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阴险小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落魄三哥 书名:仕官
    不知道是因为B团刚装备了国产新型战机,还是其他原因。三月份一过,打着各种名目的工作组是纷至沓来,一些科室的干部实在疲于应付,在私下里发牢说,这都是“飞机”惹的祸!军费都用去造飞机了,硬是把军区空军里的人给饿成这样?这不,二十八架新战机才转场到空D师,他们就急着到下面打“秋风”了?

    王荣海对工作组过于频繁的来往也有想法,曾多次与许师长交换过对工作组的看法,认为很多工作组检查内容雷同,本来一次可解决的事,非要变着花样,用不同的名目来好几遍。

    他甚至还发现,一些工作组成员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是刚回去,还没喘口气,就又下来了。面对王荣海,他们都不知讲什么好,很多人都是打个哈哈,掩饰下尴尬就过去了。

    B团新装备的国产新型战机需要训练才能形成战斗力,A团更是几年前就装备了进口的三代战机,这就决定了空D师在承担着战备值班任务的同时,还得为兄弟部队培养三代战机飞行员,以及争分夺秒的训练,让B团尽快地形成战斗力。

    由此可见,一师之长许伯华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作为师政委,王荣海必须把这些频繁的接待工作揽过来。这还不到一个星期,他就连续接待了五个工作组,累的是精疲力竭,好在他平时注意锻炼,生活习惯健康,否则还真有点应付不过来。

    昨晚陪工作组吃过饭后,又跟工作组蒋组长聊了会儿天。直到深夜十二点,王荣海才拖着疲倦的体回到校官楼。

    令他有点意外的是,人韩井云没有像往一样熬好稀饭等他回来,问过公务员后才知道她回单位开会去了。

    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肯定有一个在支持着他的女人!

    自穿上军装的那一天起,王荣海就全心投入进了工作,很少过问家里的事。同样需要工作的妻子,不得不撑起了这个家庭。督促女儿的学习,照顾老家的父母,代他打理亲朋好友间的人往来……

    对妻子愧疚万分的王荣海,草草的洗漱后便半躺在沙发上,准备也等妻子一次。很可惜他的精力不争气,等着等着就稀里糊涂的睡着了。他醒来时天已大亮,而上却多了洗得发白的军被。

    “醒了?快去洗漱吧,早饭马上就好。”

    王荣海揉了揉双眼,只见一睡衣的韩井云,端着碗稀饭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妻子虽年过四十,也没用过什么高档化妆品,但皮肤还是那么的白润,看上去跟三十来岁的少妇似地。

    见公务员小刘不在,王荣海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在妻子的耳边亲了一口。

    “都老夫老妻了,也不怕别人笑话!”尽管韩井云很喜欢老公这“不正经”的行为,但生怕手上的碗被打翻,连忙闪到了一边,并笑骂道:“一酒气,还不赶快去洗脸刷牙?”

    “是,老婆!”王荣海这才走进了卫生间,一边拧开水龙头,一边哈欠连天的问道:“丫丫有没有打电话回来?”

    正收拾餐桌的韩井云,回道:“那个疯丫头,就是不长记!走时我是千叮呤万嘱咐,到现在还没给家里回个电话。”

    龙江三中在市区,离机场近二十公里。虽说机场到市区有公交线路,但总是不准点。女儿现在又正读高二了,白天学完了晚上还要补课,等她下了晚自习公交车早没了。作为空D师政委,派辆车早送晚接倒不是什么问题。但那么做影响就太坏,他王荣海如果不以作则,那今后的军车怎么管理?

    所以,丫丫就寄宿在学校,每星期回来一次。正常况下,韩井云都会在星期天下午把女儿送到学校,可昨天药房正好轮到她值班。这正好遂了丫丫的心愿,给卫生队打了个电话后,就背上书包和换洗的衣服,兴高采烈的跑出了大营门。

    部队的孩子从小就被惯坏了,丫丫不但成绩不好,甚至还学人家早恋!在空D师一言九鼎的王荣海,就是拿自己的女儿没办法,简直是伤透了脑筋。

    王荣海越想越不对劲,匆匆刷完牙后就走了出来,急切的说道:“井云,你现在就给俞老师打个电话,问问丫丫到学校了没有。”

    “你以为我不急啊?”韩井云抬起头来,看了看挂钟上的时间,苦笑着说道:“现在才六点,就算打也得等到六点半吧?”

