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市长千金

    (虽然今天只更新了一章,但单章的内容还是比较多的,差不多也相当于两章。小说齐全更新超快请大家手上有推荐票的朋友慷慨的给本书投几票,儒商在这里谢谢大家呢。)

    刘芳给秦一柱做了一个说悄悄话的提示。

    秦一柱立即略微的低下了头,将耳朵附到了刘芳的嘴唇边。

    刘芳嘴唇刚刚微启,秦一柱立即感觉到耳窝处一阵(热rè)气扑来,产生了一种痒痒的舒服感觉。

    由于两人本(身shēn)就一直拥抱在一起,所以秦一柱的(身shēn)体再次起了剧烈的反应,下(身shēn)的玩意给裤子撑得老高。在那一瞬间,他差点就控制不住要偏头去亲吻刘芳呢。

    秦一柱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一来是因为他从四年后重生而来,很多事(情qíng)还没有弄明白,所以在其他方面的**相对来说就弱了一些。二来是他同时清醒的意识到了,一旦他那么做,又遭到了刘芳反对的话,则两个人都很可能会掉入到眼下的一湖湖水中去。况且,他要真那么做了的话,还很可能被刘芳给看成“小人”,而他一向是很注重自己的个人形象的。

    秦一柱好难得用意识控制住了自己的邪念,仔细的听着刘芳的悄悄话。

    “亲(爱ài)的,知道我在笑什么吗?”刘芳温柔的说道。

    秦一柱摇了摇头,表示他不知道。同时他也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刘芳,不明白刘芳为什么突然对他贯以了“亲(爱ài)的”这个称呼。

    “我在想,假如现在是晚上的话,我们能够在这样的一个位置拥抱、接吻的话,肯定会是多浪漫的一件事(情qíng)啊!”刘芳一脸陶醉表(情qíng)的说道。

    听了刘芳的话,想象着刘芳所设定的(情qíng)景,秦一柱全(身shēn)的体温在进一步的急升。

    秦一柱吃惊的看了一眼刘芳,不知道她又想搞什么鬼。

    “这该不会是真的吧?难道这个女生真的对我动(情qíng)呢?那幸福也来得太突然了吧?”秦一柱心中遐想道。

    刘芳见秦一柱没有说话,继续附在秦一柱耳朵边动(情qíng)的说道:“亲(爱ài)的,想吻我吗?”

    刘芳说这话的时候,同时还向秦一柱的耳朵里吹进了两口(热rè)气。

    秦一柱顿时有了全(身shēn)都快酥软的感觉。

    秦一柱(身shēn)体的剧烈反应明白的告诉了他,他确实是很想亲吻刘芳的。

    但秦一柱最终还是没有行动。因为他不太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的事(情qíng)。

    刘芳继续充满挑逗(性xìng)的说道:“想吻就吻吧。”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可什么都不管了!死就死吧!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是秦一柱心中闪电般划过的想法,促使他下定了“冒死”去亲吻刘芳的决定。

    秦一柱慢慢的偏过了头,将眼神调整得尽量的深邃,嘴唇向着刘芳的嘴唇缓慢的靠了上去。

    秦一柱通过仅有的少量恋(爱ài)经历,以及阅读大量(爱ài)(情qíng)、(情qíng)(爱ài)故事得出结论,男人要想和女人亲(热rè)时,一双富有杀伤力的眼神是很重要的。

    刘芳则一直是一脸陶醉的等待着秦一柱的亲吻,看得秦一柱心中忍不住的一阵激动和狂喜。

    为了尽量的显示自己的温柔,所以秦一柱移动嘴唇的步伐非常的缓慢。

    就在秦一柱的“幸福(阴yīn)谋”快要得逞的时候,刘芳却突然一下将头转向了一边,同时脸上露出了无限张扬的笑容。

    秦一柱这时才发现,他又一次被刘芳耍呢。

    秦一柱用一道道带着愤怒的目光,(射shè)向了刘芳。

    秦一柱将嘴唇靠近刘芳的耳朵边,生气而无奈的低声说道:“你太过分了吧?有那么耍人的吗?”

