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解禁两万字

    第九十七章一招制敌

    段天蓝灵机一动,又耍起了她蛮横的(性xìng)格,不怒反笑的冲秦一柱说道:“秦大助理,我想你是有所误会,我指的是并不需要你还钱,而是说我救你的恩(情qíng)。你真是能自以为是,也不好好想想,我段天蓝会缺那点钱吗?”

    段天蓝的话一出,在座的朋友都大吃了一惊。

    秦一柱顿时觉得非常的无奈,哑然说道:小姐,你未免太强人所难了吧?钱尚且可以计算,但恩(情qíng)怎么计算呢?”

    王勇看到段天蓝和秦一柱在那里一唱一和的“**”,早已经是怒火中烧,恨不得能够立即冲上去和秦一柱展开一场决战。

    见秦一柱还在那“墨墨迹迹”,王勇忍不住愤怒的吼道:“姓秦的,你丫的可别不识抬举,天蓝让你当她的私人助理,那是给你面子。既然你答应了她,就应该好好的尽你私人助理的职责。然而,你看你干的那些都叫什么事(情qíng)?花了天蓝那么多钱不说,到了这里之后,竟然还诸多狡辩。”

    秦一柱进门之后,最先注意到的就是萧燕秋那如痴如醉的神(情qíng)。他心中有些费解,不知道(性xìng)格外向的段天蓝,为什么会有萧燕秋这样文静的朋友?他同时也有些疑惑,萧燕秋为什么要一直这么专注的看着他呢?

    此时,秦一柱也注意到了王勇那一双毫无善意的眼神,同样是一直在紧盯着他看。

    看到王勇的时候,秦一柱心中顿时就产生了一种鄙夷的心理。因为王勇无论是长相上,还是穿着上,都给人一种轻浮的感觉,而秦一柱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公子哥。

    见其他人都没有说话,唯独王勇却站出来对自己发火,秦一柱顿时忍不住心生怒火,冲王勇反唇相讥道:“这位朋友,你这么说可就有些不对了,纵然是我和段小姐之间有什么误会,好像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即使是我得罪了段小姐,她也可以完全随意针对我,而绝对用不着你来强出头。”

    王勇(身shēn)为本市规划局局长的公子,平常呼风唤雨惯了,天天听到的都是恭维表扬,几时见过像秦一柱这样直接顶撞他的人。所以,他心中有点出离愤怒的感觉了,咆哮着说道:“你小子有种再说一遍,老子今天把你给废了。”

    秦一柱虽然平常为人相对来说比较谦和,甚至偶尔还略微的显得有些懦弱。但对于像王勇这样的人,在重生之后他就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坚决的予以回击,绝对不能纵容这些人的跋扈和张扬。

    秦一柱转头过去,冷冷的看着王勇,一字一顿的说道:“来,你过来,我今天反倒要看看,到底是你把我给废了,还是我把你给残了?”

    秦一柱此话一出,顿时让整个包间里充满了压抑而紧张的气氛。

    段天蓝的几名女生朋友,见秦一柱竟然敢于这么公开的叫板王勇,都(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有些佩服他的勇气。然而,她们又有些担心他。和王勇认识这么久了,她们对王勇暴躁的(性xìng)格,以及王勇为人手段之凶狠,都有着相当清晰的了解。

    王勇顿时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尴尬境地。通过段天蓝先前的介绍,他知道秦一柱的(身shēn)手绝非等闲之辈。但既然狠话已出口,要是不采取点真格的措施的话,那么他今天就可谓是将面子栽到了家,以后也绝对没有脸再见段天蓝等这些朋友。

    王勇被秦一柱就那么抢白,原本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如今又听到秦一柱公然的挑衅,他更是陷入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境地,只得硬着头皮向秦一柱扑了上去。他残留的最后的希望,就是希望秦一柱因为先前是在虚张声势,所以不敢跟他还手,要么就是秦一柱的(身shēn)手,根本就不像段天蓝先前介绍的那么悬乎。

    王勇的“脸”变得太突然,以至于在座的朋友都来不及反应,他就已经欺近了秦一柱的(身shēn)体。先前大家看到王勇和秦一柱掐了起来,还只当是两人在那斗斗嘴。可没想到的是,王勇今天的脾气却超乎寻常的火暴,两句话不对,就冲秦一柱扑了上去。

    王勇因为对秦一柱的(身shēn)手早有所忌惮,所以向秦一柱扑上去的时候,可谓是加了十二分的小心。

    但王勇的(身shēn)体还是马上就犹如断线的风筝,向着后面的墙壁飞了出去。

    没有办法,纵然王勇已经足够的小心,但他和秦一柱的(身shēn)手,实在是相差得过于的悬殊。

    看到王勇那出手的姿势和工作,秦一柱就断定他绝对是一个花架子,而且很可能是因为过早的涉足风月场所,将(身shēn)体给废了。

    所以,当王勇扑上来的时候,秦一柱压根就没有动。

    王勇见秦一柱一直没有丝毫的动弹,于是一拳头对着秦一柱的脑袋揍了过去。

    秦一柱确实是一直没有动弹,但他一出手的动作就算得上是快如闪电。

    见王勇攻的是上路,却露出了下路的空挡,秦一柱猛然的飞脚踢了过去。

    秦一柱一脚正好踢中王勇的肚子,巨大的冲击力顿时让王勇的(身shēn)体飞了出去。

    王勇倒飞出去的(身shēn)体,重重的撞击到了包间的墙壁上。

    前(胸xiōng)后背同时传来的剧烈疼痛,顿时痛得王勇只能狠命的咬紧了牙齿,才控制住没有因为负痛而呻吟出声音来。

    现场的这一突变,再次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一来是因为大家惊叹秦一柱的(身shēn)手之好,竟然没有让王勇在他手上走上一招。

    也是直到这时,大家才对段天蓝先前的描述,有了一个直观而清醒的认识,秦一柱的(身shēn)手果然不凡!

