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爱之深,责之切

    刘芳正在着急不堪的时候,头脑里突然记起一件事(情qíng)。她记得有一次通过她的软磨硬泡,询问到了秦一柱家里的电话号码。当时她之所以一定要得到秦一柱家里的电话号码,就是想着今后万一到了什么特殊的时候,说不定能够派上用场。

    让刘芳没有想到的是,当初的这个无心之举,今天还果真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先前刘芳之所以一直没有想起这茬,是因为当初拿到电话号码的时候,秦一柱就曾经告诉过她,让她没事不要轻易打他家里的电话。当时她还笑问秦一柱是为什么,秦一柱回答说是怕影响到他父母的清净,还说正是因为那样,所以他才习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刘芳犹豫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拨通了秦一柱家里的电话。她认为眼前这么紧急的时候,是不应该算作没事轻易拨打他家电话的。

    电话响了一会之后,听筒里传来了一个中年女声:“喂,您好。”

    刘芳虽然是第一次给秦一柱家里打电话,但立即判断出对方应该就是秦一柱的母亲,于是乖巧的说道:“阿姨,你好,我是秦一柱的同学,请问他在家吗?”

    “他昨天晚上没有回家来,估计应该在学校吧。你找他有什么事(情qíng)吗?需要我回头代你转达不?”

    刘芳听到秦一柱的母亲如此说,不敢说联系不上秦一柱的事(情qíng),害怕让秦一柱的父母平白的担心。于是说道:“这样的啊,阿姨,那请问他手机号码是多少?回头我直接联系他吧。”

    “1351818xxxx,不过他现在好像处于关机的状态,你晚些时间再打吧。”

    秦一柱的父母不同于刘芳。他们虽然也曾经拨打过秦一柱的手机,发现秦一柱的手机处于关机的状态。但由于他们打小就对这个儿子非常的放心,所以也就没往多处想,仅是简单的认为,秦一柱的手机或许是没电了,等等原因。

    放下电话之后,刘芳心中感到更加的着急。昨天下午她明显是和秦一柱一起回到城里来的,可秦一柱为什么没有回家去呢?整个晚上,他都跑去做什么了啊?

    刘芳想着、想着,就感到有些生气,但更多的还是越发的着急。

    刘芳是那种不会轻易投入感(情qíng)的女孩,一旦投入到了一段感(情qíng),就会相当的执着。同时,作为本市市长的千金,她在感(情qíng)道路上,也有一种天然的强势心理。这一点她和秦一柱都是心知肚明的。所以,面对眼前的这种(情qíng)况,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必须要马上想办法找到秦一柱。

    一是因为担心秦一柱,二是因为必须搞清楚秦一柱到底在做什么。

    刘芳开动着自己的脑筋,在思考着如何可以找到秦一柱。

    刘芳的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心想要不找他打听一下?

    秦一柱的朋友中,刘芳最熟悉的就是耗子了。因为大家都是校友的原因,所以共同在一起玩过几次,彼此还算混了个脸熟。

    刘芳经过了一番“人找人”似的努力,终于先行找到了耗子的电话号码,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将电话给打了过去。

    耗子此时正是急得犹如(热rè)锅上的蚂蚁。昨天晚上他是亲眼看到秦一柱被那辆警车带走的,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也难怪他会心中着急。他回到家以后,本想把这件事(情qíng)告诉他老爸,让他老爸帮忙想想办法的,可又想起秦一柱当时撩下的那狠心的话,于是又有些不敢这么做。

    然而,除了让自己的老爸想办法以外,耗子又没有别的办法。

    就在耗子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刘芳的电话打了过来。

    一听出是刘芳的声音,耗子不(禁jìn)感到大吃一惊,不知道刘芳为什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

    但因为平常知道刘芳和秦一柱的关系相对比较好,同时也看出了刘芳对秦一柱有那么一点特别的意思,所以耗子也就没准备将实(情qíng)隐瞒着刘芳。

    “耗子,你好,我是刘芳。不好意思,我找秦一柱有点急事,但因为一直打不通他的手机,所以冒昧的打扰一下你,想看看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可以联系上他?”刘芳在电话里礼貌的说道。

    耗子犹豫了一下之后,有些沉重的说道:“刘芳,你找不到秦哥正常,因为他出了点事(情qíng),如今正在公安局里。”

    刘芳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大跳,立即紧张的询问道:“怎么回事(情qíng)啊?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qíng),以至于人会被带到公安局去?”

    耗子接着在电话里,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qíng)的大致经过,和刘芳叙述了一遍。

    刘芳听完耗子的介绍,不(禁jìn)感到怒火中烧,生气的说道:“晕倒,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情qíng)啊?”