    刘芳保持着一脸张扬的笑容,同时几乎是咬着秦一柱的耳朵,低声说道:“我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一个色狼?结果通过事实发现,你绝对是一个标准的色狼,而且还是一个大大的色狼。”

    刘芳说完话之后,对着秦一柱的耳朵狠狠的咬了一口,说是对秦一柱先前色狼行为的惩罚。

    秦一柱的耳朵是真的被刘芳给咬疼了,感觉耳朵就快要掉了似的。

    那一瞬间,负痛而愤怒的秦一柱,真的是很想将刘芳一把给推到湖水里去。但他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因为他确实做不出来那样的事。

    不过,秦一柱心中还是闪过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觉得刘芳这个女孩子还真是很有意思的。

    就在这时,岩石上面探出了一个脑袋,同时传出了一阵带着夸张的笑声的说话声:“出来吧?你们二位还真会挑地方浪漫啊,害我们找得好辛苦。”

    原来,保安们在树林里仔细的搜索之后,仍然不见秦一柱和刘芳的人影。有保安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爬上了湖边的那块大岩石,结果看到了下面正在“浪漫”的秦一柱和刘芳。

    听到喊声的那一瞬间,秦一柱和刘芳的脸不约而同的红了。

    保安们则是对着两人投去了暧昧的眼神,发出了肆意的暧昧的笑声。

    保安队长:“走吧,两位同学,跟我们去趟保卫处吧。”

    秦一柱:“不用了吧?我们又没犯什么事(情qíng),为什么要和你们去保卫处啊?”

    保安队长:“犯没犯事(情qíng),不是你们说了算的,而是要我们经过调查了解,才能下结论。”

    秦一柱:“这你们有些过分了吧?学校请你们来,是让你们保护我们这些学生的生命财产安全的,而不是要你们针对我们这些无辜的学生。”

    保安队长:“你说得对,但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们有可能参与了什么违纪的事(情qíng)。要不你们怎么看到我们就跑?而且还躲到那么隐蔽的地方做着有损校风文明的事(情qíng)?”

    刘芳先前一直没有说话,听保安队长这么说,终于忍不住愤怒的说道:“请你说话放尊重点,什么叫做有损校风文明的事(情qíng),你都看到我们做什么呢?人长一张嘴,是用来吃饭的,可不是拿来乱说话的。”

    刘芳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完全的展现出了一种压迫(性xìng)的气势。

    保安队长看了看刘芳,最终还是没敢发作。他也有些琢磨不透刘芳的(身shēn)份了,一般来说,敢这么说话的人,肯定都是有着什么特别的背景。

    lz警官大学作为本省一家著名的警察学校,向来就是**和富家子弟聚集的地方。由于这些家庭的孩子,一般成绩都不怎么好,所以很多就都被家里想办法送来了这所学校。而他们一旦从这所学校毕业以后,他们的父母又会再想办法把他们安排到公安部门上班。

    而能够到公安部门去上班,从各个方面来说还是不错的。

    正因为这样,所以lz警官大学才成了本省的“太子党”云集的地方。

    保安队长已经在lz警官大学干了好几年了,所以对上述的(情qíng)况,他肯定有着透彻的了解。正因为那样,所以他才没有、也不敢计较刘芳的态度。

    而秦一柱则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刘芳。他心中疑惑的想道:“这还像是一个普通家庭来的女孩子敢说的话吗?”

    保安队长的语气相对客气了一些:“不管怎么样,还是得请你们和我们回去一趟。你们可以放心,要是真没什么事(情qíng)的话,我们肯定不会为难你们的。”

    此时的刘芳却不依不饶的说道:“那不行,跟着你们一起回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真犯什么事呢。”

    保安队长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即使他有些忌惮刘芳的(身shēn)份,但他认为他还是占着理的。

    秦一柱赶忙说道:“队长,我看要不这样吧?有什么问题,你们就在这里问吧。也请你理解一下我们,去保卫处真的对我们影响很不好的。”

    保安队长再次看了看刘芳,说道:“好吧。”

