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拍你裸照

    段天蓝自从当着朋友们的面给秦一柱下达了“命令”,就一直高傲的端坐在那里,等着秦一柱这个“奴才”的到来。她心中不(禁jìn)开始了憧憬,让秦一柱当着这么多朋友的面,来尽心尽力的服侍她,是多么刺激而幸福的一件事(情qíng)啊?

    朋友们则是各自心怀鬼胎,都已经潜意识的把秦一柱当作消遣的对象。

    “888”号包房里的人正在尽(情qíng)的歌唱,而时间却在悄无声息的流逝。

    半个小时在不知不觉之间过去了,“888”号包房里却未见秦一柱的任何人影。

    这样一来,段天蓝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觉得在朋友面前很丢面子。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也不敢相信,秦一柱竟然敢于公开违背她的命令。

    偏偏有那不懂事的朋友,还在那一个劲的询问段天蓝,为什么秦一柱还没有到?真不知道他们是因为真关心这个问题,还是说故意想刺激段天蓝。

    总之,段天蓝确实是很生气了,对秦一柱只恨得牙齿“咯咯”的响。

    相对于其他朋友幸灾乐祸的心理,王勇和萧燕秋的心理则复杂了一些。

    王勇见段天蓝明显有些生气,心中(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感到庆幸。他希望秦一柱来得越晚越好。因为只有那样,段天蓝才会更加的生气,而他才更加有可能趁虚而入。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紧张秦一柱。

    按照常理来说,王勇怎么也不应该去惧怕一个素未谋面的,仅仅算得上是段天蓝“奴才”的男生。然而,事实上他确实是害怕了,一种因为嫉妒和羡慕而诞生的害怕。

    萧燕秋则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担心起秦一柱来。看到段天蓝那已近暴怒的样子,她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凭借着和段天蓝多年的相交,她知道段天蓝绝对是那种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所以,今天大载了面子的段天蓝,加上新仇旧恨的原因,肯定不会放过秦一柱的。

    段天蓝一直心(情qíng)烦躁的坐在那里,很想给秦一柱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到底是怎么个(情qíng)况?但她又觉得那样会显得更没面子,同时也不利于一会她向秦一柱“发彪”,所以最终她还是强行的忍住了没打。

    随着段天蓝不断的给朋友们喊来好吃好喝的,朋友们似乎也渐渐的忽略了秦一柱未到的事(情qíng)。想想这也正常,秦一柱和他们压根就没有什么关系。不管段天蓝和秦一柱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到这里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尽(情qíng)的消遣,尽(情qíng)的歌唱。

    萧燕秋见段天蓝一直坐在那里生闷气,无论朋友们怎么叫唱歌,都只是一个劲的推托。于是,她走到段天蓝的(身shēn)边坐下,轻声对段天蓝说道:“天蓝,不要太生气了,气坏了(身shēn)体不划算。再说,你刚才考虑问题也确实不够妥当。像你那样一个没头没尾的电话,让别人怎么去理解和实施呢?假如他要正在郊区或者正在外地的话,你让他怎么能够半个小时内到达呢?”

    其实段天蓝心中早已经考虑到了这种可能(性xìng)的存在,所以一听萧燕秋的话,明知道自己理亏,但还是强词夺理的说道:“哪有那么巧啊?只要他是待在城里的话,无论在什么地方,半个小时都足够他赶到这里来的。再说,今天中午,我就跟他打好了招呼的,说是晚上要他过来上班。”

    萧燕秋还想再劝劝段天蓝,不料段天蓝却猛然的一下站了起来,高声喊道:“先把音乐关了,我有话说。”

    段天蓝的喊声,让在座的朋友们大吃一惊。有人乖乖的把音乐给关了,大家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段天蓝明显是一种赌气语气的说道:“各位,现在我紧急拜托大家一件事(情qíng),你们马上给我想个办法,要一次把他彻底的给收拾到位,不然我今天晚上肯定会郁闷得连觉都睡不着的。”

    听了段天蓝的要求,在座的朋友先是有点吃惊,接着就再次(骚sāo)动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恭维段天蓝的原因,朋友们竟然很踊跃的提出了建议。

