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话里玄机

    秦一柱走出旅馆的大门,耳朵里顿时充满了,满大街卖报人那特有的那种吆喝声:“特大消息,特大消息,我市一青年独中二十五注体彩特等奖,总奖金高达一亿二千五百万,创造了在我国体育彩票设立以来的最高中奖记录。”

    看到市民用零钱一张张的从卖报人手里换回报纸,秦一柱足以真切的感觉到,这个消息对于普通市民的震撼程度。

    一些人在匆匆的看了看报纸之后,就随手的把报纸扔到了路边,嘴里愤愤的抱怨道:“x他妈,老子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啊。”

    秦一柱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去趟公安局。

    出租车的广播里也在一遍一遍的播报有人中大奖的消息,秦一柱仔细的听了听,截止到目前,所有的报道里都还是使用的“某青年”的说法,看来是暂时还不知道中奖人的名字。

    秦一柱略微的感觉到一丝庆幸,在自己安全到达公安局以前,知道是自己中得大奖的人越少越好。

    秦一柱告诫自己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尽最大的努力去把该办的事(情qíng)给办好。因为他知道,报纸和电视台的那帮人,对于这么重要的新闻肯定会深挖下去,而他们要很快的查出是自己中得大奖,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嘿,哥们,中奖的这人运气真是不错啊。”秦一柱跟司机搭讪道。

    “是啊,想起来都不可思议,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qíng)呢。”司机满是羡慕的口气说道。

    “看来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秦一柱顺着司机的话,轻微的发表了一下感慨。

    “我觉得这事可能没那么简单,说不定是彩票机构内部的人在搞鬼。”司机充满自信的推测道。

    司机的话顿时引起了秦一柱的兴趣:“呵呵,这话怎么说呢?彩票机构的人恐怕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这样的事(情qíng)要是查出来可是不得了。”

    “哎,你是不明白,现在这个社会,什么邪门的事(情qíng)都有,只要能够捞钱,那些当官的杀人放火什么样的事(情qíng)都敢干。你想嘛,已经有几期没有开出特等奖了,特等奖的奖金刚好累计到一亿三千多万,这边刚好就干上了,而且奖金额还那么接近,天下哪会有这么巧的事(情qíng)。”司机头头是道的给秦一柱分析道。

    “万一真要是有人碰到这么好的事(情qíng)呢?”秦一柱笑着问道。

    “要真是那样的话,那中奖的那哥们可就要小心呢。听我们一起开出租车的哥们说过,前不久在x市有个哥们中了一千万,结果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人给杀了。钱一分没有用出去,命却白白的丢了。”秦一柱从司机的神(情qíng)可以看出,他是真的有些为中奖的那人担心。

    听了司机的说法,秦一柱的心(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咯噔的跳动了一下。

    秦一柱来到公安局以后,很快的就见到了局长。给他的第一感觉是,眼前的局长比电视里看到的局长要和蔼多了。

    起初的谈话按部就班的进行,秦一柱再次谈了自己中奖的经过,并且给局长出示了自己的彩票。

    局长则再次表达了对秦一柱中得如此大奖的祝贺。

    经过了起初的客(套tào)之后,秦一柱认真的对局长说道:“局长,这次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运气,让我一次竟然中了这么大的奖。但是,说实话,我现在却有些高兴不起来,突然之间拥有了这么大的一笔财富,我感觉自己的人(身shēn)安全实在难以得到保证。所以,我真心的恳请你们能够为我提供保护。”

    局长看了看秦一柱,似乎有意顺着他的话说道:“秦先生,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我长期从事公安工作,对于这方面的案例了解一些,在我们国家,确实是出现过很多的中奖人被暗害的事(情qíng)。”

    虽然这样的事(情qíng)秦一柱曾经听说过很多,但现在由一个堂堂的公安局长当面告诉你,自然就多了很多严肃庄重的味道。

    而对于秦一柱来说,多的却是内心本(身shēn)就已经在渐长的担心。

    秦一柱注意到一个细节,局长在说那一番话的同时,一直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他不知道这是局长本(身shēn)说话的方式,还是说有着其它的什么特别的意味。

    “局长,你这么一说我就更加担心了,你们可千万得保护好我。昨天晚上得知中奖的那一瞬间,我就想到了一定得寻求党和政府的帮助。想我们这些平民百姓,遇到人生安全受到威胁的时间,只有找最关心我们的党和政府来保护我们。。。。。。”秦一柱将事先早已经默默背诵了很多遍的,用来恭维局长的话一口气的倒了出来。

    局长一直微笑的看着秦一柱,听到秦一柱那一番歌功颂德的话之后,笑容变得更加意味深长了。不知道他的笑容是因为秦一柱的马(屁pì)而感到高兴,还是说因为秦一柱的“虚伪”而觉得好笑。

    看到局长越发诡秘的笑容,秦一柱开始为那番违心的言论感到后悔。

    秦一柱在说那番话的同时,的确是自己都自觉自己太虚伪,他的内心其实是一直在咒骂这个不公平的社会。

    秦一柱很担心局长之所以笑是因为看穿了他的心思。

    秦一柱知道,读过警校的人都是研究过心理学的,而作为一个办案经验丰富的局长,在这方面的造诣肯定是更上一层楼。

    局长先是走到门口去将门给关上了,回来又去给秦一柱的茶杯续满了水。

    趁着局长倒水的时间,秦一柱提出了自认为很有吸引力的建议:“局长,我以前也听说过,你们的办公经费一直是很紧张的,有些时间甚至连外出抓捕犯罪分子的差旅费都凑不齐。每次听说这样的事(情qíng)我都很痛心,你们辛辛苦苦的保卫着我们普通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但你们自(身shēn)却过着如此清贫的生活。以前我没有能力就不说了,现在既然机缘巧合让我获得了这样的一份大奖,我决定将奖金里其中的两百万捐献给你们公安局,希望局长你能够接受。”

    秦一柱的想法单纯而直接。他知道,要想让公安局的这帮爷,站出来保护自己,光凭着自己平头百姓和纳税人的(身shēn)份,是绝对不行的,还是得动点真格的。

    局长听了秦一柱的话,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表(情qíng)严肃的对秦一柱说道:“秦先生,很不好意思,我可能不能满足你的要求。如果你肯捐款给我们的话,我们一定会相当的感激。但我们是代表党和国家的执法机关,绝对不能拿着国家赋予我们的权利和武器,去充当某些有钱人的私人保镖。试想,如果每一个有钱的人都像你一样提出这样的要求,那我们就会变成代表少数人利益的工具,而不再是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国家行政机构了。”

    局长的话说得相当的庄重,在警校受过这方面教育的秦一柱都(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有些感动了。

    让秦一柱觉得不解的是,局长既然是如此考虑的,那为什么还要请自己来见面呢?

    秦一柱迷茫的向局长望去,正好碰上了局长意味深长的眼神。

    秦一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走又觉得很不甘心,坐在那里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见秦一柱那尴尬的样子,局长语重心长的说道:“小秦,看来你真的是年龄还小,对于社会上很多的东西还是不够了解。我告诉你嘛,在现在的这个社会,办事(情qíng)、考虑问题一定要多角度的,不能一条路走到黑。”

    秦一柱从局长的话里读出了两点特别的东西:一是局长把对他的称呼由“秦先生”变成了“小秦”;二是局长告诉他,想问题一定要多角度的去想。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艳遇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