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收拾“金毛”

    秦一柱和耗子离开红馆夜总会以后,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闲逛起来。因为晚上先前在夜总会发生的冲突,所以两人的心(情qíng)多少还是有些郁闷。

    耗子感觉晚上的整个事(情qíng)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晚上竟然会和段氏集团的掐了起来。他同时也没有想到,在那样复杂和危急的(情qíng)况下,他们竟然还能够从红馆夜总会里全(身shēn)而退。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抬眼看了看走在旁边的秦一柱,心中再次升腾起了巨大的疑问。

    耗子下意识的冲秦一柱问道:“秦哥,你和那个段大小姐以前是不是认识?”

    秦一柱偏头看着耗子,故作非常不解的问道:“嘿,有点意思,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耗子“嘿嘿”的笑了笑,说道:“也没有什么根据,主要是凭感觉。晚上我们能够毫发无伤的离开,主要是因为她的缘故。你想嘛,我们将她的保镖给打伤了,她非但没有难为我们,而且还几次在关键的时候为我们说(情qíng),让夜总会的老板不要为难我们。所以,除了感觉是你们以前认识以外,我真的再也找不出其它合理的理由。”

    秦一柱专注的看着耗子,反问道:“真要像你说的那样,要是我们认识的话,晚上还会起那场冲突吗?”

    耗子(情qíng)不自(禁jìn)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倒也是,所以才更加让我觉得费解嘛。”

    秦一柱诡秘的笑了笑,说道:“其实也不算完全让人费解,至少可以找出一条比较充分的理由。”

    耗子表(情qíng)认真的追问道:“什么理由?”

    秦一柱张扬的笑着说道:“很简单,因为她可能看上我了嘛。”

    耗子知道秦一柱是在跟他开玩笑,附和的大笑着说道:“要真是那样的话,兄弟可得恭喜你呢,你马上就有机会入主段氏集团了,到时间可别忘记提拔兄弟哈。”

    经过这样一个轻松的玩笑,两人都一扫先前那灰暗的心(情qíng),顿时开心了很多。

    秦一柱虽然嘴里开着玩笑,但心里却还真是有些想法。晚上他也隐约有种感觉,段天蓝确实是有意无意的在帮他,否则他和耗子还真的可能会吃上个大亏。至于和段天蓝的再次重逢,而且如此快的实现了再次重逢,他也觉得冥冥中似乎一切有注定。

    秦一柱头脑里不断的浮现着和段天蓝之间的恩恩怨怨。他从内心深处,有点同(情qíng)段天蓝,也希望能够为段天蓝做点什么。但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可以帮助到段天蓝,即使他跑上去直接把豹子将来会抢班夺权的事(情qíng)告诉段天蓝,相信段天蓝打死也不会相信。

    秦一柱思来想去,觉得即使要想帮助段天蓝,也还是得等待机会。

    一通玩笑之后,耗子提议道:“秦哥,经过刚才这一番折腾,肚子都有点饿了,找个地方喝会酒吧?”

    秦一柱欣然同意,两人向一条著名的夜啤酒街道走去。

    来到一家烧烤店之后,秦一柱和耗子找了一个卡座,点了一点烧烤和啤酒,悠然的喝了起来。

    烧烤店的老板显然是一个精打细算的人,将店内给布置得异常的合理。老板在房间的四周,布置了好些卡座,桌子与桌子之间用将近两米高的屏风给隔开。这样做的直接好处是,给客人提供了一种雅间消费的感觉,但又大大的节约了装修的材料费和空调使用费。

    秦一柱和耗子刚刚坐下时,就听到了屏风后面的客人在“高谈阔论”。

    “你丫的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可他妈的别让我们在这里干熬了这么久,到时间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哈。”一个声音说道。

    “绝对搞清楚了嘛,前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个女的,是从事那种(裸luǒ)聊服务的。这件事(情qíng)就是她无意之中告诉我的,说是在她们那里有一个女孩,只是从事聊天设备的调试以及一些服务工作,而坚决不参加来钱更快的(裸luǒ)聊服务。”另一个声音说道。

    “我靠,既然她那么纯洁,要是我们下手了,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又一个声音说道。

    “说你他妈傻,你还不承认,出来耍追求的就是感觉。要是光为了**的话,随便的去找个鸡就行了嘛,何必要去找这样的女孩呢?找这样的女孩,图的就是那种与众不同的感觉。你知道古时候的那些所谓的秦淮名((妓jì)jì)为什么那么有名吗?还不是因为她们都是卖艺不卖(身shēn)的啊。”第二个声音继续说道。

    “金毛,老子发觉,你他妈的在女人方面,简直就是一个天才。真是可惜了你爸还在处心积虑的帮你安排上学的事(情qíng),我看你他妈的以后干脆别上学了,用一生的时间好好去研究一下女人,说不定将来还有机会成为一个大师级别的人物呢。”第一个声音笑说道。

    紧接着,旁边桌子上的几个人,发出了哄堂的笑声。

    秦一柱先前听到屏风后面第二个人的声音,就感觉稍微有点熟悉,隐约在哪里听到过似的。后来他又听到‘金毛‘这个称呼,心中更是觉得可疑。

    秦一柱假意筷子掉到了地上,刻意的拿眼睛小心的向屏风后面看了看,发现果然旁边三个人中的其中的一人,就是上次想在大巴车上猥亵范雨婷的“金毛”。

    秦一柱头脑里不(禁jìn)回忆起了上次在lz警官学校的“新英雄榜挑战赛”上的那一幕。当时的(情qíng)况明摆着,对手之所以想向他下毒手,肯定是金毛在后面搞的鬼。

    秦一柱重新坐好之后,忍不住低声骂道:“我靠,又是这个人渣。”

    耗子不解的看着秦一柱,问道:“秦哥,怎么回事(情qíng)?你骂谁呢?”