    二来是因为大家震惊于秦一柱出手之凶横,竟然丝毫没有给王勇留任何的面子。他们都知道王勇的(性xìng)格和为人,平常什么时间吃过这么大的亏,绝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果然,王勇用极短的时间,稍微的缓解了一下肚子上的疼痛,然后强行的拔地而起。

    王勇顺手从桌子上((操cāo)cāo)起了一个啤酒瓶子,用力的在前面的茶几上磕了一下。

    装满啤酒的瓶子,随着瓶子的突然破裂,顿时向四周喷溅了出去。

    就在周围的人忙于躲避飞溅出来的啤酒时,王勇拿着手上残留的,尚且还在流淌着啤酒的半截瓶子,对着秦一柱再次扑了上去。

    人群里顿时传来了女生的尖叫声。显然,这样的(情qíng)景,已经严重的超越了女生们的承受底线。

    秦一柱一脚将王勇踢飞之后,心中已经产生了后悔(情qíng)绪。先前他用尽全力的踢出了那一脚,完全是因为带着(情qíng)绪的下意识的行为。实际上他并无意于要生点什么事(情qíng)出来,更加无意于要和段天蓝的朋友过不去。虽然说他凭感觉上确实是不太喜欢王勇,但也不至于一定要这么兵刃相见。

    看到王勇带着凶器再次扑了上来,秦一柱的心里则陷入了矛盾之中。一方面他并无意于与王勇恶斗。另外一方面,从王勇当时的(情qíng)绪和动作上来看,他要是不还手的话,那么血溅当场是必然的事(情qíng)。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段天蓝作为段氏集团大小姐的本色,终于适时的显现了出来。

    段海生作为本市黑帮中的教父,多多少少还是对段天蓝有一定的影响。

    段天蓝突然暴喝道:“都给我住手!”

    正准备狠下杀手的王勇,闻言立即停下了前扑的步伐。实际上他这一举动,多少也有些无奈的感觉。被秦一柱就那么轻描淡写的一脚就放翻了,他算得上已经是丢够了面子。如果他还选择忍气吞声,而不上去和秦一柱玩命的话,那么他王勇也就等于是彻底的栽了。

    王勇平常和三教九流的人都走得比较近,所以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人在江湖混,靠的就是一张面子,如果面子没有了,那么这个人的江湖之路也就可以说是到头了。

    所以,段天蓝的那一声暴喝,实际上正好是给了展开“自杀式攻击”的王勇一个台阶下。

    王勇也并非那种非常愚笨之人,既然想明白了这其中的玄机,所以立即就顺着段天蓝所提供的台阶下来了。

    段天蓝冲正准备决斗的两人,大声的喊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以为这是古罗马吗?还是以为你们自己就是中世纪的骑士,动不动就要与人决斗?我告诉你们,这里是唱歌消遣的地方,而不是看你们比武的地方。要是想看比武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去武馆,而不用在这里看你们两个人蹩脚的表演。”

    王勇仍然是一副愤怒的眼神,紧盯着秦一柱。

    而秦一柱则转过了头来,坦然中带着一丝歉意的看着段天蓝。

    段天蓝继续说道:“秦一柱,我说你也是,让你做我的私人助理,你没有服务好我这些朋友不说,还一上来就和我的朋友打架,你这算是尽的哪门子的助理职责?”

    秦一柱顿时觉得有些难为(情qíng),歉意的说道:“段小姐,不好意思,刚才我确实有些冲动了。因为我今天心(情qíng)不是很好,所以一冲动得罪了你的朋友,真的是非常的歉意。我愿意向他表示歉意!”

    秦一柱的这番话,确实是发自肺腑。

    秦一柱拿起一瓶酒,分别倒好了两个满杯,双手端到了王勇的面前,“诚恳”的说道:“朋友,刚才不好意思,我确实是太冲动了,得罪了你。我知道,仅仅靠这一杯酒,肯定是不能打消你心中的怒火。这样吧,我们先一起喝了这杯酒,然后当着众人的面,你用力的还我一脚。我保证,我绝对不会还手。而假如你一脚没把我踢死的话,起来之后,我们两人就做朋友。”

    秦一柱的这一番举动,表现出了足够的高姿态。

    王勇却分明的感觉到,如果他要喝了这杯酒的话,那么他就等于是默认了刚才的那一脚,摆明就变成吃哑巴亏了。要让他真的当众还秦一柱一脚的话,他肯定是不好意思下手的。而且,真要那样做了的话,他的行为,反而会进一步的衬托出秦一柱的高姿态。

    王勇当下决定,绝对不能做那么傻的事(情qíng)。

    王勇目光(阴yīn)冷的看着秦一柱,嘴里“哼”了一声之后说道:“靠,你以为你是谁啊?别在那假惺惺的装什么崇高,告诉你,老子绝对跟你没完。”

    段天蓝看到这样的(情qíng)况,不(禁jìn)有些生气的说道:“王勇,你也别太矫(情qíng)了,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qíng),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你说你,脾气为什么就那么火暴呢,一上来就动手,你以为你是谁啊?”

    段天蓝因为一直深受王勇追求的缘故,所以对王勇向来说话就不是很客气。

    王勇原本就气愤难平的心(情qíng),此时更是犹如点燃了一桶炸药。他先前那么做,原本就是想帮段天蓝强出头,希望趁此机会能够在段天蓝面前挣到一定的表现。但没想的是,他不但是白白的挨了一脚,而且还丝毫未能得到段天蓝的任何感谢,相反遭到了段天蓝的责备。

    王勇终于忍不住冲段天蓝吼道:“天蓝,你就为了这个小子,而置我们那么多年的友谊不顾吗?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你真要觉得我在这里多余的话,我可以马上起(身shēn)走。”

    段天蓝看到王勇那委屈的神(情qíng),心中(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有些过意不去。

    秦一柱早已经有了后悔之心,所以也有意尽快化解掉这一场恩怨。他觉得即使今后可以再也不理王勇这样的人,但今天这样的(情qíng)况下,怎么还是要给段天蓝点面子的。同时,他突然也有些担心,因为自己的卤莽行为,给在座的段天蓝的其他朋友留下不好的印象,特别是那双一直如痴如醉的关注着他的眼神。

    秦一柱再次诚恳的冲王勇说道:“兄弟,大家都是男人,杀人不过头点地。今天的事(情qíng),是我不对,这样,我先干这一瓶,向你表示歉意。我真心的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

    秦一柱说完话,昂头对着啤酒瓶子就吹了起来。

    王勇先前被段天蓝那么一指责,也有些感到不知所措。特别是秦一柱这么一味的向他“讨饶”,也让他觉得,如果再不顺势而下的话,确实显得他有些过于矫(情qíng)了。

    “喝酒?”王勇突然想起了先前和段天蓝定下的计谋。

    “靠,小样,看老子今天晚上不玩死你才怪。”王勇心下对秦一柱恨恨的说道。

    第九十八章两色女出场

    王勇心下有了主意之后,立即换上了一副笑脸,伸手拍了拍秦一柱的肩膀,说道:“兄弟,好(身shēn)手,今天我输得心服口服。我们也就别说谁对谁错了,大家刚才肯定都有点冲动。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今天的误会,就算是我们交个朋友。”

    曾经有人说过,这个世界上的笑面虎,往往都是坏人居多。

    这句话在王勇的(身shēn)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王勇说完之后,端起秦一柱手中的酒杯,和秦一柱碰了一下,随后仰头干了杯中的酒。

