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露锋芒(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冒着挨队长和指导员批评的危险,精心布置的第二次“倒田行动”又一次遭到了滑铁卢。把司务长黄得胜、炊事班长白信生两位老班长得罪死了不说,还被那小子劈头盖脸的羞辱了一番。

    想到面目可憎的田文建,这会还堂而皇之的坐在队部,参加自己这个有着四年军龄、两年党龄的少尉军官,都没资格参加的队党支部会议,于小梅恨不得找枪把他给蹦了。

    “大学生怎么样?大学生也是新兵蛋子。要是在辽阳军区,本姑娘拍不死你就不姓于!”贺护士长刚换上白大褂走进值班室,就见于晓梅紧握着注器,在那里愤愤不平的嘀咕着。

    不知道是因为医疗经费被文队长挪用去发了工资,还是因为上级下拨的经费本来就不够,卫生队到现在还在使用地方医院近乎绝迹的玻璃注器。贺护士长甩了甩刚洗过的手,一边用纱布捆扎注器准备送去消毒,一边摇头笑道:“小梅,你跟一战士置什么气啊?值当吗?”

    小辣椒转过来,气呼呼的说道:“兰姐,我就是不服这个气。你看他中午在食堂那小人得志的样子,搞得自己像个圣人似地。”

    护士长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后,若有所思的说道:“我琢磨了一个中午,发现他说的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小梅,不是兰姐我说你,你们中午的确闹得太过分了。别人我不知道,但两个老班长我还是了解的,他们根本就不是那种占便宜的人。”

    “那为什么我们的伙食这么差?”

    “小梅,队里也有队里的难处。”在卫生队干了近八年的贺兰,长叹了一口气后,无奈的说道:“咱卫生队风光的时候,师站领导对我们是有求必应。现在没落了,谁也不愿意往我们这里走一步。卫生科干得更绝,不但把两个团的航医室和干休所的卫生室收了回去,甚至还克扣军区空军卫生处拨给我们的药品和经费。”

    航医室和干休所的卫生室,不是为飞行员服务就为老干部服务,都是经费和药品充足的单位。这三块大肥被人家硬生生的割走,医疗经费再被主管部门截留,只出不进的卫生队还能有什么前途?

    她们可不知道这是师部的无奈之举。如果不这么做,那穷途末路的文启鸣,还不把那点好药折现了去发工资,那点本来就不多的经费挪用去还债?能一下子填满那个坑也行,可卫生队已进入了恶循环,三四十万扔进去连个响都听不着,最后不但会影响到飞行员的医疗保障,而且还会把那些谁也惹不起地老干部搞的怨声载道。

    “真没想到梁贵山原来是个白眼狼!”想起经常来检查工作的师卫生科梁干事,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小辣椒就没有了上下级观念,愤愤不平的说道:“下次他再来咱卫生队时,我一定要找个机会刺刺他,提醒提醒他是从卫生队走出去的人。”

    “他早忘了!”贺兰是见证过卫生队主官交接的老人,小辣椒刚刚说完,便一脸不屑的说道:“卫生队风光时,他上蹦下跳的想当队长。见卫生队不行了,他又托关系找门路推掉已内定的任命。说出来你都不敢相信,那时还是康复所所长的文队长,得知自己被任命为队长后,怎么都不敢相信是真的,竟然还跑到场站去找政委核实。”

    小辣椒扑哧一笑,说道:“他这官来得倒是容易,稀里糊涂的就干上了。”

    “是啊,我们还真为他高兴了一阵子。”贺兰点了点头,微笑着回忆起了往事:“那时工资低,舍不得下馆子。我们就一人凑了二十块钱,买了几大兜子的菜,把他刚结婚的老婆吴晓燕忙得够呛。王思红,哦……你没见过,就是我前面的那位护士长,喝着喝着就喝多了。那时候我们也不懂事,见她喝多了就瞎起哄,竟然让王泗红在他老婆前面亲了他一口。”

