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生命的价值(求推荐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飞翔!飞翔!乘着长空飞翔!中国空军在烽火中成长……

    军歌唱的是那么嘹亮,空军也天天在成长,可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事过去了那么多年,别人忘了可陈红军等九死一生的老兵却没有忘,尤其是美军在伊拉克打了一场教科书式战争的今天。

    由于空军飞机无法飞到火线抢运伤员,许多战友在忍受漫长的伤痛煎熬时在转运站牺牲;更由于没有制订空降要点的作战计划,使许多费了很大代价包围住了的越军又得以从小路逃窜;甚至在宣布撤军后,一个整连的步兵由于没有接到撤退命令而又陷入敌人重围,也由于无法实施空降救援而被越军集体俘虏,使我军的正义行动遭到越军极大的羞辱!

    事还没有完,退军后,我军又同越军陷入了历时10年的边界战争。这期间,出现了攻占“骑线点”的法卡山攻坚保卫战、者山拔点保卫战和后来享誉世界的老山攻坚及其后来的保卫战。特别是老山攻坚战,面对越军一个加强团的坚固防御阵地,我军投入了整师的部队,在付出巨大的伤亡之后,终于收复了老山。

    而在这段时间,空军都在干着什么?在西广林桂那个不大的机场上,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停放着,显示出中国空军所具有的“强大实力”。

    在反击战最关键的时刻,为了迎击朝国境线飞来的12架越南战机,“世界第三空军”以“牛刀杀鸡”的方式,居然起飞了上百架飞机迎战,事后还得意的报道:这样的气势吓得越军飞机“落荒而逃”;

    是胆怯还是气壮如牛?不管怎么说,没有击落一架敌机这样的事实是谁也否认不了的。用这种方式强烈的暗示越南:咱们最好谁都别用空军,要不你等着瞧!这样的空军全世界可能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空军云集边境线我方一侧,并未直接参战。官方的解释是:为了表明我们不希望战争升级的态度,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

    “地面部队都快打到河内了,用不用空军跟战争升不升级有毛关系?”想到那些构成“世界第三”的歼-6、歼-7,用不了多久将全部光荣退役,田文建不住地咒骂了起来。

    吐糟完心中的郁闷,一轻松的王政委,像换了个人似地,拍拍股回了校官楼。当了一个多小时“告解神父”的田大院长,苦笑着扔下五十块酒钱,感慨万千地晃悠回了门诊。

    随着郑小兰事件的完结,田文建也彻底的告别了过去,看着门诊外那辆江B00016丰田佳美,田大院长毫不犹豫地掏出电话,通知安晓彬明天叫人来把它开走。刚撂下电话,就见“并肩作战”近两天的军务科韩参谋,在小辣椒的陪同下从大厅里迎了出来。

    “小田,你跟政委的庆功酒是喝完了,跟我们的庆功酒还没喝呢!”

    不等田大院长开口,两眼红肿的小辣椒,就指着护士值班室的方向,强作欢笑地说道:“队长、教导员、姜所长和护士长都等着你呢。”

    田文建重重的点头,激动不已地说道:“虽然已经喝过了,但也不能扫大家的兴。走……咱们喝酒去。”

    花生米、猪头、拌黄瓜、老虎菜、鱼香丝……简简单单的几个小菜,摆放在两张办公桌上。见田文建走了进来,文启鸣哈哈大笑道:“今天不但是庆功酒,而且还是田院长的荣升酒,大家都放开了喝,喝他个一醉方休。”

    “小田,喝酒之前,有个问题你必须老实交待。”文启鸣刚刚说完,护士长贺兰就举着杯子笑问道:“那个漂亮的央视女主持人,跟你是什么关系?是不是你女朋友?”

    “田文建,你干对不起小娜姐的事了?”田文建刚抓起一把花生豆,正琢磨着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小辣椒就怒不可竭尽地质问道。

    想到昨晚在经过主干道时,看到田文建与那位女主持人卿卿我我的样子,以及于小梅如此激烈的反应,贺兰意识到说错话了。她正准备把话圆过来,田文建就若无其事地笑道:“她是我姐,不然光凭我哪能请得动那么多媒体记者啊?”

    似乎有那么点道理,但小辣椒还是不死心地问道:“不对啊!你姓田,她姓陈,怎么会是姐弟关系?”

    田文建转过来,坦坦地笑道:“小姨子,我的话你不信,你可以直接去问小娜,她会告诉你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说小娜姐认识她?”于小梅一副匪夷所思的神

    “不但认识,而且关系还很好。”

    田文建刚端起酒杯,正准备招呼大家喝酒,军务科韩参谋便插了进来,微笑着问道:“小田,我还有一个问题。你能不能告诉大家,参军前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是啊,这个问题我一直也想问。”杨教导员点了点,一脸期待地附和道。

    “这我知道!”小辣椒来了劲,指着田文建的脑袋,就眉飞色舞地说道:“他就是一胆大包天的学生,整天混迹于省城各大酒店吃白食,准确的说应该是吃各自会议。这时间一长啊,还跟许多领导混了个脸熟,经常打着人家的幌子招摇撞骗。”

    见众人目瞪口呆,怎么都不敢相信的样子,小辣椒急了,忍不住地拍了拍田文建的胳膊,信誓旦旦地补充道:“我说的是真的!我还跟他吃过一次白食呢!人家不但管吃、管住,还给我发了一百块钱红包。”

    吃白食有那么容易吗?没有点背景谁让你吃啊?杨晓光可不相信这鬼话,而是紧盯着田文建,期待无比地说道:“小田,这里又没有外人,有什么不能说的。你放心,我们会绝对保密。”

    郑小兰的事闹那么大,接下来的体检工作组,他们必然要与市政府打交道,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田文建权衡了一番后,风轻云淡地说道:“参军之前我跟安晓彬是同事,跟我姐她们是同行。”

    记者!华新社记者!

