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梁贵山耍流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梁贵山耍流氓!你们还帮他……你们是男人吗?”见众人竟然围住了自己,小辣椒火了,抓起瓶果汁就往众军官脚前一砸,双眼瞪得铜铃般大小,怒不可竭尽地咆哮道。

    不管认识不认识,看人漂亮就摸人家小姑娘的手,这不是耍流氓是什么?面对着声色俱厉的小辣椒,众人不尴尬的低下了头。地上那位却是痛苦的支撑着支起腰来,嘴角眼角血汩汩地,努力地说了句:“你……你……你竟然敢打我。”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更激起了田文建的凶,回狠狠地唾了一口,一脚踹在他的腿上,恶狠狠地骂道:“妈的个B的……打的就是你这个臭流氓。”

    眼看田文建又要失控了,小娜连忙一把抱住,惊恐地哭喊道:“老公,求求你……别打他了,别打他了……”

    “田文建,你给我住手!”

    正领着警卫二连三班战士在军人一条街执勤的师军务科韩参谋扒开人群走了进来,一把拉住田文建,看了地上的梁贵山一眼,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命令道:“三班长,快送梁干事去卫生队!”

    “是……!”

    随着韩参谋的一声令下,四个小战士扶起一脸惨相,满脸是血,奄奄一息的梁贵山,手忙脚乱的架出了小吃店。

    事闹大了!从地上那一大滩猩红猩红的血迹,就知道田文建下手有多狠。韩参谋狠瞪了他一眼,继续命令道:“留一个人记下在场人的名字,其他人把田文建带走。”

    军务科参谋所说的带走,那就意味着田文建要被关进警卫二连闭室。正追悔莫及的小辣椒,哪能看着田文建就这样被带走?想都没想,就毫不犹豫地挡在田文建前,泪流满面地哭喊道:“梁贵山耍流氓,凭什么关田文建,要关连我一起关……!”

    梁贵山是什么样的人?田文建又是什么样的人?韩参谋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众目睽睽之下,他无论如何也得秉公执法,不得不咬了咬牙,威严无比地说道:“于护士,梁贵山耍流氓是作风问题,那是政治部管辖的范围。田文建打人是严重违反了条例条令,甚至是违法犯罪,请你配合我的工作。”

    韩参谋的话如当头棒喝,田文建这才稍稍冷静了下来,轻轻推开怀中啜泣的恋人,一边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拭着眼泪,一边强作欢笑地劝慰道:“小娜,我没事,听老公话,跟小梅回去。”

    说完之后,田文建转过来,轻拍了下小辣椒的肩膀,近乎恳求地说道:“小梅,帮我照顾好小娜,拜托了。”

    见店外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韩参谋拍了拍田文建的胳膊,面无表地说道:“田文建,跟我走吧。”

    田文建蓦地觉得眼里发酸,咬着嘴唇使劲地点了点头,转走了出去,袖子抹了下眼泪,低下头,钻进了军务科那辆212老吉普。

    小娜看着,猛地捂上了嘴,伏到小辣椒的肩上,眼睛里的泪潸潸而流,强忍着、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梁贵山被送到康复所,卫生队顿时炸锅了!

    文队长立即放下手中工作,连白大褂都来不及,就匆匆跑到处置室查看梁贵山的伤势。已经顾不上埋怨田文建的杨教导员,一边命令刚回来的管理员江国华去军人一条街了解况,一边通知正在航医室查账的韩主任回来。

    一级机动部队的反应就是迅速,杨晓光刚撂下电话,场站军务股高股长就带着悲痛绝的小辣椒和顾小娜赶到了队部。

    “教导员,梁贵山耍流氓!他不但欺负我,而且还欺负我小娜姐!”

    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小辣椒,哪会不明白怎么才能救田文建?刚钻出吉普车就扑到杨教导员怀里,楚楚可怜的哭诉了起来。

    耍流氓!杨晓光顿时就火了,推开小辣椒就冲高股长咆哮道:“高股长,你都听见了!梁贵山也太无法无天了吧?小梅……跟我走,咱们去师政治部说理去!”

    “老杨,你冷静冷静!”高股长冷哼了一声,指着前院康复所的方向,声色俱厉地说道:“梁贵山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如果是轻伤或重伤,那田文建就得移交给保卫科,就得上军事法庭。好好的一个小伙子,为那个败类坐几年牢……值得吗?”

    这时候,文队长脸色铁青的跑了过来。杨晓光连忙迎了上去,心急如焚地问道:“老文,姓梁的伤势怎么样?”

    “唉!”文启鸣摘下帽子就往地上狠狠地一摔,痛心疾首地说道:“鼻梁骨线骨折伴有移位,左侧第四根肋骨骨折,这小田下手也太狠了!”

    高股长虽然不是学医的,但却知道既然是骨折那就很严重,连忙问道:“文队长,属微伤还是轻伤?”

