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红馆”夜总会

    秦一柱语气坚定的说道:“耗子,一方面你再帮我跟你爸说说,希望他能够帮我多加留意一些,万一有了我表妹的消息,到时间能够尽快跟我说一声。另外,我们也不能就这么干等着你爸的消息,自己也得有点行动。”

    耗子见秦一柱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个重点,忍不住迫不及待的说道:“秦哥,你就干脆点,直接说怎么干吧?”

    秦一柱对耗子急(性xìng)而火暴的脾气是有一定了解的。他非但没有觉得耗子沉不住气,相反心中还升腾起了一种感动之(情qíng)。就冲耗子前前后后对他表妹的事(情qíng)如此上心,就可以知道耗子确实是发自肺腑的把他当作兄弟在看。

    秦一柱坚决的说道:“我们自己到各个娱乐场所去侦察一番,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耗子一听秦一柱的话,脸上顿时浮现出了兴奋的神(情qíng)。他突然有了一种很强烈的感觉,犹如电视里和书本上经常写到的大侦探家一样,准备前去侦破大案、要案似的。

    秦一柱毕竟多吃了几年的饭,经历的事(情qíng)也多一些。所以,他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耗子心中的想法。而同时对于那些娱乐场所的复杂(性xìng),他也有着比较深的了解。

    所以,秦一柱忍不住冲耗子叮嘱道:“耗子,不过有一点我先声明一下。去娱乐场所侦察,可是会遇到很多的(诱yòu)惑。如果你自认为抵挡得住那些(诱yòu)惑,那么我们就去。而如果你要是自认为抵挡不住那些(诱yòu)惑,那你就不要去,让我一个去就好了。”

    耗子听完秦一柱这话,一脸坏笑、但语气异常坚决的说道;“秦哥,你放心,只要你能抵挡住(诱yòu)惑,那么我就一定能抵挡住(诱yòu)惑。再说,你放心,我也不是那种分不出来轻重的人,知道现在最关键的事(情qíng)就是寻找到你表妹。即使真的想出去放纵一下,也可以另外安排时间嘛。”

    秦一柱下意识的冲耗子看了一眼,真诚的说道:“耗子。谢谢!”

    耗子一听秦一柱又说“谢谢”,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耗子有些不高兴的说道:“秦哥,你老是跟我那么客气做什么啊?我是真心把你当我大哥看待的,希望你也能把我当兄弟看待。”

    秦一柱轻轻的拍了拍耗子的肩膀,感慨的说道:“耗子,假如我要不是把你当兄弟来看待的话,这件事(情qíng)我就不会请你帮忙呢。”

    耗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冲秦一柱说道:“秦哥,对了,有个问题,那些娱乐场所的消费都很高,我们去侦察时,肯定就得消费,可我们哪来那么多的钱啊?”

    秦一柱冲耗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这个你就不用((操cāo)cāo)心呢,我自有办法。”

    耗子闻言顿时吃惊的看着秦一柱。据他所知,秦一柱平常在生活过程中,不太像是一个来自于有钱人家庭的样子。而且,秦一柱曾经在聊天过程中也向他透露过,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家庭条件比较一般。

    秦一柱看到耗子那吃惊的神(情qíng),立刻明白了耗子心中的疑惑。

    秦一柱用一个善良的谎言来解释了耗子心中的疑惑:“耗子,你肯定觉得很奇怪吧?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说钱不用担心?其实是这样的,我们家庭条件虽然一般,但我表妹家可是特别的有钱。所以,为了找到她,我姨夫、姨妈花再多的钱也没有关系的。因为我姨妈知道我从小就比较懂事,所以才让我也参与了找寻我表妹这件事(情qíng)。当然,他们也不敢将此事过于的声张,因为害怕有居心不良的人得到消息以后,会挖空心思的先去找到我表妹,然后对我表妹不利。”

    耗子犹如在听故事一样的听着秦一柱说话。以前他父亲也经常给他介绍一些这样的事(情qíng),可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但今天这些同样的事(情qíng)从秦一柱的嘴里说出来,他却是深信不疑。

    夜里十点钟,秦一柱和耗子各自从家里出来,到本市一家大型夜总会的门口碰上了头。

    耗子和秦一柱今天都穿得特别的“古惑仔”。

    有关穿着这一点,是由秦一柱提出来的。他告诉耗子,去这样的地方消费,就必须打扮得古惑一点。因为好学生或者好青年,一般是不到这种地方来的。自然,一些生面孔的好青年,一到现场则会迅速引起娱乐场方面的怀疑和重点盯防。

    但如果要是穿得比较古惑,举止再轻浮一点的话,娱乐场的老板们则会相当的欢迎。因为他们会认为,这些青年肯定是一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成天不知道学好,专门到这些地方来找乐子,而且还特别的愿意花钱。

    老板们只图的是那些公子哥口袋里大把的钞票。至于这些公子哥到底是不是在这里变得更坏,则根本不关他们的事(情qíng)。

    这家夜总会的名字叫做“红馆”,看名字就充满了暧昧的味道。地点是由耗子挑选出来的。因为这一块辖区是由他父亲多年来所管辖的,所以从小到大,他就经常听说这家夜总会的名字。

    通过这一点,一方面说明这家夜总会确实一直生意很好,竟然可以保持多年来屹立不倒;而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说明,这家夜总会肯定是偶尔就会出点事(情qíng),所以才会被派出所的警察在嘴里经常的提到。

    秦一柱和耗子来到门口,立即迎上来两位(身shēn)着旗袍的小姐。

    两位小姐看起来有一种通俗的漂亮。

    “通俗的漂亮”是最近几年刚刚流行起来的夜生活词语。指的是一些女人,晚上到夜生活场所去消费或者工作,由于她们本(身shēn)化有比较浓的妆,再加上夜生活场所里那不断闪耀着的暧昧灯光的映衬,看起来自然就漂亮了很多。而至于她们本(身shēn)是不是漂亮,则根本没有办法判断。或许等白天他们卸了妆以后,头天晚上还对他们想入非非的那些男人,说不定都得顿时倒了胃口。

    “两位先生好,欢迎光临红馆夜总会,祝你们在这里玩得开心。”两位迎宾小姐整齐划一的温柔的说道。

    刚看到两位漂亮的迎宾小姐时,耗子就看得有点入神。

    如今再听到迎宾小姐那甜美的声音,耗子更是整个人陷入到了痴迷。

    秦一柱看到耗子那痴迷的神(情qíng),不(禁jìn)觉得有些好笑。他再次打量了一下两位迎宾小姐,才明白为什么第一次光临这种场所的耗子眼神会那么痴迷。

    两位迎宾小姐旗袍的开口也确实开得太深了,差不多都抵达了他们大腿的根部。两条修长而白皙的大腿,伴随着旗袍的摆动而若隐若现,表现出了十足的(诱yòu)惑力。而看到那两条白皙大腿的男人,目光会一直循着开口上升到迎宾小姐大腿的根部,接下来自然就会继续朝开口上面一点点位置处联想。

    秦一柱不(禁jìn)感叹道,也难怪“红馆”夜总会这么多年经久不衰,顾客还没进大门,**就已经得到了急剧的撩拨。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