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事已定!(泪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事已定!(泪求月票)

    贺教授很古板,但他老伴吴老师却很

    招呼众人围着餐桌坐下后,就给大家张罗起早点,这让众人受宠若惊。韩主任刚起准备婉拒,就被正看着卫生队资料的贺教授狠瞪了一下,不得不尴尬不已的坐了下来。

    人员倒是不少,相当于两个乡镇卫生院,但人员结构却让贺教授不敢恭维。包括编外职工在内的八十七人,拥有临netg医学学士学位的仅有吕军医一人,而且还是五年制本科毕业。临netg专业大专学历的军医也不多,仅有十六人,其余都是中专学历。

    有大、xiao两个手术室,但却没一个麻醉专业人员。从事影像、检验、放、实验专业的人员更是没一个科班出,而是由初中学历的志愿兵经过短期培训后上岗,其专业水平可想而之。

    令贺教授啼笑皆非的是,营养专业的人员倒不少,高达十二名。牙医的数量也很可观,军官和战士加起来高达八人,完全可以开个牙科医院。

    看到这里,贺秉苏不住的皱起了眉头。他那张晴不定的脸,让众人惴惴不安起来。姜队长更是紧张得绞着双手,一个劲的变换着手型。

    沉寂了好一会,贺秉苏才放下手中资料,冲众人微微的点了下头后转过来,对正襟危坐的田大院长,讽刺带嘲笑地说道:“说得倒是冠冕堂皇,说什么‘从未想过搞科研、出成果’。就你们这烂摊子……就算想搞,搞得出来吗?”

    在省一院给眼前这位打下手的,最次也得是七年制临netg专业毕业。对此心知肚明的田大院长并没有泄气,而是似笑非笑地说道:“医学教育要改革,根本用不着读那么多书。华陀读的是几年制?明朝李时珍读的是几年制?医学教育用不着收什么高中生、初中生,高xiao毕业生学三年就够了。主要在实践中学习提高,书读得越多越蠢……”

    田大院长的大放厥词,让姜队长等人大吃了一惊,正准备开口打断,却现贺教授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指着他鼻子笑骂道:“别跟我整mao主席语录,我学语录的时候你爹还在穿开裆kù呢。”

    “贺教授,这说明咱们共同语言。”

    田大院长敲着餐桌,一脸痛心疾的表,侃侃而谈道:“mao爷爷在晚年的确犯了一些错误,但在医疗卫生这个问题上,他老人家的思想还是放光芒的。现在反过来看,为医疗卫生事业作出不可磨灭贡献的不是您这样的专家,而是我母亲在内的那16o万赤脚医生。

    他老人家心里想着老百姓呐!把边的医务人员都轮流下放到农村工作一段时间,送医送yao到老百姓家里,其中包括他的医生和护士长。”

    田大院长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业务水平我们的确不怎么样,但我们的政治觉悟却一点都不低。您不去,我们是医院。不但要开门接诊,而且还要组织医疗队下乡巡诊。不管怎么说……我们总比那些江湖游医门g古大夫强吧?

    您要是去了,那我们就是边干边学的医学院。不但能更好的为人民群众服务,甚至还能带动兄弟部队卫生队开展同样的活动。

    别的部队我不敢保证,但对长山场站卫生队、r集团军舟桥旅卫生队、雷达358团卫生所、东海舰队龙江仓库卫生室等单位,我们还是有一点影响力的。贺教授……您想想,这么多医疗单位加入进来,那该能造福多少老百姓啊?”

    田大院长还真不是在信口雌黄,毕竟像姜队长这样有行政职务的军医少之又少,如果有一个不但能提高医疗技术,还能树立部队形象的技术jiao流机会,他们是绝不会错过的。更何况大家之前已经有过一次成功的合作。

    杨教导员生怕贺教授不相信,连忙点头确认道:“贺教授,xiao田说得都是真的。我们从未想过赚钱,就想通过为驻地群众提供医疗服务的方式,尽可能地提高业务水平。我们不但得到了师站两级领导的支持,甚至连总政长都非常关心。”

    韩主任干脆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报纸,指着上面一条条关于田大院长和空军医院的报导,眉飞色舞地说道:“您看,上面说的就是xiao田和我们医院,都是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哎呦,还真看不出来!”

