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第103章 到第105章

    儒商准备了三个月的新书<<极品军刺>>(书号165723)终于上传和大家见面了,为了将来出版的需要,儒商将笔名更换成了"张哨北".恳请大家能够多多儒商的新书,去把新书给收藏起来,有推荐票的朋友甩上几票,儒商先在这里拜谢大家呢.为表示感谢,儒商将在这里保持平均每天5000字的解(禁jìn)速度,直到本书全部解(禁jìn)完毕为止.

    第103章美女恩宠

    段天蓝明明心中已经气得不行,但表面上却还故意的保持着一副高傲的尊容。小说齐全更新超快几次秦一柱主动来敬她酒,她都故意装成(爱ài)理不理的样子。后来,看到秦一柱与谢娜和陈丽打得那么火(热rè),她干脆就故意不去搭理秦一柱,而是选择了和萧燕秋悄声的聊天。

    “燕秋,真是气死我了,你看谢娜和陈丽这两人,平常口口声声的说是好姐妹,说是遇到问题时一定会拔刀相助,可你看现在,她们非但没有丝毫帮助我的意思,相反还在那一味的纵容、帮助姓秦的那小子。”段天蓝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抱怨道。

    萧燕秋听了段天蓝的抱怨,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专注的看着段天蓝。

    “燕秋,你怎么只是笑,不说话啊?”段天蓝是个急(性xìng)子的女孩,忍不住有些着急。

    萧燕秋微笑着、慢慢的说道:“天蓝,老实说,你真的就那么恨他吗?以至于你一定要想出这样的一个办法,来收拾他、报复他?”

    萧燕秋的问题让段天蓝的心(情qíng)不自(禁jìn)的一震。对于自己的心理,她自己都有些把握不准。她所做的这一切,似乎都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都是在内心驱使下自然去做的。

    段天蓝忍不住抬头认真的看了一眼萧燕秋,知道萧燕秋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这么多年来,两人一起长大,她从来没有欺骗过萧燕秋。而反过来,由于她经常的惹是生非,所以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她家人面前,萧燕秋都帮她说了不少的话、做了不少的事。

    段天蓝迟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燕秋,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恨他?反正,我心中就老是觉得不舒服,总想着一定好好的让她丢次脸,否则就像是我吃了多大的亏一样。”

    萧燕秋稍微的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眼睛专注的看着段天蓝,说道:“天蓝,你心中具体是怎么想的,你知道,我也知道,只是你不愿意承认罢了。确切的说,你应该是非但一点都不讨厌他,而且还应该对他有所好感。要不是因为那样的话,你也不会在得知他被冤枉抓进公安局以后,就立即亲自赶去救他出来,还想着法子的帮他出气。至于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其实也很好理解。因为你从小就是一个让不得人的女生,所以,当你看到他总是不太给你面子的时候,你就会忍不住的想整治一下他。”

    段天蓝听了萧燕秋的话,(情qíng)不自(禁jìn)的点了点头,表示赞成。萧燕秋所说的话,句句切中了她心中的要害。

    萧燕秋的脸上又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天蓝,你有没有想过,不管是你救他,还是说你想整治他,其实都有可能仅仅是因为你想见他?他这样的男生,你是知道的,不但有些清高,而且还有些过于的自尊,所以对于富人的财富都保持着戒备的心理。这样一来,他就会对你有一种天然的排斥心理。所以,你想用正常的渠道,见到他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qíng)。于是,你只能下意识的很委屈的选择一些非常规的办法,这也是你现在会心中觉得委屈的原因所在。”

    段天蓝的心中不(禁jìn)“咯噔”了一下,暗自感叹道:“天啊,燕秋不愧是燕秋,能够将事(情qíng)看得如此透彻,分析得如此清楚,真不是一般的女生。”

    萧燕秋接着一脸暧昧笑容的询问道:“天蓝,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会对他有这么复杂的(情qíng)感?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在里面?”

    段天蓝看到萧燕秋脸上怪怪的表(情qíng),心中顿时像是明白了点什么,吃惊的说道:“燕秋,你该不会是认为,我喜欢上他了吧?”