    秦一柱见王勇已经有了和解之意,于是紧张的心(情qíng)也算放得轻松了一些。只是他隐约的觉得事(情qíng)有些奇怪。按道理来说,王勇挨了他那么重的一脚,同时也严重的伤了面子,绝对不应该这么轻易放过他的。

    紧接着,段天蓝为秦一柱一一做了介绍,她在座的朋友个个都是出生名门。

    秦一柱不卑不亢的挨着打了个招呼,即使是看到有两名女生的眼神里明显对他带着兴奋与渴望,他也假装没看见,只是礼貌(性xìng)的问候了一下。

    惟独介绍到萧燕秋的时候,两人的脸上都挂着一层淡淡的笑容,给人一种彼此心照不宣的感觉。

    秦一柱轻笑着说道:“萧小姐,我们以前好像见过面吧?“

    秦一柱此话一出,让段天蓝以及在座的朋友,都大吃了一惊。

    段天蓝吃惊的看了看秦一柱,又看了看萧燕秋,心中想道:“这小子不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准备对燕秋图谋不轨吧?不过,他所用的这个桥段,未免也太老(套tào)了吧?”

    段天蓝已经在等着看笑话。因为据她所知,曾经有无数个人这么跟萧燕秋搭讪过,可得到的都是萧燕秋的冷处理,甚至是明显的讽刺。

    萧燕秋目光柔和的注视着秦一柱,轻笑着说道:“呵呵。是的。我也觉得看到秦先生的那一眼,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只是记不得是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见过来的,女孩子记忆力相对来说,一般会弱一点的。”

    萧燕秋的话更是让段天蓝吃惊不小。萧燕秋平常可是出了名的冰美人,很少应对男生一些俏皮或者带有企图的话的。可萧燕秋如今竟然和秦一柱谦虚客气了起来,内中的(情qíng)况确实有些可疑。

    段天蓝心中不得不猜想道:“莫非他们真的是以前见过面?”

    秦一柱见萧燕秋对他的问题表示出了兴趣,接着说道:“老实说,我也想不清楚我们到底在哪里见过了,不过确实是有一种很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不管怎么说,既然今天通过段小姐认识了你,我感到非常的荣幸。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希望大家以后有机会成为朋友。”

    萧燕秋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说道:“秦先生,你太客气了。我听天蓝提起过你,真可谓是少年英雄。以后你别再叫我萧小姐了,显得生分,就叫我燕秋吧,朋友们都这么叫我。”

    “朋友?”秦一柱仔细的回味着萧燕秋的这个词语。他先前提出和萧燕秋做朋友,一来是表示客气和恭维,二来也确实对萧燕秋这样的女孩心生好感。但他实际上并没有抱太多的信心,毕竟,他和萧燕秋在地位上,还是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正因为这样,所以听到萧燕秋那一番亲切而温柔的话语时,秦一柱才既觉得惊喜又觉得感动。

    秦一柱和萧燕秋正在那英雄惺惺相惜,现场的其他人却有些看不下去了。

    特别是另外两名叫做陈丽和谢娜的女生,更是忍不住对萧燕秋心生嫉妒。这两名女生是出了名的绣花枕头,除了一张漂亮的外表,脑子里基本没有什么东西。而更重要的是,她们还特别的“好色”,前前后后骗了不少纯(情qíng)男生的真感(情qíng)。至于她们到底有没有和那些男生发生(性xìng)关系,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谜。只知道一个个男生被她们骗上手之后,不久就黯然的离去了。

    先前听了段天蓝的介绍,陈丽和谢娜就对秦一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秦一柱走进包间以后,她们当即被秦一柱的风采所迷惑,(春chūn)心更是(情qíng)不自(禁jìn)的((荡dàng)dàng)漾了起来。

    而随后秦一柱在和王勇争斗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英雄风采,让陈丽和谢娜更是(禁jìn)不住的开始浮想联翩。

    陈丽和谢娜虽然对秦一柱已经动了“色心”,但介于秦一柱是段天蓝的人,所以她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她们心中都知道,要是得罪了段天蓝,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特别是假如秦一柱是段天蓝心上人的话,那么她们的行为无疑等同于是横刀夺(爱ài),后果肯定是不堪设想。

    但两人心中已经各自打下了主意,回头一定要认真的试探一下段天蓝,看看她到底对秦一柱有没有意思?如果段天蓝要真的对秦一柱没有意思的话,那么她们肯定就不会再客气,绝对不会浪费这么好的“资源”。

    当段天蓝挨着为秦一柱进行介绍时,陈丽和谢娜各自都是一往(情qíng)深的紧盯着秦一柱看,眼睛里发出了道道**的火焰。但遗憾的是,对于她们充满(诱yòu)惑的目光和神(情qíng),秦一柱像是压根就没有看到,只是礼貌(性xìng)的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让陈丽和谢娜感到郁闷的是,秦一柱先前仅仅是客气的和她们招呼了一下,可现在却开心的和萧燕秋聊了天,不由得她们不心生嫉妒。她们认为,如果秦一柱是在和段天蓝这样打(情qíng)骂哨,她们尚且还可以接受,但如果是和萧燕秋这样,她们则完全不能接受。

    先前陈丽和谢娜还相互的提防着对方,作为同道中人,她们都看出了对方对秦一柱的意思。所以,她们相互看着对方的目光里都充满着戒备和醋意,感觉就像是对方抢了自己的心上人似的。

    但自从看到秦一柱和萧燕秋相谈甚欢的一幕以后,陈丽和谢娜却迅速的对视了一眼。通过这满含深意的一眼,两人顿时达成了默契。不管今后她们谁能够得到秦一柱,反正眼前是必须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先要破坏掉秦一柱和萧燕秋之间的“温(情qíng)”。

    段天蓝此时心里也正在纳闷。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秦一柱和萧燕秋温(情qíng)的谈话时,她心中竟然有了一种酸酸的感觉。按道理来说,她原本就只是想杀杀秦一柱的锐气,并没有对秦一柱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况且,萧燕秋又是她最好的朋友,所以她更加没有理由去感到嫉妒的。

    然而,任凭段天蓝怎么的去开导自己,她心中那种酸酸的感觉还是真切的产生了。

    段天蓝“呵呵”的笑着,打趣的说道:“嘿,秦大助理,看来你还真是有魅力啊!连我们著名的冰美人燕秋,竟然都能够对你另眼相待,看来我还真是得对你刮目相看呢。”

    萧燕秋听到段天蓝的玩笑之后,才感觉到刚才确实有点“喧宾夺主”的味道了。而且,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她就那么和秦一柱相谈甚欢,她也觉得有些不妥。

