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东山西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郑潜引着白泽进了王宫,而从白泽手里拿到的玉如意,则被他像平常的一些东西一样,收到了怀里,也没有进行什么特别的处理,并不因为如玉意得自于白泽这个高位神,就高看了玉如意一筹

    跟着郑潜一路往王宫里行走着的白泽,对郑潜这样的处理方式来了兴趣

    “郑潜,那个如玉意,你可知道是什么?”

    “不知道啊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你连玉如意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随便往怀里一揣,万一那要是个独一无二的天珍,你这样的处理方式会不会显的草率了一些”

    玉如意既然交予了郑潜,就是郑潜的物品,这点气量白泽当然是有的,白泽如此提醒的用意,是想看看郑潜有什么反应

    “哦,天珍啊对我来说,有用的东西才叫天珍现在玉如意的作用还没有显露出来,所以嘛,它就跟其它的物品没有什么区别了”

    “哈哈哈,物尽其物方为物,你的眼界还是很有一的嘛难怪郑啸天这么看好你,不惜反神规也要潜到未来,以成全你今之成就郑潜,你的上凝结着的可不是只是一个人的心血,你可知道你上的担子有多重?”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被先祖这样弄过来那样弄过去已经有一段子了,不管是走到哪儿,都有着先祖的影子,想起这件事来就让人感到憋屈不过现在忽然的从先祖的安排里走出来,反而有种不太适应的感觉了这人啊,看来就是,手里有的时候,是看不到手里无的时候的”

    “嗯,你的这个想法倒是很实用不过现在的你,手里有就能看到手里无?这可是一门大境界,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你觉得你现在已经过了这一层心魔,达到了另一个层次了?”

    “是不是境界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不管是什么东西,物品就是物品,能用就好,不能用的况下,也不必要自己占着那样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白前辈,你说对不对?”

    郑潜推开了王宫之内的一座宫的大门

    这座宫是一座寝宫,里面全是由着一些金黄色的布幔拉着,在布幔的深处,是一个偌大的铺在霸天大陆,也不流行龙之类的东西,所以深宫之中,以的巨大以及沿雕刻的精美来显示王家的与众不同

    “嗯,小伙子会办事的我老人家对你今天的表现比较满意,不管是从前面找到我的本体,还是现在安排我的休息场所,办事都很贴我的心你这么机灵的一个人,放在霸天大陆可真是可惜了如果不是有言在先,我今天是绝对要拉你走人”白泽乐呵呵的向着郑潜道

    郑潜嘴巴没说什么,但心里已经嘀咕开了,敢你这带我离开霸天大陆,是以保护之名,让我给你当下人去的啊?这幸亏我将你的本体拉出来了,不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跟你走了,还不后悔死?

    “你去忙你自己的事我这里先歇息一会等我休息好了,我再找你说点事是关于现在七星连珠的”

    “好的白前辈,那我就不打扰你清修了晚辈告辞”郑潜说着,便而去,临出门前,将宽厚的宫大门顺手关了起来

    出了门,正遇着赶来的流萤笑

    “白泽呢?”

    郑潜指了指闭着门的那个宫,“他说要休息,所以我就出来了”

    “休息,他不是说有话要跟我说的吗?怎么话还没有说,就急站休息了?不行,我找他去”流萤笑不吃白泽的那一,她想见白泽,就得见白泽,管你是什么四方十神兽还是五方十神兽

    “他就在那里,说休息好了要跟我说一些关于现在七星连珠的事我也不知道他要告诉我的是关于七星连珠什么方面的的事现在正在琢磨着呢”

    “行,我带你一道问去他想休息就休息,这里是临冬城,可不是神界郑潜,走”

    流萤笑也不管郑潜同意不同意,“咣”的一声撞开了宫的大门,直冲了进去

    “白泽,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不要话说到一半就跑了我平生最恨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流萤笑进门就嚷嚷开了

    “我就知道你会来,而且还会将郑潜拽着一道来本来我是想将头绪理一理,清静一下的,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不过,既然来了,就坐下来”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流萤笑不悦道

    “坐”白泽却没有笑,只是拿手指了一下流萤笑和郑潜

    流萤笑和郑潜便不由自主的被一股大力推着,各自找到了落坐的地方

    “你”流萤笑正发火,看白泽的神,却显的有些严峻,便将话堵在了嘴里

    “若兰,郑潜”白泽清了一下嗓子,“七星连珠连到现在已经基本完成你们也看到了霸天大陆的帝都那边,连蛇族的风姬都已经复活过来了?”