    贺教授扶着眼镜,瞥了一眼满面笑容的田大院长后,忍不住地笑侃道:“xiao田,你当院长还真屈才了,我看你能干政委。”

    田大院长轻叹了一口气后,苦笑说道:“院长可以是战士,政委却只能是干部。贺教授,您老就别取笑我了。”

    眼前这位年轻人是正面典型,这就意味着龙江空军医院有一层无形的保护伞。就算他们触犯到地方医疗机构的利益,省卫生厅和龙江市卫生局也拿他们没辄。

    能去这么一家扛着金字招牌的医院挥余,说不动心是假的,但再看看桌上那卫生队的资料,贺秉苏还是摇头说道:“xiao田,搞医院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就算我这把老骨头过去……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临netg、病理、麻醉、影像、检验、放,你们是要什么没什么,巧fù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革命军人不打没把握的仗!”

    田大院长蓦地站了起来,从姜队长手里抢过皮包,掏出一叠资料递了过去,并一脸谄笑着说道:“贺教授,如果名单上这些前辈都去呢?”

    看着名单上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贺秉苏乐了,指着众人就哈哈大笑道:“看来你们还真下了一番功夫,怎么样……他们都答应吗?”

    “您是第二个。”

    田大院长坐了下来,一副沮丧到极点的表,如丧考妣地说道:“白衣天使都变成了白衣狼,世风下,人心不古啊!如果这趟江城之行一无所获,那只能回老家把我妈拉来了。”

    “不要1uan扣帽子,更不能一bang子打死。”

    贺秉苏狠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说道:“医yao价格是越来越高,但这不能全怪医院。一盒出厂价几块钱的口服yao,到医院就卖二三十,yao物从出厂到医院,要经过多少中间环节?

    这些中间环节是国家设置的还是人为造成的?国家是否对医yao税收过高?有多少人在吃医yao中间环节这碗饭?医院能否直接从yao厂进yao?同一类的yao品,为什么要反复生产?新yao特yao价格是谁定的那么高?

    医生拿yao物回扣,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造成医生口碑较差的原因之一。但这个根子不在医院,也不在医生。改革前没有医yao回扣,医生不也就那样过来了吗?

    社会风气成这样了,但作为一个人,当利益摆在他面前时,开一盒yao就得几块钱,在物yù横流的今天,我想信大部分人会经不起这种youhuo。毕竟开谁的yao都一样,为什么不开有回扣的呢?”

    贺秉苏顿了顿之后,继续痛心疾地说道:“其实有了医yao回扣之后,医生与医生之间,医生与护士之间,矛盾增加了。大部分有良心的医生是主张取消的,但里边的原因很多,一直很难取消。”

    在田大院长看来,什么都可以市场化,但医疗、教育绝不能市场化!退一步讲,即使教育可以市场化,医疗也不能市场化,因为医疗面对的是生命。现在倒好,教育市场化了,医疗也市场化了,真不知道国家的税收都去干什么了?

    对普通老百姓而言,真是有什么都不能有病。一旦患上重病,那将会在短时间内返贫。想到老家那些乡亲们,检查出癌症后就放弃治疗,田大院长便凝重地说道:“我们是xiao人物,管不了那些国家大事。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治一个是一个,直到关门大吉的那一天。”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这么泄气。”

    气氛有点沉重,韩主任连忙站了起来,诚恳之至说道:“贺教授,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空军龙江场站卫生队五个支委今天全来了。在此,我代表yao房和财务郑重向您保证,龙江空军医院yao房将坚持我军的优良传统,一如既往的恪守职业道德,绝不卖高价yao、过期yao,更不会侵犯老百姓的利益。”

    见姜队长、杨教导员和吴所长都站了起来,贺秉苏连忙示意大家坐下,含着眼泪,感慨万千地说道:“你们……你们……你们,你们让我很惭愧,我想……我没有任何不去的理由。请各位放心,其他人都包在我上了。”

    看着大家jī动不已的样子,贺秉苏想了想之后,继续说道:“事实上像我这样赋闲在家的还有很多,只不过你们没找到罢了。考虑到医院的实际况,我还得帮你们再请几位麻醉、yao理、病理、检验以及影像方面的老家伙。”

    “好,真是太好了!”

