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汉化版“教父”

    秦一柱中得巨额奖励的事(情qíng),早已经在全城乃至全国闹得沸沸扬扬,真可谓是牵动了无数人的心,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觊觎。。。。。。,如此等等。

    想打秦一柱主意的人,虽然可谓比比皆是。但真正敢对他下手的人,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多。特别是在他成功的用计收拾了**的公安局长以后,更是基本解除了白道上人物对于他的威胁。

    世界上绝对没有丝毫不透风的墙。

    秦一柱用计收拾公安局长的事(情qíng),虽然被政府方面严厉的封锁住了消息,但如今的官场早已经成为了一张利益息息相关的大网,消息的传播之快更是让人叹为观止。所以,一天时间不到,城市里大大小小衙门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公安局长被抓整件事(情qíng)的来龙去脉。

    一些公正廉明的官员,看到这样的局面,当然是拍手称快的,心里都免不了的对秦一柱的行为大加赞扬。

    秦一柱作为一个普通人,却敢于和手握重权的公安局长展开英勇的斗争,而且事(情qíng)还计划得如此的周密,完成得如此的漂亮,没有理由不让他们感到惊奇,没有理由不赢得他们的称赞。

    一些和公安局长原本不合的官员,看到这样的局面,个个都是欣喜若狂。或许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秦一柱这样的一个普通人,竟然能够帮助他们把公安局长这样的大对头给解决掉。那种意料之外的收获所带来的欣喜,让他们甚至有了一种把秦一柱当作恩人的感觉。

    这些官员甚至是早已经决定,如果秦一柱真的是有什么需要的话,他们一定会在暗中给予无私的帮助。虽然他们也很嫉妒秦一柱的巨额财富,但公安局长(阴yīn)沟里翻船的事(情qíng)就是前车之鉴,所以他们更加宁愿把事(情qíng)向秦一柱帮他们解决了心头大患的角度去想。

    至于那些原本和公安局长过从甚密的官员,自然是对秦一柱恨得咬牙截齿,大有想将秦一柱碎尸万段的意思。

    但眼前的局势,却让他们不得不暂时收起对秦一柱的报复之心。一来是因为,此时报复的话未免太过于明显,到时间说不定还会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二来是因为,眼下公安局长早已经被关进了看守所,和公安局长同坐一条船的他们,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去想办法为公安局长开脱。

    这些官员心里都明白,一旦公安局长感觉没有得到他们足够帮助的话,只要他稍微的一开口,他们所有的人,就都得跟着公安局长一起去看守所里吃免费的饭、睡免费的(床chuáng)。

    说完了白道上的威胁,接下来就得说说黑道上的威胁。

    像秦一柱这样的肥鱼,虽然人人都想得到,但那些平常靠着小偷小摸闯((荡dàng)dàng)江湖的人,以及那些只擅长于欺行霸市的小流氓团伙,都早已经颇有自知之明的放弃了眼前的这条肥鱼。他们能够立足于江湖的根本,就是因为他们懂得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对于一些太烫手的钱,他们是坚决不敢去拿的。

    能够打秦一柱主意的,都是那些真正有实力、有影响力的黑帮团伙。

    在本市的市中心,矗立着一栋高耸入云的大厦,上面醒目的立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段市集团”四个烫金大字。

    段氏集团是本省赫赫有名的家族民营企业,其业务的范围已经涉足到了房地产、投资管理、交通运输、餐饮娱乐等行业,是一家充当着本市纳税大户的龙头企业。

    由于段氏集团对本市经济所做出的特殊贡献,所以自然也就享受到了政府更多的。

    政府的各个部门,只要在遇到处理有关段氏集团的事(情qíng)时,基本都是一路大开绿灯。

    有一些不太“识相”的政府官员,往往会对段氏集团的事(情qíng)提出一些质疑,而等待他们的,只能是上级或者上上级领导的一顿严厉的斥责,甚至是因此而丢掉饭碗的事(情qíng)也是随处可见。

    段氏集团已经连续多年被评选为省级、市级优秀企业,其前掌门人段海生更是多次被评选为优秀企业家,并且一直担任着省人大代表的职务。

    以上的这些,都是罩在段氏集团头上的光环。

    段氏集团内部的真实(情qíng)况,却是鲜为人知的。

    实际上,段氏集团是本市、乃至本省最大的一个黑帮组织,((操cāo)cāo)控着一个庞大的违法犯罪网络。其前掌门人段海生,当年仅仅是一个混迹街头的小混混,后来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建立起了自己庞大的黑道帝国。

    段海生能够建立如此巨大的成绩,自然说明了其超乎寻常的能力。他不但是心狠手辣,而且还相当善于钻营,一直以来,就是属于那种黑白两道都能吃得开的人。

    段海生从一出道开始,就相当重视和政府之间的关系。被他亲手给拉下水的政府官员,已经多得数不过来。而又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人的保护,他才能那么随心所(欲yù)的开拓着他的黑道事业。另外一方面,他也为这些保护他的人提供了足够的财富,(诱yòu)惑着他们一步步的走向更深的深渊。

    正是因为这一点,段海生和他所领导的段氏集团,多年来才能在本市屹立不道!

