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一箭双雕(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小兰,有解放军叔叔和阿姨们照顾,你就不用跟着进去了。”田文建刚钻出轿车,就拍了拍小兰的胳膊,并继续说道:“于护士,你先带小兰去吃饭,我跟队长和教导员他们说点事。”

    未经上级许,就自作主张带回了一个病人。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领导都会严厉的批评。小辣椒意识到田文建想一个人扛下来,便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如果队里非得收医药费,那就由我来出。”

    “知道了。”田文建不置褒贬的点了点头,随即跟着文队长和杨教导员走进了门诊药房办公室。

    也许是心有灵犀,卫生队五大支委之一的姜所长,也默默的跟着走了进来。不等田文建落座,文启鸣便急不可耐地问道:“小田,那个老太太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小姑娘。”

    见气氛有点紧张,韩主任连忙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坐,大家都坐下说。小田都忙活了一天,你们也不让他喘口气。”

    田文建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环视下众人后,淡淡地说道:“把老太太治好五十万,把小姑娘送上大学五十万。她们的医药费、伙食费先记着,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付账。”

    “那一百万呢?”文启鸣忍不住的问了句。

    “一个星期!”田文建竖起了根手指,脸色带着一丝狰狞地说道:“只要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一百万就能只多不少地打到卫生队账上。”

    “小田,我们知道你能耐大,你手眼通天,但这件事你得给我们说清楚啊!”杨教导员感觉谈钱的确过分了,便和声细语地说道:“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要考虑到我们卫生队的特殊。我们是部队,不是地方,先不说我们有没有能力送那姑娘上大学,就这个住宿也成问题啊。”

    田文建点上了一根香烟,深吸了一口后,凝重地说道:“那孩子叫郑小兰,今年十九岁,十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也随之改了嫁他人,迄今为止都杳无音信。这么些年来,她就跟相依为命。小兰特别懂事,不但很勤劳,而且学习成绩也很好。在街坊邻居和学校师生们的帮助下,尽管家庭条件非常贫寒,还是坚持读到了高中。因为她明白,只有上大学才是她唯一的出路。

    去年高考,一直以来都品学兼优的她,竟然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学校老师们开始都认为她是放不下孤苦伶仃的,才有意考不出好成绩,也就对这事没有在意。直到大学开学后,被R省科技大学录取的同校同学报到时,竟然发现了一个陌生的郑小兰。”

    田文建顿了顿之后,继续介绍道:“天底下同名同姓地人很多,那位同学开始也认为只是个巧合。直到一个月后,另一个担任学生会干部的虎林学姐,在一次老乡聚会上再次提到了那个郑小兰,并无意中问她为什么不叫毕业于唐明中学的郑小兰参加,那位同学这才明白了怎么回事。”

    “给掉包了?”田文建的话音刚落,文启鸣就忍不住地问了句。

    “是的,是被掉包了。”田文建重重地点了下头,长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消息传到唐明中学后,全校师生一片哗然。校长和班主任直接找上了县教育局,但因为种种原因而无功而返。也许是因为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也许是因为大家觉得就算真正的郑小兰接到了录取通知书,也交不起那八千多的学费,这件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自己女儿有那么好的条件,都不好好读书。人家既要干农活,又得照顾年老多病的还能考上大学,韩主任不唏嘘长叹道:“真是个好孩子啊,可喜了!”

    “事实上小兰家的厄运,这才刚刚开始。”田文建又点上了根香烟,接着说道:“说到底,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从初一开始就接济她,并对她寄予厚望的班主任,怎么也不服这口气。就带着小兰找上了那个李鬼,要求与她家长坐下来谈谈,看是不是给小兰点经济补偿,以改善下她家的条件。小兰的要求并不高,只需要两万块钱送她去治病,至于上不上大学并不重要,反正木已成舟,再说她也没那个经济条件。”

    韩主任不自的流下了眼泪,哽咽着说道:“人家十年寒窗苦,要两万块钱并不多啊。小田……那后来呢?”

    “大家应该知道的,想完成这样的掉包,不但要拿到小兰的学籍,而且还要串通户籍部门办理与小兰一模一样地份证。可能李鬼的父母是基于安全考虑,不想授人以柄,断然拒绝了小兰提出的补偿要求。”

    田文建站了起来,打开窗户,探头看了一眼正与小辣椒一起吃饭的郑小兰,继续说道:“手续齐全,档案完备,校方表示无能为力。找虎林县教育局是一问三不知,后来再去就干脆吃闭门羹。县委县政府顾左右而言他,总是含糊其辞地说再调查调查。”

    想到自己这个营级军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把儿子送上龙江实验小学,文启鸣便咬牙切齿地说道:“他们是看人家孤苦伶仃的好欺负,才这样打打太极拳想糊弄过去了。”

    “是啊!”田文建凝重的点了点头,脸色铁青地说道:“可他们没想到还有一个敢为小兰而出的班主任。求告无门之下,班主任就给钱她们祖孙俩去省里上访。从小到大都没出过虎林的小兰,一到教育厅就被龙江信访局接了回来。在龙江被关了半个月,回虎林后又被关了一个月,班主任把她们接到家时已经是遍体鳞伤。

    紧接着,县里一位李姓领导就严厉要求唐明乡政府,催收各村历年积欠的三提五统和各种杂费。别人家能不能补交上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对家徒四壁的小兰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好在乡领导虽然不愿意为小兰的事得罪上级,但还是良心发现的自发捐款,替小兰家补交上了包括滞纳金在内的各种杂费。”

    “后来呢?”韩主任接着问道。

    田文建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没有后来!小兰既要照顾,又要撑起那个家,无心也无力继续纠缠下去。如果我不把她带回来,再过三天她就要为了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的彩礼钱嫁人了。”

    办公室里突然沉寂了下来,空气中都透着一丝诡异的气氛。文启鸣沉思了片刻后,若有所思地说道:“小田,你的心我能理解,事实上我也跟一样痛心。但这件事涉及到地方,我们就算想帮也有心无力啊。老太太既然被你带回来了,那我们就好好的帮她治疗。至于小兰能不能……”

    文队长还未说完,韩主任就打断道:“小田,你是不是有主意了?”

