝贺自己成了大学生献国防的正面典型,还是祝贺自己成为了哲学硕士研究生?田文建哭笑不得地说了一声谢谢。

    阎老板在电话里像作报告一样,语重心长地谆谆教导他说:“正面典型和江南大学保研是一个新的开始,大家都为你高兴。如果还在江城,我们会聚在一起为你庆祝一下,现在不方便了,只能给你打个电话。

    你现在份不同了,工作忙、学习紧、压力大,这此我们都理解。但作为曾经的上级,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努力,脚踏实地的干出一番事业,为自己争口气”别给父母和师傅丢脸“”,

    张无崖那档子事也是机缘巧合,田文建从未认为他有哪里亏欠自己,毕竟之前的那一切只能怪他运气不好,先是没拿到毕业证,等拿到毕业证却又碰上人员精简。人都已经走了,还能想到自己,田文建很是感动,不敢有半点敷衍,极其恭敬地的表示了一番感谢后,才感慨万千的挂断了电话。

    江国华这个管理员很称职,一顿饭功夫就带领官兵们把门前打扫得干干净净。连开座谈会开得一片狼籍的大厅”都奇迹般地恢复了原状。

    见小辣撤抱着胳膊气呼呼地站在门边,田大院长是叫苦不迭。一个劲的暗骂自己怎么让梁建国客串司机。这下麻烦了,冤家路窄、分外眼红,梁建国一旦从内场出来被她逮着,保准会惊天动地。

    “小姨子,吃饭了没?”

    田文建想了想之后,连忙掏出车钥匙”一边从考斯特里拿出袋零食,一边咧着大嘴呵呵笑道:“这是你姐托我给你带的东西,牛干、话梅和巧克力,都是你吃的。”

    “哼!”小辣撤冷哼了一声”指着大营门的方向,咬牙切齿地问:“老实交待,他什么时候出来?”

    田大院长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大大咧咧地挽起她胳膊,一脸谄笑着说:“小姨子,咱们得公私分明。人家今天是咱卫生队的客人”有什么事下次再说行不?”

    “下次,下次我逮得着他吗?”

    小辣撤猛地将他推开,指着他鼻子,气呼呼地说道:“还有你,你也有份,本姑娘今天新帐老账一起算。

    “怎么又扯到我上来了?”

    田文建一副可怜兮兮地样子,举着手中的零食,痛心疾首地说:“小妖子,做人得凭良心”哦,“”,我去哪儿都想着你。不给你带点礼物回来,就像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似地,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小辣撤扑哧一笑,从他手上抢过零食,一边翻看着,一边吃吃笑道:“那是小娜姐疼我,关你什么事?”

    “好了,别闹了。”

    见一个梳着俩羊角辫的女学员从里面走了出来,田大院长连忙凑到她耳边,低声地哀求道:“小姨子,建国那事咱回头再说,改天我让那小子给你赔罪。只要能让你出气,给他灌辣撤水、上老虎凳都行。今天有外人,可不能让人家看笑话。”姓梁的不但是客人,还是警备司令部纠察,除了破口大骂一顿又能拿他怎么样?尽管憋着一肚子的气,小辣撤还是咬了咬牙,愤愤不平地说:“我这是顾全大局,要不是有外人,看我不收拾他。”

    “对对对,收拾他,一定要收拾他。”

    “笑什么笑,还有你。”

    小辣撤猛地在田大院长胳膊上狠掐了一把,疼得田大院长龇牙咧嘴,差点叫出声来。这时候,卫生员朱萍一脸好奇地走了过来,掩嘴轻笑道:“小梅姐,这位就是田院长?”

    不等小辣撤开口,田大院长脸色一正,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淡淡地问道:“你是跟成政委一起来的卫生员朱萍吧?”“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朱萍拨弄着小辫子,一脸不可思议地神

    小辣撤冷哼了一句,气呼呼地来了句:“他可是算命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掐着一算,前知五百载后知五百年,什么事不知道?”