    秦一柱将(身shēn)体向耗子靠近了一点,把和金毛之间的恩怨跟耗子小声的诉说了一遍。

    耗子本(身shēn)就是一个(性xìng)(情qíng)中人,同时心中早已经把秦一柱当大哥看待,所以听说了金毛几次想暗算秦一柱的事(情qíng)以后,忍不住怒火中烧。

    当秦一柱说到金毛晚上又准备去残害哪个女孩的时候,耗子当即愤怒的表示:“((操cāo)cāo),秦哥,这事我们可绝对不能不管,千万不要让这样的人渣,再出去残害善良的女生。”

    晚上在红馆夜总会里发生的事(情qíng),耗子本(身shēn)多少就觉得心中有些窝囊。

    所以,如今只能算是金毛倒霉,撞到了耗子的枪口上。

    秦一柱(情qíng)不自(禁jìn)的点头表示同意:“也好,正好我一直在找机会,收拾一下这个人渣。既然今天晚上巧遇上了,那就给他点颜色看看吧。”

    耗子看来应该是对“惩恶扬善”的事(情qíng)有一种天然的兴奋心理,当即(热rè)切的表示:“秦哥,你说怎么干吧?”

    秦一柱沉思了一下,说道:“我们先别打草惊蛇,一会他们出去之后,我们暗中跟着他们,待时机到了时再出手。现在要是我们就上去找他们麻烦的话,他们肯定会什么也不承认,这样一来,我们反而会授人一个惹是生非的口柄。”

    耗子听了秦一柱的话,满是佩服的点了点头,说道:“恩啊,秦哥,你说得对,搞斗争确实需要讲究策略。”

    秦一柱和耗子心中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于是安心的喝起酒来。两人只是进一步的提高了注意力,“偷听”着金毛等人的说话。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客人们陆陆续续都开始走了。

    金毛等人却没有丝毫准备离开的意思,而是继续在“旁若无人”的高声谈论着。

    耗子忍不住冲秦一柱询问道:“秦哥,妈的,这帮人怎么还不走啊?”

    秦一柱心中也觉得有些纳闷,但他马上想起了金毛刚才所说的一个细节,说道:“估计时间还没到吧,刚才金毛说了,这次他们准备下手的是一个在**聊天工作场所上班的女孩,那样的地方一般下班都会比较晚。”

    耗子和秦一柱放慢了喝酒的速度,继续仔细的凝听着金毛等人的说话。

    时间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两点,旁边终于传来了金毛等人稍微压低声音的说话。

    “金毛,时间差不多了吧,我们是不是该走呢?”其中一人说道。

    “恩,差不多了,再过一会我们就去。我已经把(情qíng)况了解清楚了,那个女生是晚上两点半准时下班。地点我也选择好了,她回家的时候,必须得经过一条小巷,那里晚上基本没有人经过,我们就在那里下手。”金毛以一种成足在(胸xiōng)的语气说道。

    先前说话的人继续笑说道:“我((操cāo)cāo),金毛,说你是天才,真他妈的一点都不过分。照你这样的水平,都快赶上那些抢银行的人了,用来对付一个小妞,真他妈的是一种天大的浪费。”

    另外一人附和着说道:“说来耗子也真够朋友,有这样的好事(情qíng),竟然都还记得我们兄弟,而没有去吃独食。”

    紧接着旁边就传来了耗子爽朗的笑声,看来对于另外两人的恭维,他非常的满意。

    一通笑声之后,第一个人有些担心的说道:“耗子,我还是有点担心,万一她要是反抗或者事后报案的话,怎么办呢?”

    耗子自信满满的说道:“这个你们放心,我都已经了解好了。她晚上都是一个人单独回家,所以我们根本不用担心她反抗的问题。至于事后她报案的问题,基本可以肯定她不会。她本(身shēn)是本市一所大学里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因为家庭贫困,所以选择了那样的一份职业。如果她要是报案的话,我们到时间就说是她主动卖(淫yín)给我们的,反正她在那样的地方工作,本(身shēn)就容易引起人联想的。再说,像她那样的大学生,遇到这样的事(情qíng),一般都不太敢声张的,她也很担心学校的老师和同学知道她在那样的地方工作。退一万步说,即使真的出了什么事(情qíng),凭借我们三个人的家庭背景,还有摆不平的吗?”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出发吧。”另外一人坚决的说道。

    金毛等人起(身shēn)离开了座位。

    秦一柱和耗子暗中跟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