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促销小姐

    耗子虽然心中有点怯场,但在女孩面前表面上还是装得很镇静和洒脱。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ròu),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

    随着当年“古惑仔”系列电影的风靡全国,无数的青年人早已经奠定了对夜生活的认识。如今的电视剧、电影里,反映酒吧、迪吧夜生活的场景数不胜数,耗子也从中汲取到了丰富的“经验”。

    女孩将手臂搭在耗子的肩膀上,让耗子产生了一种很异样的感觉。他甚至都不敢向女孩的下边去看,因为女孩下(身shēn)穿着的是那种短到了极点的职业超短裙。他还清晰的记得,刚才在观摩舞台上那一对激(情qíng)的男女时,就险些造成了他意外的兴奋、(射shè)精。

    耗子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情qíng),然后很绅士的给女孩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秦一柱看着耗子的表现,心中暗自笑了一下。他估计耗子没有看出来,旁边的这个女孩其实是来促销酒的。

    女孩跟秦一柱甜甜的笑了笑,然后坐了下来。

    秦一柱原本想将女孩给打发走的,可心中突然又有点想恶作剧的感觉。他想看看,耗子接下来到底会和这个促销酒的女孩子发生点什么故事。

    耗子心中抑制不住的兴奋,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刚一进来,就会有美女主动上来“把”他。

    “把”这个字眼,是耗子从电视剧里学来的。同时他也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再次认真的向秦一柱打量了一下,发现他确实没有什么地方比秦一柱长得帅多少。

    所以,耗子就有些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子会主动上来“把”他?而不是去“把”秦一柱或者别的客人?但这一切似乎都显得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想着是不是会真有一场艳遇。

    经历了最初的怯场和不适应,耗子终于算是平静了下来。

    耗子很洒脱的给服务员做了个手势,服务员赶忙送过来了一个空杯子。

    耗子一边往女孩面前的空杯子里倒酒,一边自我介绍道:“美女,你好,我叫做耗子,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女孩看起来显得很兴奋,眼睛紧盯着耗子,说道:“耗哥,你的名字真有意思,为什么要叫耗子,而不叫老鼠或者猫呢?朋友们都喊我露露,以后你也喊我露露吧。”

    耗子很认真的凝听着女孩的话,从女孩的话里,她解读出了两个很重要的信息。第一个信息是,通过“耗哥”和“露露”这两个称呼变换来看,女孩已经主动把两人的关系拉到了很近。第二个信息是,通过女孩的话,已经足够的展示出了女孩的幽默和爽快,而这恰恰是耗子所欣赏的。

    既然露露显得那么幽默,耗子当然也不肯落后,说道:“我的名字有意思吗?老实说,我自己一点也没觉得,相反,好多人觉得耗子这个名字听起来怪怪的。倒是你的名字,才是真正的有意思,我记得有一句广告词,好像就叫‘每天要。。。。记得喝露露’。所以说你才有水平嘛,名字都是天天带给大家健康快乐的。”

    在嘈杂的音乐里,耗子挣扎着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不(禁jìn)觉得嗓子有点干疼。

    露露接着转(身shēn)看着秦一柱,既像是在问秦一柱,又像是在问耗子,说道:“敢问这位大哥高姓大名?”

    耗子匆忙给女孩介绍道:“这是。。。。。。。”

    耗子原本是想说“这是我大哥,姓秦名一柱的”,但是他的话却遭到了秦一柱的抢白。

    秦一柱知道,这是露露在试探他和耗子的关系。像这样促销酒的女孩,到桌子上来促销酒的时候,第一件事(情qíng)就是要找准谁是里面的决策人,然后好对着决策人下手。因为她们所促销的品种酒,最终要看决策人想不想喝,才能最终决定是否能够成功销售出去。

    秦一柱已经猜到了耗子要说什么,所以他才匆忙的说道:“我姓秦,是耗子的兄弟,请露露美女以后多多关照。”

    秦一柱的话说得很有艺术(性xìng),既表达清楚了他和耗子的关系,同时又确立了耗子“决策人”的位置。

    秦一柱就是想看看,耗子到底会怎么样应付接下来的事(情qíng)。他心中也隐约的有个想法,想通过这次机会,看看耗子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露露将杯子中的酒匆忙的敬了秦一柱之后,果然是将(身shēn)体重新转向了耗子。

    露露同时将椅子向耗子的方向移动了一点距离,将手重新搭在了耗子的肩膀上,故意将嘴唇夸张的挨到了耗子的耳朵边,轻柔的说道:“耗哥,这个杯子太小了,要不我们换瓶子喝吧?”

    耗子正不知道应该如何和露露相处,听说露露要换瓶子喝酒,他当然是惊喜不迭、欣然(允yǔn)许。他自认为,在喝酒这件事(情qíng)上,他还是比较有特长的。而且,他也听说过,来这样的地方消费,要想和里面的女孩子发生点什么,最重要的、也是最简单的途径就是不断的喝酒。

    耗子拿眼睛看了一下秦一柱。他害怕秦一柱见他在这里“泡妞”会感觉到不高兴,因为他今天是陪秦一柱来找人的。

    秦一柱回报了耗子一个放心的神(情qíng),意思是示意他尽量放开的耍。

    秦一柱本(身shēn)就并不太排斥一些新青年的生活方式,更何况他还很感兴趣耗子接下来的表现。

    耗子看到秦一柱那充满鼓励的眼神,顿时犹如感觉得到了皇帝下的圣旨一样。

    耗子大着胆子反手过去,将手放到了露露(裸luǒ)露在外的肩上。

    触摸到露露肩膀上那光洁、细嫩的肌肤,耗子的全(身shēn)顿时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