    有人提议等秦一柱到达之后,先蒙头暴揍一顿再说。

    有人提议将秦一柱灌醉之后,开车扔到哪个荒郊野外去,以示惩罚。

    甚至有人提议,要不要给秦一柱来点美色(诱yòu)惑,派个小姐去勾引他上(床chuáng)。

    。。。。。。。。。。。。。。。。。。。。。。。。。。。。

    不料,对于朋友们的这些建议,段天蓝却总是觉得不过瘾。

    王勇一看到这样的(情qíng)况,顿时感觉自己的表现机会到了,故意提高了声音分贝的说道:“各位,我倒是有一个建议,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王勇的话一出,顿时吸引了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

    段天蓝有些急切的询问道:“王勇,快说,到底什么建议?你就别在那卖关子了,没看到我现在正着急吗?”

    王勇深(情qíng)的看了一眼段天蓝,很感动于自己终于引起了她的兴趣。

    王勇难抑兴奋的说道:“你们看这样行不行,等他一到,我们还是一个劲的灌他酒,待将他喝醉之后,到时间我们给他拍上几张(裸luǒ)照,然后放到网上去,保证让他把脸丢尽。这种整人的办法,是最近才在网络上流传起来的。我一直就在想着什么时间找机会尝试一下,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不开眼,竟然一二再、再二三的得罪天蓝,那就只有拿他来试一下刀呢。”

    朋友们一听王勇的建议,都(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取笑他下流。

    萧燕秋更是对王勇感到怒不可揭。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王勇竟然能够想出这么下流而恶毒的招数来。

    萧燕秋正准备展开反对,段天蓝却抢先兴奋的说道:“好啊,好啊,这个主意不错。我也听说了这种整人的办法,先前只是觉得用在他(身shēn)上有些过分了。可他如今竟然丝毫不给我这个主人面子,那么我这个做主人的,当然也就没有必要跟他客气了。”

    虽然段天蓝已然表态,但萧燕秋还是苦口婆心的劝解道:“天蓝,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毕竟,这样的行为有伤人的尊严。而且,万一将来出什么事(情qíng)的话,还很容易触犯到法律的。”

    段天蓝一听萧燕秋横加阻拦,心中虽然有点不高兴。但她却从来不向萧燕秋发脾气的,而且,她也知道,萧燕秋这么做,也是为了她着想。她自然有她特有的针对萧燕秋的办法,那就是跟萧燕秋来软的,因为她知道萧燕秋心软。

    段天蓝对萧燕秋撒(娇jiāo)的说道:“燕秋,平常我都很听你话的,这一次不要阻拦我,好不好嘛?这小子真的是太让我生气了,要是不彻底的收拾一下他,确实难平我(胸xiōng)中的那口恶气。至于什么法律不法律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些人应该关心的事(情qíng)。只要我们没有跑去杀人放火,公安还真能找我们的麻烦吗?我知道你这人心软,而且不喜欢这些整人的事(情qíng),要是你一会实在觉得看不下去的话,你就先离开嘛。”

    萧燕秋是何等聪明之人。她知道段天蓝故意跟她撒(娇jiāo)的说话,实际上完全是为了尊重她和给她面子,其实段天蓝的心中早已经下了决心。

    萧燕秋短暂的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先行离开?

    萧燕秋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她觉得有自己在场的话,关键的时候还可以帮现场的这帮“疯子”把把关,不让他们做出太过分的事(情qíng)来。而且,她觉得段天蓝也可能是因为此时正在气头上,所以才采纳了王勇那龌龊的建议。她相信一会段天蓝要是稍微冷静一些的话,说不定就会取消对秦一柱的拍(裸luǒ)照计划。

    萧燕秋想明白了这些,于是笑着对段天蓝说道:“天蓝,真是拿你没办法,去了国外留学,比原来更加喜欢追求新奇的事务呢。还是老规矩,我不反对你,但你自己要把握好尺度,不要把事(情qíng)给做得太过分。”

