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另谋良策

    秦一柱又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整天晚上,他的大脑里都在思索着一系列的问题:自己用计铲除了局长以及警察b这两个警察队伍中的败类,到底是不是值得?万一他们的同伙将来报复自己的话,那自己到时间应该怎么办?参加领奖仪式的(日rì)子马上就要到了,自己的安全应该如何得到保障?

    好难得盼到了天亮,秦一柱起(身shēn)来到了宾馆的饭厅用餐,一路上他都在用心的聆听,想听听看有没有关于公安局长被捕的消息。

    事实的(情qíng)况让秦一柱略微的有些失望,几乎没有听到任何有关局长被捕的消息,

    秦一柱猜想,这应该是政府部门故意封锁消息所致。毕竟公安局长作为一名本市的风云人物,处理起来肯定会慎重一些,在事(情qíng)没有彻底的搞清楚之前,政府肯定也不愿意随意的把消息散步出去,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变故和恐慌。

    秦一柱相信,纵然我们党内现在出现了一些“官官相护”的不健康的现象,但党的根基必定还是非常好的,所以诸如公安局长这样的**分子一定还是会受到严厉的党纪国法的惩罚的。

    不过,这些问题都不是秦一柱现在所最为关心的。眼目前他真正关心的问题是,自己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办?

    秦一柱正端坐在饭桌前发呆,心(情qíng)稍微有些郁闷,一直没能想出什么行之有效的办法。

    宾馆的经理向秦一柱走了过来,直到已经坐到了对面的位置上,秦一柱竟然都还没有丝毫的察觉,可见他走神到了什么程度。

    “秦先生,你好。”宾馆的经理微笑着说道。

    宾馆经理的话终于将秦一柱从沉思的状态中拉了回来,他这才发现,对方早已经坐到了他的对面,不(禁jìn)稍微的感到有些难为(情qíng)。

    “哦,经理啊,你好你好,不好意思,刚才有点走神,所以没看到你过来。”秦一柱有些尴尬的说道。

    “没事。秦先生,大清早的,在想好事(情qíng)呢?想得那么出神?莫非是因为我们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经理看到秦一柱桌子上几乎未曾动口的饭菜,略微有些担心的说道。

    秦一柱心想:“这倒是一个相当称职的经理,懂得时时、处处的了解客人的心态,观察和照顾客人的生活,生怕什么地方做得让客人不满意了。”

    “没,没,你可千万别误会,这里的饭菜做得很好。主要是我自己有些私事,需要我好好的思考一下。”秦一柱说话的时候,虽然尽量的想控制好(情qíng)绪,但却终于还是难以掩饰住低落的(情qíng)绪。

    经理看到秦一柱明显低落的神(情qíng),想张口说点什么,却又出现了犹豫,看来他是在评估到底应该不应该和秦一柱接着进一步的深谈下去。

    能够成为这样一家豪华五星级宾馆的经理,肯定在为人处事方面有着其独到之处。

    对于秦一柱这样的一个潜在的大客户,宾馆经理当然希望能够长期拥有。

    而要想做到那样,就必须要在关键的时候能够对他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真正的去感动他和让他感到满意。

    但是,却又不能过于的去干涉他的**,否则不但不会让他感到满意,相反还会让他觉得不舒服,甚至是惹恼了他。

    “秦先生,冒昧的问一下,昨天你的房间先后来了大批的警察,是不是出什么事(情qíng)呢?你不要误会,我没有什么恶意的,只是因为你住在我们宾馆,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全方位的为你服务好。”宾馆经理无比诚恳的说道。

    经理之所以选择从这个问题开始,是因为他经过一番认真的思索之后,决定还是先从外围再试探一下秦一柱,希望能够尽可能的先去了解清楚秦一柱为什么会(情qíng)绪低落,再有针对(性xìng)的去想办法帮助他解决烦恼。

    秦一柱听经理如此询问,心里不(禁jìn)一阵条件反(射shè)式的紧张。

    秦一柱心想:“难道宾馆的经理已经知道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qíng)了吗?”