    “主意倒是有一个,但需要大家的配合。”田文建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不是马上就要高考和中考吗?我们完全可以在小兰这件事上作点文章,把龙江四区七县的考生体检业务接过来。就算我们的收费比地方医院便宜十块钱一个人,那九万多考生的体检生意少说也能赚上两百万。同时还能顺带着给小兰讨个公道,最不济也可以让她参加今年的高考,并筹集到她们祖孙俩今后十年的生活费。”

    “教育局!你是想用这事来威胁龙江市教育局?”韩主任反应了过来,顿时不可思议的问道。

    “准确的说,应该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定文!”田文建冷哼了一声后,补充道:“那个李鬼就是他侄女。”

    我的天了!那可是比师长政委还牛的人物!要知道师长政委一旦转业,就得降两级任用。想到这些,杨晓光顿时大惊失色地问道:“小田,你没有开玩笑吧?”

    有部队这个保护伞,有阎副社长在背后撑腰,田文建实在没有什么好怕的,便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又不是要他下台,只是让他下份‘关于体检工作如何减轻学生负担’的文件,以及给小兰赔偿点损失,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田文建冷冷地说道:“那位可敬的班主任姓白,也是位军嫂。她不但四处为小兰奔走呼号,甚至还给省里寄去了实名举报信。如果各位连这点胆子都没有,那我看你们这军装是白穿了!”

    九万多考生的体检业务如果能接下来,那可是一笔巨款啊!文启鸣还是动心了,忍不住地问道:“韩大姐,您看这事?”

    见政委夫人紧盯着自己,田文建便一语双关地说道:“韩主任,今天回来的匆忙。原本想去给您家请一尊灶爷爷的神像,东拉西扯的又给搞忘了。不过请您放心,等过几天有了时间,我一定会帮您给请回来。”

    灶神爷,灶神爷……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韩主任突然明白了过来,连忙微笑着说道:“你不说我倒给忘了,小田,这个礼物不但我喜欢,我们家老王也一定会喜欢。”

    “韩主任,那小兰的事呢?”

    不就是一个副市长吗?他再牛还能跑到机场来撒野?刚吃了一颗定心丸的韩主任,立即站了起来,狠狠的拍了下桌子,颇有巾帼之风地说道:“既然老百姓信任我们这些军人,那我们就决不能让她们失望。队长、教导员,这么件可以名利双收的事,我们为什么不干?”

    韩主任开了口,就等于王政委不会置事外,文启鸣一阵狂喜,连忙问道:“小田,你需要我们怎么配合?”

    “首先得去印九万五千份体检报告,其次要多准备些验血方面的药剂。另外就把小兰祖孙俩照顾好,她们可是我们的财神爷。”

    “那市里呢?”

    看着文启鸣那副猴急的样子,田文建指了指他肩上的军衔,调侃道:“队长,如果您肩上扛得是一颗金星,那您就可以掺和市里的事。”

    文启鸣这才意识到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营级干部,还真没资格玩这么刺激的游戏。不得不挠了挠头,一脸尴尬地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掺和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杨晓光,突然说道:“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满打满算加起来也就八十多号人,就算人家同意把全龙江市考生的体检业务交给我们,那我们就算累死累活也忙不过来啊。”

    “不是还有315厂医院嘛!”这一点田大记者早就想到了,见教导员提了出来,便有成竹地笑道:“虽说他们没有穿军装,但也是我们空军后勤部的医院。再把两个航医室和干休所卫生室的人算上,那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姜所长盘算了一番后,深以为然地说道:“小田说的对,我们可以集合各方面的力量。实在不行,还可以请长山场站卫生队派人增援。”

    韩主任沉思了片刻后,立即说道:“队长、教导员,这边就交给你们了。事不宜迟,我现在带小田回去找老王,想办法把市里的事尽快敲定下来。”

    “韩大姐,小田还没吃饭呢。”杨晓光忍不住地说了句。

    “到我家去吃,正好边吃边谈。”

    说完之后,韩主任就火急火燎的把田文建拉出了药房。刚走出门诊大门,她才发现田文建开的原来是十六号,便忍不住地笑问道:“小田,也让我坐坐洋车呗?”

    “没问题,能为韩主任效劳,是我的荣幸。”田文建连忙拉开了后车门,像领导司机似地做出了一副阿谀奉承的姿态。

    韩主任并没有上车,而是拉开副驾驶门,并意味深长地笑道:“我还是喜欢坐前面,田副主任……开车吧。”

    ……………………………………………………

    PS:尽管明白两章一起发点击会少,但为了节不至于中断,还是决定一起更新上。现在是首页新书排行榜第十三名,各位读者大大们再砸几张推荐票就能进榜了!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