    萧燕秋含笑专注的看着段天蓝,说道:“天蓝,我可没有这么说,都是你自己说的哈。”

    萧燕秋说完话,没有忘记向段天蓝扮了个鬼脸。

    段天蓝的脸顿时(情qíng)不自(禁jìn)的红了。她突然意识到,刚才的那句话,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不(禁jìn)后悔不迭。

    段天蓝慌忙解释道:“燕秋,我想你真的是误会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呢?你是知道的,这么多年来,我和你都从来没有谈过恋(爱ài)。我还记得我们以前有过一个约定,说是在完成学业之前,我们都不要去恋(爱ài)。再说,我和他也是刚刚才认识,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谈得上喜欢呢?何况,看到他那故作清高和自命不凡的样子,我心中就十分的来气。别说是喜欢他了,有些时间恨不得上去狠狠的给他几个大嘴巴。。。。。。”

    段天蓝脸色绯红的在那不停的解释,萧燕秋则仍然是一脸淡淡的笑容。

    萧燕秋在心中对段天蓝悄然说道:“天蓝,但愿你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心的话。”

    萧燕秋是何等聪明的女孩子。她早已经从段天蓝完全反常的行为,看出了一些不太寻常的东西。

    萧燕秋冥冥中有一种感觉,她和段天蓝将来很可能会围绕着秦一柱这个男人,发生点什么特别的事(情qíng)。这是她最为不愿意看到的,但似乎又像是根本就没有办法避免的。

    秦一柱先前曾经几次主动的去敬段天蓝酒,但段天蓝都是一副(爱ài)理不理的样子。后来,他干脆就不再去管段天蓝,而是自顾自的和段天蓝的朋友畅快的聊天、喝酒。双方看来明显是相谈甚欢,没聊多久,就逐个的相互交换了电话号码。

    王勇此时连逃离这个包间的心理都有了,他实在快要顶不住那一杯接着一杯的应接不暇的酒了。谢娜和陈丽这两个漂亮而能喝的女人,为了能够在秦一柱面前争宠,都已经把他当成了最好的工具,对他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喝酒攻势。

    王勇心中那个恨,简直实在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王勇心中有两个很强烈的想法。

    第一个:他真的很想将眼前这两个风(骚sāo)的女人,给一并强(奸jiān)了,以消除他心中的愤恨。但他心里十分清楚的知道,他根本就不敢这么做。

    第二个:他很想马上起(身shēn)离开,以躲避掉眼前的这两个魔女。但他同时又觉得很不甘心,原本他是准备收拾秦一柱的,难道就这么白白的被秦一柱给反收拾了吗?所以,他觉得自己必须得留下,要坚持战斗到底,一定要在秦一柱(身shēn)上报了晚上这一箭之仇。

    由于有了谢娜和陈丽这两个美女,充当了秦一柱的“护花使者”。所以,王勇意识到,要用常规的办法来对付秦一柱已经不太可能,要想暗算秦一柱,必须得走极端了。他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会,那个“下泻药”的诡计再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如果说王勇在被谢娜和陈丽缠斗的这个过程中,心中觉得非常郁闷的话。那么,他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亲眼看到,秦一柱几次去敬段天蓝酒,都被段天蓝以一副(爱ài)理不理的方式给“拒绝”了。

    这一点让王勇心中倍感欣慰和惊喜。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段天蓝不理秦一柱,他心中就会(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感到高兴。而且,他主观的认为,只要段天蓝不理秦一柱,那么就说明他得宠的机会又大了很多。

    具体的说,王勇从段天蓝的行为里,看出了段天蓝对待秦一柱的态度。

    “既然秦一柱把她惹得那么生气,要是我暗算一下秦一柱的话,相信她肯定会感觉到很痛快的。只要为她出了气,就不愁她不为我而感动,就不愁最终不能把她给拿下。”王勇看着段天蓝,心中又打起了小鼓。

