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无耻局长

    秦一柱一听话头,明显感觉到局长的语气不对。

    中国人在称呼上向来是很有讲究的,往往不同的称呼代表着不同的关系和意味。

    比如局长将对秦一柱的称呼由“小秦”转变为“秦先生”,那么就说明局长对秦一柱的亲切感已经明显的减少,换之而来的是更多的虚伪的客(套tào)。

    “局长,你可千万别误会,我真不是那意思。还是那句话,我这就是刚刚出(身shēn)社会的小青年,社会经验和阅历都尚且很浅,肯定很多方面会难免做得不足,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与我一般计较。”秦一柱诚惶诚恐的说道。

    局长并没有说话,而只是一个劲的打量着秦一柱。

    局长的目光犹如一道利箭般(射shè)向秦一柱,其意图显然在于判断秦一柱话的真伪,吓得秦一柱大气都不敢出,只能装出一副惊恐而坦然的样子。

    静谧的时间持续了好一会,或许是因为秦一柱坦然的神(情qíng)做得太过的((逼bī)bī)真,局长的目光终于逐渐的温和了下去。

    “好了,小秦,我相信你。你是一个诚实的青年,也是一个上进的青年,刚才我只是想测试一下你的心理状态,不用担心了哈。”局长轻松的笑着说道。

    “局长,谢谢你的理解和称赞,你放心,我将来一定会好好的做人的。”秦一柱慌忙趁势表白着决心。

    对于如此“龌龊”的一句话,说话的秦一柱自己都觉得很想呕吐。

    “小秦,昨天我跟你说到有关‘度’的问题,你再好好想想,看看什么东西能和‘度’联系起来?举个例子嘛,比如说你准备往一个瓶子里装沙子,需要装多还是装少,这就是一个度的问题呢。”局长眼睛紧盯着秦一柱说道,但目光却是相当柔和的。

    局长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就是个傻子,也应该听明白话里的隐含意思了。

    秦一柱当然也就不能再装傻装下去了,否则就像局长所说的话一样,如果装傻超过了一定的“度”,事(情qíng)反而肯定会变得相当棘手。

    秦一柱假意思索了好一段时间,最终还故意来了一个眉头舒展的动作来进行配合。

    “局长,这下我明白了。先前真不好意思,都怪我这人笨。”秦一柱颇有些懊恼的说道。

    秦一柱嘴上虽然如此说,但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想法:“老狐狸,我知道,在你心里,压根就没有把小爷我放到眼里,肯定认为小爷就是一个被你玩弄在手心的彻头彻尾的傻子。今天小爷就要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到时间让你尝尝什么叫做(阴yīn)沟里翻船的滋味。”

    想到这些,秦一柱的心里不(禁jìn)绽放出了灿烂的花朵,经过好一番努力,他才最终强行的压抑住了脸上那得意的笑容。

    “呵呵。小秦,明白了就好。亡羊补牢犹未晚嘛,你能够想明白,说明你还是一个聪明人嘛,还是值得表扬的啊。”局长笑着说道。

    显然,对于秦一柱目前的态度,局长是相当满意的。

    “局长,你已经知道了,我这人(挺tǐng)笨的,但我对你的尊重和崇敬,却是毋庸质疑的。我看这样吧,要不你直接开个价吧,请不要误会,我没有其它的意思,而是因为我只想表达对你的孝敬之晴,以及对你为我提供帮助的感激之(情qíng)。”秦一柱假装非常小心翼翼的说道。

    局长冲秦一柱赞许的点了点头,看来是很欣赏他这种“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态度。

    局长微笑着看着秦一柱,暂时没有开口说话,心里在盘算着以什么样方式开口会最好,会最容易达到他那无耻的目的。

    “小秦,既然你这么直率,那我也就不兜圈子了。这样吧,这次我保证你能够顺利的把奖金拿到手,而且还敢保证你将来也不会出任何的事(情qíng)。但我有一个条件,我要得到你奖金中的四千万,算是你对我的酬劳。”局长说这话时,竟然还是一脸的笑容,眼睛则继续紧盯着秦一柱。