    耗子对着露露的耳朵,暧昧的笑着说道:“当然好啊,一切悉听美女吩咐。”

    露露将嘴唇进一步的接触到了耗子的耳朵,呵气如兰的说道:“那喊你兄弟也一起来吧,我怕光是我们俩喝酒的话,他会觉得闷。”

    耳朵里感觉到露露吹进来的(热rè)气,耗子感觉全(身shēn)的骨头都快酥了。

    “当然没问题!”耗子直接代秦一柱做了回答。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因为他觉得和秦一柱的关系那么铁,自然可以在这样的小事(情qíng)上帮他做个主;二来是因为他知道,秦一柱同样的很能喝,所以喝点酒也没有什么关系。

    就那样,三个人开始了对着瓶子的喝酒。

    秦一柱故意到舞台上去跳舞了,留下耗子和露露在那继续喝酒。对于促销酒的女孩子,他还是比较了解的,所以他也不担心耗子会出什么事(情qíng)。相反,他恰恰是正想通过一些事(情qíng)来历练一下耗子。因为他总有种潜意识的感觉,耗子这个人将来会是他人生道路上很重要的一个朋友。

    秦一柱先前已经认真的观察过了,这里的服务员女孩似乎都不太像是被拐卖来的迹象。他估摸着,被拐卖来的女孩,到迪吧来从事服务的应该相对比较少,因为这里的服务不能和色(情qíng)服务很好的衔接起来。

    秦一柱推断,如果红馆夜总会里真的有被拐卖来的女孩的话,那么最大的可能(性xìng)就是出现在二楼。因为那些歌城里一般不但会有陪酒的小姐,而且一般还会有出台的小姐。

    秦一柱正在舞台上一边跳舞,一边犹豫是不是转移到二楼上去看看时,却突然发现,耗子和露露好像在争执什么,而且露露的(身shēn)后还站着两个迪吧里的服务员。

    秦一柱赶忙从舞台上回到了桌子边,询问耗子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耗子告诉秦一柱,露露非得让他买一打xxx啤酒。他不愿意买,露露就骂他,因此争吵了起来。

    事(情qíng)其实是这样的。

    刚才露露一直在和耗子勾肩搭背的喝酒,很快,先前秦一柱喊的那一打百威啤酒就见了底。

    这个时候,露露立即不失时机的、无限温(情qíng)的冲耗子说道:“耗哥,酒都没有了,你再喊一打吧,今天我们来个不醉不休。对了,我喜欢喝xxx啤酒。”

    老实说,耗子其实并没真想和露露发生点什么。第一次去迪吧里消费的人应该都有经历,心中其实并不是真的或者是没有胆子真的去发生一夜(情qíng)之类的事(情qíng),追求的也就只是那种暧昧而迷离的感觉。

    见露露要求再喊酒,耗子心中有些犯难。一来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喝得不少了,不想再喝了;二来是他(身shēn)上也没带多少钱。

    耗子本(身shēn)就没有多少钱,加上秦一柱早告诉过他,让他晚上不要管钱的事(情qíng)。

    所以,耗子(身shēn)上确实是没带什么钱。

    耗子于是提议下次再喝。

    露露的整个脸色顿时完全变了,原因很简单,她主动送上门让耗子吃豆腐,就是为了把酒卖出去。可如今耗子竟然不买她的酒,那么他觉得自己的豆腐就白白的被耗子吃了。

    露露当然是怒不可揭,对耗子开骂了起来。像这样的女孩子,素质本(身shēn)也不是特别的高。先前想卖酒时,把一些不好的东西,都刻意的隐藏了起来,所以可能让人还不觉得。但如今既然已经开口骂人,说的话有多难听就可想而知。

    而露露(身shēn)后的那两名服务员,赶过来是故意造成帮露露出头的假象,想把耗子给吓住。

    耗子偏偏又是一个倔强之人,见露露强行要他买酒,本(身shēn)心中已经火起。后来又听到露露骂他那么多难听的话,更是控制不住的怒火。

    看到耗子这样的反应,秦一柱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说明耗子不是那种贪色之人,而且还确实的充满着血(性xìng)。

    秦一柱了解清楚了事(情qíng)的来龙去脉之后,只轻轻的对其中的一名服务员说了一句:“去把陈哥叫过来。”

    秦一柱嘴中说的陈哥,是这个迪吧的值班经理。其实他也不认识,只是刚才在进门的时间,从墙上的照片上看到值班经理陈楚生的名字。

    秦一柱说这番话,有充足的把握,可以兵不血刃的解决掉这场危机。

    果然,听到秦一柱的话之后,露露和两名服务员的脸色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紧接着,两名服务员就假意相劝了一番,然后将露露给带走了。

    秦一柱知道,那两名服务员之所以假意帮露露出头,完全是因为和露露的私人关系比较好。他刚才故意说“把陈哥喊过来”,就是告诉露露他们,他其实是这里的常客。而像这样的强迫客人买酒的事(情qíng),一旦真的被夜总会的领导知道了,那么等待露露和服务员的只能是开除。

    像露露这样的促销酒的女孩子,和夜总会都是有默认的规则的。她们到这里来促销酒,夜总会的老板是很欢迎的,因为卖出去酒他们也可以分成。但前提是,这样的促销,必须不能影响到夜总会的正常经营和声誉。

    秦一柱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将露露和服务员给轻描淡写的吓退了。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