    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王勇开始刻意的审视起现场的态势来。

    终于,王勇的眼睛里突然闪现出了一道灵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悄然出现了。

    王勇看到桌子上的啤酒已经快要喝完,于是赶忙起(身shēn)离开了房间。

    所有的人都单纯的认为,王勇肯定是前去上洗手间。

    就是谢娜和陈丽也仅仅是轻蔑的看了一眼王勇,认为他肯定是故意出去“躲酒”,而没有往更多的地方去想。

    王勇走出“888”号包房以后,立即以闪电般的速度,出去购买到了一包强力泻药。

    王勇回到“红馆”夜总会以后,到吧台要了一打啤酒。

    吧台的女服务员奇怪的看了一眼王勇,因为红馆夜总会里的所有包间,都可以用电脑点酒的。她不明白,王勇为什么要亲自跑到吧台来点酒?但她最终也没有去质疑王勇的动机,老板曾经多次教导过她,顾客就是上帝,顾客的要求就是上帝的旨意。

    一名男服务员抱着一打啤酒,跟在王勇的(身shēn)上,向“888”号包房走去。

    王勇突然提出,让这名男服务员赶快离开,他可以亲自把酒拿进包房去。

    和吧台的女服务员一样,这名男服务员同样是感觉到很奇怪。但他同样仅仅只是稍微的客气了一下,而没有努力的去坚持。毕竟,王勇现在就是他的上帝,他自然是不能违背上帝的旨意。

    。。。。。。。。。。。。。。。。。。

    王勇带着一丝紧张、带着一丝惊喜、带着一丝邪恶,抱着经过精心处理的啤酒,重新走进了豪华的“888”号包房。

    第104章(阴yīn)谋与(爱ài)(情qíng)

    王勇亲自抱着一件啤酒走进“888”号包房来,让包房里坐着的人都有些吃惊。

    几乎就在那一瞬间,秦一柱的心中闪过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禁jìn)不住暗自感叹道:“糟糕,王勇的此举,定然有玄机。”

    当然,这并不是说明秦一柱真的绝顶聪明到了那样的程度,能够一眼就看出王勇背后的(阴yīn)谋。而是因为他时刻的牢记着萧燕秋暗中传递给他纸条的事(情qíng),纸条上面分明提醒他晚上一定要多加小心。

    秦一柱联想到萧燕秋的暗中提醒,再观察到王勇眼前略微有些反常的表现,自然可以推断出,两者之间似乎是有什么联系。

    由于心中已经有了初步的推论和判断,所以秦一柱特意多加了点小心。

    王勇放下酒瓶之后,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其中的一瓶酒,递给了秦一柱。他随后自己又打开了一瓶酒,举到了秦一柱的面前,豪爽的说道:“秦兄,今天能够认识你,真是让我倍感荣幸。虽然大家认识不久,但我已经看出,你绝对是一名重(情qíng)重义的兄弟。我这人不太会说话,一般就喜欢用酒来表达兄弟之间的感(情qíng)。来,我敬你一瓶,以表达我一番真挚的(情qíng)意。”

    王勇话说完之后,眼神专注的看着秦一柱。他心里已经开始提前庆祝起胜利了。只要秦一柱喝下这瓶酒,不到半个小时,保证让秦一柱成为厕所里的“王子”,一定会拉得死去活来。对于所购买药的药效,他有着相当的信心。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采用如此的方法暗算人了。

    纵然是王勇先前一系列的行为都做得足够的((逼bī)bī)真,但秦一柱还是看出了破绽。

    秦一柱由于事先已经有所警觉,所以自打王勇走进“888”号包间来,他对王勇的每一个举动都观察得特别的仔细。他发现,王勇在从箱子里往外拿酒时,其速度之快,简直有些不敢想象。这样一来,正好是说明王勇极可能是有所(阴yīn)谋。

    而王勇在开酒的时候,其行为更加值得怀疑。虽然他表现出一副很自然的用力开酒的样子,但只要认真观察,就可以发现,那样子绝对是装出来的。他在用起子撬开瓶盖的时候,动作明显有些过于夸张了,倒更像是瓶子事先就已经被开启过,只是后来又人为的封上了。

    秦一柱平常看书、看电视的时间不算少,听说了很多有关下毒药、泻药的事(情qíng)。虽然就凭他和王勇之间的那一点矛盾,绝对不至于下毒药。但王勇在愤怒之余,对他下点泻药,倒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qíng)。

    既然已经看出了其中的问题,让秦一柱反倒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至少在表面上,他找不出任何理由,可以拒绝王勇盛(情qíng)之下所恭敬的这一瓶酒。但如果真要硬着头皮喝下去的话,吃亏的又肯定是他自己。

