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横刀夺爱

    刘芳放下电话之后,又将整个事(情qíng)仔细的思考了一遍。她觉得要去惊动一个公安局的局长,事(情qíng)确实很重大,心中吃不准会不会违反有关的政策,或者说会不会给她父亲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刘芳不是那种容易冲动和不理智的女孩。出生于政治世家的她,从小就养成了遇事多一分冷静、多一份思考的政治秉(性xìng)。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营救秦一柱出来,自然是着急和紧要,但却千万不能违反有关的政策。她作为本市市长的千金,有些时间说话、做事,都得保持住一定的基本原则。

    刘芳想了想,来到了母亲的(身shēn)边。

    当刘芳的母亲听完了她完整的讲述之后,看着她,轻声说道:“芳芳,跟妈妈说实话,这个男生就是你正在交往的男朋友吗?”

    这一次刘芳没有再断然的否定,而是绯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还不算吧,虽然我有那意思,不过还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呢?感(情qíng)的事(情qíng)总得两相(情qíng)愿,而不能我剃头挑子一头(热rè),就能行吧?”

    妈妈见刘芳这么说,轻声笑着说道:“不会吧?芳芳,怎么这么不自信了啊?你可是堂堂的市长千金,他难道还不愿意吗?我的乖女儿,拿出你以前的那种目中无人的气势来,他要是那么不识趣的话,干脆就别理他了。哪有堂堂的一个市长千金,还要去倒追一个无名小子的道理呢?”

    刘芳的妈妈是从事组织部工作的,加上又是本市的第一夫人,说这番话自有深意。

    但刘芳显然没有体会到妈妈话里的深意,而是立即就妈妈的说法,认真的解释道:“妈,事(情qíng)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shēn)份。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的真实(身shēn)份,因为他那个人平常特别大男子主义,而且还特别的假清高,要是他知道了我的真实(身shēn)份的话,估计反而会疏远我,不愿意与我交往。其实我对他的好感,也来得莫名其妙的。开始仅仅是闹着玩,可后来看到了他那些‘迂腐’而‘固执’的(性xìng)格特点之后,加上待在一起时也算比较开心,我心中的感觉就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刘芳的母亲听到这里,满意的点了点头。她从女儿的话里已经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看来女儿所中意的这个男生,人品确实不错。而她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女儿能找到一个人品不错的男孩子。对于他们家来说,其他的一切都显得不重要。至少在她这里,是坚决的反对官场上的所谓政治联姻的。

    妈妈继续轻笑着说道:“嘿,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男生,能够如此牵动我高傲的女儿的心啊?”

    刘芳见妈妈只是一个劲的在笑,于是抱着妈妈的脖子,撒(娇jiāo)的说道:“妈,我是在跟你说正事了,你怎么老是这个态度嘛?都是你说的,我们要像朋友一样的相处,并且甘愿当我的义务军师和(情qíng)感顾问,所以我才把这些问题跟你讲的。要是你继续这个态度的话,以后我就什么事(情qíng)也不告诉你呢。”

    妈妈看了看刘芳,收起了笑容,说道:“好,好,好,妈妈不笑了,免得一会我们骄傲的公主,真的要生气了。”

    刘芳的脸上立即洋溢出了笑容,说道:“这才是我的好妈妈嘛。”

    “什么啊,难道不这样就不是好妈妈了吗?”

    “不,不,不,妈,你可千万别误会,我绝对没有那意思的。”

    。。。。。。。。。。

    妈妈语气认真的说道:“芳芳,说实话,这件事(情qíng)你准备怎么办?”

    刘芳迟疑的看了看妈妈,有种(欲yù)言又止的感觉。

    妈妈当即看出了女儿是有所顾虑,于是鼓励道:“芳芳,有什么话就跟妈妈说吧,放心,妈妈绝对不会责备你的。”

    刘芳再次小心的看了看妈妈,有些不自信的说道:“妈,是这样的,我想找曹叔叔(秦一柱现在被关着的那个公安局的局长)帮个忙,但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会不会给我爸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妈妈沉思了一下,冲刘芳认真的询问道:“芳芳,你说实话,你刚才所介绍的那些(情qíng)况,都是真实的吗?有没有你为了救那个男同学出来,而故意编排出来的话?”

    刘芳当即严肃认真的说道:“妈,难道你还不相信你女儿啊?当然都是实话的嘛。要是按照你的逻辑,我想偏袒他而去救他,我就不用跟你商量了,可以直接打着我爸的旗号,去让曹叔叔把人给放了。何必还要多此一举的跑这里来糊弄你呢?”

    妈妈听了刘芳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唯一的女儿,她确实还是很放心的。

    妈妈接着说道:“既然这样的话,你不妨倒是可以去找你曹叔叔帮点忙,把真实的(情qíng)况反应给他。”

    刘芳的脸上当即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兴奋之(情qíng),急切的说道:“妈,你同意了啊,你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

    看到刘芳如此激烈的反应,妈妈含笑说道:“只要你反应的(情qíng)况都是真实(情qíng)况的话,就没有什么不妥当的。”

    刘芳仍然沉浸在兴奋之中,试探(性xìng)的说道:“那要不要跟我爸说说这件事(情qíng)呢?”