    萧燕秋的脸顿时(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微微的有些红了,但(身shēn)为典型大家闺秀的她,还是保持住了起码的镇定。

    秦一柱则转(身shēn)对段天蓝,笑着说道:“谢谢段小姐的夸奖,同时也感谢段小姐的引见,能够认识萧小姐这样的朋友,我真的是倍感荣幸。”

    先前陈丽和谢娜就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去破坏秦一柱和萧燕秋之间的对话,但介于段天蓝都未曾说什么,所以她们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开口打断。

    陈丽见好难得抓住了机会,于是赶忙笑着说道:“既然大家都认识了,就都不必再那么客气了,大家尽(情qíng)的唱歌,尽(情qíng)的喝酒,今天晚上一定要玩得尽兴。”

    谢娜则是早已经坐到了点歌的电脑屏幕前,同时附和着陈丽说道:“是啊,我都要等不及了,要是再不唱上一首的话,我估计我都会觉得不舒服呢。”

    谢娜的说法,顿时引起了全场的笑声,包间里的气氛活跃了不少。

    紧接着,谢娜就深(情qíng)的唱了一首《隐形的翅膀》。

    秦一柱由衷佩服的点了点头,并且再次审视了一下谢娜。谢娜的这首歌确实是唱得非常的不错。他本(身shēn)也是一个喜欢唱歌的人,所以对唱歌唱得好的人,本(身shēn)就有一种天然的好感。

    在聆听谢娜唱歌的过程中,秦一柱没有忘记去找王勇喝酒。因为先前的事(情qíng),他心中确实是对王勇心存歉意,而男人之间,要解决矛盾,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喝酒,加之秦一柱本(身shēn)对自己的酒量又有着充足的信心。

    王勇见到秦一柱主动来找他喝酒,心中顿时感到异常的兴奋。他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突然,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秦一柱,和秦一柱连续干了好几杯。

    秦一柱只当王勇是个(性xìng)(情qíng)中人,所以也没有往多处想。

    王勇的几杯刚刚喝完,谢娜紧接着又面若桃花的扑了上来。

    第九十九章纸巾传(情qíng)

    谢娜先前在唱歌的过程中,早已经注视到了秦一柱对她歌声那欣赏的眼神,所以心中不由得乐开了花。经过她的一番卖弄,如今终于引起了秦一柱的关注和好感,她甚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谢娜得知自己心中的感觉之后,忍不住无奈的感叹道:“没办法,谁叫现在是狼多(肉ròu)少啊?现在像秦一柱这样优秀的男人确实是太少了,光是摆在眼前,就有好多双眼睛已经盯紧了他,看来要是不下点苦功夫肯定是绝对不行的。”

    因为先前段天蓝特意叮嘱过,要拼命的灌秦一柱酒喝,所以谢娜歌声一停,立即肆无忌惮的冲秦一柱扑了上来。

    没等谢娜开口,秦一柱已经倒满了酒,笑着冲谢娜说道:“来,谢美女,我敬你一杯。你的歌唱得真是不错,和张韶涵应该不相上下。要是你早点去包装一下的话,说不定现在也已经成为了国际级的大明星。”

    秦一柱此话中恭维的意思未免太过于明显,但同样听得谢娜是笑逐言开。

    没办法,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不喜欢听赞美之词。特别是那些女人,则更加喜欢听到别人对自己的赞美。而要是再是一个动了(情qíng)的女人的话,那么面对赞扬时她的心中定然会开心不已。

    谢娜全然一副受宠若惊的笑容,冲秦一柱风(情qíng)万种的说道:“秦先生,谢谢,你说得确实太夸张了一些,但我得承认,我确实是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看来你也应该是好歌之人,一会能否赏个面子,对歌一首?”

    秦一柱四下环视了一圈,发现除了段天蓝在唱歌以外,其他的人都在有意无意的观察着他。

    秦一柱心下当即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他会成为这个豪华包间里的中心人物?

    秦一柱有一点是明确的,不管自己是多么的自信或者不在乎,但事实上和在座的这些公子哥、大小姐相比,自己确实是什么也算不上。

    秦一柱想起了某位哲人说过的话:“当别人开始吹捧你时,你千万要当自己什么都不是,因为那完全可能是别人正在给你挖掘陷阱”。对照眼前的景象,秦一柱油然而生一种不详的预感。

    秦一柱绞尽脑汁的想了好几个来回,确实想不到这些人能够暗算他什么。他穷学生一个,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暗算他的话,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秦一柱荒诞的猜想道:“莫非是准备把我卖到山西去挖煤吧?但这伙人可谓是人人都不缺钱,没有谁长得像人贩子啊。”

    秦一柱和谢娜连续干了几杯,聊了点音乐的话题之后,谢娜起(身shēn)邀请他唱歌。

    原来,谢娜先前看到秦一柱欣赏的眼神时,早就已经点下了一首“广岛之恋”。

    秦一柱稍微的推托了一下,见实在是推托不过,于是拿起话筒,和谢娜深(情qíng)对唱了起来。

    秦一柱的歌声一出,再次在包间里引起了足够的震撼。

    即使是段天蓝都吃惊而贪婪的紧盯着秦一柱。她从来就没有想过,秦一柱能够将歌唱得如此之好。

    谢娜更是兴奋不已,更加卖力的投入到了歌里。

    由于“广岛之恋”这首歌本(身shēn)就流露着严重的暧昧的味道,所以慢慢的谢娜竟然有了一种(身shēn)陷其中、飘飘然的感觉。

    谢娜刚一结束,陈丽立即又接踵而来。

    同样的是相互恭维,同样的是相互干杯。

    整个过程中,只有段天蓝和萧燕秋一直在旁边看(热rè)闹。

    段天蓝一方面是因为晚上看到了秦一柱(身shēn)上更多的东西,一时之间还感到有些吃惊和震撼。另外一方面,她也必须要把实力给保存到最后,那样才能达成她心中那个整治秦一柱的想法。

    但段天蓝同时也有些心生犹豫,她发现自己突然不太愿意、甚至可以说是不敢,去针对和整治秦一柱了。她竟然有了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生怕因为晚上的行为,把秦一柱给彻底的得罪了,从此以后就不再理她。

    段天蓝先前一直认为秦一柱无非就是(身shēn)手好点、为人迂腐可(爱ài)点,其他也没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优点。但通过今天晚上的事(情qíng),她发现原来是自己错了。冲她的这帮姐妹看到秦一柱时那惊喜而欣赏的眼神,足以看出秦一柱本人还是相当受欢迎的。