    刘芳一方面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天下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qíng)。见义勇为的人反而会被当作蓄意伤害的犯罪嫌疑人给带到公安局去,也不知道公安局的那帮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或许是因为(身shēn)为市长千金的原因,所以她对这种政府职能部门的昏暗甚至是明显的渎职行为,有着一种天然的反感。至于她父亲到底是不是一名优秀而正直的**领导,她心里不敢肯定,但至少父亲一直在她心中保持了那样的一个高大形象,而且还一直在教育她要成为那样的一个正直的人。

    刘芳另外一方面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天下竟然会有秦一柱如此迂腐的人。明明事(情qíng)很简单的,却非要弄得那么复杂。她认为秦一柱完全可以和耗子一起直接到公安局把事(情qíng)的经过说清楚就行了,何苦非得要表现个人英雄主义,硬是要一个人把事(情qíng)给扛下来,把问题给搞得那么复杂。

    实际上这一点刘芳有点冤枉秦一柱。由于她和秦一柱的成长环境和成长经历完全不一样,所以她可能从来没有秦一柱心中的那些顾虑。她出生的时候,父亲就是一位前途无量的处级领导干部,所以,这么多见来,她在生活中更多是的时候也是扮演着“呼风唤雨”的角色,基本没有过受骗或者受到伤害的经历。

    耗子并不清楚刘芳心中的那些想法,但他还是自顾自的解释道:“秦哥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我知道,他这都是为了我好,才一个人把事(情qíng)给扛了下来。事(情qíng)很明显,公安局方面肯定是金毛的家人打了招呼,所以才准备对我们进行屈打成招。秦哥跟我说过,金毛的家里相当的有钱,而如今这个年代,有钱就能使鬼推磨,就能够把黑的给说成白的。”

    刘芳忍不住生气的接话道:“真是个迂腐的人,这是什么逻辑,朗朗乾坤世界,有那么黑暗吗?亏他还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怎么做起事(情qíng)来就那么悲观呢?他就不敢勇敢的去和那些不健康的社会现象做斗争吗?”

    耗子一听刘芳在这个时候,竟然还在电话里对秦一柱大加指责,心中当即感到有些不高兴。

    耗子冲刘芳生硬的说道:“刘芳,你还有别的事(情qíng)吗?要是没有别的事(情qíng)的话,我们就聊到这里吧。你当然可以不管秦哥,可他是为了我才进去的,我还得想办法将他给救出来了。”

    当然,耗子这个率(性xìng)耿直的人,当然不能够理解到,先前刘芳之所以会那么责备秦一柱,完全是因为“(爱ài)之深、责之切”的原因。

    刘芳虽然嘴巴上在责备秦一柱,但心里还是隐约的有点喜欢秦一柱的这种憨厚。她觉得,虽然秦一柱这么做,看起来确实迂腐了一点、傻了一点,但却同时将秦一柱这个人的重义气和敢于担当的(性xìng)格,给完全的展现了出来。

    刘芳马上听明白了耗子话里的弦外之音,联想到自己刚才那一番指责秦一柱的话,知道让耗子有些不满了。她不(禁jìn)觉得有些内疚,但同时也有感于耗子和秦一柱之间的这种兄弟(情qíng)谊。

    刘芳在电话里冲耗子说道:“耗子,你别误会,我不是要针对秦一柱。只是可能因为我心里着急了一点,所以说话就有些没分寸,希望你不要介意。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这件事(情qíng)就让我来想想办法吧。”

    耗子想了想,觉得权且死马当作活马医,多一条途径总会多一分希望,于是说道:“当然好啊,大家一起想办法,说不定就能早点把秦哥给救出来。”

    刘芳接着在电话里问道:“耗子,那我问你,你知道他现在被关在哪个公安局里吗?”

    耗子立即回答道:“这一点我倒是比较清楚。昨天晚上因为我看清楚了那辆警车的车牌号,今天早晨我假装没事的询问我父亲,问他那辆车属于哪个公安局的?我父亲当时问我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些,被我随意编了个理由给敷衍了过去。后来他告诉我,那辆警车应该是xxx公安分局的。”

    刘芳干脆的说道:“那好,耗子,先就这样,我们分头想办法,有什么事(情qíng)的话,我们再联系。”

    刘芳挂断电话之后,脸上的神(情qíng)顿时放轻松了很多。刚才耗子在电话里讲到的那个公安分局,局长正好是他爸爸的下属和朋友,所以她也和那名局长非常的熟悉。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