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田大院长(求推荐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同志们,我们要把体检工作上升到双拥工作的高度,按照师党委提出的主要领导亲自抓,各级部门齐心抓,认识到位,态度端正,工作认真,措施有力的要求,思想高度重视,围绕方案合理安排,同时要领会双拥工作精神,端正思想认识,落实各项计划……”

    动员大会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端坐在主席台上的六位领导还有四个没发言。白白胖胖,再瘦一点就堪比沈霞的师卫生科女科长,还在那里口若悬河,抑扬顿挫的没完没了。师卫生科丁副科长、场站吉副政委、胡参谋长等人则面无表地看着手中的材料,时不时的还点点头,表示对张科长讲话内容的认同。

    那个命令田文建搬椅子的盛气凌人少校,赫然在主席台就坐。只不过他的位置在最左侧,还不时站起来给几位领导添添水。

    从文队长杨教导员到炊事班倆炊事员,包括编外职工在内的卫生队上下近百号人,整整齐齐的在大厅就坐。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喜不喜欢,还得强打起精神,装出一副听得津津有味地样子,并偶尔在笔记本上作点记录。

    想到许师长、王政委、韩参谋等人把前程都搭上了,才赢得了这次好不容易的胜利。如果省委柳副书记非得替马定文出头,那人家完全有可能拿张无崖来做文章,自己就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再看看主席台上那一张张道貌岸然的嘴脸,听着不绝于耳的空话、废话、话,田文建恨不得举起股下的椅子就砸过去。

    “……同志们,体检工作也是融洽军政军民关系的契机。”也许是发现听众们有点心不在焉,张科长突然提高了几分音调,挥舞着肥胖白皙的左手,一脸严肃地说道:“我们在开展工作地同时,也要强化教育意识。啊……龙江市的少数民族同胞不是很多,但也有。所以我们在工作中,要特别注重驻地的民族政策、法规以及群众纪律的学习教育……”

    真他妈的能白唬!一白唬就是半个多小时。正如田文建所预料的那样,女高音的摧残才刚刚结束,稀稀落落的掌声还未消停,场站吉副政委便接过话匣子,异常严肃地说道:“同志们,师张科长的讲话很深刻,大家一定要认真领会,这里我再补充两句。

    ……几万人的体检工作需要我们走出军营,那我们就要时时刻刻保持革命军人的良好形象。一定要树立起视人民为亲人,把驻地当家乡的观念。工作展开期间,宁可露宿田间地头,也不能打扰人民群众,特别是落实民族和宗教政策的况,及时发现纠正偏差,有效避免违纪问题的发生……”

    不就是一次体检,至于吗?说得不好听点,就算卫生队拿了钱不干活,市委市政府也不会说什么。毕竟几百万的体检费纯属敲诈,你双拥工作做的再好,人家一样不会领你的,一样像现在这样恨之入骨。

    正急于给阎副社长打电话的田文建,再也受不了了。立即高举起右手,喊道:“报告,我要上厕所!”

    田文建,你怎么到现在才发飙啊?门诊大厅里一阵的哄笑,卫生队同事们顿时来了精神,小辣椒甚至偷偷的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会议才开了一个多小时就要上厕所,这不是明摆着捣乱,明摆着不给面子吗?吉副政委猛地拍了下桌子,指着一脸无辜的田文建,声色俱厉地吼道:“这么重要的会议,你早干什么去了?坐下,有尿你也得给我憋着!”

    那个在领导背后盛气凌人,在领导前面卑躬屈膝的少校军官,更是怒不可竭尽的站了起来,似乎在领导的一声令下,就冲上去教训田文建这个刺儿头。胡参谋长一愣,连忙凑到吉副政委耳边低语几句。吉副政委似乎意识到了点什么,气呼呼的冷哼了一声,脸色铁青的微微点了下头。

    “全体起立。”

    参谋长可是场站军务部门的领导,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众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大厅里响起了一阵磕凳碰椅声。

    “现在宣布场站司令部命令。”胡参谋长抓起份文件,异常严肃地宣布道:“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第D师龙江场站卫生队田文建同志,工作认真,按时完成上级领导交给的有关任务,思想上能够始终与党组织保持一致,自觉地在工作中践行‘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的重要思想,能够积极地用党的最新理论成果,时时刻科武装自己的头脑,认真学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深刻领会‘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的精髓。”

    有没有搞错?田文建还作风优良?还纪律严明?众人被胡参谋长这番话搞得啼笑皆非,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胡参谋长便继续宣读道:

    “尤其是在参加学习贯彻党章教育活动以来,田文建同志能够积极主动地协助队党支部开展好各项教育筹划准备工作,在学习贯彻党章教育中充分发挥了一名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同时对自要求严格,能够积极履行党员义务,严守党的政治纪律,较好地树立了党员在群众中的良好形象。

    鉴于田文建同志认真工作的优秀表现,站机关决定给授予同志优秀士兵称号,希望他在以后的工作中,更加努力,取得更多的进步,为人民、为党再立新功。同时,希望卫生队全体人员向田文建同志学习,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工作中,为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作出贡献!”