    “后来呢?”如此吸引人的八卦,把小辣椒那一肚子怨气驱到了九霄云外。见贺护士长说到一半就没了下文,便一脸期待的催问起来。

    贺兰捏了捏她的鼻子,继续说道:“后来就麻烦了,吴晓燕当场就发作了,不声不响的就收拾行李要回老家。我们怎么拉也拉不住,还是当时场站柳政委出面做的工作,两人才没有闹离婚。不过从那以后,吴晓燕都没跟王思红说过话。甚至都没有像其他家属一样,参加王思红调走时队里开的欢送会。”

    小辣椒跑到了门边,探头看了看四周,见没人后又蹑手蹑脚的跑了回来,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鬼鬼祟祟的问道:“兰姐,那队长跟王护士长到底有没有……?”

    “你个丫头片子,都什么思想啊?”贺兰被她的问题搞得啼笑皆非,在她腋下掐了一把后,笑道:“要说有关系,那也是同志关系、战友关系和上下级关系。如果他俩真有点什么,文队长还用得着回老家娶媳妇吗?”

    “那也难说。”小丫头想了想,自以为是的说道:“一个是青梅竹马,一个是一见钟,这种事我见多了。”

    贺兰乐了,顿时呵呵笑道:“还这种事我见多了?你个丫头片子,我看你是漾了。”

    还没等于小梅反驳,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在呢……知道了……我就让她过去。”贺护士长刚放下电话,就指着后院队部的方向,似笑非笑着说道:“小梅,队长和教导员有请,请移驾吧。”

    于小梅一愣,连忙问道:“兰姐,队长有没有说什么事?”

    “去了就知道了,反正是好事。”贺兰懒得跟她解释,说完之后就把于小梅推出了护士值班室。

    该不会是队长要算洗胃那笔账吧?于小梅很直接的认为,队长和教导员肯定是要她在支委会上作检讨。对于小梅来说,作检讨倒没什么,三句两句就过去了,谁还能真跟她过不去?问题是那个面目可憎的家伙也是支委,在支委会上作检讨,岂不是让他看笑话!

    “报告……!”于小梅忐忑不安的来到了队部前,犹豫了好久才喊了声报告。

    “进来。”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见办公室里只有文队长、教导员和韩主任,于小梅这才松下了一口气。

    “小于啊,队里决定给你派个公差,二十分钟后出发,明天下午回来。”文队长干咳了两声后,颇有为难的说道。

    卫生队能有什么公差?于小梅就纳了闷了。毕竟卫生队的主管部门是师卫生科,除了去军区空军医院进修之外,基本上就没什么出差的机会。而进修的好事已经很久没发生在卫生队了,全被卫生科直管的俩航医室航医们代劳。

    “队长,派我出公差……您有没有搞错啊?”于小梅一愣,忍不住的问道。

    “没有搞错,就是你。”

    “去哪儿啊?”

    “江城。”文启鸣捏了捏鼻子,一边观察着于小梅的反应,一边微笑着说道:“田文建等会就要去江城,他是什么人……你知道的,我们都不太放心。所以队里研究决定,让你跟他一起去,看着他,别让他又给我们闯祸。”

    于小梅被这个消息给搞懵了,顿时义愤填膺的说道:“他昨天请假出营,昨天就出了事,今天你们还敢放他出去?队长、教导员,他是才分来还不到四天的新兵呀,你们怎么能这么放纵他呢!”

    趁田文建回宿舍换衣服的机会,韩主任就按丈夫王荣海的意思,给文队长和教导员打了下招呼。师政委的招呼打下来,让文启鸣二人意识到田文建的“背景”有多强硬!研究过田文建档案的杨教导员,甚至推测出应该是田文建爷爷参加解放战争时的老上级、老战友甚至是老部下的关系!

