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庐山真面目

    白色面包车停到了一处废弃的仓库前,外面的雨仍然在淅淅沥沥的下。

    坐在车后面的绑匪冲开车的绑匪冷静的说道:“你在这里盯着,我带他们进去。记住,一定要机灵点。”

    开车的绑匪不耐烦的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绝对没问题的。只是你们要快点,可不要让我等太久。”

    绑匪带着秦一柱和耗子冒雨跑下了白色面包车,一路急走进入了前面那间废弃的仓库。

    秦一柱发现,进门的那一瞬间,耗子的眼神显得特别的紧张。

    秦一柱和耗子跟在绑匪的(身shēn)后,走进了一间独立的房子。

    此时,屋子里的景象,让秦一柱终于明白,为什么(身shēn)手出众的耗子,当初会被迫放弃抵抗。

    林俊芳此时正坐在屋子中央的一把椅子上,双手被反绑在椅子靠背上。先前她一直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看来的确是受到了惊吓。只有当耗子和秦一柱重新出现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才瞬间闪烁出了一丝惊喜的目光。

    林俊芳的目光很快又(阴yīn)暗了下去。先前看到耗子的出现,她会感到抑制不住的惊喜,那是因为人在处于那样危机的状态下,会因为突然出现了生机而下意识的兴奋。可当她的大脑重新冷静下来的时候,她才清醒的认识到,眼下的危机仍然还没有解除,甚至说是让耗子和秦一柱也再次陷入到了危机之中。

    这样一来,林俊芳看着耗子和秦一柱的眼神,除了满是希望之外,同时也充满了担心。

    离林俊芳(身shēn)边不远的位置,坐着一名穿着西装的绑匪。

    西装绑匪的手里正在把玩着一支仿制手枪。

    秦一柱坚信,那才是耗子放弃抵抗的真正原因。

    和秦一柱接头的绑匪冲西装绑匪汇报道:“大哥,他们把钱带来了,我们应该检查核实过了,应该没有问题。”

    西装绑匪冷眼看了一下秦一柱,他总觉得眼下来送钱的这个年轻人有什么不对劲。对于他派去接头的手下的能力,他有着充足的信心,但秦一柱这样的一个“小孩”,能够拿出那样大的一笔钱,却不由得他不感到怀疑。他总有些疑惑,这会不会是公安方面故意放出的(诱yòu)饵。

    西装绑匪绑架林俊芳和耗子的事(情qíng),还得从林俊芳的辞职开始说起。

    西装绑匪的真实(身shēn)份,就是林俊芳先前上班的那家提供**聊天服务场所的老板。

    林俊芳那天晚上自蒙秦一柱和耗子英雄救美,同时和耗子一见钟(情qíng)以后,回头立即向上班的**聊天场所提出了辞职。当她提出辞职的时候,老板并没有像最初对她所承诺的那样,立即无条件的让她离开。

    老板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条件,不但要强行扣掉林俊芳的工资押金,同时还要林俊芳支付一大笔的违约金。林俊芳对此提出疑问时,老板却马上凶相毕露。老板不但威胁着要去林俊芳的学校破坏她的名誉,而且还表露出了对林俊芳的猥亵之意。

    林俊芳直到那时,才真切的认识清楚了这些社会不法分子的真实嘴脸。她这才明白,为什么善良的人们,总是会形容这些社会败类都是披着羊皮的狼。先前她就是因为看到老板穿着一(身shēn)的西装,说话彬彬有礼,颇有些绅士风度,才轻信了老板的承诺和欺骗。

    林俊芳毕竟是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女学生,还是颇有些胆识和智慧的。当她看清楚了老板的嘴脸,并且意识到了所处的危险境地之后,她选择了策略(性xìng)的让步。

    林俊芳为自己编造了一个合理的辞职理由,并且向老板取消了辞职的意思。她对老板说,原本她确实是因为一些事(情qíng)不得不辞职,但看到老板眼下那么需要人的份上,她决定再干一段时间,直到老板找到新的合适人选时,她再行离开。

    老板对于林俊芳态度的陡然转变感到非常高兴。他想当然的认为,那一定是他一系列的威((逼bī)bī)利(诱yòu)取得了效果。他完全没有考虑到,林俊芳实际上使用的是缓兵之计。他从骨子里对林俊芳是充满着轻视心理的。他坚定的认为,林俊芳这样的一个小丫头,是怎么也逃不出他的掌心的。