    王荣海坐了下来,刚抓起筷子,就倍感无奈的说道:“打也打过,骂也骂过,我真拿这个丫头没辙了!井云,就她那成绩,高考也考不出什么名堂,要不送她去当兵算了。”

    尽管韩井云是一万个舍不得,但为了女儿的未来,还是咬了咬牙,点头同意道:“也只能这样了。”

    女儿的事有妻子去心,王荣海与往常一样,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起了文件。

    有人说军队政治工作都是现成的东西,上面要求开展什么教育,下面照样进行便可以了。但飞行员转政工的王荣海却认为,那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是一个严重的思想误区。

    越南战争打了12年,但同等规模的海湾战争只进行了42天!

    表面上看来,战争的速度是越打越快了。但隐藏在这一大趋势背后的核心因素,是高新技术对战术的决定作用。据有关资料显示,凭借强大的C4ISR9(指挥、控制、通信、报、计算机、侦察、监视)系统,美军完成一个“发现-定位-瞄准-攻击-评估”打击链所需的时间,只要短短的100分钟。

    这就意味着未来战争,再也不是那个挥着驳壳枪,喊一声“跟我上”的时代了。王荣海认为,政工干部在做好部队思想工作的同时,也需要掌握过硬的军事技能,更要引导部队往现代化、信息化的方向发展。

    手上这份柳副政委代他去军区空军,参加的研讨会会议记录,王荣海是越看越生气,越看越着急,看着看着,就忘自己不是在办公室里。

    “嘭”的一声砸了下餐桌,并忍不住的怒骂道:“什么鸟专家?什么新战略?国防如果交到他们的手上,那离亡国就不远了!”

    正在房间里换衣服的韩井云,被这动静吓了一跳,连忙跑了出来,问道:“荣海,谁惹你生这么大气了?”

    “你看看,这些纸上谈兵的家伙都说了些什么?”王荣海转过来,指着手中的文件,痛心疾首的说道:“他们竟然从伊拉克民众对美英联军的袭击,看到我传统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并言之凿凿地设想,我正规军和民兵游击队怎样重现昔地道战、地雷战的光荣!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我们怎么还能再许敌人踏上我们的国土?这种自虐式的‘智慧’,真让同为军人的我为之汗颜!最可怕的是,说这些话的人,还都是军事院校战略研究部门的高级研究员。他们不但会误人子弟,说不定哪一天还会跑到下面来带兵,你说我能不发脾气吗?”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这么多年来,国际局势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高层的思维依旧‘猫’在历史的战壕里枕戈待旦。这从兵器设计部门研制新一代轻武器时,刻意与欧、美、俄等同类兵器口径相区别的‘潜意识’里就可以看出来。

    一个美**工专家就说过:“为什么中国人不更简单地直接采用已有的556×45口径,而去重新开发一种全新的小口径系列武器?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受那种纯防卫的教条思想影响,他们认为一旦遭遇入侵,敌人将无法使用缴获的中国武器和弹药。”

    现代战争是以推翻政权、引导资本流向、打击战略节点,不以占领领土为目标的战争,是进入了超视距作战、不对称打击的时代,谁还跟你去打阵地战、堑壕战?

    重新开发一系列全新的小口径武器,不但劳民伤财,而且还自己给自己关上了军火出口的大门。归根结底,这是不思进取的、放弃进攻的、从根子上就错误的战略思想。因为他们只想过让敌人无法使用自己被缴获的武器弹药,却从未想过自己能不能使用缴获到别人的武器弹药!

    丈夫是什么样的人?韩井云比谁都了解。要不是他这张破嘴,也不会在正师这个位置上原地踏步这么多年。想到跟他同期入伍的原G师政委,已经扛上将星担任军区空军副政委了,韩井云就忍不住的埋怨道:“荣海,你这个臭脾气为什么就不能改一改?这些话是你能说吗?万一传出去,你这个政委还干不干了?

    除了吴F宪提拔的那位之外,空D师哪任政委没晋升为将军?荣海,不是我慕虚荣,非得当什么将军夫人。而是真不想看到你错过最后一个机会,留下终生的遗憾啊。”

    不得不承认,韩井云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空D师这个曾经在朝鲜上空立下赫赫战功的王牌师,也算得上是一个将军的摇篮。不但走出过空军司令员,而且还走出过两任空军政委。可以说只要在政委这个位置上不犯什么原则的错误,那早晚都能扛上颗璀璨的将星。

    “井云,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我就是看不惯……”

    不等王荣海说完,韩井云就板起脸来,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看不惯你也得憋着!等坐上那个位置后,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不想当将军的兵就不是一个好兵!何况他还是离将军一步之遥的空D师政委。王荣海长叹了一口气后,便换了个话题,若有所思的问道:“对了……你们卫生队是不是分去了个姓田的大学生新兵?”