    段天蓝心中那种针对秦一柱的“居高临下、理所当然”的感觉,正在急剧的消退。相反,一种明显感觉到压力的心理,正在她心中慢慢的滋长。

    段天蓝不(禁jìn)有些后悔,晚上真是不应该将秦一柱带来见这些朋友。

    萧燕秋今天的行为非常的反常,整个人似乎就完全是为了看秦一柱而来。从秦一柱走进房间那一刻,到秦一柱应对着朋友们轮番的“饮酒攻击”,她一直是含笑而专注的观察着秦一柱。

    只是看到秦一柱的酒越喝越多、越喝越猛的时候,萧燕秋心中不(禁jìn)有些着急。她有点担心秦一柱到时间真的喝醉了,虽然段天蓝等人未必就真的会拍他(裸luǒ)照,但怎么说也是非常不好的。

    萧燕秋虽然心中有些着急,但表面上却看不出丝毫着急的意思。

    秦一柱还是渐渐的感觉到酒有些承受不住了,纵然是他本(身shēn)的酒量不错,但哪经得起这样一波接一波的强势攻击?他已经有了少喝的心,但却总是拗不过段天蓝这帮朋友的(热rè)(情qíng)。

    特别是王勇,自持秦一柱先前有亏于他,“强迫”着秦一柱喝下了不少的酒。他因为心中最为嫉恨秦一柱,所以也最迫切的希望看到秦一柱出丑,于是最为卖力的灌秦一柱酒的人,当然也是他。

    王勇的攻击策略是,绝对不给秦一柱任何的喘息机会。别人在陪秦一柱喝酒的时候,他可以休息,但别人要是不和秦一柱喝酒了,他就必须得马上顶上。总之,他就是想让秦一柱一刻不停的喝,直到喝得烂醉如泥为止。

    因为大量喝啤酒的缘故,秦一柱不久就有了上洗手间的感觉。

    虽然包间里自带有卫生间,但出于礼貌,秦一柱还是选择了去外面的大洗手间。

    痛快的撒完了一大泡尿之后,秦一柱来到洗手池洗了个脸。

    秦一柱下意识的向面前的镜子里看了过去,只见自己的脸已经微微的有些泛红了。他对自己喝酒的习惯和反应,有着非常清醒的自我认识。所以,看到这样的(情qíng)况,他心中明白,这说明他确实已经喝得快要到位了。

    秦一柱并没有立即返回包间去,而是一个人站在洗手池前,“顾影自怜”的对着镜子打量起了自己。实际上,他这种下意识的行为,仅仅就是希望能够晚点回去,可以稍微的少喝上几杯酒。

    秦一柱心中明白,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醉倒在这里。要说他完全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他绝对不会承认。在四年前的这个时候,他即使是有着多么大的理想,也会因为现实的无奈而沉沦。但今天的(情qíng)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手中已经有了大量的事业起步资金,自然也就可以憧憬一些美妙的人生前景。

    秦一柱觉得,今天能够和段天蓝的这帮朋友认识,说不定也是一场缘分。他知道,这里面的人,各个人的家里,都是在本市叱咤风云的家庭,将来说不定就可能会对他有所帮助。

    这也是秦一柱晚上为什么要一直保持高调的重要原因!其目的就是为了充分吸引段天蓝这帮朋友的注意!

    秦一柱先前教训王勇,其实也有些自卖自夸的意思,希望能够在段天蓝这帮朋友的面前,保持住一个为人不卑不亢的良好形象。但遗憾的是,没想到双方冲突的程度,远远的超过了他最初设计的路线。所以,当他一脚将王勇踢飞之后,他才会真切的感到难为(情qíng)和后悔。

    后面开始喝酒的时候,带着上述复杂心(情qíng)的秦一柱,自然是高调的尽(情qíng)喝了起来。

    “你好,请问是秦一柱先生吗?”

    正站在洗手池前顾影自怜的秦一柱,突然听到(身shēn)后传来了问话声。

    秦一柱转(身shēn)看过去,发现一名夜总会的服务员,正充满期待的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秦一柱礼貌的回答道:“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服务员确定了秦一柱的(身shēn)份之后,拿出了一张纸递给秦一柱,说道:“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服务员说完话,走出了洗手间。

    秦一柱则待立在原地,吃惊于眼前所发生的事实。

    秦一柱狐疑的打开了手中接过的纸张,想看看里面到底写的是什么。

    那是一张平常大家经常使用的纸巾,而写字的工具看来又要更加特别一些,应该是女孩子的口红之类。

    因为纸张和笔不太好的原因,所以上面的字看起来有种歪歪斜斜的感觉。但对书画也略知一二的秦一柱,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写字的人绝对应该是一名写字写得相当好的女子。

    雪白的纸巾上,赫然的闪耀着几个鲜红的大字:“小心醉酒,拍你(裸luǒ)照。”

    “啊?”秦一柱忍不住惊呼道。

    第一百整章**间周旋

    看到纸条的那一刹那,秦一柱这才明白,原来晚上的事(情qíng)果然是充满玄机。先前他只是一直感觉事(情qíng)有些不对劲,但由于缺少必要而直接的证据,所以也无从得到证实。但如今结合着这张神秘的纸条,他再对晚上的事(情qíng)进行了一个全盘的回忆与分析,心中逐渐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

    秦一柱紧急的思考了几分钟,逐渐打定了接下来的应对主意,随后若无其事的走回了包间。

    秦一柱心下已经决定,先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然后静观其变。

    秦一柱重新坐回到沙发上以后,这才发现,原来萧燕秋也正好不在包间里。

    “对,刚才的纸条,一定是她写给我的。”秦一柱心中立即猜度道。

    事实也正如秦一柱所料想的一样。

    晚上,看到秦一柱已然喝下了大量的酒,萧燕秋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心中却是着急不已。她担心秦一柱一会真的喝醉了,到时间受到一些不必要的伤害。所以,看到秦一柱走出包间,她赶忙跟了出去,然后迅速的从包里拿出化妆用品,写了一张提醒的纸条,让服务员给秦一柱送了进去。

    不一会,萧燕秋回到了包间。

    秦一柱立即向萧燕秋投去了感激的一眼。

    迎接秦一柱目光的是,萧燕秋脸上那“心照不宣”的笑容。

    重新回到包间以后,秦一柱再次遭受到了段天蓝这些朋友的轮番轰炸。

    一杯接一杯的干,秦一柱渐渐的还是有些吃不消了。

    “必须得想点什么办法,否则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秦一柱心中急切的想道。

    秦一柱一边开动着自己的大脑,积极的思考着解决问题的办法,一边认真的审视着包间里的人和事,寻求着行之有效的办法。

    秦一柱突然想起了兵法上所讲的“分而治之”这句话,心中顿时难抑兴奋之(情qíng)。他决定先要尽可能的分化、瓦解掉这个企图暗算他的团伙,然后才有机会去对仍然心存敌意的人各个击破。

