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三千万巨款

    大巴车经过一路高速的行驶,终于到达了其终点站xxx警官大学。

    下车的时候,秦一柱的目光再次和“金毛”的目光相遇到了一起。

    直到这时,两人方才意识到,原来他们最终选择了在同一站下车。

    “金毛”的眼睛里顿时闪现出了邪恶的凶光,心中忍不住的冷笑着对秦一柱说道:“我cao,你丫的原来也在这里下车,看来总有一天我们可能会相遇,到时间看我他妈的怎么收拾你。”

    “金毛”已经很快意识到一个事实,秦一柱极为有可能也是来这所警官大学报道的新同学。由于最近两天是该学校报道的(日rì)子,所以大巴车上的乘客里,除了少数小镇上的居民以外,大多数都是前来报道的学生和学生的家长。所以,“金毛”能够迅速的将秦一柱的(身shēn)份,联想到是他的新校友,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得出这样的一个推论,“金毛”很是兴奋了一阵。他认为这样一来,将来他收拾秦一柱,以报其在大巴车上坏他好事的仇,机会看来是越来越近呢。

    “金毛”下车之后,最后对着秦一柱的背影,重重的吐了一口唾沫,愤恨的说道:“小样,既然你是这个学校的新学生,正所谓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小爷我迟早会找机收拾你的。”

    秦一柱先前在大巴车上,巧妙的阻止了“金毛”对范雨婷(性xìng)(骚sāo)扰的侵犯。事后他并没有再多想什么,直到下车的时候,看到“金毛”那一对凶狠的眼睛,再注意到“金毛”标准的社会痞子的形象,他方才意识到,“金毛”很可能会对他进行打击报复。

    这样的(情qíng)况,如果发生在四年前的今天,秦一柱肯定会感到非常的担心和害怕。毕竟,作为一个一般家庭出来的孩子,是不大愿意、也不大敢去和那些社会上的痞子青年发生矛盾的。

    但今天的秦一柱,则是从四年后的秦一柱重生回来的,所以,相对于其他新入学的学生来说,他也算得上是经过了大风大浪的人。

    自然,这样的秦一柱,肯定不会再去太担心“金毛”的报复行为。

    正因为这样,所以秦一柱下车之后,压根就没有去理会恶毒的注视着他的“金毛”,而是径直走进了学校,去办理新生入学报道的手续。

    和“金毛”的推论完全不同的是,秦一柱做梦都没有想到,“金毛”会是他同一期入学的校友。他看到“金毛”那个形象,只当“金毛”是哪个地方的小混混。虽然说他已经见过了不少的社会怪现象,但再怎么说,这也是一所在本省还算有点名气的警官大学,断然不可能(允yǔn)许“金毛”这样的痞子造型出现在校园里。

    秦一柱因为早在“四年前”已经来学校报道过一次,所以对于办理大学入学报道的事宜,简直可谓是轻车熟路。而不再像是四年前,当时他和父亲一起来学校报道,完全就是一个瞎转悠,什么事(情qíng)都得挨个的去问,后来全靠有学生会接新生处的学生干部帮忙,才算是好难得理清楚了报道的程序。

    虽然今天在办理报道程序上的时间节省了很多,但秦一柱所遇到的问题,还是和四年前一样,由于事先不知道到学校还需要补充的交纳一些费用,所以他(身shēn)上带的钱不够。

    四年前出现这样的(情qíng)况时,当时他父亲可是相当的着急上火。因为他(身shēn)上所携带的钱,其实已经是家里东拼西凑出来的,要想再找上一笔钱,确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qíng)。

    秦一柱清晰的记得,当时发现所携带的钱不够时。父亲简单的吩咐了他几句之后,就匆忙的坐上了回家的大巴车。

    一直到下午新生报道工作快要结束的时间,父亲才拖着疲惫的(身shēn)躯赶到了学校。

    秦一柱当时看到父亲疲惫而激动的拿出钱来,急忙的帮他完成了报道的手续时,眼睛里的泪水(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滚滚而出。后来他才从妈妈嘴里知道,原来父亲那天回家以后,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就一家接着一家的去求人借钱,也不知道他到底求了多少家人,才终于借到了报道所必须的那部分钱,然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他所在的学校,帮助他完成了报道的手续。

    今天,当同样的(情qíng)况再次出现时,秦一柱回想起当初父亲那一系列的行为,眼睛再次(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湿润了。正因为当初看到了父亲那疲惫而艰辛的一幕,所以四年来,在学校里他拼命的学习和训练。业余的时间,还会找各种各样的临时工作,以减轻父母供他上学的负担。

    可令秦一柱没有想到的是,经过四年的辛苦学习,到毕业的时间,各个方面都很优秀的他,还是比不上那些家里有钱或者有权的同学,最终根本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一直待业在家的秦一柱,等于是间接的把上了年龄的父母,给((逼bī)bī)回了老家。他现在都还清晰的记得,在四年后中得彩票巨奖之前,他一直是生活在对父母的深重的愧疚之(情qíng)里的。

    “既然老天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那我一定要好好的珍惜,一定要创造出一个精彩的人生,绝对不能再让我的父母重蹈当年的那些委屈。”秦一柱(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感叹道。

    可是,如今再次面对报道的钱不够的这个事实,秦一柱的心里还是犯起了嘀咕。

    要说秦一柱的(身shēn)上,可是装着一张存有三千万巨款的存折。

    可关键的问题,那张存折是在四年后开户使用的。

    用那样的一张存折到底能不能从银行里取出钱来,秦一柱压根就没有丝毫的信心。

    “现在应该怎么办呢?总不能又打电话回家去要吧?说什么也不能再让父亲,像当年那样去到处的求人呢。”秦一柱(情qíng)绪有些低落的想到。

    “哎,要是我能将(身shēn)上那张银行卡里的钱取出来,将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qíng)啊!这样一来,一下子我就可以成为千万富翁呢,不但可以让我父母从此不再受任何的委屈,而且也可以让我本人过上富豪的生活,更为重要的是,我可以用这笔钱作为启动资金,去实现我很多的人生理想。”秦一柱陷入到了一种美妙的想象之中,他的嘴巴里悄然的流下了长串的唾液。

    从秦一柱(身shēn)边经过的一群新学生兴奋的打闹声音,终于将他从美妙的梦境里给拉了回来。

    “怎么才可以弄到一笔钱呢?”秦一柱心中不服输的想到。

    “难道真的要等到四年后,我才能动用银行卡里的那笔钱吗?要那样的话,接下来这几年的生活,岂不是还会像以前那样清苦而艰难吗?”秦一柱接着有些郁闷的想到。

    秦一柱的大脑迅速的转动着,不断的琢磨着可以将钱从银行卡里取出来的办法。

    让秦一柱拿着银行卡直接去银行里取钱,他是断然不敢去的。因为银行工作人员只需要将卡插入到机器里,就立即能够辨认出上面的开户(日rì)期不对,很可能会把他当作制作假银行卡的诈骗犯,到时间他不但不能取到钱,反而还很可能会因此而吃到官司。

    秦一柱思索了很久,认为唯一有可行(性xìng)的办法,看来只能是从自动取款机上去打主意。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