    王勇的眼神依然是那样的专注,专注中还带着一丝期待。

    王勇的真挚和执着,将秦一柱给直接推到了刀口之上。如果他要不喝下这瓶酒的话,那么摆明就是不给王勇面子,等于就是主动给了王勇找他发难的机会,到时间很可能让整个场面再次陷入尴尬。

    秦一柱万般无奈,只得有些牵强的说道:“王兄,确实是不好意思,小弟不胜酒力,今天晚上已经喝了不少,真的是喝不下去呢。要不我们今天暂且将这一瓶寄下,改天兄弟一定陪你喝个痛快。”

    包间里的这些人,先前看到王勇近乎有些疯狂的行为,都略微的感到有些吃惊。但他们看到秦一柱半天不陪王勇喝的(情qíng)况,多多少少也有些为王勇鸣不平的意思。毕竟,他们根本就无从了解王勇此举的(阴yīn)谋和毒辣之处,所以完全是在一种旁观者的角度来公平的看待这件事(情qíng)。

    直到秦一柱说话之后,包间里的这些人才再次将心理的天平向秦一柱倾斜了过来。由于秦一柱先前说话的语气表现得足够的委屈,所以他们认为,王勇此举确实有些强人所难的意思。

    但大家很快联想到,王勇此举完全有可能是在执行段天蓝的“命令”。所以,他们自我感觉也不便于出面干涉。

    只是谢娜和陈丽两个美女,心中略微的有些着急。她们只当是秦一柱真的不能喝了,担心她一会要是真的喝醉了,遭到王勇的暗算。

    王勇听完秦一柱的说法之后,神(情qíng)专注的盯着秦一柱说道:“秦兄,大家都是男人,一瓶酒能把人醉死吗?要是不能的话,那你就陪兄弟干了这瓶。反正兄弟的拳拳(情qíng)意就摆在这里,该怎么做,兄弟就看你的呢?”

    秦一柱的心下意识的“咯噔”了一下,王勇的话无疑等于是将他给推到了绝地。

    秦一柱的心里几乎是一瞬间的闪过一个念头,就是当面拆穿王勇的(阴yīn)谋。但这样的念头,也仅仅是在那一瞬间,就被他给否决了。他认为,至少到目前,还没有到和王勇撕破脸皮的时候。王勇作为段天蓝的朋友之一,是他所不能轻易得罪的。同时,他也不愿意轻易的去树立王勇这样一个有权势、而无赖的敌人。

    就在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秦一柱只得“拼了老命”将这瓶酒干掉的时候,现场却忽视了一个重要的人,那就是一直静静的观察着这一切的萧燕秋。

    从王勇一系列的行为里,萧燕秋也早已经看出了问题。让她感到高兴的是,秦一柱竟然也“聪明”的看破了王勇的(阴yīn)谋。同时又让她担心的是,秦一柱虽然是看破了王勇的(阴yīn)谋,但却苦于找不到“正当”的拒绝理由。

    直到看到秦一柱被王勇给((逼bī)bī)向了“绝地”,萧燕秋才意识到,必须要为秦一柱做点什么了。

    由于正巧当时陈丽就坐在萧燕秋的旁边,萧燕秋灵机一动的产生了一个主意。

    萧燕秋决定,还是要假借陈丽之手,来帮秦一柱解了眼前的为难。

    萧燕秋轻轻的用手碰了碰陈丽,陈丽立即转过了头。

    萧燕秋用手巧妙的指了指秦一柱,然后一脸笑容的给陈丽做了个暗示。

    陈丽先前原本就一直有些着急。她一方面担心秦一柱真的被王勇给灌醉,另外一方面更加担心谢娜一个不留神又抢了她的风头。

    其实最初陈丽对秦一柱仅仅是有点好感,谈不上如此的执着。像她那样的(身shēn)份,要想找一个什么样的男生,都绝对没有问题,完全不必在秦一柱这一颗树上吊死。

    但或许是因为女人都有嫉妒和攀比的天(性xìng),自打谢娜也高调的加入到了“争夺”秦一柱的行列中来,陈丽心中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陡然之间,她心中就产生了对秦一柱的,强烈的占有**。