    秦一柱认真而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包间里的形势。

    秦一柱知道,既然这些人准备暗算他,那么罪魁祸首肯定只能是段天蓝。因为别的人和他压根就没有什么关系,犯不着这么处心积虑的来害他。而且,由于段天蓝本(身shēn)就一直对他有“意见”,所以,从动机上来说,段天蓝也是最大的嫌疑人。

    秦一柱觉得,既然是这样,那么争取段天蓝肯定是断然没有任何的希望。

    秦一柱清醒的意识到,王勇应该是另外一个绝对争取不到的对象。晚上他和王勇发生了那样的不愉快,原来王勇并非是大度的原谅了他,而是在假扮笑面虎的角色,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教训他。

    有一个人是秦一柱不需要精力就能够争取到的,那就是一直在对他暗中相助的萧燕秋。虽然他目前尚且不知道,萧燕秋为什么要主动帮助他,但帮助他的事实确实相当明显的。

    秦一柱觉得最应该努力争取到的对象是陈丽和谢娜。这两个女生,晚上对他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热rè)(情qíng)。他相信,只要他经过一番努力,加上稍微的牺牲一点色相,是完全有可能将这两名女生争取过来的。

    心中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秦一柱立即着手实施了起来。

    秦一柱见谢娜喜欢唱歌,而且歌还唱得相当不错。于是,他主动的去点了一些带有暧昧意味的(情qíng)歌对唱曲目,然后邀请谢娜和他一起对唱。

    对于秦一柱的邀请,谢娜表现得既兴奋,又有点受宠若惊,甚至是有点不太敢相信秦一柱对她如此特殊的待遇。当秦一柱拿着话筒走到她(身shēn)边坐下的时候,她才如梦初醒似的,拿起话筒和秦一柱深(情qíng)的对唱起来。

    谢娜度过了最初的疑惑心理,真切的感受到了来自于坐在他(身shēn)边的秦一柱(身shēn)上的男人气息,她心中的好**望再次不可避免的爆发了出来。而反观秦一柱,因为本(身shēn)就是带着强烈的目的(性xìng),所以言谈举止之间时不时的对谢娜表现出了一定的挑逗(性xìng)。

    就这样,秦一柱和谢娜两人,紧挨着坐在一起。两人一边深(情qíng)的对唱着(情qíng)歌,一边不断的“眉目传(情qíng)”,时不时的还要相互咬一下耳朵。也不知道他们咬耳朵说话,到底是因为包间里的声音实在太大,还是因为说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话。

    秦一柱自然是对谢娜大加赞扬,同时充分的表达了他对她的欣赏和仰慕之(情qíng),高兴得谢娜脸上始终挂着灿烂而幸福的笑容。

    此时的谢娜,在秦一柱的精心“挑逗“之下,那颗色心更是蠢蠢(欲yù)动。至于说先前段天蓝吩咐的让她灌秦一柱酒的事(情qíng),她早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

    和谢娜连续深(情qíng)演绎了好几首经典(情qíng)歌之后,秦一柱和谢娜都感觉唱得有些累了。加上房间里本(身shēn)就有这么多人,他们也不能老是霸占着麦克风,所以即使两人都有还未尽兴的感觉,也只能是恋恋不舍的放下了话筒。

    秦一柱刚刚放下话筒,陈丽就款款的走了过来,含笑深(情qíng)的说道:“秦先生,可否给个面子,请你跳支舞?”

    对于陈丽的邀请,秦一柱心中的感觉是“求之不得”。但他表面上还是谦虚的说道:“陈小姐,我不太会跳,怕到时间跳不好,让你见笑。”

    秦一柱的话说得很有艺术(性xìng)。他没有直接说不会跳,因为那样很可能真的让陈丽顿时打消请他跳舞的心理。但他也没有直接就答应陈丽的邀请,因为要那样的话,未免表现得过于积极了,到时间肯定会伤害到和(身shēn)边的谢娜之间好难得建立起来的感觉。

    如果谢娜因此而被触怒的话,那么秦一柱先前的一切努力岂不等于是白费。

    陈丽果然中了秦一柱的计谋,轻笑着说道:“秦先生,你太谦虚了,你的歌唱得那么好,舞自然是肯定跳得相当不错。你可千万不要不给面子,这里这么多人,到时间我可会感到无地自容的。”

    陈丽的话一说完,现场立即响起了轻微的笑声。

    秦一柱见此(情qíng)景,假装勉为其难的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谢娜,意思是说要看看她的态度。

    秦一柱看谢娜的这一眼,其实也是充满着玄机的。他就是希望通过这不需要花费什么精力的一眼,来让谢娜感受到他对她的特别的尊重,从而对他进一步的产生好感。

    果然,谢娜看到秦一柱咨询意见的那一眼之后,心中顿时大受感动。虽然她心中百般不(情qíng)愿将秦一柱就这么拱手让给陈丽,但介于现场的形势,她又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阻拦。

    所以,谢娜只得洋装欢笑的冲秦一柱点了点头。

    秦一柱顿时假装是如蒙大赦似的,和陈丽牵手款款的走进了包间里的小舞池。

    此时,另外有一名女生特意点了一首适合跳舞的歌来唱,让包间里的人能够唱歌、跳舞两不相误。

    看到这样的(情qíng)况,最为生气的就是王勇。晚上,他满门心思盘算的就是,一定要把秦一柱给灌醉,然后好好的报复、收拾一下秦一柱。所以,看到秦一柱和谢娜在那一首接着一首的深(情qíng)对唱时,他心中不(禁jìn)着急不已。好难得等到秦一柱和谢娜不唱了,他正准备上去强拉秦一柱喝酒,不料中途却又被陈丽给捷足先登了。

    王勇忍不住的用怨恨的目光看了看谢娜和陈丽,心中大骂道:“靠,这两个风(骚sāo)娘们,真他妈的是见色忘友的人!一看到男人,就把先前商量好的事(情qíng),全然给抛到了九霄云外!照这么下去,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将秦一柱给灌醉?”