    老板见安抚好了林俊芳,恰逢当时又有点别的事(情qíng),所以很快就离开了那个(裸luǒ)聊场所。

    林俊芳在和老板谈论辞职事(情qíng)的时候,当时有两名参与(裸luǒ)聊服务的小姐在在场。老板的态度让她们感到非常的寒心。她们自然联想到,老板今天对诚挚聘请而来的林俊芳尚且如此,那么将来如何对她们这些“赚钱的工具”,将会怎么样就更是可想而知呢。

    就这样,几名参与(裸luǒ)聊服务的小姐,也就悄然的蒙生了退意。待老板一离去,她们就迅速的找到了林俊芳,假意对林俊芳进行安抚和劝慰,实际上则是在试探林俊芳。她们想看看,林俊芳是否还依然有离开之心,更或者说是否可以带上她们一起离开。

    这些参与(裸luǒ)聊服务的女生,大多没有多少知识和文化的。她们心中的那点小算盘,自然也就丝毫瞒不过聪明的林俊芳的眼睛。

    林俊芳见这些参与(裸luǒ)聊服务的小姐也有了离开的意思,顿时计上心来,心中充满了惊喜。她知道,眼下这些小姐虽然有了离开之意,但更多的还是持有一种观望的态度。于是,她先是添油加醋的将老板的“恶处”给这些小姐描述了一番,吓得这些小姐终于进一步的坚定了离开的意思。

    接着,林俊芳就着手带这些(裸luǒ)聊小姐离开。她敏锐的捕捉和利用到了一个信息,这里的小姐中,有两人私下和在门口看守的两人“相好”。

    林俊芳几乎是手把手的教那两名(裸luǒ)聊小姐,让她们成功的稳定住了两名看守门户的人。

    林俊芳带着小姐们离开的事实,让(裸luǒ)聊场所的老板大为震怒。因为这样一来,就意味着他必将遭受到巨大的损失。眼下的这家(裸luǒ)聊场所,是他新开不久的,租赁房屋和购买设备,以及人员的发掘和培训等等,都花费了他大量的金钱。加上由于是新开的网站,所以生意也是处于起步阶段。简单的说,就是他在这件事(情qíng)上,已经花费了对他来说是“巨额”的投资。

    可眼看着生意正在蒸蒸(日rì)上的时候,不料林俊芳却上演了这样率众逃离的一幕。

    和林俊芳一起离开的那些(裸luǒ)聊小姐,原本就是老板从一些色(情qíng)场所挖掘过来的。所以这些女孩根本就没有固定的联系方式,(身shēn)份证大多也是使用的假(身shēn)份证。她们一离开之后,都迅速的更换了手机号,然后整个人就犹如石沉大海,再也没有半的音讯。

    老板既然找不到那些小姐,自然就只有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林俊芳头上来。

    老板由于知道林俊芳具体所在的学校,所以他并没有轻举妄动。他估计,林俊芳的突然离开,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于是,他让手下细心的打听起林俊芳的事(情qíng)来。很快,他就掌握到了一个重要的(情qíng)况,原来林俊芳的突然辞职,是因为她交了一个叫做耗子的男朋友。

    老板经过进一步的打探,又摸到了一个重要的(情qíng)况,原来耗子的父亲就是xxx区派出所的所长。这样的一个(情qíng)况,让老板感到非常的为难。至少,他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生怕万一把事(情qíng)给闹大了,他或许也会脱不了(身shēn)。这或许就是后来他为什么只是向耗子勒索区区五万元钱的重要原因所在。

    至于说老板所说的要去林俊芳所在的学校“检举”林俊芳的事(情qíng),他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也取消了那个计划。原因很简单,他认为那样做的话,即使是真个的坏了林俊芳的名声,除了他心中的那口恶气,可他实际上却得不到丝毫的好处。他一向自命为是一名商人,而商人最重要的事(情qíng)就是收回投资和赢利。

    老板很为那么大的一笔钱的流失而感到苦恼,那几乎是他的全部家当。眼下要想重新组织营业,看来也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qíng)。况且,林俊芳和参与(裸luǒ)聊服务小姐的集体离开,更是为他的生意蒙上了巨大的不安全的因素。谁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一群警察就会冲进门来,让他到时间不但是人财两空,而且说不定还会(身shēn)陷囹圄。

