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敲诈勒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四楼多功能会议室也叫427会议室,市长办公会一般都在这里召开。当然,偶尔也去龙江饭店和龙门江畔的桂龙度假村开,至于去哪里开最合适,那要看政府一把手王市长的兴趣。不过据田文建所知,几年前该会议室叫428会议室。有人说七上八下,八字不吉利,王市长就将428改成了427。谁知道改正后他这个市长没升上去,倒是让时市委副书记的刘东川上去了。

    王宏伟示意刚走进来的解放军代表就坐那一瞬间,发生眼前这位虽然非常年轻,但眉宇之间却透着难以言喻的世故。斯文白净中又带着很强的阳刚之气,虽然只是刚入伍的新兵,从他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的稚气。

    田文建刚给众人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梅副市长就一脸不可思议的惊问道:“小田?你不是华新社小田主任吗?”

    梅副市长一语惊醒梦中人,费副市长这才依稀想起眼前这位是谁,不住地站了起来,伸出胳膊就准备跟他握手,如同落水者抓着救命稻草似地,兴高采烈地说道:“我说怎么这么面熟呢?大水冲了龙王庙,搞来搞去都是一家人!”

    “梅副市长好,费副市长好。”田文建并没有跟他握手,而是神色自若的坐到众人对面,一边从黑色公文包里掏着什么,一边面无表地说道:“你们是中国**领导下的人民政府,我们是中国**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本来就是一家人嘛。”

    政府这边的工作千头万绪,王宏伟这位政府一把手自然是理万机,平里很少跟田文建这类趁火打劫的家伙打交道。另外龙江只是J省十二个地级市中的一个,田文建一年来不了几次。就算来也是由马路对面的市委宣传部“接待”,与政府这边少有交集,王宏伟和马定文不认识也在理之中。

    已经退无可退的王市长,此刻的心是又喜又忧。喜是既然之前打过交道,那也算得上是老熟人,相互之间的话应该好说许多;忧的是眼前这位份背景太过特殊,其难缠程度可不是一般军人能比拟的。可以说人家对自己是了如指掌,而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

    “这……这……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田副主任,您什么时候成解放军了?还是普普通通一列兵。”

    梅雨婷昂首,有些军人风度,短发黑里透明,两只眼睛始终紧盯着田文建那张刚毅的脸,尽量显示出一副举重若轻地样子。田文建猜想梅雨婷一定是个为人谨慎、谦和、宽容,且具一般女所不及的特点。遇事肯定非常冷静、理智,尤其善于控制自己的绪,能够处理各种复杂问题,不然也无法驾驭她主管下的那些龙江男子汉了。

    田文建看了一眼墙上挂钟上的时间,淡淡地说道:“梅副市长,如果您对我个人经历感兴趣,那我不介意花上半天时间来向您汇报。”

    外面唱的《军营男子汉》,已经是第八首歌!再扯这些没边的,那财政局就真得准备装修费了。想到堂堂的地级市人民政府,被一群军人肆无忌惮的围攻,满腔怒火的王市长就“啪”的一声,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声色俱厉地吼道:“你还知道这里是中国**领导下的人民政府!你还知道你们是中国**领导下的人民军队!那你知不知道无视党纪国法,公然违抗军令,恶意围攻政府机关的后果有多严重?”

    “知道!”田文建微微点了下头,针锋相对地说道:“但我还知道……如果在战时,那我们就有权拔枪直接毙了那些祸害老百姓的党内蛀虫!”

    王市长五官端正,宽阔的脸和闪闪发亮的额头,给人以慈祥温和的感觉,是龙江官场有名的谦谦美男子。虽然大背头显示出他非凡的气度,但两只深邃的眼睛,又让人感觉他诚府极深。可不管怎么说,他待人接物还是值得称道的。逢人就握手,见面就微笑,说话必问好,常用亲切的眼光与人交流,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

    见平里和和气气,遇事不乱的王宏伟咆哮了起来,费副市长连忙打起了圆场,给田文建沏上一杯茶后,一语双关地说道:“王市长,田副主任是我们的老朋友了。您还记得去年咱们龙江的招商引资洽谈会吗?田副主任就是跟着柳副书记下来检查工作的随员之一。”

    太冲动!竟然稀里糊涂的冲到了前面。王宏伟反应了过来,扭头就紧盯着正主儿马副市长,玩味地说道:“马副市长,田副主任今天可是专门来找你的。”

    马丁文可不认为龙江驻军真敢攻击市政府,毕竟那么做的后果就是两败俱伤。今天带队的所有军官都得上军事法庭,舟桥旅、空D师、雷达团和海军仓库军政主官全部难逃干系,扒军装转业那都是便宜他们了。但凡事都有个例外,如果他们手里真捏着足以让省委省政府忍气吞声的筹码,那结果就另当别论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看着田文建那冷冰冰的眼神,马定文也顾不上生费副市长祸水东移的气了,便脸色铁青地说道:“田副主任,这件事拖下去对我、对你、乃至对所有的龙江驻军都没好处。趁现在事还没有闹大,你们鸣金收兵还来得及。”

    人糙话不糙,如果不是顾忌到后果太过严重,舟桥旅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接管龙潭路各路口,帮着龙江市委市政府封锁消息了。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位在龙江呼风唤雨、飞扬跋扈地家伙的确有两把刷子。田文建想了想之后,冷冷地问道:“马副市长,您真不准备跟我单独谈?”

