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暗送秋波

    ps:本书强推期间暂停《中国式特工》的vip更新,全力写作和更新本书,所以更新速度肯定会相对比较快!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

    金毛眼看敌不过秦一柱,心中只顾盘算着如何能够脱(身shēn)。小说齐全更新超快

    偏偏秦一柱心中早已经对金毛诸多恶行恨之入骨,所以只一味的和金毛缠斗在一起,并且招招都是狠招,很快打得金毛鼻子、嘴角等处鲜血不断的外流。

    秦一柱仅仅是有那么几秒钟的犹豫,觉得这样会不会真把金毛给打坏?但或许是因为这么多年来,他心中积攒了太多的怨气和怒气,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出来,所以,他突然有了一种终于彻彻底底的做了回男人的感觉,根本不计后果的和金毛打斗在了一起。

    金毛的(身shēn)体上在不断的挨着秦一柱的拳打脚踢,传来了一阵阵的连绵不绝的剧痛。同时,他心里更是叫哭不迭,眼前的处境对他可以说是极为不利,想打打不赢,想走又走不掉。

    金毛一方面是因为真正的疼痛难忍,一方面也是受到了先前与耗子打斗的那名伙伴的启发,逐渐的放弃了抵抗,只顾双手紧紧抱着头部的躺到了地上。他主观以为,这样一来,秦一柱肯定就会像耗子一样,停止对他的攻击。

    然后,金毛这次的如意算盘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因为秦一柱毕竟不同于耗子。耗子先前不打已经倒下的对手,一来是因为他和对手本(身shēn)没有什么冤仇,二来是心中挂念着上去增援秦一柱的事(情qíng)。可秦一柱就不一样了,他心中早已经对金毛充满了怒火。

    见金毛被打躺到了地上,秦一柱并没有意识到他可能是假装的。

    秦一柱之所以继续打金毛,完全是因为心中的愤恨所导致。但他还是调整了一下攻击的部分,害怕打脑袋和(胸xiōng)部这些,真有可能把金毛给打出个好歹来。他而是用力的甩开了自己的脚,对着金毛的(屁pì)股和大腿,一脚一脚的踢了下去。

    秦一柱的这种打人的办法,是很有针对(性xìng)的。它们通常只会给对方带来剧烈的疼痛感,而不会把对方给打出什么问题。

    躺倒在地上的金毛,承受着秦一柱大力脚的伺候,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金毛声嘶力竭的呼喊,终于让自行车女孩看不下去呢。

    自行车女孩小心的冲秦一柱说道:“你们可以别打了吗?再打的话,很可能会打死人的。”

    自行车女孩的话,让秦一柱多少冷静了一些。

    而此时,耗子也早已经将对手给打翻在了地,正在对对手进行疯狂的“再教育”。

    既然自行车女孩已经开了口,秦一柱喊着耗子准备一起离开现场。

    秦一柱对躺在地上的金毛说道:“金毛,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qíng)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希望你以后能够好自为之。如若哪天再遇到我手上的话,我对你不客气的程度,肯定会比今天有过之而无比及。”

    金毛心中当然咽不下这口窝囊气,但他是深谙“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的。所以,纵然他心中有着万千不服,但他却连怒视秦一柱一眼的胆量都没有,只能将不服气给埋藏在心中,双手抱着头,脸朝着地,让秦一柱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qíng)。

    秦一柱见金毛已经成那样,也就无意在追究,而是带着耗子和自行车女孩一起离开了现场。

    直到秦一柱等人已经走远,金毛终于将头给抬了起来,翻了个(身shēn),仰面躺倒在了地上。

    金毛一边因为(身shēn)体的疼痛而“哎哟、哎哟。。。。。。”的叫唤着,一边嘴里破口大骂道:“姓秦的,我((操cāo)cāo)你ma,老子绝对跟你没完。”

    旁边的一人附和着说道:“我靠,今天可是真他妈的栽到家了,要是不出了这口(胸xiōng)中的恶气,今后他妈的还怎么出来混啊。”

    另外一人跟着咬牙切齿的说道:“金毛,你平常不是和一些黑道上的人很熟悉的吗?事不宜迟,你马上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过来收拾这两小子,帮我们出了这口恶气啊。”