    “轻伤!”文启鸣长叹了一口气后,悲愤不已地说道:“两处轻伤,现在是谁也救不了他了。”

    卫生队是场站单位,卫生队出了问题就是场站出了问题。卫生队有多大能耐,高股长心里是一清二楚,为了确保事件不进一步恶化,高股长权衡了一番后,斩钉截铁地命令道:“文队长,赶快将梁贵山转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杨教导员,你现在就带人去做他家属的思想工作。”

    把人送到龙江市第一人民医生,而不是转往军区空军医院,那就是想尽可能地在空D师内解决问题。文队长和杨教导员哪能不明白高股长的意思,应了声后就分头开始行动。

    载着梁贵山的救护车刚走,韩主任就骑着自行车赶了回来,见小辣椒正与顾小娜抱头痛哭,韩主任就急不可耐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于小梅刚哭哭啼啼的讲述完事的整个经过,小娜就“哇”的一声哭开,一个劲的埋怨自己不该来,并用哀求的目光紧盯着韩主任,希望她能搭救恋人一把。

    按理说田文建是个心思缜密,干什么事都是谋定而后动的人。从一环一环,堪称算无遗策的郑小兰事件中就可见一斑,韩井云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会干出这样的傻事,可残酷的现实又让她不得不信。

    “傻丫头,小田是我们的战友,我们会尽全力救他的。”看着小娜那副悲痛绝的样子,韩井云不住将她拥入怀里,一边轻抚着她那又黑又亮的秀发,一边和声细语的劝慰道。

    小娜不懂,不等于小辣椒不懂。一旦梁贵山死咬着不放,田文建就逃不了一场牢狱之灾。想到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小辣椒咬了咬牙,推上韩主任的自行车就准备走。

    “小梅,你去哪?”

    “韩大姐,我去给我爸打电话。”

    韩井云连忙一把拉住,急切地说道:“小梅,咱们是空军不是陆军,这里是东海军区不是辽阳军区,就算找你爸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看着田文建坐牢吗?”小辣椒急了,把自行车往地上一摔,蹲下体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是啊!难道就看着田文建坐牢吗?韩井云可不认为与梁贵山有和解的可能,便轻轻推开怀里哭泣的小娜,毅然说道:“小梅,你照顾好小娜,我去找老王。”

    “恩!”小辣椒这才站了起来,用袖子擦了下眼泪,挽着小娜的胳膊,近乎哀求地说道:“韩大姐,帮我求求王政委,请他看着小兰的份上,救救我姐夫吧……。”

    “唉!”韩井云倍感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推着自行车就头也不回的往外场赶去。

    警卫二连闭室是空D师谁也不愿意去的地方,据说这两间小黑屋,曾经关过两名最终被判处死刑的现役军人,违纪违法的更是不计其数。田文建刚跳出吉普车,一个上尉军官就带着四名战士迎了上来。

    “韩参谋……”

    不等他们说完,韩参谋就指着田文建淡淡地说道:“张连长,按老规矩办。”

    “是!”

    张连长用带着几分厌恶、几分不屑的眼光瞄了田文建一眼,随即大手一挥,四名战士就面无表的走了上来,轻车熟路的摘去田文建的帽子、领花、肩章。紧接着就是抽去他腰间的皮带,并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搜起来。

    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与A省海原市公安局看守所警察们的行为别无二致。田文建感觉是那么的讽刺,同时又感觉是那么地无奈。暗想这也许是天意,老天注定了他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

    “哐当”一声,小黑屋的铁门打开了,一阵霉味扑面而来,田文建不嗅了嗅鼻子。“我陪你坐会。”韩参谋回头看了警卫连官兵们一眼,随即将田文建推了进去。

    “不怪我吧?”外面的警卫刚将铁门关上,韩参谋就掏出香烟,冲正观察闭室环境的田文建问道。

    田文建掸了掸水泥上的灰尘,若无其事地说道:“为什么要怪你?”

    韩参谋不置褒贬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烟我放在警卫那里,等会我再跟他们打个招呼,你想抽就管他们要;手机在我这,待会我会把它交给你女朋友;你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里的规矩我就不多交待了。反正就是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熬一熬就过去了。”

    “谢谢。”田文建接过韩参谋点好的香烟,深吸了一口后,就像没事人似地说道:“另外我还想拜托你给王政委稍句话,就说不管发生了什么况,都不要透露给我的师傅和家人。”

    “好的,还有吗?”

    “哦,还有小兰,也不要让她知道。”

    韩参谋再也忍不住了,气呼呼地站了起来,指着田文建的脑袋,就痛心疾首地问道:“你小子怎么就那么傻呢?要整姓梁的那王八蛋,你有一万种办法,为什么非得选这一种?”

    田文建猛地站了起来,面目狰狞地咆哮道:“你知道什么?自打我穿上军装的那一刻起,我就剩下小娜了,她是我的全部!谁也不能欺负她……谁也不能!”

    …………………………………………………………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