    “嗯”流萤笑和郑潜同时点头

    “复活风姬的力量并不简单,这点你们也应该清楚”

    “我只知道这件事跟小雷音寺有关,至于具体的细节,我还没有探查明白”流萤笑看白泽的神少有的严峻,也收起想要找白泽理论的心思白泽一惯来都嘻嘻哈哈,今天的神态有点反常

    “你们俩想过没有,我为四方十神兽之一,这么大摇大摆的直撞介入到凡界的事务之中,就一点没有感觉到奇怪?郑潜倒也罢了,他是没有经过前几次七星连珠的人,若兰你已经有过几次经历了,应该知道这很不符合规矩”

    “是,我是觉得有点奇怪但是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吗?”

    “呵呵,如果我真的能如你说的那么自由,就好了哦现在我到这里来,是因为有小雷寺的违规在前而小雷寺的这次违规,竟然在神界没有引起一点的反应,这中间的问题就很严重了”

    “白前辈,你的意思是,小雷音寺后面还有人,将这件事压了下来?”

    “正是能将这件事压下来,证明小雷寺后面的那个大人物,已经开始将目光转向了七星连珠这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白前辈,我有个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郑潜在白泽的面前,还是显的很斯文的

    “说,有什么尽管问这里也没有外人,就是有人想偷听,有我在,他们什么也都听不去”白泽说着,小小的看了一眼流萤笑

    “你看我做什么?”

    “临冬城很多的事,都落入到了对方的监视之中,你还一点感知都没有,幸亏你还是一位高位神开始我们倒是真希望有你在临冬城压阵,帝都那边也不会乱来这可好,这才转眼之间的功夫,一个天极城就被灭了,而且你还一点头绪都没有查到如果不是郑潜亲自去战斗一番,天极城被屠城这件事,恐怕到现在你们还被蒙在鼓里?”白泽不紧不慢的说着,但是话里的责备意思却表露无疑

    风姬借用着虎流星的力量,一个简单的八门金锁阵就将天极城被屠这件事完全的锁住了,让临冬城在天极城被屠城这件事上抓瞎临冬城中虽有着实力较之风姬高出了很多的流萤笑,也没能将这件事圆满的处理,白泽以及白泽代表的四方十神兽对这件事,看来很有些不满

    “你最好不要这样说我天极城被屠城,我也没有办法按照事先的军力布置,如果没有意外况发生,天极城是不可能被屠的帝都方面借助了神界之力,这点我也没有想到,我也不能凭着自己的能力直接杀到帝都去违了神规,你白泽事没有,倒霉的可是我凌家”

    “呵呵,若兰,现在你终于承认你是凌家的人了?”

    流萤笑被堵了一下自郑啸天陨落之后,她就一直以流萤笑自居,从来都不说自己姓凌,这也是表达她对凌家的抗拒在郑啸天垂危之时,凌家可是以明哲保的态度,没有对郑啸天施以援手这件事成为了流萤笑与凌家之间这么多年的一个心结

    流萤笑的老爹就是现在凌家管事的而凌家在神界也是有着相当不低的地位

    神界的“南寺北庄”,南寺说的是小雷音寺,北庄指的是昊天庄而在南北之外,还有着“东山,西峰”之说东山所指向的是“山富居图”中的“富抱月居”,“富抱月居”的所在是富山,也即俗称神界所称的“东山”;而“西峰”所指的正是凌家

    因为凌家整个一个大家族所成居住的位置是被神界称之为绝峰的“凌天峰”,所以在神界,一提到西峰的凌家,都会直说是凌峰,这个凌峰只是说明凌家的位置,以及由此延伸出来的凌家的实力,但并不是说流萤笑的老爹的名字叫凌峰

    凌家在神界一惯都低调的无以复加,所以这么多年来也和神界的各路大小神祗秋毫无犯凌家只因为出了凌若兰这么个惹祸精之后,就几乎再也没有过一天安静的子以至于一直到现在,凌若兰和她老爹之间,因为郑啸天事,都在赌着气

    凌若兰的老爹心知对女儿不起,这些年也没少为凌若兰擦股,四处打点,总算是将他这个宝贝女儿的先进事迹一一的都摆平了下去

    流萤笑也即是凌若兰不是傻子,她也一直就静静的看着为她自己辛劳弄着的老爹,其实心里早已经七七八八的对老爹原谅的差不多了只是流萤笑的嘴硬,她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这件事罢了

    “要你个老白毛管”流萤笑翻着白泽的白眼

    “我管与不管,你自始至终都是凌家的人,这点是你怎么想改都改不掉的如果你的体里不是流着凌家的血脉,恐怕再多十个流萤笑也不够被神界追杀的”

    白泽这个倒是实心话,流萤笑默认了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