    田大院长蓦地站了起来,不自举起右手,给贺教授敬上了一个军礼,并斩钉截铁地说道:“贺院长,我代表龙江空军医院,正式聘请您为医院副院长兼专家组组长。”

    “专家组组长就行,副院长就算了吧。”

    贺秉苏拍了拍田文建的肩膀,呵呵笑道:“但有句话我必须说在前面,如果让我现你们违反了今天的承诺,那就别怪我不辞而别。所以这个返聘合约嘛……就不用签了。另外我是有退休工资的人,也不用你们薪水,给我们老两口提供食宿就行。”

    “这怎么行呢?”不等田大院长开口,杨教导员就急不可耐地说道:“贺教授,您是专家,理应享受专家待遇。合约可以不签,但工资必须要领。”

    “是啊,是啊,怎么能让您白干活呢?”韩主任也点了点头,焦急地说道。

    看着众人那副急切的样子,贺秉苏微微的点了下头,随即转过来,笑问道:“院长同志,你每月的薪水是多少?”

    “45!”田大院长想了想,连忙补充道:“我那叫津贴,不是薪水。”

    “那我也45.!”

    贺秉苏回过头来,环视着众人,哈哈大笑道:“跟院长同等待遇,这下大家没意见了吧?”

    姜队长急了,紧握着他的双手,苦笑着说道:“贺教授,您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没有什么为难不为难的,正如xiao田刚才所说的那样,这才是我梦寐以求的医院。”贺秉苏深吸了一口气后,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光从经济利益上考虑,那我完全可以接受省一院的返聘,他们给出的待遇,我想肯定会比你们的要高。”

    45就45吧,到时候再想其他方式补偿。田院长打定了主意,随即伸出右手,微笑着说道:“如果您不是这样的人,那我今天也不会跑您家来背希bo克拉底誓言,扯mao主席语录。贺教授……龙江空军医院欢迎您。”

    “xiao田,我也是有要求的。”

    贺秉苏看了一眼正笑眯眯盯着自己的老伴,似笑非笑地说道:“既然是部队医院,那我要穿军装,而且还要光明正大的穿,这个要求你能答应吗?”

    “没问题,文职干部军服早就给您准备好了,到机场就换装。”

    军需股有的是校官服,换上文职干部的肩章和领hua就行,这事根本就用不着准备。同时,龙江空军医院是编制外部队医院,自然可以聘请编制外文职人员。虽然这对龙江空军来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但那些大医院招聘的编制外人员,也都是穿着文职干部的军服。

    大事已定,韩主任似乎想到了点什么,便xiao心翼翼地问道:“贺教授,您孙子的事……”

    贺秉苏一愣,随即大手一挥,哈哈大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管他了!”

    田大院长连忙转过来,摇头苦笑道:“韩大姐,咱们是瞎cao心了。贺教授他孙子的成绩好得很,据一院的朋友说考清华都没问题。”

    “还真是不打没把握的仗!”见老伴把早饭端了上来,贺秉苏笑骂了一句后,就指着书房的方向,微笑着说道:“大家都饿了吧?既然成了同事,那就别跟我客气。你们先吃着,我去帮你们给那几个老家伙打电话。”

    “教授出马,一个顶俩!队长、教导员,我们就别客气了。”

    田大院长还真有点饿了,给帮吴老师忙活早点的xiao娜做了个鬼脸后,就大大咧咧的抓起油条咬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