    秦一柱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又觉得不太可能。

    昨天晚上公安局长在被检察院反贪局的警察带走的时候,并没有被戴上手铐等限制人(身shēn)自由的器械,由于大家又都是(身shēn)着警服,所以外人应该不可能看出局长当时实际上是被捕离开的。

    秦一柱想了想,觉得还是暂时不要把实际(情qíng)况告诉宾馆经理为好,以避免到时间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也没什么事(情qíng),就是他们过来了解了一下我之前遭到勒索的(情qíng)况。”秦一柱含糊的回答道。

    宾馆的经理是何等聪明的人,一听秦一柱如此“敷衍”的回答,就知道他说的肯定不是实话。

    但既然秦一柱自己不愿意讲出来,所以经理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

    “秦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请你尽管开口,我们一定会尽量想办法帮你解决。如果没什么事(情qíng)的话,请你继续用餐,我就不再打扰你了。”经理客(套tào)的说出了这番话,然后起(身shēn)准备告辞。

    自从宾馆的经理刚刚一出现,秦一柱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请经理帮上一个忙。

    秦一柱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既然眼前再找公安机关来保护自己,已经是断然不可能的事(情qíng)了,那么干脆就去找家好点的保安公司,让他们来保护自己。

    秦一柱认为,这样一来,说不定宾馆的经理还真能帮上点什么忙。由于这家高档的宾馆经常入住一些重要的客人,所以经理说不定和那些充当重要客人的保卫人员多多少少的有过接触。

    看到经理起(身shēn)准备告辞,秦一柱略微的有些着急,(情qíng)不自(禁jìn)的脱口说道:“经理,请等一等,有点事(情qíng)我想请你帮个忙。”

    这样的结局早已经在宾馆经理的预料之中,凭借他丰富的阅历和敏锐的眼光,早先一眼就已经看出,秦一柱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比较大的麻烦。

    宾馆经理不动声色的重新坐回了原位,眼睛温和的注视着秦一柱,等待着他的下文。

    秦一柱拿眼瞅了瞅宾馆经理,终于下定了向他求助的决心。

    “经理,是这样的,我想跟你打听一下,你知道本市有什么好的保安公司吗?”秦一柱询问道。

    宾馆经理的神经被轻微的拨动了一下,看来他的猜测没有错误,昨天晚上大批的警察在秦一柱的房间里出现,的确是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qíng)。

    “秦先生,怎么突然问起这呢?一直不是有公安局的人在贴(身shēn)保护你的吗?”宾馆经理颇有些纳闷的追问道。

    “是这样的,公安局的警察们在经过调查之后,基本已经排除了勒索我的那些威胁。既然危险已经解除,那么他们作为国家执法机关的工作人员,再为我提供贴(身shēn)保护的话,难免会显得有些不太合适。”面对宾馆经理的追问,秦一柱只得继续撒了一个谎。

    宾馆经理压根不用想都知道,秦一柱所说的话肯定是假话,而且,对于整个事(情qíng),他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经理并不想去拆穿秦一柱的谎言。“客人就是上帝”,哪有去追查和了解上帝**的道理呢?

    “这样的啊!你说到的找家好的保安公司这个问题,我还真认识一家非常有名的保安公司的经理。以前他们公司在我们这里执行任务的时候,大家有过接触,相处得还算不错。而且,他们公司的实力绝对是有目共睹的,一般到我们这来住宿的那些有钱的商人或者演艺界的明星,基本都是由他们在担任保护任务的,所以这一点倒是可以完全放心。”宾馆经理诚恳的说道。

    听宾馆的经理这么说,秦一柱略微的感到有些兴奋,看来找宾馆的经理帮忙的确还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那好,你帮我约一下吧,最好是让我们能够尽快的见上一面。”

    “好的,你放心,我马上就帮你约他。”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