    自认为没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里的马定文,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道:“有什么说什么,别想做我的文章!”

    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都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田文建冷哼了一声,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照片扔了过去。

    “照片上这位姑娘叫郑小兰,至少说她现在的份证和学生证上叫郑小兰。可据我所知,一年前她还姓马……叫马月红。”田文建走到窗边,指着马路中央的小兰,继续说道:“真正的郑小兰不但无法上大学,甚至还因为学籍被调走而无法参加今后的高考。最为可恨的是,市县两级信访部门不但非法拘押了年仅十八岁的郑小兰,以及她年老体衰已奄奄一息的!还惨无人道的把这对相依为命的祖孙,打的是遍体鳞伤。”

    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田文建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声色俱厉的问道:“位高权重的常务副市长,市县两级教育局、信访局和公安局,好大的一个系统工程!这还是**的天下吗?你们敢拍着脯说自己是人民的公仆吗?”

    马月红……马月生……马月生……马月红,众人反应了过来。看着会议桌上白老师将小兰祖孙俩从看守所里接出来后,拍摄的那一张张触目惊心的照片,梅副市长不住的打了个冷战。

    李代桃僵上大学并不稀奇,信访局和公安局看守所工作作风粗暴也很正常,可把孤苦伶仃的祖孙与位高权重的常务副市长结合起来,那这件事的影响就恶劣了。一旦被媒体曝光,龙江必然会成为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人民群众根本不会去管破事烂事是不是他马定文干下的,而会一股脑的全部记到龙江市委市政府头上。

    龙江驻军知了,就有了今天这兵围市政府的军地矛盾。如果被媒体曝光了,那就会引发更为严重的干群矛盾!不为人民群众做主,那还叫什么人民子弟兵?可以想象,那些对部下极其护短,对军人地位和待遇一直不满的老将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就算龙江驻军真砸了市政府,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大麻烦。

    而龙江市委市政府则要一边应付蜂拥而至的媒体记者,一边要向省委省政府作检讨,同时还得面对接踵而来的调查组和工作组!拔出萝卜带出泥,龙江官场必然会发生一场大地震,甚至会波及到J省政局的稳定。龙江市委市政府冒不起这个险,省委省政府也丢不起这个人!

    想到这些,马定文颓然而坐,额头上渗出了黄豆般的汗珠,脸色刷白刷白的愣在那里,像丢了失魂落魄似地,一动不动。天地良心,他真不认识什么郑小兰,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信访局和公安局关人打人的事,这一切都是秘书小胡和教育局郝局长干的,可他能说的清楚吗?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万一上面顶起真来,主管城建工作的他,根本就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

    王市长可没有幸灾乐祸的心,再次看了一眼会议桌上的照片后,支支吾吾地问道:“田……田……田,田副主任,你……你是什么意思?”

    田文建点上香烟,深吸了一口,风轻云淡地说道:“王市长,也许您现在还不知道,央视、华新社、《民人报》、《南海周刊》、《南海都市报》、《东海晚报》等国内十一家媒体的新闻记者,这会正在对面跟谭部长喝茶聊天。另外我还得提醒您,不但军分区警备纠察来不了了。连政府门前执勤的武警官兵,十五分钟后也会接到龙江武警支队撤离的命令。

    记者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龙潭路也被封锁的严严实实,可以说眼前这事是坏事也是好事。我这里准备了两份新闻通稿,至于选择哪一份就得看市领导们的诚意了。”

    王宏伟忙不跌的接过两张新闻稿,第一份是郑小兰事件的前因后果,第二份则是龙江市人民政府、龙江市委宣传部、龙江市双拥办、龙江市民政局、中国人民解放军龙江驻军联合举办的“纪念李D钊就义70周年歌会”新闻通稿。

    “我还有选择吗?”王宏伟长叹了一口气后,神色凝重地问道:“你们有什么条件?”