    特别是谢娜在争夺秦一柱的这场斗争中,明显是占得了先机,所以陈丽心中一直在想办法,要将整个态势扭转过来。

    先前看到王勇((逼bī)bī)秦一柱喝酒的时候,陈丽心中也产生过(挺tǐng)(身shēn)而出,上演一段“美女救英雄”佳话的想法。但碍于段天蓝先前的叮嘱,所以她才隐忍住没有行动。对于段天蓝那个小魔女的(性xìng)格,她也一直是深为忌惮的。

    但如今有了萧燕秋的提醒和鼓励,陈丽顿时感觉得到了莫大的力量和。

    萧燕秋的鼓励,就像是赤壁之战的那一股东风,将陈丽心中积攒已久的“美女救英雄”的勇气,给彻底的激发了出来。而且,陈丽一直也很清楚萧燕秋和段天蓝之间的关系,所以,有了萧燕秋的以后,她也就不再过分担心段天蓝事后找她发难了。

    陈丽几乎是以一个“上扑”的动作来到了秦一柱的面前,看来就像是生怕一会来得晚了,又被谢娜给占得了先机。

    陈丽“唰”的一下从秦一柱手中抢过了酒瓶,转(身shēn)豪爽的冲王勇说道:“王勇,他不能喝了,由我来代他喝。你说怎么喝吧?我今天保证陪你喝高兴。”

    王勇一看陈丽扑了上来,心中顿时叫苦不迭。

    王勇(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在心中感叹道:“天啊,这位大小姐怎么又跳了出来啊?接下来可怎么办呢?”

    秦一柱也是有些吃惊的看着陈丽,只当是陈丽真个的为了他在(挺tǐng)(身shēn)而出。纵然是他足够的聪明和善于观察,也不能想到,陈丽的出击,实际上是萧燕秋在后面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此时的萧燕秋还是在那一如既往的挂着淡淡的笑容,没有丝毫向秦一柱邀功的意思。

    秦一柱心中突然有所矛盾。一方面他对陈丽出来解围的事(情qíng)感到很惊喜,另一方面他又有些担心陈丽一会真的把有药的酒给喝下去了。毕竟,人心都是(肉ròu)长的,并不太了解陈丽为人的他,仅仅是主观的认为陈丽对他真的是一见钟(情qíng),他自然也就有些不忍心陈丽真的受到伤害。

    第105章送美女回家

    一见陈丽半道里强势杀出,王勇兀自先损伤了大半信心,只得硬着头皮说道:“陈丽,我和秦先生喝酒,你就别出来凑(热rè)闹了嘛。你要喝酒的话,请先等等,待我和秦兄干了这瓶,待会一定专程敬你几杯。”

    王勇说完话之后,就伸手过去“夺”陈丽手中的瓶子。

    陈丽平常也是将王勇给欺负惯了的,如今见王勇非但不买她的帐,相反还去抢她手中的酒瓶,(禁jìn)不住的心中火起。她一把甩开了王勇过来抢瓶子的手,赌气的说道:“王勇,我告诉你,今天你不让我喝,我还非得把这瓶酒给喝下去。你要是朋友的话,就端起来陪我喝了,要是你实在不给面子的话,那我就自己把它给喝了。”

    纵然是王勇对陈丽蛮横霸道的(性xìng)格早已经有所了解,但如今看到陈丽如此的不给他留(情qíng)面,他心中还是有些委屈、有些痛苦的感叹道:“我的女祖宗,你别在这里闹行不行?即使你喜欢男人,也别非得找秦一柱这一个男人嘛。”

    王勇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陈丽,我不是那意思,你要说喝酒,我能不陪你喝吗?只是说事(情qíng)有个先来后到,这瓶酒确实是我敬秦先生的。我话已经说出了口,总不能就那么平白无故的收回来吧?”