    按照年龄一推,那个关系的级别就高了去了。就算不是开国元勋,也是硕果仅存的老革命。不然怎么连老师长吴仁敏都亲自打电话来求,连王政委都如此重视呢?

    这么个合理的不能再合理的推理,让杨教导员很是震撼。在对田文建能否力挽狂澜,挽救卫生队与危难之中更有信心的同时,更不敢让田文建在卫生队出哪怕一丁点的事

    想到田文建这趟去省城的目的,以及他那说动手就动手的爆脾气,杨教导员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就把田大记者刚被女朋友甩了的事抖了出来,并强烈的建议派人一起前往,确保田文建因感问题与人发生争执后能及时规劝,再不济也可以给队里打个电话,好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

    正等着田文建创造奇迹的文队长,当然不会反对这个建议。尽管韩主任清楚的明白,田文建绝不会干杨教导员担心的那些傻事,但也想趁这个机会摸摸田文建的底。

    这么一来,就有了两个问题。一是派谁去?二是田文建同不同意有人跟着去?各有打算的三人权衡了一番后,竟然发现没有比于小梅更适合的人选。

    在杨教导员看来,田文建那么能打,发起脾气来谁也拉不住,就算派个男同志去也起不了多大作用。派女同志去就不同了,不但他田文建下不了手,而且还能在他再次遭到女朋友拒绝后,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卫生队的女同志是不少,但排除掉空勤家属和领导家属们后,就剩下了护士班的那六个护士。护士长贺兰不但责任重大,而且下班后还要去315厂幼儿园接孩子,其他两个已婚护士亦然。最后的三个人选中,就于小梅最为泼辣。凭大家对她的了解,只要略施激将法,她一定会接受这个“艰巨”的任务。

    至于安全方面,三位领导是不会担心的。毕竟田文建不但是个现役军人,是一名老党员,而且还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应该明白“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道理。

    田文建那边也好说,这么大一美女跟他去江城,可以说是给足了他面子。就算他拒绝,就于小梅那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格,也会想方设法的跟着去。

    于小梅有如此激烈的反应,韩主任并没有感到奇怪。不等杨教导员开口,韩主任便严肃的说道:“小于,田文建的毛病的确很多,但我们更应该看到他上的优点。所以我们就要给他做工作,让他改正缺点,发扬优点。虽然你的年龄没有他大,文化程度也没有他高,但你却是个军官,是个老兵。”

    “韩大姐,我看他是无可救药了。”被戴了顶大帽子的于小梅,很当回事的想了想之后,说道:“就算我们要做他的思想工作,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放他出营啊。”

    “田文建去江城,也是给队里出公差。”文队长插了进来,异常严肃的说道:“小于,队里的况你又不是一点都不知道,能不能把半死不活的门诊搞起来,直接关系着队里的建设。而田文建就是那个能把门诊搞起来的人,我们必须把他利用起来,让他为咱卫生队作出他应有的贡献。”

    “监视他?督促他?”尽管于小梅看田文建一万个顺眼,但心底里还是认为他有点本事的。不然也不会犯了那么多错误,却一点事儿都没有。也不可能去哪都有车接车送了,整天抽大熊猫玩笔记本电脑了。

    “对,但不能让他感觉到。”见于小梅上了钩,杨教导员接着来了一句:“如果你感觉胜任不了这个工作,那我们可以换个人去。”

    能不用上班出去游山玩水,还能当一次田文建的直接领导,这样的好事于小梅可不会放过。杨教导员刚刚说完,便不屑一顾的说道:“不就盯他一天吗?这有什么胜任不了的。”

    “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韩主任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着问道:“小梅,如果他不让你跟着他呢?”

    “反了他了!”正想着怎么整治田文建的于小梅,峨眉一竖,像模像样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他的直接领导。除了他办公差的时间之外,都是我说了算。”

    “我就知道小于行!”文启鸣站了起来,哈哈大笑道:“走,我们去看看他准备好了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