    金毛心中虽然也有这样的想法,但他总认为,要是仅仅是揍秦一柱一顿的话,实在出不了他(胸xiōng)中的那口恶气。

    另外的两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金毛,等待着他的决断。

    金毛这人虽然学习成绩可以说是瘟透了顶,但脑袋瓜子却是出奇的灵活,特别是在干坏事上。

    金毛狠狠的说道:“你们两个听好了,今天晚上的事(情qíng),记住,就说是我们晚上在路上遇到他们,因为发生了几句口角,他们就将我们给打翻在地。”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你想干什么啊?”另外一人询问道。

    “我现在马上给公安局打电话,那里有我爸爸的熟人,让他们去把那两小子给抓起来。公安局里的那些人,平常收了我爸不少的钱,这个时候喊他们出点力,他们肯定不会拒绝。只要将姓秦的该抓进公安局去,告他个蓄意伤害罪或者打架斗殴罪,最少也得拘留他个十天、半个月的。到时间不但可以帮我们出了(胸xiōng)中的恶气,而且还可以彻底的杀杀他的威风,免得他平常在我们学校里被捧得跟个大英雄似的。”金毛强忍着疼痛,一口气说出了这番话。

    “好主意!真他妈的绝啊!金毛,放心,我们也会让我们的家庭,给公安局方面施加影响的。这次一定要把这两小子给收拾得够戗。”另外一人附和道。

    金毛一看意见取得了另外两人的赞成,立即在地上找到了摔散的电话,准备打给公安局方面的人。

    金毛在电话里告诉对方,刚才自己和两个朋友被人给打了,现在正躺在街道上。他同时透露,打人的人向着xxxx街道方面去了。

    有关秦一柱等人的去向,是金毛推断出来的。他估计秦一柱和耗子,肯定会对自行车女孩不放心,而是会把自行车女孩给亲自送回家。他以前听认识的那个(裸luǒ)聊女生说过,自行车女孩的家在xxx街道上,只是不知道具体的位置。

    跟公安局的人讲明了(情qíng)况之后,金毛等三人,立即给自己的家长打通了电话。他们没有忘记添油加醋的哭诉了自己被揍的过程,同时进一步的夸张了自己的伤势。

    三家的家长,电话里一听到金毛等的说法,自然是着急万分,同时对打人者也充满了愤怒。

    自行车女孩一直默默的跟秦一柱和耗子走到一起,过了一会,她终于鼓起了勇气,关切的小声说道:“你们的鼻子和嘴角处都在流血,脸上也有鲜血,需要赶快包扎一下。”

    秦一柱和耗子互相看了一眼,发现(情qíng)况确实如此。但两人心中都在犯嘀咕,到底可以去哪里清洗和包扎一下伤口?这个时间,一些私人诊所,肯定早已经关门了。而要是去大医院就诊的话,这样的小伤口造成白白的浪费不说,而且还很可能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现在的一些大医院,对于打架之类的伤者,有些时间会进行受伤原因的调查、了解,甚至是会通报给公安机关的。

    自行车女孩一看秦一柱和耗子那为难的神(情qíng),估计到两人可能是找不到地方包扎伤口。于是,她试探(性xìng)的小声说道:“要是你们愿意的话,可以去我家,我姑姑是医生,所以这些简单的伤口处理,我还是会的。我们家里就有急救药箱,让我为你们把伤口包扎好,也算是我报答你们对我的救命之恩吧。”

    自行车女孩真切的把秦一柱和耗子,当成是他的救命恩人了。对于她来说,如果真要被人劫色了的话,与要了她的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秦一柱和耗子听了自行车女孩的建议,都忍不住看了一眼自行车女孩。

    秦一柱认真的说道:“这不太好吧?这么晚了去你家里,影响到你家里人休息的话,我们会过意不去的,我们还是自己去想办法处理一下就好了。”

    耗子的脸上则露出了迟疑的神(情qíng),看得出来,他对自行车女孩的建议似乎很感兴趣。

    自行车女孩听了秦一柱的话,坦然的说道:“没关系的,我们家里就我一个人住,所以谈不上什么影响的。”

    耗子一听自行车女孩的这话,立即急切的说道:“秦哥,要不我们就听她的吧,反正她一个人回去的话,我也有些放心不下,干脆我们顺道把她送回去吧。”

    自行车女孩听了耗子的话,脸(情qíng)不自(禁jìn)的红了,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秦一柱看了一眼耗子,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终于接受了自行车女孩的建议。

    三人加快了行进的步伐,耗子(热rè)(情qíng)的询问了自行车女孩的名字。

    原来自行车女孩的名字叫做林俊芳。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