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政治待遇(泪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旖坛寺一号宣传部雷部长办公室,两位将军围坐在茶几边,一声不吭的翻开着材料。除了翻开材料的纸张沙沙声之外,办公室里是一片沉寂,空气都令人感到窒息。

    梁秘书意识到首长们的绪不高,小心翼翼的给杯子续满水后,连忙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并顺手轻轻的掩上了办公室门。

    万副部长终于打破了沉寂,“啪”的一声将材料摔到茶几上,面无表地说道:“喜忧参半,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从宣传的角度上来看,还是有亮点的嘛。”曹昏部长喝了口水,淡淡地说道:“冰冻三尺非一之寒,一些问题已经是积重难返,转一份给总后,让他们头疼去吧。”

    “我不是说这事!”

    万副部长脯起伏,重重叹了口气,说:“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老万,现代战争打什么刁打的就是制空权。光打人不挨打,“没那样的好事!应急机动作战部队的卫生队,还不如赤脚医生的医疗水平!这要是真打起来,就会有多少官兵因为他们的无能,而得不到及时救治?

    最可怕的是,盖子竟然还是由一个两入伍不到五个月的战士揭开来的。干部们干什么去了?卫生部、卫生处、卫生科、卫生队,难道他们真看不见吗?就会制造那些空洞无物,穿鞋戴帽的文章,说那么多废话,都是垃圾,美丽的垃圾!”

    “归根结底,还是体质问题啊!”

    曹副部长点上了根香烟,苦笑着说道:“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有风采、有个的人。想想打江山的那些前辈多有特点,尤太忠将军下部队就喜欢数猪,每至一个连队,不问人多少,只问猪多少。干部如果答错,必遭骂。少答一头是官僚主义,多答一头就是弄虚作假。

    楼是越盖越漂亮,文章是越做越花团锦簇。这一点,老百姓都比我们强。前天我儿子给我说了个笑话,说有一个打工妹到燕北省打工,干了几天后给家乡的亲人发了一封信,只有八个宇:1此地钱多,人傻”速来。,真是精彩绝伦啊,此地钱多,前提有了。人傻,各件有了。速来,结论有了。我就是想不通,我们为什么就搞不出这样的东西来。”

    万昏部长乐了,指着茶几上的材料,啼笑皆非地说道:“现在就出了一个能搞出这样东西的人,他说的那些简明拖要、一针见血,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树立田大院长为典型风险很大,一旦他被树立成典型后,他和龙江场站卫生队将成为军内军外关注的焦点。参观组、工作组、交流组、大小媒体将会接路而至、络绎不绝。要是他那张破嘴再大放厥词,那这个笑话就闹大了。

    司时他所在的单位不但问题多,而且又非常尴尬,总政干预过多就会有越权之嫌。东空、东海军区、空军、空后、总后都有政治部,就算想监管也不能绕开这此大大小小的山头。

    更何况在接受调研时田大院长已经捅了个大篓子,把东空后勤卫生系统都得罪光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曹哥部长可不想这事就这么黄了,便若有所思地说道:“老万,他们不是搞了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编制外医院吗?那我们就来个顺水推丹,给医院派个政委去,给他来个即成事实。”

    编制外医院受地方卫生部门管理,总政给他们派个政委,也就意味着绕开了总后、空军、东海军区、东空等大小山头,变相接管了龙江空军医院。这就像是一哥画,自己画总比别人画放心,想怎么画就怎么画,绝对出不了什么问题。

    司时,又涉及不到部队升格和编制增加等问题,龙江空军医院是空军医院,卫生队还是卫生队。由之前的两块牌子一班子,变成了两块牌子两班子一支队伍。

    万副部长哪能不明白这些,权衡了好一会后,突然笑道:“这个主意不错:既然空D师能搞个“兵支委”那我们为什么不能搞个“兵常委,?我们派个政委,东空派个昏院长,再让空D师抽调一个财务人员和一个后勤人员,给他们把班子配起来。

    曹副部长点了点头,不无得意地笑道:“他们不是要锻炼队伍吗?那我们就把医院当成训练基地,龙江场站卫生队进去回炉完了,不用我们说他们也会让长山场站卫生队进去回炉。这要是真搞起来了,等军委的三军联勤方案敲定后,那完全可以为龙江及龙江周边驻军提供医疗保障,培训战地医护人员嘛。”