    这些复杂的想法,让老板整个人逐渐变得犹如惊弓之鸟,只想着尽快的离开这个城市,到新的环境中去另谋生路。而他要想离开,自然就需要一笔钱。

    老板思来想去,最终勉强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决定绑架林俊芳和耗子,希望能够勒索到一笔钱。至于勒索的金额,他心中的计划是有个两、三万块钱就够了,至少要在耗子能够想办法弄到的前提条件下。耗子父亲的(身shēn)份,让他心中不得不有所忌惮。况且,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干绑架的事(情qíng),毕竟绑架犯罪可是不折不扣的重罪。

    总之,老板在绑架林俊芳和耗子这件事(情qíng)上,有一个很原则(性xìng)的态度,就是既想顺利的拿到钱,又不想将事(情qíng)给搞大。

    林俊芳在离开上班的(裸luǒ)聊场所以后,先前一直也有些担心和害怕。她既害怕老板对她进行人(身shēn)报复,同时更害怕老板真个的到学校来到处宣传,破坏她的名声,让她没有办法抬起头做人。

    过了一段时间,林俊芳见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qíng)发生,心中就宽慰了不少。她觉得,或许老板已经找到了新的合适的人选,所以并没有要报复她的意思。于是,慢慢的她也就放松了警惕。

    绑架案就是在那样的大背景下发生的。

    那天晚上,林俊芳和耗子两人,来到市人民公园的一个僻静位置。两人原本是想到那没人的地方,好好的亲(热rè)一番的。可正当他们两人忘(情qíng)的搂抱在一起的时候,几条大汉却穷凶极恶的扑了上来。

    要说耗子的反应也可谓是足够的快,面对扑上来的几条大汉,他并没有感到多少的惊慌和害怕。

    伴随着林俊芳极度恐惧的心(情qíng),耗子三两下就放翻了其中的一人。当他正准备乘胜追击时,却发现其中的一个男人用一支乌黑的手枪正指着林俊芳。

    耗子只得无奈的选择了束手就擒。

    也就是直到那个时候,林俊芳才发现,用枪指着她的男人,正是她先前上班那个地方的老板。

    林俊芳心中自然是觉得非常的害怕,但她同时又觉得这些似乎都是在预料之中。

    林俊芳和被绑起来的耗子,跟在老板的(身shēn)后,上了一辆白色面包车。

    白色面包车一路颠簸的来到了眼前这个废弃的仓库。

    坐在车里的耗子和林俊芳,则是时刻担心着自己的命运。

    当绑匪对耗子提出要拿钱赎人的时候,耗子先前的态度还非常的强硬。但当他看到绑匪对林俊芳那猥亵的目光时,他迅速的软化了下去。他丝毫不敢去怀疑,这些灭绝人(性xìng)的畜生,会不会真的对林俊芳下毒手?

    于是,耗子很顺利的答应了绑匪的勒索要求,而且成交金额还远远的超出了绑匪预期的期望。

    耗子试探(性xìng)的将电话打给了秦一柱,为了救林俊芳,他只得厚着脸皮来求秦一柱。因为在他(身shēn)边的朋友中,看来只有秦一柱有办法短期内弄到那样的一笔钱。首先,他知道秦一柱手上有一笔钱,虽说那是用来寻找他妹妹的,但此时人命关天的(情qíng)况下,拿出来应急一下还是可以的。他觉得,作为兄弟,这个忙肯定还是应该帮的,大不了他出来之后,马上想办法归还给秦一柱。其次,他还清楚一个事实,秦一柱至少认识像段天蓝和刘芳这样的女孩。只要秦一柱愿意开口,要想向她们借点救命的钱,应该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

    耗子冲西装绑匪有些愤怒、有些急切的开口说道:“我朋友已经把钱带来了,现在我们可以交易了吧?”