    “真的?”。朱萍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望着他,整个一副大无脑的模样。

    事那么多,田大院长可没时间跟她扯淡,面无表地说了句:“我就是田文建,见到你很高兴。”后,就扔下二人往药房办公室走去。

    成政委、曹副院长、姜队长、杨教导员、韩主任、吴所长和刚上任的石根生副院长赫然在坐。杨教导员边那位三十七八岁的中校,应该就是刚从B团机务大队调来的钟副院长,

    大概长年在外场工作的缘故,他那张脸给人以饱经风霜的感觉。腰显得有点弧度,头发也极其稀疏,额头上满是皱纹,粗糙的大手、黑黑的皮肤,如果不是穿着军装,整个一营房股外骋的民工。与其他人相比,他显得有点拘谨。

    见田大院长走了进来众人结束了心不在焉地聊天,神色复杂的盯着田大院长,一声不吭的有点诡异。

    大大小小的领导来自总政、军区空军医院、卫生队、机务大队和军招,简直就是一超级大杂烩。田大院长暗叹了一口气,冲成政委微微的点下头,随即转过去,淡淡地问道:“教导员、韩大姐,贺教授他们安排好吗?”

    “专家教授负责制落实下去了,同志们的都很高,这会都在特招拜师呢。”杨教导员瞥了成政委一眼不无得意地笑道。

    在坐的不是卫生队支委就是医院常委这个会田大院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可请到教授才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不开个会统一下思想,布置下工作又不行,不得不硬着头皮发起号施令:“各位领导,趁今天没有飞行,通知大家来门诊开个全休会议……”

    “专家们也参加吗?。”姜队长想了想之后,忍不住地问了句。

    “参加。”

    “那好吧我现在就去通知。”。见姜队长给自己使了个眼色,吴所长立即站了起来,转就准备往外科值班室走去。

    “等等!”。

    这个全休会议的名堂可大了,既可以认为是医院的全休会议也可是认定为卫生队全休会议。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果不把这个概念搞清楚,那今后的工作怎么开展?院党委还有没有威信?

    成秋芳反应了过来,连忙叫住吴所长,指着一边的钟副院长,笑眯眯地说:“田院长钟副院长一到,咱们的班子算是齐了,我看还是先开个党组会吧?”

    田文建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摇头说道:“政委,也许您还不知道时间对我、对卫生队、甚至对医院来说有多么紧,什么事都按部就班的来,那我们什么都干不了。相信大家跟我一样都讨厌文山会海,但一些会又不得不开在这种况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开短会、开大会,一次解决问题。”

    凡是田大院长的意见都要支持,尤其是在关系到卫生队切利益的问题上。田大院长的话音刚落,具有发言权的卫生队第二代表石副院长便站了起来,深以为然地说道:“从明天上午开始,在确保飞行保障的况下,巡诊、义诊、门诊将全面铺开,业务学习和军事训练又不能耽误,真的是时不待我啊。”

    见姜队长、杨教导员、韩主任等人都回头盯着自己,新官上任的钟副院长反应了过来,想了想之后,若有所思地说:“政委、曹副院长,这业务上的事我是不懂,但我知道专家们都年事已高,说不准哪天体不好就回去了,如果不抓紧时间学一点是一点,那今后想学都没机会了。”

    五个常委,两个支持田大院长的意见,曹副院长表不表态已经没多大意义了。成秋芳不得不点了点头,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地,呵呵笑道:“先开全休会议也行,正好趁这个机会正式认识下大家。”。

    “谢谢,谢谢您的支持。”。

    田大院长伸出右手,一脸真诚之至的表,言词恳切地说道:“政委、曹副院长,卫生队不是个争权夺利的单位,更没有什么好争好夺的。包括刚转业的文队长在内,所有人只想把门诊搞起来,真没别的什么意思。”

    “这一点我相信,如果卫生队不是这样的单位,那我就不会来呢。”。

    成秋芳紧握着他右手,回头环视了下众人,意味深长地说道:“姜队长、杨教导员、韩大姐,田院长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想说几句心里话。我兼任这个政委,是组织上的安排。就算我不“也会有别人来。