    此时正和秦一柱在舞池里相拥慢舞的陈丽,自然是听到不到王勇心中对她的咒骂。先前她看到秦一柱和谢娜“缠绵”的坐在一起,不断的亲亲我我时,心中顿时充满了嫉妒。但毕竟碍于面子,而且在唱歌上她又确实和谢娜存在很大的差距,所以她只得选择了暂时的忍让。

    陈丽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女生,否则的话,她也不能让(身shēn)边无数的男生为她所倾倒。她心中自然明白,如果她不明智的选择上去和秦一柱唱歌的话。那么两相比较,她在秦一柱心中的形象肯定将不及谢娜。

    陈丽就那么一直隐忍不发,直到秦一柱和谢娜决定不再继续唱,她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上去,邀请秦一柱和她共舞。

    跳舞是陈丽的强项,是足以像谢娜的歌声一样,在秦一柱面前得到完美展示的。

    通过这样扬长避短的做法,也可以看出陈丽是多么的工余心计。如果她能将这些聪明才智用到学习上的话,肯定也会是一名成绩优秀的女生。可遗憾的是,或许是因为她压根就不想学习的缘故,所以她的成绩一直可谓是瘟透顶,常常被人说成是“(胸xiōng)无点墨”的绣花枕头。

    第101章完美演绎

    陈丽看着秦一柱的眼神,充满着迷离的味道。自打和秦一柱翩翩起舞,她的那颗好色之心就一直在蠢蠢(欲yù)动,真有点恨不得将秦一柱给生吞下去,以达到彻底占有的目的。

    陈丽那双搭在秦一柱(身shēn)上的细嫩小手,真切的感受到了秦一柱(身shēn)材的结实和伟岸。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在急剧的上升,双手更是(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在秦一柱(身shēn)上细微的摩挲了起来。

    秦一柱是何等聪明的人,通过陈丽的这些细节行为,早已经看出了陈丽心中的**。

    “嘿,这个女生还真是有些与众不同,从来就只是听说男生调戏女生,可她倒好,一上来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调戏我,实在是有点意思。”秦一柱心中下意识的想道。

    秦一柱时刻牢记着自己的目标,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瓦解掉企图暗算他的团伙。他刚才通过在谢娜(身shēn)上所下的那一番功夫,已经基本达到了目的。如今,面对着**外露的陈丽,他的脸上悄然的浮现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秦一柱双手稍微的加了点力,并且伴随着脚步的移动,有意识的轻轻按压和摩擦着陈丽的(身shēn)体。

    秦一柱能够清晰的感觉道,陈丽在他巧妙的抚摩下,(身shēn)体出现了明显的颤抖。

    秦一柱对着陈丽的耳朵,温柔的轻声说道:“陈小姐,你真漂亮,而且还能跳这么漂亮的舞蹈,真是了不得。”

    来自于秦一柱嘴里的丝丝(热rè)气,源源不断的进入到了陈丽的耳窝里,让陈丽(禁jìn)不住的一阵紧张和欢喜。

    陈丽好难得才控制住了激动的心(情qíng),笑着冲秦一柱说道:“秦先生,你太客气了,看来你应该是一个风月场中的老手啊。想你先前对谢娜也说了同样的话吧?”

    陈丽在(情qíng)感方面有着丰富的经历,所以自然也不会轻易的着秦一柱的(套tào)。她知道,像秦一柱这样油嘴滑舌说出来的话,千万不要轻易的相信。况且,她刚才还亲眼所见,秦一柱和谢娜之间是那样的亲密。

    陈丽心中明白,她的问题完全显得有些多余。她在等待着一个美丽的谎言。任何男人,在面对着这样的问题时,都会进行一番辩解的。

    然而,事实的(情qíng)况,却与陈丽的想法大相径庭。

    秦一柱微微笑着说道:“陈小姐,你说我是风月场中的老手,我的确是愧不敢当。这么多年来,我(身shēn)边结交的朋友,都经常笑话我这个人不懂风月。但我同时得承认,刚才我确实是由衷的赞扬了谢娜小姐,赞扬了她的漂亮和和歌声的优美。”

    “啊?”陈丽下意识的吃惊的看了看秦一柱。她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会和绝大多数的男人,完全的不一样,竟然没有丝毫的辩解,回答得是如此的干脆直接。

    陈丽稍微的有些失望,原本她期待着能够独享秦一柱的赞誉,即使那仅仅是一个漂亮的谎言。但她同时又有了一种比较模糊的“特别”感觉,具体是什么感觉,她自己也还不能确定清楚,应该是由于秦一柱的“特别”而产生的一种特别的感觉。

    “秦先生,你为什么回答得如此的干脆?难道你不觉得,作为一个女孩子,或许会不太高兴你这样的坦诚?大多数女孩子,有些时间还是喜欢听一些漂亮的谎言的。”陈丽笑着说道。

    “陈小姐,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和谢娜小姐,真的都是同样的漂亮。你是一个聪明的女生,我要是在你面前说一些违心的话,不等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讨苦吃吗?”秦一柱说道。

    陈丽不得不再次由衷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秦一柱的意见。她心里十分清楚,如果秦一柱先前违心的恭维了她,她或许会把秦一柱当成是一个小白脸类型的男人,或许会提不起足够的兴趣。但秦一柱现实的行为和表现,却让她对他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征服**。

    “秦先生,那你是怎么样认定一个女生和你关系的呢?”陈丽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主要还是看感觉吧,有了感觉,才能往下接着认定。”秦一柱随意的回答道。

    “呵呵,那秦先生对我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呢?”陈丽进一步追问道。

    “感觉肯定是有的嘛,不然也就不会如此‘贪婪’的和你跳舞嘛。”

    “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秦一柱用手在陈丽的腰上轻微的抚摩了一把,对着陈丽的耳朵,柔声说道:“我对你的感觉,就犹如我们之间现在的距离,那是一种零距离的感觉。”

    陈丽的脸上顿时洋溢出了幸福的笑容,整个人有了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

    当秦一柱重新坐回到沙发上的时候,王勇立即迫不及待的扑了上来,要和他喝酒。

    秦一柱偷眼扫视了一圈在座的人。

    段天蓝此时正是一脸的怒容,压根就没有正眼去看秦一柱。先前她看到秦一柱先后和谢娜与陈丽都那样亲密的时候,心中(情qíng)不自(禁jìn)的产生了一种酸酸的感觉,自然也就对秦一柱心生怒气。她没有想到,看起来正直的秦一柱,竟然会是那样一个大胆的色鬼。

    而秦一柱更为关注的,还是萧燕秋对他的态度。他很担心,因为他先前那些轻浮的行为,会给萧燕秋留下很不好的印象。

    秦一柱所看到的,还是萧燕秋那一脸淡淡的笑容。

    秦一柱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庆幸萧燕秋没有什么特别生气或者鄙视他的意思。但他同时也觉得很纳闷,萧燕秋为什么会依然如此的平静?按照常理来说,任何一个传统型的女生,看到他刚才那番轻浮的行为,都会立即心生反感的。

    当然,秦一柱不知道的是,萧燕秋就像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天使,早已经洞悉了他心中的一切想法。她已经敏锐的判断出,他对谢娜和陈丽牺牲色相的做法,是受到了她那张纸条的提示,目的是为了瓦解他的敌对联盟。