    西装绑匪耸了耸肩,说道:“当然可以。”

    西装绑匪接着转过(身shēn)去,对被绑在椅子上的林俊芳,有些无奈的说道:“林小姐,真不好意思,原本我们合作非常愉快的。可恰恰因为你的单方面毁约,让整个事(情qíng)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对此,我本人向你深表遗憾,对你的冒犯之处,也请你能够多多谅解。”

    耗子本(身shēn)就是一个疾恶如仇的人,自然见不得西装绑匪这样做作的行为。

    耗子心中鄙视、愤怒的想道:“我cao,你要那么有善心的话,就用不着绑架我们呢。拿了我们的钱,还在那假惺惺的做作,真他妈的当了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

    耗子嘴上正想发怒,被站在他(身shēn)边的秦一柱轻轻的扯了下衣角,终于按捺住了没有发作。

    秦一柱开口说道:“大哥,钱我们已经带来了,要不就快点交易吧?你们能走到这一步,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具体的我也就不多问了,你们也根本就没有必要告诉我。我们都还是一群学生,所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qíng)。我们只是单纯的希望,通过这五万块钱来买一个平安。如果我们不尽快交易的话,我怕我们的家人,会因为长时间的联系不上我们,而感到焦急的。到时间要是因此而生出什么乱子的话,对我们大家都没有好处。”

    秦一柱的这番话,看似言辞恳切,实际上则是利(诱yòu)中隐含着威((逼bī)bī)。

    西装绑匪顿时觉得秦一柱的话颇有些道理,毕竟他一直最怕的也就是事(情qíng)被搞大。特别是眼下既然已经拿到了钱,他就更不希望再横生什么枝节。对于秦一柱这样一个能够拿出五万块钱的学生来说,其家庭背景也是他有所忌惮的。

    西装绑匪眼睛紧盯着秦一柱,严肃的说道:“那好,把钱拿出来吧。”

    耗子闻言抢先说道:“不行,我们还没商量好,到底怎么交易呢?我们凭什么就把钱拿出来,到时间你们又心怀鬼胎的话,那到时间又怎么办呢?”

    西装绑匪原本对耗子就心中有气。他认为,要不是因为耗子对林俊芳的引(诱yòu),林俊芳就不会从他那里辞职,他的生意自然也就不会因此而失败。眼下他看到耗子竟然又这样公开的抗衡,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

    西装绑匪正待发怒,不料秦一柱却抢先说道:“耗子,算了,就按照他们的要求做吧。我相信他们,只要他们拿到了钱,应该不会再为难我们。况且,眼下的(情qíng)况是,除了相信他们和配合他们,我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西装绑匪看了看秦一柱,像是想说点什么,又没有把话说出口。

    秦一柱从(身shēn)上拿出钱,递给了旁边的那名先前和他们接头的绑匪。

    接头绑匪拿到钱以后,认真的点数和检验了一番,随后冲西装绑匪点了点头,意思是说钱没有问题。

    西装绑匪紧接着冲秦一柱说道:“不好意思,几位,为了安全起见,你们的手机我们还得带走。”

    秦一柱有些担心、有些疑惑的说道:“你们带走了我们的手机的话,我们怎么离开这里呢?”

    西装绑匪竟然轻微的笑了笑,说道:“很简单,你们沿着前面的路,一直向外面走,大概三个小时就可以走出去。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保证我们自己安全的离开这里。”

    秦一柱眼睛紧盯着西装绑匪,心中在盘算着西装绑匪到底是什么意图。

    西装绑匪见此(情qíng)景,冲秦一柱继续说道:“这已经是我们所采取的最仁至义尽的办法了,试想,如果我们要不带走你们的手机也行,但那就必须要把你们给绑起来。你们清楚被绑在这里的危险吗?如果长期没有人来救你们的话,那么你们就很可能会被饿死。而这样一个废弃的仓库,一两个月不见人烟,也是常有的事(情qíng)。”

    西装绑匪的这一番话,秦一柱是深信不疑的。因为这番话正好是印证了他最初的判断,这伙非职业(性xìng)的绑匪,实际上就是单纯了为了求财,而并不愿意伤害人命。

    秦一柱自然是代表耗子和林俊芳,接受了绑匪所提出的条件。

    秦一柱觉得,绑匪之所以这么做,或许还有点贪图小便宜的心理在作怪。毕竟,他们三人的手机,加起来可以也能值个两千来块钱。

    西装绑匪紧接着带着那名接头的绑匪慢慢的向仓库外退去,他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则是寸步不离的对准着秦一柱和耗子。待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大门后面又转出了另外的一名绑匪,这名绑匪的手里正拿着一支双管的猎枪。

    原来,绑匪团伙还暗藏了一名绑匪,在担当暗哨和狙击手的任务。

    秦一柱心中有些后怕,心想幸亏没有被这名暗哨发现后面跟来的亚东和小宝两人。可他有些疑惑的是,亚东和小宝此时人在哪里呢?难不成两人真个的是跟丢呢?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