    紧接着,保安队长做出了安排,让手下的保安将秦一柱带到一边去问,而他自己亲自来盘问刘芳。

    保安队长采用的这种盘问方式,是一种警察惯用的讯问手段。他们会将两名当事人给分开讯问,要求两人各自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qíng)进行(情qíng)况说明和解释。倘若两人的陈述有原则上不符合的地方,那么就肯定说明两人中有人在撒谎,也就间接说明两个人很可能有问题。

    保安队长之所以选择亲自来盘问刘芳,主要是害怕他手下的那帮兄弟冒失,假如一个不留神得罪了刘芳,而刘芳又是一尊真神的话,那么事(情qíng)就有些难收拾呢。

    保安队长在这所大学里混了好几年了,说话办事还是有着一整(套tào)经验的。

    保安队长其实是lz警官大学罗时康校长的一个远房亲戚,从部队退伍以后,被罗校长给安排到了学校来做保安,并且很快就升为了保安队长。罗校长曾经多次提醒过他,这个学校里的好些学生,父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让他千万别没事找事的去和学生发生冲突。

    刘芳看到其他的保安将秦一柱给带走了,脸上不(禁jìn)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其实她早已经想好了脱(身shēn)的办法,只是她不愿意在秦一柱面前暴露她的真实(身shēn)份。

    刘芳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保安队长倒也没有阻拦。

    “罗叔叔,你好,在忙吗?我是刘芳。”

    “小芳啊,怎么,有什么事(情qíng)吗?”

    “哎,罗叔叔,有事要找你帮忙啊。今天我和一个男生闹着玩,结果被学校的保安队长给拦着了,非得要把我们带回保卫处去。你帮我说说(情qíng)吧,要是真被带到保卫处去,多丢人的一件事(情qíng)啊。再说要是被我爸爸知道了,肯定也不会放过我的。”

    “嘿,小芳,怎么回事(情qíng)啊?你和一个男生闹着玩,怎么会惊动保安队长呢?”电话里传来了罗校长关切的声音。的确,罗校长不敢不关心,因为刘芳的父亲就是本市的市长。

    “是这么回事(情qíng)。上午你在主席台上也看到了,我们这一级的新生中有个叫秦一柱的学生,在比赛场上击败了高年级的对手,引起了很多新学生的崇拜。我就抱着闹着玩的心态,跑去找他签名,结果。。。。。。。。”

    刘芳有删减的将事(情qíng)在电话里跟罗校长简单的说了一遍。

    “小芳,你这个丫头也真是的,成天没事尽瞎闹,小心以后我在你父亲面前告你的状。好了,你把电话给保安队长吧。”

    刘芳伸手把电话递给了保安队长,同时傲慢的说道:“拿去吧,罗校长的电话。”

    先前听到刘芳打电话的内容,保安队长就一直神(情qíng)尴尬的站在原地。他心中有点后悔、有点紧张,意识到今天果然是有得罪了大神。

    保安队长小心的拿起电话,走到一边去接听去了。

    罗校长在电话里告诉保安队长,让她赶快把刘芳给放了。

    保安队长仗着和罗校长有点亲戚关系,向罗校长追问刘芳的真实(身shēn)份,结果被罗校长给顶了回去,只是让他千万不要为难刘芳。

    保安队长向刘芳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哈,都是误会。你现在可以走了。”

    刘芳面无表(情qíng)的说道:“你也不要在意,我刚才的态度也有点不好。我可以走了,那他呢?”

    保安队长微笑着说道:“当然也可以和你一起走了啊!”

    刘芳说道:“那麻烦你最好是以(情qíng)况调查清楚了为理由,放他和我一起走,我可不想让他知道我是走后门解决这件事(情qíng)的。”

    保安队长:“这是当然。”

    保安队长带着刘芳来到了秦一柱(身shēn)边。

    保安队长冲手下的保安询问道:“(情qíng)况怎么样?”

    保安将秦一柱实事求是的介绍的(情qíng)况转述了一遍。

    保安队长假意思量了一会,冲秦一柱和刘芳语重心长的说道:“好了,你们可以走了,今后注意一些,不要看到我们保安就跑,我们保安又不会吃人。”

    秦一柱和刘芳离开了湖边的树林。

    刘芳最后终于回头对保安队长报以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