    “靠你大爷!说这话时还笑得出来!”秦一柱心里咒骂道。

    “那可是整整的四千万啊!真他妈的是吃(肉ròu)还不吐骨头啊!”秦一柱心里继续咒骂道。

    “我(日rì)你(奶nǎi)(奶nǎi)的!你他妈的还是人吗?”愤怒到极点的秦一柱,骂人的水平也提升了一个“档次”。

    即使是早已经知道局长的贪婪,但秦一柱还是压根就没有预料到,局长会贪婪和无耻到这种程度。

    “不会吧?局长,那也太多了吧?”秦一柱张大着嘴巴,吃惊的询问道。

    秦一柱吃惊的神(情qíng),有一些伪装出来的成为,但更多的却是真正的感到吃惊!

    “你觉得多吗?我可绝对你一点都不多,这是一桩非常公平的交易。”局长皮笑(肉ròu)不笑的说道。

    一柱就说出了一个字,假装是后面的内容怎么也没有办法说出口。

    “小秦,你想嘛,我这次要想保护好你,肯定得犯很大的危险。实话对你说吧,现在要想做个贪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qíng),国家这几年反贪污、**的力度如此强,一般的官员都是心有忌惮。要想让这些官员都能贪的话,就必须要给他们足够的钱,以至于让他们将来一旦东窗事发,能够有机会逃亡到国外去生活。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贪污过什么,这一次既然愿意为你而冒一次险,你怎么也应该给我一个保障吧。”局长说这话时,颇有些感触很深的样子。

    “(日rì)你爷爷!真你妈的不要脸!张口就说自己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贪污过!要你没有贪污过,那只能说是母猪都会上树!”秦一柱心里漫骂道。

    秦一柱知道,这是局长准备给他“洗脑”了。

    秦一柱不断的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保持足够的冷静,必须要更加注意伪装好自己的真实(情qíng)绪,那样才能(套tào)出局长更多的话来。

    “可是。。。。。。。。。。。。。。。。”秦一柱又仅仅只说出了两个字,后面的内容同样的故意没有说出口。

    “小秦,我知道你的想法,你好像觉得我要了你那么多的钱,心里会觉得很不舒服。但你换个角度想想嘛,这些钱本来就不是属于你的,你仅仅是因为意外得到了它。退一万步说,除了你给我的,你自己不是还剩下六千多万吗?我的要求不算过分吧,仅仅是拿了一少部分。”局长“苦口婆心”的说道。

    秦一柱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局长,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这些钱明明就是我中奖得到的,为什么就成了不属于我的呢?”

    秦一柱故意说出这么“天真”的话,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的麻痹局长的心理,同时想看看无耻的局长还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果然,听秦一柱如此说,局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鄙夷的神(情qíng)。

    秦一柱原本以为局长对于自己如此天真的话,肯定会很生气的,甚至是当即就会暴跳如雷。

    不料,局长表面竟然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还是和颜悦色的说道:“小秦,这就是你不会想问题了嘛,你想想,如果中奖的人不是你,那你是不是就不会拥有这笔财富呢?同时,如果我不为你提供保护的话,你就很可能遭遇到意外,如果你命都丢了,还要那么多钱有用吗?”

    “局长,如果。。。。如果我不同意呢?”秦一柱大着胆子的说了一句。

    “哼哼!”,局长先是冷笑了两声,接着威胁(性xìng)的说道,“小秦,那样的后果,你应该可以想象得到的吧。”

    秦一柱紧锁住了眉头,做出了一副认的思考的样子。

    局长也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紧盯着秦一柱,非常耐心的等待着他的答案。

    良久,秦一柱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局长,好吧,我答应你!但是,我希望你也能遵守诺言,为我提供全程的、周到的保护和服务。”

    “这个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到,下午我就重新给你派一批更加优秀的警察过来保护你。”局长说话的时候,难以抑制的表露出了兴奋之(情qíng)。

    很快,局长带着满意的微笑离开了,秦一柱则独自坐在沙发上,像是在发呆,又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