    田文建的一系列“壮举”,对卫生队来说是件大事。但不管他怎么蛋,对担任着师政委的丈夫来说,却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

    这件事怎么会传到他耳里?

    韩井云楞住了,要知道如果丈夫顶起真来,那文启鸣和杨晓光的子就不好过了。基层单位遇到这种事,向来是瞒上不瞒下,尽可能的在内部消化。如果丈夫真为了这芝麻点大的小事,找场站领导或直接找卫生队主官算账,那别人还不认为她韩井云在嚼舌头?

    “你怎么知道的?”韩井云想了想之后,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道。

    “老吴昨天打电话告诉我的。”王荣海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后,说出了句令韩井云大吃一惊的话:“井云,我出面不太方便,你找个机会帮我提醒下文启鸣,让他对那个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田文建有点关系,韩井云是知道的。不然就场站康政委那火爆的脾气,早就把田文建关进警卫连的小黑屋了。但韩井云怎么也不敢相信,原则那么强的丈夫,竟然会要求自己给文启鸣打招呼,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荣海,田文建的来头是不是很大?”

    “来头大不大我不知道,但他的份却很敏感。”王荣海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是属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能把我们空D师搞得焦头烂额的那一种!”

    这么难缠?韩井云更糊涂了,便急不可耐的催问道:“荣海,这又不是什么军事秘密,你就别给我卖关子了。”

    王荣海走到沙发边,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大叠报纸,一边递给妻子,一边说道:“看完这些报纸上的照片,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报纸很多,有地方的、也有部队的,甚至还有《人民报》和《解放军报》这样的顶级报纸。韩井云翻看完了两份后,赫然发现用红笔圈着的那些图片上,都有“华新社实习记者田文建摄”的字样。

    令她更为震惊的是,报纸的时间跨度近三年。这就意味着田文建的政审材料都是假的,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看着妻子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王荣海凝重的说道:“地方上这两年被华新社拉下马的高官,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吴仁敏他们私下里都称之为‘现代东厂’。如果是明着来那就好办了,让宣传科好好的接待,然后再客客气气的送走。

    可他通过这种方式进来,我们就陷入了被动。最糟糕的是,军务科还把他分到了问题最多的卫生队。如果他抓着一些小事无限放大,给我们在暗地里参上一本,那我们的子可就不好过了。”

    还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虽然没什么实际权力,但却能给师里招来一拨接一拨的工作组或检查组。想到就那点人的华新社解放军分社还是正军级,韩井云顿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荣海,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你们是不是搞错了?”韩井云沉思了片刻后,心存侥幸的问了一句。

    “错不了!”王荣海摆了摆手,哭笑不得的说道:“他在我们这里是个新兵,可出了大营门,那就是龙江市委高书记的座上客了。”

    上层的政治斗争有多激烈,韩井云就算没见过也有所耳闻。所以她很直接的以为,田文建应该是哪一派系的大佬,派来空D师整黑材料的险小人。不然也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混入空D师来捣乱。

    想到这里,韩井云连忙问道:“荣海,这件事你向柳副司令汇报了没有?”

    “没有。”王荣海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这件事太蹊跷了,具体况没有搞清楚之前,还是先保密的好。”

    “那许师长知不知道?”韩井云接着问。

    “也没有告诉老许,省得他分心。”

    得知丈夫并没有轻举妄动,韩井云这才放下心来,并若有所思的说道:“我说怎么看他都不像一个新兵呢?原来是这么回事。荣海,你有没有什么应对方案?”

    王荣海站了起来,一边穿上军装准备去上班,一边苦笑着说道:“整又整不得,赶又赶不走,比咱家那疯丫头还难缠,你说我能有什么应对方案?现在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眼睁睁的看着他在眼皮底下使坏。”

    空D师的荣誉,直接关系着丈夫的前途。韩井云权衡了一番后,颇有女中豪杰之风的说道:“什么都不做,那就太被动了。荣海,这件事就交给我了。”

    妻子的为人王荣海是知道的,哪怕是对他有成见的段副政委,见着韩井云后都会由衷的叫声“韩大姐”。她又正好在卫生队工作,完全可以不显山、不露水的搞清其来意。

    “夫人出马,一个顶俩!老婆,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王荣海回过头来,哈哈大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仕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