    这样的怪事如果发生在基层连队,必然会一片哗然。但在卫生队却不会,不管田文建之前做过些什么,就他能为郑小兰祖孙出头,向龙江市委市政府讨还公道就值得众人敬佩。胡参谋长铿锵有力的宣读声刚落,众人不约而同的给他送上了烈地掌声。

    “田文建同志,恭喜你。”胡参谋长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去,对着大厅外就高喊道:“把牌子搬进来!”

    “是!”

    随着一声响亮的回应声,只见两个场站军务股参谋,抬着块“中国人民解放军龙江空军医院”的牌子走了进来。

    胡参谋长指着牌子的方向,慷慨激昂地说道:“同志们,从现在开始,卫生队门诊就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龙江空军医院,再也不是之前那个无证小诊所了!”

    换汤不换药,换个牌子又能怎么样?换个牌子医疗技术就能提高?病人就会多?除了文队长、杨教导员和韩主任之外,卫生队上上下下似地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气氛有点尴尬,胡参谋长连忙从桌上抓起一份证书,面满笑容地宣布道:“根据师党委的指示精神,场站司令部任命田文建同志为龙江空军医院院长。田文建同志,请上来领聘书吧。”

    既然是任命,那就应该是命令,聘书算什么?尽管田文建一万个不愿意,但想到与王政委之前的约定,不得不苦笑着走上前来,接过这份工资不涨一分,军衔不提一级,彻头彻尾有名无实的院长任命。

    让田文建干院长也不错,至少今后不会继续吃糠咽菜。更何况这个院长是个什么玩意,大家是心知肚明。除了十几个编外职工之外,卫生队上下又送上了烈的掌声。

    卫生队没意见,站领导没意见,不等于其他人没意见!师卫生科的那个少校军官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抢过田文建手上的聘书,不可思议地惊叫道:“胡参谋长,你们这也太儿戏了!不行,坚决不行!卫生科决不会同意把门诊交给一个士兵。”

    真是个目中无人的家伙!卫生科张科长还未发话,他竟然倒代表起卫生科来。胡参谋长流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淡淡地说道:“梁干事,这是师领导的意思,是场站司令部的决定。”

    “张科长,我们卫生科还是卫生后勤主管部门吗?”梁干事一愣,随即转过来,举起手里的聘书,面目狰狞地质问道:“胡参谋长,吉副政委,这么大的事你们竟然不跟我们通气就作出决定,你们眼里还有卫生科吗?如果都这样,那卫生科干脆裁撤掉算了,军区空军卫生处也不要了,总后卫生部的命令也不需要执行了。”

    真是个飞扬跋扈的家伙!少校干事撑死了也就是一正营级,竟然明目张胆的反对场站司令部的决定。令田文建倍感意外的是,那个胖的不堪入目,简直侮辱军人形象的张科长,也煞有介事地点头说道:“胡参谋长、吉副政委,这个任命你们还是再研究研究一下吧。”

    看着卫生队上上下下几号人脸色铁青,愤愤不平的样子,田文建意识到这俩卫生主管部门的领导不太受欢迎。事是因我而去,自己又是卫生队的一员,无论如何得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田文建沉思了片刻后,毅然走上前来,一把抢回聘书,冷冷地问道:“参谋长,是不是从现在开始,门诊就由我说了算?”

    胡参谋长点了点头,肯定道:“这是师站两级党委的决定,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龙江空军医院院长。包括文队长和杨教导员在内,卫生队所有人员只要走进门诊,都必须要接受你的指挥。”

    “恩,这就好。”田文建转过来,对着张科长和梁干事就声色俱厉地说道:“龙江空军医院属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制外的医疗机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卫生部的相关规定,从即起将接受龙江市卫生局的管理。文启鸣……!”

    “到!”文队长哪能不知道田大院长想干什么,很配合地走出了队列,郑重其事的接受命令。

    “把他俩给我赶出去!”

    “是!”

    早就看他们不顺眼的文启鸣,指着门诊大门的方向,就似笑非笑地说道:“二位,请吧!”

    张科长气得是浑发抖,狠狠地瞪了下众人后,跺了跺脚,一声不吭地走出了大门。见科长都被赶出了门诊,梁干事指着文队长的鼻子,气急败坏地说道:“文启鸣,你给我等着!”

    田文建深不可测,而且还有师长和政委撑腰。张科长和梁干事的背景也不简单,据说在军区空军都能说得上话。吉副政委和胡参谋长可不想被殃及池鱼,朝众人微微的点了下头后,也一声不吭的离开了门诊。

    “田院长,好样的!”领导们刚走出大门,小辣椒就跳上椅子,眉飞色舞地喊道。

    正憋着一肚子火的田大院长,哪有心跟她开玩笑,抬腿就一脚踹翻了用办公桌拼起来的主席台,咬牙切齿地说道:“从今往后,门诊尽量不开会,非得要开那就开短会,而且还得全部站着开……散会!”

    …………………………………………………………

    PS:《仕官》已过了新书期的二十万字,能不能呆着分类会员推荐榜上尤为重要,老男人急需老男人们的支持,把这本老男人的书写下去!推荐票,推荐票,来得更猛烈些吧!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