    “我看就不用了吧,你直接去找你曹叔叔就可以了。一来是因为你爸爸平常太忙,我们要尽可能的少去麻烦他。二来是因为,要是由你爸爸去跟你曹叔叔打招呼的话,反而事(情qíng)会有些不妥当,会让一些心怀叵测的人产生联想的。”刘芳的妈妈的认真的说道。

    刘芳的妈妈不愧是本市的第一夫人,考虑问题真可谓是面面俱到。她可以找出一万条理由来,这件事(情qíng)不让刘芳的爸爸的知道,比让刘芳的爸爸知道要好。

    刘芳得到了母亲大人的恩准之后,立即拨通了曹局长的电话。

    曹局长接到刘芳的电话明显有点意外,原本他还以为是刘市长一家人要约他出去玩。可刘芳一上来就问他是不是在公安局办公室里,当他回答说是的时候,刘芳说是马上来办公室找他,然后就立即挂断了电话,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喘息或者询问(情qíng)况的机会。

    曹局长挂断电话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道:“真不知道这个疯丫头,到底又想干什么?”

    因为曹局长已经知道了刘芳马上要来,所以他特意安排秘书暂时推去了一切的事(情qíng),而是专心等着这位市长千金的驾临。

    刘芳很快就单独在局长办公室见到了曹局长。因为双方都特别熟悉的缘故,所以一些例行公事般的简单问候之后,刘芳就迫不及待的将秦一柱的事(情qíng)给合盘托了出来。

    听刘芳说完,曹局长一脸笑意的说道:“小芳,说了这么多了,可以跟叔叔说说,你来找我的中心意思了吗?”

    刘芳轻微的笑了笑,说道:“我来找曹叔叔,当然是不希望曹叔叔受到蒙蔽。以免到时间办错了案,冤枉了好人,而放过了坏人。那样一来,要是传扬出去的话,也有损你曹叔叔局长大人的声誉嘛。”

    曹局长不动声色的含笑说道:“原来你来都是为了挽救我的声誉而来,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我开后门帮忙的。既然都是为了我的声誉,那就不敢劳大小姐你((操cāo)cāo)心了,我自然会有主张。”

    刘芳自知自己年纪轻轻,根本不可能是老谋深算的曹局长的对手。她一听曹局长的话头不对,赶忙乖乖的投降认输,诚恳的轻笑着说道:“曹叔叔,你就饶了我吧,我来肯定是来找你帮忙的嘛。我不也是因为想着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遇到事(情qíng)要尽可能的公事公办,所以才想着跟你开个正式玩笑的嘛。”

    曹局长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笑着说道:“还算你这丫头头脑聪明,颇有些审时度势的能力,看来果然有些将门虎女的味道啊!”

    曹局长一句话恭维完了刘芳父女两人,紧接着认真的说道:“不过,小芳,很遗憾,对于你的要求,叔叔真的是(爱ài)莫能助。”

    刘芳当即向曹局长投去了疑惑的眼神,心想:“不会吧?难道这么点面子都不给啊?又不是要你违背原则的走后门放人,只是让你将事(情qíng)给秉公办理啊。”

    曹局长看到刘芳那疑惑的眼神,顿时明白了她心中的想法,接着说道:“小芳,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确实的(爱ài)莫能助。因为就在刚才不久,我就已经了解清楚了你所说的这个(情qíng)况。而前来告诉我这个(情qíng)况的人,也是一位来头不小的大小姐,也就是她将秦一柱给接走了。”

    刘芳下意识的询问道:“是谁把他给接走了?什么时间的事(情qíng)啊?”

    曹局长说道:“来头还真不小,是本市赫赫有名的段氏集团的段大小姐,亲自来把他接走的。就是刚才的事(情qíng),你来的过程中,他们正在办离开的手续,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已经走了?”

    刘芳一听曹局长的这话,整个人感觉有些蒙了。赫赫有名的段氏集团,她当然是知道的。她只是不知道,什么时间,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段大小姐?而且还和秦一柱给扯上了关系?

    刘芳下意识的当即起(身shēn)向曹局长告辞,迅速的向公安局大门外跑了出去。

    (身shēn)后的曹局长则同样的陷入了困惑:“这个秦一柱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竟然能够劳驾一个富豪之女和一个市长千金,同时亲自跑到公安局来保他出去?”

    曹局长刚才从段天蓝那里了解清楚了事(情qíng)的真实(情qíng)况之后,立即将主管这件事(情qíng)的那位领导给大骂了一顿,并责成他立即秉公处理这件案子。但连他都没有想到的是,就为这么一件小事(情qíng),紧接着还会出现刘芳这样重要的人物牵涉进来。

    曹局长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说道:“搞不懂,真是搞不懂。”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