    王勇的这番话事实上确实是在(情qíng)在理,连秦一柱都觉得陈丽肯定再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陈丽心中一时感到理屈,下意识的开口强辩道:“王勇,你心中是怎么想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这么出来惩英雄,无非就是想在天蓝面前挣点表现。我告诉你,那是因为你不了解天蓝,她绝对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女生。如果她要是喜欢你这种‘盲目个人英雄主义’的话,相信她早就被你给感动了。”

    陈丽此话一出,王勇的整个脸立即因为不好意思而变得一片通红。

    包间里在座的其他人,也顿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段天蓝先前就一直在生闷气。她既生气于王勇那“蹩脚”的表演,连带着她跟着一起丢人。她同时也生气于谢娜和陈丽近乎盲目的秦一柱。晚上她之所以特意将谢娜和陈丽邀请过来,就是像借助于这两个可以和她比肩的“女魔头”,来好好的收拾一下秦一柱。

    段天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谢娜和陈丽不但是不帮她,相反还主动的去对秦一柱投怀送抱。

    看到陈丽和王勇又掐了起来,本来心中就有气的段天蓝愈发的觉得不爽。眼前既然陈丽的话里公开的提到了她,那么她怎么也不能再继续保持沉默,而是必须要出面做点什么。既可以挽回她的面子,同时也要控制住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王勇,陈丽,我说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情qíng)?不就是一瓶酒吗?张嘴一口干了就行了,何必要在那墨墨迹迹的呢?原本就是单纯的一瓶酒,至于你们联想那么多吗?”段天蓝有些“生气”的说道。

    段天蓝看来也是急了,所以说话也没有什么好语气。

    听了段天蓝明显带气的话,陈丽和王勇的心里(禁jìn)不住的轻颤了一下。

    说话之间,段天蓝已经起(身shēn)走到了秦一柱的旁边,径直打开了一瓶酒,说道:“来,两位朋友,既然你们都想喝,那我来陪你们喝。相信我的面子,你们总应该给一点吧?”

    王勇当时连自杀的心都快有了。一个陈丽就已经足够他难受的了,现在又跳出来一个段天蓝,由不得他不感到郁闷和担心。

    秦一柱瞬间的感觉是觉得有些好笑,整个事(情qíng)变得越来越滑稽了。

    秦一柱悄悄的拿眼打量了一下王勇,刚好是捕捉到了王勇那一脸郁闷的神(情qíng)。他忍不住在心中对王勇说道:“小子,这回演砸了吧?看你一会如何收场?”

    王勇强行的镇静了一下心(情qíng),说道:“天蓝,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我确实是敬秦兄在前,所以这瓶酒无论如何要我和秦兄先干了,否则难以显现出我的诚意。待我和秦兄喝了之后,大家要怎么喝,我保证奉陪到底。”

    王勇虽然口口声声说不驳段天蓝的面子,但他的行为则恰恰是正好与他的说法相反。

    其实王勇也(挺tǐng)无奈的。他当然知道得罪了段天蓝的后果,但正所谓“两害相遇取其轻”,相对于让陈丽将那瓶下有泻药的酒给喝了,他还是倾向于选择前者。得罪了段天蓝尚且还可以慢慢补救,但要是陈丽喝下了那瓶下有泻药的酒,那么肯定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王勇直到此时,才清晰的理解到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段天蓝一看王勇竟然连她的面子都不给,心中的怒火瞬间就又升腾了很多。

    盛怒之下的段天蓝,干脆就不再去管王勇,转(身shēn)对陈丽说道:“陈丽,来,别管他,我们来喝。”

    段天蓝说完话,扬起手中的瓶子,准备和陈丽碰杯。

    王勇一看,彻底急了,只要陈丽和段天蓝一碰杯,那么陈丽定然会立即将整瓶酒干掉。

    王勇(情qíng)急之下伸手一把从陈丽手中抢过了酒瓶,近乎有些无赖的说道:“我说过,这瓶酒是我敬秦兄的,除了他以外,谁也不能喝。你们要喝的话,自己去开。”

    段天蓝和陈丽同时吃惊而愤怒的转(身shēn)盯着王勇。

    段天蓝愤怒的说道:“我靠,王勇,你丫的疯了吗?”