    众人被这个消息给惊得了,杨晓光更是急不可耐地问道:“小田,你没有开玩笑吧?你真是记者,那政审材料岂不都是假的了?”

    “记者是真的,不过只是实习摄影记者。档案也是真的,不过我就正儿八经的读过一年大学。”

    四年大学只上一年,这个实习期还真够长的!众人还未回味过来,姜所长就若有所思地问道:“小田,这么说王政委和韩主任早就知道你份了?”

    “应该是吧。”田文建点了点头,随即端起酒杯,微笑着说道:“问也问完了,咱们现在可以喝酒了吧?”

    又稀里糊涂的丢了次人!感觉被严重欺骗了的小辣椒,猛地拍了下桌子,气急败坏地吼道:“田文建,你竟然和小娜姐串通起来骗我!”

    “小姨子,我真不是有意的。很多事现在能说,那会却不能说。”田文建拍了拍她的肩膀,呵呵笑道:“不过从今天往后,我就是卫生队的一员了。什么摄影记者,什么华新社,全都随着小兰的离去而成为历史。就算我退伍复员,也不会继续从事那个行业了。”

    华新社记者不干来当兵,已经是很匪夷所思了,退伍不回老单位更是不可思议,文启鸣似乎意识到了点什么,连忙严肃地问道:“小田,你给我说老实话,是不是因为小兰这件事,而导致你不能再继续干记者了?”

    为小兰就是为卫生队,这两者之间是不可分割的。文启鸣的问题一经提出,众人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自从作出了那个决定后,田文建就下定决心要做一个真实的人。看着众人那副复杂到极点,带着几分敬佩、几分内疚、几分惋惜的眼神,田文建连忙摇头笑道:“你们都想哪去了?我有那么伟大吗?跟那事没关系,我就是想换一种生活方式。”

    “我不信!”

    田文建为小兰和卫生队所做的一切历历在目,小辣椒突然发现眼前这个死对头高大了起来,不住紧抓着他的胳膊,气呼呼地说道:“田文建,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内疚一辈子?想让小兰欠你一辈子人啊?”

    很显然庆功酒是喝不下去了,包括韩参谋在内的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放下酒杯,紧盯着田文建那张刚毅的脸,想知道他们怎么解释这一切。

    不把这个问题说清楚,那今后就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大家了。田文建沉思了片刻后,点上一根香烟,吞云吐雾地说道:“凯文-卡特,南非自由摄影记者,1994年获得了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可以说他是我们这个行当里的佼佼者,也曾经是我的偶像。

    他获奖的作品叫《饥饿的女孩》,是一个濒死亡的小女孩匍匐在地,后不远处有一只秃鹰正在等待她死亡,准备她当成一顿美餐。无论从艺术角度还是新闻的角度来看,这幅作品都非常成功,还上了《时代》周刊。普利策新闻摄影奖评委会对它的评语是:它以显著的方式表明了人的倾覆,揭示了整个非洲大陆的绝望。”

    田文建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可大家知道这幅作品是怎么来的吗?他是在现场等了二十分钟,希望那只兀鹰能展开翅膀。因为如果能出现那样的景,照片会具有更强的视觉冲击力。他的真诚表白,遭到一些人道主义上的指责。因为在一个女孩随时都会饿死的况下不先去救人,反而想怎么拍更具视觉效果,这将使人的生命置于何处?”

    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尽管不清楚田文建想表达什么,但杨晓光还是若有所思地说道:“如果照片视觉效果更好,就会使更多的人,包括南非人自己更加关注人的生命,从而结束内乱。”

    “按照一些经典理论家的话说,那就是人类的整体利益高于个体生命,或者说集体利益高于个体利益,为了人类或者说为了集体牺牲个体是值得的。”田文建深吸了一口烟后,淡淡地说道:“但是在一个视个体价值高于一切的西方社会中,他这种辩护显然是苍白无力的。所以卡特的精神开始崩溃,最后自杀了。

    自杀之前,他梦见了照片上那只兀鹰,并且看见兀鹰向自己展开了翅膀,可以说卡特之死是死于良心自责。这就是摄影记者,如果碰上了各种事故,无论你愿不愿意,都必须先举起照相机拍照。场景血淋淋的,遇难者奄奄一息,而你却要把工作干完后才能救人。也许就是那短短的几分钟,一条鲜活的生命将因此而离我们而去。”

    文启鸣反应了过来,忍不住地问道:“这样的况你碰到过?”

    “正如于护士所说的那样,我绝大部分在吃会议,都在拍摄各级领导。但这样的事我师兄们天天碰到,特别是派驻在那些点地区的师兄们。”田文建深吸了一口气后,若无其事地说道:“我的故事讲完了,现在可以喝酒了吗?”

    气氛有点沉重,杨晓光连忙举起杯子,慷慨激昂地说道:“同志们,说来说去,还是我们的职业最神圣。既保家卫国,又治病救人,来……为了卫生队……走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