    段天蓝一听萧燕秋这话,想都没想就立即答应了。

    于是,“888”号包房里的人,再次陷入了对主角秦一柱登场的期待。

    不同的是,这一次,大家都带有了更为邪恶的目的。

    秦一柱先是陪刘芳吃完了晚饭,然后又匆忙的赶回家去换了行头,这才姗姗来迟的赶到了红馆夜总会的“888”号包房。接到段天蓝电话的那一刻,其实他就已经意识到了违背段天蓝命令的苦难后果。但他当时确实不忍心就那么把刘芳给抛弃,而且还是再次因为段天蓝而把刘芳抛弃。他知道,他只要真的那么做了的话,真不知道刘芳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和刘芳在一起这么久了,秦一柱并不完全是一个白痴。有些东西,他心中其实还是心知肚明的。之所以有些话题没有挑明,只是因为他认为时机还不够成熟。

    秦一柱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了对他“众望所归”的“888”号包房。

    秦一柱的出场,具有绝对的震撼力。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秦一柱的风采所吸引。

    秦一柱的风采,真切的诠释了“人靠衣装”那句至理名言。

    一(身shēn)剪拆得体的华丽名牌的秦一柱,加上他本(身shēn)极为出色的(身shēn)材,趋近完美的展示了他的魅力。现场的几个小女生,早已经对秦一柱看得入迷了,甚至有好色之女,已经悄然的流下了唾液。

    即使是段天蓝和萧燕秋两位富商之女,看到秦一柱新造型的那一瞬间,都(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大吃了一惊。像这样的名牌服饰,他们自然是见到过很多,周围的那些商人,平常基本都穿着这些,甚至是比这些昂贵上好几倍的名牌,但却没有人能够穿出秦一柱这样的效果来。

    同时,在场的人又都有些奇怪,刚才段天蓝不是说秦一柱只是一个穷学生吗?可如今看秦一柱(身shēn)上那(身shēn)行头,少说也得上万元,这会是一个穷学生的穿着吗?

    有人将包间的音乐给关了,同时又有人开亮了大灯。

    当现场的人流连完了秦一柱(身shēn)上的风采以后,都(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把目光投向了段天蓝,想看看她到底想怎么办?

    这样一来,现场压迫的气氛,让整个包房顿时犹如一间审讯室。

    段天蓝端坐在沙发里,因为都是好朋友的缘故,所以她没想要回避大家。

    段天蓝语气极尽讽刺的说道:“嘿,我当这是谁啊?原来是我的秦大助理来了,你老人家可是架子大啊,约好的半个小时,结果却让我们足足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下面我提议一下,大家一起鼓掌欢迎一下我们秦大助理的光临,简直是往我脸上帖金啊。”

    段天蓝说完话,还真个的自顾自的鼓起了掌。

    这样的(情qíng)况下,纵然是在座的朋友,早已经和段天蓝同仇敌忾。但最终也没有谁有勇气跟着段天蓝一起鼓掌,毕竟现场的很多形势,确然是还非常的不明了。

    段天蓝的话一出,大家都立即嗅到了那浓烈的火药味。

    萧燕秋见到秦一柱时,不像其他的女生看得那么入迷。她是一个对“帅哥”很不感冒的女生。但她多少对秦一柱还是有些欣赏的。一来是因为,先前通过段天蓝的介绍,他就已经先入为主的对秦一柱心生好感。二来是因为,秦一柱(身shēn)上隐约的流露着一种“孤芳自赏”的气质,除了一(身shēn)的名牌显得有些扎眼以外,举手投足之间倒是有些不落俗(套tào)的感觉。

    萧燕秋作为一个受传统文化影响深重的人,和别的女生具有全然不同的审美观。

    原本心地就特别善良的萧燕秋,加之对秦一柱多少有些心生好感,所以自然有些为秦一柱感到着急。

    对段天蓝(性xìng)格相当熟悉的萧燕秋,忍不住在心中急切的对秦一柱说道:“秦一柱,千万别和她硬来,她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要是硬来的话,真不知道一会事(情qíng)将闹成什么样子?”

    秦一柱接下来的行为,迅速的证明了他的涵养以及审时度势的能力,也迅速的解除了萧燕秋对他的担心。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