    田文建坐了下来,诚恳之至地说道:“不管家长都干了些什么,孩子终归是无辜的。马月红的事我们不想追究,但你们必须在两天内给郑小兰补上学籍,让她可以参加今年的高考。鉴于小兰这一年来历经磨难,学业已经荒废了许多。所以,你们必须按照相关规定,把高考成绩之外能加的分全给她加上。”

    不等王宏伟开口,主管教育卫生却对此一无所知的梅副市长,就急不可耐地答应道:“没问题,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很好。”田文建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市县两级教育局、信访局、公安局我们也不想追究,但上述部门领导必须向郑小兰亲自道歉,并赔偿五万元的医药费、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

    这个要求还真不高!王宏伟想都没想,便信誓旦旦的表示道:“田副主任,就算你们和郑小兰不追究,我们也会一查到底。五万块钱的赔偿没问题,我甚至可以亲自交到她手上,并向她致歉。”

    “老太太奄奄一息和小兰孤立无助时,是龙江驻军伸出了援助之手。”田文建一脸颇有为难的表,不无尴尬地笑道:“这么长时间下来,事在部队里传的是沸沸扬扬。要不是部队领导顾全大局,不遗余力做官兵们的思想工作,那今天可不会光唱歌这么简单了。

    老太太这段时间一直是空D师卫生队在照顾,这个……这个……这个接触久了嘛,对地方上的事也不是一无所知。大家对龙江高考和中考学生的体检收费很不理解……认为有点高了。所有嘛……他们就决心回报一下老百姓,准备把龙江四区七县今年的体检工作担起来。”

    醉翁之意不在酒,原来弯弯道道藏在这里。要钱你就明说嘛!还回报老百姓,你有本事不收钱啊?尽管王宏伟这会是气得牙痒痒,但还是一脸谄笑着说道:“田副主任,龙江市今年可是有九万多考生啊。空D师我虽然没去过,但我也知道卫生队只是个营级医疗单位,某些方面还不及我们一些乡镇的卫生院,这么重的任务他们能完成得了吗?”

    “王师长,龙江机场虽然只有一个卫生队,但龙江驻军的医疗单位可不少。比如空D师两个航医室、干休所卫生室、315厂医院、海军仓库卫生所、R集团军舟桥旅卫生队,全都是拉的出、打的响的军医,医疗技术和政治作风十分过硬,对他们来说这点任务不在话下。”

    田文建顿了顿之后,似笑非笑地继续说道:“王市长,再说这也是一个军民共建,体现龙江市双拥工作新成果的好机会。离驻地近的地方,学生们可以进入军营;远的地方,解放军可以进入学校,您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国主义教育和国防教育的方式?

    好的坏的都被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想到刘书记的指示精神,王宏伟沉思了片刻后,苦笑着说道:“这么大的事我还真做不了主,田副主任,您先稍坐片刻,我再向刘书记再请示请示。”

    “没问题,我有的是时间。”将王市长目送出会议室后,田文建转过来,继续说道:“梅副市长、费副市长,还有一件小事我准备也一并办了,省得下次再跑市府来烦您二位。”

    正琢磨着如丧考妣的马定文,会有什么下场的梅副市长,连忙抬起头来,一语双关地苦笑道“田副主任,龙江市人民政府现在是您说了算。有什么事您尽管指示,我们照办就是了。”

    “瞧这话说的,您这不是在寒碜人嘛。”田文建磕了磕烟灰,郑重其事地说道:“为了积极响应卫生部颁布的《卫生机构管理条例》,经师党委同意,龙江场站卫生队决定将大营门外的那个门诊,剥离出卫生队编制之外。根据《卫生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一章第五条之规定,从今往后,机场门诊将主动接受龙江市卫生行政部门的管理,也就是说接受梅副市长您的管理!”

    “主动”接受管理是假,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真吧?有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那他们今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跟地方医院抢食。而龙江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市卫生局,却无法像管理地方医院那样管理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管理费都收不着。

    卫生队总共就那点人,怎么剥离?说白了就是一班子两块牌子。想到机场离市区二十多公里,那个门诊的医疗技术和口碑也很一般,应该不会影响到地方医院的生存,梅副市长权衡了一番后,毫不犹豫地答应道:“有相关的政策规定,我们这边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据我所知,想完成这样的行政审批,解放军后勤卫生主管部门需要向市卫生局提供军队编制外医疗机构的名称和地址。”

    后勤卫生主管部门多了!总后卫生部是后勤卫生主管部门,空D师卫生科也是后勤卫生主管部门。门诊是卫生队下属的一个单位,那卫生队队部也算得上是它的主管部门。早有准备的田大记者,递上一沓厚厚的申请材料,嘿嘿笑道:“梅副市长,所有材料我都给您准备好了。如果市卫生局工作效率够高的话,一天之内就能审批完。”

    “中国人民解放军龙江空军医院”--号称99张位的小诊所,名字叫的倒响,拟设注册资金更是高达五千万!看着申请材料上琳琅满目的医疗仪器清单,梅副市长敢断定有一大半都是假的。可人家的“医院”设在军事区里,你还能真去一一核对?

    杀手锏捏在他手里,不但不能去查,还得想方设法做一份验资报告。想到那些江湖游医花几百万都办不下来的手续,就这样被胁迫着给他办理,还得给他作假,梅副市长便挖苦带讽刺地说道:“田副主任,如果我是部队领导,非得提你个正营不可。搞这么大场面,办这么多事,得罪那么多人,才是个列兵,你冤不冤啊?”

    田文建回头看了一眼还愣在那里的马副市长,意味深长地说道:“有些事是必须要干的,还有些事是顺带着干的。再说我是一个**员,是革命的一块砖,自然那里需要那里搬了。”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