    “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万副部长沉思了片刻,突然哈哈大笑道:“我们先低调点,什么都不说,等将来真成了事,总后卫生部那边就有好戏可看了。”

    总政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干出一番成绩,那就是打了总后卫生部一记闪亮的耳光。

    想到光复路上那此只知道盯着大医院赚大钱的家伙吃瘪,万昏部长就是一阵的畅快。

    事实上无论部队官兵还是地方老百姓,对那些医院都颇有微词。

    为了经济利益,他们无一不把医疗力量往军部医院或军区医院倾斜。就拿龙江场站卫生队这件事来说,田大院长要求的那些仪器设备,绝大部分都是上级要求配发的。

    可在执行过程中,被军区空军卫生处截留给了军区空军医院。仪器设备如此、器械如此,药品经费也是如此。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基层官兵看病难,吃药难。

    更有甚者,一些军区医院干脆将部分科室承包给那些江湖游医,打着解放军的招牌祸害老百姓。总政纪检部不知道收到了多少份这样的举报信,可这涉及到各大区、各军种甚至一此干休所的老干部利盖,除了将那些举报信和上访材料转给他们之外,对此是无能为力。

    材料里说得很明白,田大院长他们并不是为了盈利,只是想利用这个平台锻炼队伍,提高医疗水平。在地方上叫医疗水平,但对一个应急机动部队的卫生队而言那就是战斗力了!

    毫无疑问,这已经不仅仅是大学生献国防那么简单了,完全可以上升到“科技大练兵,一切为打赢”的高度进行宣传。

    想到这此,曹副部长皱起了眉头,凝重地说道:“从材料上看,那小子还是有决心的。不过只当两年兵太可惜了,无论如何得让他多干几年。”

    树立一个正面典型容易吗?

    可人是现实的,荣誉不能当饭吃。让人家干领导的活,拿45块钱每月的战士津贴,在义务兵役期可以,可过了兵役期怎么办?

    万雷部长重重的点了下头,深以为然地说道:“这个政委的人选要挑好,一定要做好他的思想工作。不提干没有行政级别,但我们可以给他相应的政治待遇。只要他好好干,让他进解放军代表团都没问题。”

    相应的政治待遇?这让曹雷部长想起了所有的标点符号中几十年前很少用,但现在却经常被组织部门使用的括号。只要人事上解决不了的问题,全部加个括号(享受默级待遇)。

    可享受待遇就享受待遇吧,哪有享受默级政治待遇这一说?万副部长的创意搞得他啼笑皆非,顿时哈哈大笑道:“老万,你这个政治待遇能不能具体点?”

    “那还不简单。”

    万副部长点上了根香烟,深吸了一口后,似笑非笑地说道:“按规定正团级领导干部才能配车,虽然他连级别都没有,可他是院长,那我们就给他配辆牟,这就是政治待遇:另外再给他点盼头,只要他在部队好好干几年,那转业时就按照党内职务给他安置。”

    这个“兵常委”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不但要使尽浑解数把医院搞起来,不能犯哪怕一丁点的错误,还得在部队最起码干十一年!

    田大院长的诉求领导们是不会管的,如果这个思想工作做不好,那就是政委没水平。士兵不是军官,更是不是集团军等拳头部队。随着职权范围内的万昏部长一声令下,总政旗下的直属宣传单位,根据空口师宣传科提供的材料,从全方位展开了立体式宣传。

    一个怀有进步渴望,将个人理想融入服务人民、报效国家,在亲力亲为中学习理解、感受认司并继承发扬优良传统,在利盖衡量上始终把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田文建第三天就出现在报纸、电台和电视里。

    虽然是末版末奈,但声势却一点都不小。政治敏感超高的各级政治部门,不但将田大院长的事迹拿来激励本单位那几个凤毛麟角的大学生新兵,甚至还组织刚从地方高校特招的那些军官进行学习。

    而出人才,出事迹的空D师却显得有点平淡,盛名之下不但没有进行任何宣传,甚至还婉拒了各级领导和兄弟部队来参观学习的好意。其理由让总部领导都为之叹服,因为他们要给田文建司志营造一个再接再厉、再立新功的成长环境,决不能让田文建司志变成新时代的伤仲勇。

    …………………………“。

    :求月票,求宝贵的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