    段天蓝已经很久没有讲过粗话,如今粗话这么顺口而出,可见她确实是被气得失去了理智。她虽然从小生活在一个黑帮家庭,但自她懂事的时候起,段海生就已经成功的将(身shēn)份给漂白了。

    段海生一直很重视对段天蓝的教育,一心要把女儿给教育成一个上流社会的人。所以,无论是他带女儿外出,还是一些手下到他家里去,他都不(允yǔn)许手下在女儿面前讲粗话,他自己更是时刻的重点注意。

    段天蓝完成高中学业之后,段海生更是花费巨资,费劲心机的将段天蓝给送到了国外留学。

    所以,段天蓝虽然从小到大,心里十分清楚自己的父亲从事的是什么生意。但沉稳而儒雅的父亲,在她的心里确实是保持着很高的形象。她对父亲的话深信不疑,认为父亲当年走上这条道路,确实是被环境所((逼bī)bī)。

    对于段天蓝的指责,王勇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故意不去理会段天蓝的愤怒,做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王勇停顿了一下之后,将手中的酒瓶再次递给了秦一柱。他觉得自己晚上已经受到了这么大的委屈、失去了那么多东西。要是不将事(情qíng)给办成的话,他说不定真的就会郁闷而死。

    “秦兄,来,别管她们这些女人,你、我都是男人,我们把这瓶酒给干了。”王勇有些悲壮的说道。

    王勇的话,再次伤害到了段天蓝和陈丽的自尊。

    秦一柱再次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将王勇递过来的酒瓶接下不是,不接也不是。

    “秦一柱,你今天晚上要是敢和这个疯子喝酒的话,小心回头我跟你没完。”段天蓝愤怒的声音响起。

    “秦先生,别和他喝,看他能把你怎么样?”陈丽的声音同时响起。

    秦一柱赶忙顺势向王勇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确实没办法接下酒瓶。

    王勇看到秦一柱如此迅速的拒绝了他的要求,知道再坚持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王勇无比生气的说道:“好,算你们狠,今天晚上就当是我喝多了,要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大家的地方,还请大家能够多多见谅。我确实是不胜酒力,就先行告辞了,你们大家尽(情qíng)的玩吧。”

    王勇说完话之后,嘴里“哼”了一声,转(身shēn)脚步不停的走出了“888”号包间。

    当然,王勇也没有忘记带走那瓶下有泻药的酒,出门之后将瓶子扔到了垃圾桶里。

    王勇这么做,确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场的形势,他已经根本无法驾御。

    对于盛怒之下的王勇带走酒瓶的事(情qíng),现场的其他人都没有太在意。只有秦一柱和萧燕秋各自在心里轻微的笑了笑,正巧两人的眼神此时又不经意的遇到了一起,于是双方的眼神里都有了一些意味深长的感觉。

    王勇负气离开之后,“888”号包间里的气氛彻底的陷入了尴尬。

    此时,一直隐忍不发的谢娜,赶忙动起了心思。先前,当她看到陈丽为秦一柱(挺tǐng)(身shēn)而出,而秦一柱又是一副十分消受的样子,心中顿时感到后悔,后悔她为什么没有主动出击,而让陈丽占了先机?

    谢娜假意用手指按着自己的头部,冲段天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天蓝,我感觉头有些晕,怕是开不了车,要不让我借你的助理用一用,让他把我送回家?”

    段天蓝看了看谢娜,知道她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装作十分遗憾的说道:“娜娜,不好意思,我的助理不会开车,所以也就没有办法帮到你。”

    “啊?秦先生不会开车?”谢娜有些不相信似的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是的,谢小姐,我确实是不会开车,所以只能是(爱ài)莫能助了。”秦一柱诚挚的说道。

    “天蓝,要不让我送谢娜回家吧?她的车就先停在这里,回头来取就可以呢。”萧燕秋带着淡淡的笑容,开口说道。

    段天蓝自然是欣然应许,而谢娜更是不好意思拒绝。

    萧燕秋离开的时候,冲秦一柱浅浅的笑了笑,说道:“秦先生,后会有期。”

    秦一柱同样是亲切的笑了笑,说道:“萧小姐,后会有期。”

    在那一瞬间,两人像是都读懂了对方脸上的笑容。

    待其他人都走完之后,秦一柱也起(身shēn)告辞:“段小姐,要是没其它事(情qíng)的话,你看我是不是可以先走呢?”

    “谁说没有事(情qíng)了,走,跟我一起出门。”段天蓝没好气的说道。

    “啊?去哪?”

    “去了就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