    第102章争风吃醋

    王勇突然发现(情qíng)况有些不对劲。当他再拼命的去找秦一柱喝酒的时候,谢娜和陈丽这两个美女却半道杀了出来,相继为秦一柱一杯一杯的把酒给挡了回去。而且,看谢娜和陈丽那架势,两人就犹如是在进行比赛一样,看谁挡酒挡得快、看谁挡酒挡得凶。

    事实也确然如此,谢娜和陈丽心中的醋劲,都被秦一柱给完美的挑拨出来了。先前谢娜正兀自沉浸在秦一柱对她的关切和温(情qíng)之中,可她突然发现,舞池里的陈丽和秦一柱(身shēn)体竟然帖得那么的紧,忍不住心中酸味和愤怒同时迸发。

    谢娜不太相信是秦一柱在勾引陈丽,因为陈丽在邀请秦一柱去跳舞的时候,秦一柱曾经深(情qíng)的看了她一眼,明显是在征求她的意见。从秦一柱那深(情qíng)的一眼,她充分的看出了秦一柱对她与众不同的重视。

    所以,谢娜主观的认为,一定是陈丽在勾引秦一柱。对于陈丽的为人,她是了解得非常清楚的。凭借着女人、特别是同类中女人的直觉,她一眼就已经看出,陈丽已经把秦一柱当成了最佳的猎物。

    况且,先前谢娜眼睛可是一刻不停的关注着,舞池里的秦一柱和陈丽。她虽然也看到了秦一柱和陈丽咬耳朵,但她却认为,那一定是秦一柱“被迫”在回答陈丽的问题。即使是秦一柱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她也认为那是秦一柱在强颜欢笑。特别是当她看到陈丽一双手在秦一柱(身shēn)上蠢蠢(欲yù)动的时候,她觉得更加坚定了她的判断。

    反观陈丽,想法大致和谢娜差不多,有许多异曲同工之处。她同样认为,秦一柱对她有着特别的重视,下意识的把谢娜当成了她最大的竞争对手。

    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两个同样色(情qíng)而风(骚sāo)的女人,为了能够更好的赢得秦一柱的好感,不约而同的站出来为秦一柱挡酒了,而且是明显的带着争风吃醋的心(情qíng),犹如在进行着某种激烈的比赛一样。

    秦一柱此时正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心里洋溢着计谋得逞的那种特有的兴奋和满足。

    秦一柱悠闲的和段天蓝另外的几名朋友喝着酒,同时聊一些比较时尚的话题。从当事人嘴里不断传出的笑声可以看出,段天蓝的朋友应该对秦一柱的话题以及谈吐,都还是比较感兴趣。这些朋友本(身shēn)和秦一柱就无冤无仇,他们晚上就是来这里消遣的。况且,先前他们也不知道段天蓝是为了收拾秦一柱而召集他们前来,而是单纯的以为就是段天蓝想找他们玩。

    当这些朋友来到“888”号包间,听说了段天的要求之后,虽然说有些吃惊,但出于朋友的意气,他们也确实决定要帮段天蓝好好的收拾一下秦一柱。但待秦一柱来到包间之后,他们清晰的感觉到,段天蓝对秦一柱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恨意”,相反还有些非常特别的意味。加之他们也有些为秦一柱的风采所吸引,于是慢慢的就消除了对秦一柱的敌对之心。

    秦一柱用眼睛的余光再次看了看坐在斜对面的萧燕秋,见她正一脸轻松的和段天看谈论着什么。

    秦一柱很想过去和萧燕秋聊点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总觉得没有那个勇气。他心中下意识的觉得,他只要一走过去,似乎就意味着什么东西,或者说肯定会打破这个包间里好难得建立起来的平衡气氛。

    王勇此时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原本他希望能够迅速的把秦一柱给灌醉的,可眼前的事实是,他被谢娜和陈丽这两个女人给缠住了。慢慢的,他明显感觉有些招架不住了,生怕在秦一柱醉倒之前,他自己就已经倒了下去。

    谢娜和陈丽各自为了能够尽可能的给秦一柱留下好印象,都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拼命的去找王勇喝酒。她们先前曾经亲耳听到了王勇所献的针对秦一柱的毒计,后来又亲眼看到了王勇和秦一柱的那一次正面冲突,所以,当她们看到王勇拼命的去找秦一柱喝酒的时候,就都迫不及待的站了出来。

    当然,谢娜和陈丽也不是那种完全愚蠢的女生,会傻到被秦一柱这么轻易的戏耍的程度。她们各自心里也闪过一丝怀疑的心理,认为秦一柱有可能是使用离间之计在利用她们。但她们心中所闪过这一丝质疑的想法,根本就敌不过她们相互之间的嫉妒之心,以及相互之间为了争夺秦一柱这个猎物而临时建立起来的竞争心理。

    另外有一个(情qíng)况,也很好的消除了谢娜和陈丽各自心中的质疑心理。她们分别觉得,秦一柱压根就不清楚段天蓝和她们最初制定的(阴yīn)谋,所以自然也就无从高明到采取如此“工余心计”的办法来进行防范的。

    王勇已经好几次用愤怒的眼神去谴责谢娜和陈丽,但这两个女人却都装作没有看到,继续在那里尽(情qíng)的争风吃醋。

    王勇顿时有种叫苦不迭的感觉,忍不住在心中对着眼前的两个美女咒骂道:“两个(骚sāo)娘们,我cao死你们,真他妈的是见色忘友,为了这么个男人,就他妈的连朋友都拿出来捅刀子。”

    王勇只敢在心里这么骂谢娜和陈丽,却不敢有过分愤怒的表现。因为他市政府规划局局长公子的(身shēn)份,虽然足够的唬人,但要和谢娜与陈丽比起来,却没有任何可以引以为自豪的优势。

    谢娜的父亲是市工商银行的行长,而陈丽的父亲则是市委组织部的部长。

    所以,王勇的(身shēn)份,确实对谢娜和陈丽,够不成任何的威胁。

    朋友们在这里和秦一柱谈笑风生,段天蓝心中却正兀自生着闷气。今天晚上的局面,已经完全的背离了她最初的心愿。原本她是想在朋友们面前好好收拾一下秦一柱的,一来是为了报复一下秦一柱,二来也是为了在朋友们面前耍耍威风。至于说这样做很可能会载了秦一柱的面子,让秦一柱在她朋友面前丢面子,她压根就没有考虑过。

    但事(情qíng)的发展,却完全的出乎了段天蓝的预料。

    一场暗算秦一柱的“(阴yīn)谋”,最终却演绎成了秦一柱的“个人秀”。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