    段海生终生引以为自豪的另外一点,就是他在自己的黑道帝国刚刚建立的时候,就曾经未雨绸缪的采取了一些必要的措施,非常完美的将赚来的一分分不道德的钱,给安全而又科学的“洗白”了。

    段海生在有了钱之后,并不像一般的黑道大哥那样,只知道一味的“今朝有酒今朝醉”,傻等着被政府收拾的那一天,而是带着大笔的金钱到世界各地去转了个遍。他的收获是异常丰富的,除了结交了大量的在国际黑社会圈子里相当有影响力的人物,更加重要的是,他学习到了一种可以供黑社会势力持之以恒的发展的策略。

    段海生一直相当清楚一个事实,黑社会终究还是不能斗过政府的,简单说,就是如果一味的单纯的在黑道上打拼下去,迟早会有灭亡的一天。这一点,已经被无数的例子所证明,多少曾经叱咤风云的黑道人物,就是由于不懂得收敛和变通,最终倒在了政府的枪口之下。

    段海生在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模仿着意大利和美国黑手党的发展轨迹,设计出了一(套tào)符合自己所处的具体(情qíng)况的发展思路。他在稳定了黑道上的势力和收入以后,就开始不断的兴办实业,创办了“完全见得阳光”的段氏集团,虽然他的段氏集团基本没有什么盈利,而且大部门还是处于亏损的状态,但却给他提供了一条将“见不得光的钱给变成见得光”的途径,同时更加方便了他去结交和腐蚀一些政府权贵。

    就这样,段海生通过将黑道上所赚得的钱,拿去不断的发展和壮大自己的实业,最终造就了段氏集团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最近几年,虽然段氏集团依然是如(日rì)中天的地位,实际上它早就已经开始走向了衰落。

    随着年龄的增长,段海生逐渐的厌倦了黑道生活,加上名下已经有了段氏集团这个巨大的产业,所以几年前他就开始在有意的削减自己在黑道方面的业务。

    或许是因为段海生天生就不是一个做正当生意的料,随着他不断的削减黑道方面的业务,整个段氏集团的财务收入出现了巨大的缩水,甚至从两年前就开始出现了入不敷出的局面。

    直到半年前,整个段氏集团已经彻底的变得“外强中干”,段海生才想着重振自己的黑道事业。而此时,在段氏集团内部,早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分裂声音,许多新成长起来的领导人物,早已经对段海生心生怨言,要不是一些早年曾经追随段海生一起打拼江山的元老派人物不断的从中调解,段氏集团恐怕早已经土崩瓦解。

    后来的事实证明,段海生的确天生就是一个做黑道生意的天才。他一面继续努力的维持着段氏集团的巨大影响力,以达到继续去拉拢和腐蚀一些政府高官的目的;另一方面逐渐的整顿着段氏集团内部的(情qíng)况,将一些敢于向他发出调整的人,通过逐步分化瓦解的方式,最后将其踢出段氏集团的大门。

    然而,正所谓“天公不作美”,就在段海生重振段氏集团初见成效之后,病魔却无(情qíng)的找到了他。

    一周前,段海生因为心脏病突然发作,经抢救无效,死在了医院。

    段海生死得之快,甚至连他唯一的女儿都未能见上最后一面。

    当段天蓝还在飞机上的时候,段海生就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甚至连任何的遗嘱都没有来得及留下。

    就这样,一个本地版“教父”级的黑道枭雄,突然彻底的陨落了下去!

    如果说秦一柱中得巨额奖励的事(情qíng),成为了本市近来明地里最大的新闻。

    那么段海生的突然死亡,则成为了这个城市暗地里最让人震撼的消息。

    犹如所有的黑帮组织所遭遇到类似的(情qíng)况一样,随着段海生的咽气,整个段氏集团内部也开始了暗流涌动的局面,各派势力开始了明争暗斗,但凡是有点希望的人,都觊觎着段氏集团掌门人的位置。

    这种“群雄逐鹿中原”的局面,反而给了年仅26岁的段天蓝巨大的机会,让她这个留美归来的漂亮女博士,顺利的继承了段海生的位置,成为了段氏集团新的掌门人。

    然而,摆在段天蓝面前的,确实一个内忧外患的复杂局面。

    段天蓝知道,上任以后必须有所大动作,而她的首选目标,竟然是奇迹般的选择了中得大奖的秦一柱。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