    组织上为什么给医院配政委?就是对医院能不能搞起来有疑虑。这几天的所见所闻,让我很受感触,我想就算我不来,大家一样能把医院搞得红红火火。可人既然已经来了,想回去可没那么容易,所以还请大家理解。路遥知马力,久见人心,时间久了,大家就知道我成秋芳是个什么样的人。”

    兵都是人家的兵,不搞好关系是不行的,曹副院长反应了过来,也点头说道:“说出来大家都不敢相信,我是在手术室里接到这个副院长任命的。在此之前,我只听说过龙江场站卫生队,对龙江空军医院真的是一无所知,能有机会与各位共事是我的荣幸,还请大家支持。”

    心里那个疙瘩可不是几句场面话能解开的,姜队长微微的点了下头,淡淡地说道:“二位领导,先开会吧。等有了时间咱们好好聚聚,把接风宴给你们补上。”。

    人家是团级和副团级干部”能把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见气氛有点尴尬”韩主任连忙笑问道:“小田,今天的会议让不让坐?”。

    田大院长乐了,想了想之后,哈哈大笑道:“除了我们之外,其他人都可以坐。”

    看着成秋芳等人那副匪夷所思的样子,杨教导员连忙解释道:“小田上任院长后下达的第一道命令,就是门诊尽量不开会”要开就开短会,还得全部站着开。”

    “这个规定有点意思。”。

    成秋芳想了想之后,吃吃笑道:“田院长是考虑到其他人不坐,老专家们也不会坐,这来网开一面的吧?”

    “知我者,政委也!”。田大院长掏出盒香烟,给众人散了一圈后,指着门外笑道:“你们先坐着,我去把我朋友打发走。

    “可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

    杨教导员反应了过来,一边手忙脚乱的摸着口袋”一边急切地说道:“小田,两百块的红包怎么样?”。

    “不用了,不用了”都是自己人。”田大院长拍了拍他肩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药房办公室。

    小辣撤正和朱萍躲在护士值班室吃零食,田大院长这才松下了一口气,在门诊楼外等了十来分钟,就见吃饱喝足的梁建国开着考斯特从内场驶了出来。

    专家教授们有救护车接送,客车里空的。田文建刚爬上客车”就心有余悸地说道:“兄弟,今天差点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梁建国别着牙,若无其事地问道。

    “还记得于小梅吗?就是你上次关的那个。”。

    梁建国乐了,指着门诊大厅笑问道:“建哥,她在里面?”

    “在啊!”田大院长轻叹了一口气,摸出两百块钱递了上去,苦笑着说道:“她见着你了,要不是我反应迅速,非得把你小子生吞活扒了不可……”

    关的军人多了,梁建国可不吃这一,看着田大院长莲来的两百块钱,一脸疑感地问:“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当一天车夫就值这点钱?”

    “想得倒美。”。

    田大院长把钱塞到他手里,点上根香烟,看着门诊大楼苦笑道:“大圣他老婆这几天要生了,我这边一大堆事想回都回不去,到时候你帮我随个份子。”

    “这还差不多。”

    梁建国点了点头,一脸不屑地说道:“在哪当兵不一样,非得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调回去跟兄弟们作伴也就一句话的事,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在这里好,调回去只会让大圣难做。你想想“这么多年兄弟,他能拉得下脸来管我吗?在他那个位置上不管我行吗?”

    警备纠察连是标兵单位,无论军事训练还是内务,永远都是第一。想到这些,梁建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说道:“也是啊,他没心没肺的连我刚去时都往死里整,你要是去他还真难做。”。

    “得了吧,把你往死了整,那是你舅舅的要求。”。

    见卫生队官兵们蹬着自行车,浩浩的从大营门里钻了出来,田大院长扶着车门,叮嘱道:“建国,我要进去开会了,你路上开慢点,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去吧。”梁建国点了点头,一边发动起客车,一边继续说道:“照相馆那边我给你盯着,如果有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去找事,看我不收拾他。”

    “谢谢,那就拜托了。”。田大院长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车门,不无伤感地说道:“建国,我现在就剩小娜和你们这帮兄弟了。”

    ……………………

    S:十七号了,新书月票榜第五、第六步步紧。八百字免费章节送上,三哥泪求宝贵的月票!(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