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审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霸神锤皱起眉头看着这个年轻人

    “小兄弟,你所说的这两点我都明白;但是就是将那些魔兽军团全都杀光,逝去的父老乡亲们也回不来倒不如让这些魔兽军团为我所为,让它们以功赎罪,这样岂不好?”

    “哈哈哈,好一个以功赎罪如果照你这么说,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杀了人之后,都可以以功赎罪而且,赎不赎罪,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也看不见,到最后还不是你说了算?”

    年轻人的说法看来代表了大多数临冬城此时大多数百姓的想法,就是有一些不同想法的,这个时候,也不敢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毕竟人命关天,那些魔兽曾经是犯下过滔天罪行的

    霸神锤一时沉默无言了起来

    年轻人冷冷的看着霸神锤,眼里全没有尊敬之意嘴角还噙着一缕不易察觉的笑意

    “乡亲们,你们大家来说一说,我们是要让这些魔兽待罪立功,还是要报我们的血海深仇?”年轻人趁机鼓动了一下

    大仇当前,又当是群雄激愤之时,再有理智的人此时也不可能保持清醒

    万民齐呼,“杀”

    霸神锤对于这个杀字倒也没有起什么太大的反感,他感觉不对劲的是这个年轻人

    年轻人自人群中走出来向他责问的时候起,他就有意无意的将测了测年轻人的霸气等级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个年轻人的霸气波动竟然似有似无,完全看不出来他的等级到底有多高如果混在人堆里,绝对只是普通百姓一牧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我会记住你的”霸神锤的话里听不出来什么威胁的意味,但是知道霸神锤的人都知道能让霸神锤记住一个普通人的名字意味着什么

    “在下无名小卒,不劳大人记挂”

    滴水不漏

    “好,好一个无名小卒我看你的本事倒是大的很啊”霸神锤不咸不淡的说道

    年轻人也以为意,他既然敢于万民之中走出来,就不怕霸神锤的威胁,“大人,还请你给我们一个交待”

    “你们”霸神锤忽的提高了嗓门,他的声音在王宫之前的上空回着,“真的非杀不可?”

    百姓里有一部分人沉寂了下去但是喊打喊杀的声音依旧高亢,直冲云宵

    “杀”

    “还请大人做主,还请大人请全”年轻人不失时机的又烧了把火

    “既然如此,魔兽军团就在城外,你们有本事,就去杀好了”霸神锤声音有点冷

    年轻人没有想到堂堂的临冬城的高层,竟然说翻脸就翻脸,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百姓之前

    汹涌的民被霸神锤这一句话,像是当头泼了一瓢冷水,顿时凉下去了不少

    这位老人,在临冬城受到魔兽攻城的子里,可说是居功甚伟每一处险急之处都会看到他的影这样以实际行动干出来的声望,在临冬城百姓的心中扎根是很深的

    他们喊打喊杀,也是基于对霸神锤的一种信任,他们想到的其实是让霸神锤替他们做主,以报亲人被杀之恨真正的让他们自己去杀那些魔兽,恐怕又是力所不及的事

    而最让他们感到诧异的是这个一心维护他们生命安全的老人,此时竟忽然的说出这种让他们意想不到的话来

    霸神锤于百姓心中的形象,一时之间大有崩塌之兆

    霸神锤说出这样的话,当然也有着他不得已的苦衷如果这个担子他不来挑,最终必然会转嫁到郑潜的上与其让郑潜来挑,还不如他来担这个恶名,至少还可以维护郑潜在临冬城百姓心目中的正面形象

    霸神锤深深的知道,临冬城对于郑潜而言意味着什么

    “什么为民什么大人都是装出来的放着毁我临冬城的仇人不杀,却要说什么待罪立功那么大滔天罪行,说也说不尽,写也写不完,临冬城百姓哪家不是血泪斑斑?你就是这样维护临冬城百姓的?”年轻人高声喝斥着霸神锤,全无惧意

    霸神锤站于高处,脸色十分难看

    他活了这么多岁月,阅人无数,此时早也看出来这个年轻人绝不是一个普通的百姓那么简单但是他一时却不好判定年轻人到底是敌是友,这个年轻人到现在为止都是借着为民请命的由头,对他步步紧,到底这个年轻人是大义凛然还是别有用心,还真的不好判断

    公主忽的越众而出,向着年轻人怒喝道,“段青魂,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呵呵,公主, 我可不是胡闹,我是代表着临冬城这么多的百姓来向神使请命来的”年轻人的名字原来叫段青魂

    “你你难道临冬城这些年流淌过的血还不够多吗?”公主怒目之中,带着悲凉

    临冬城是郑潜的老窝,也是公主的生养之地要论起对临冬城的感,公主绝不输于郑潜

    “是,是够多的了既然流了这么多的血,就不再乎再多流一些段氏一族人的血可以流,难道区区一个魔兽军团的血就流不得?当年那么神勇的神使,为什么今天要躲在一个老人的后,让别人来担他的罪名?”

    “你……”公主一时语塞

    段青魂的话像是一根针,直刺进了她这么多年来都深埋于心底的伤痛这个伤是她竭力想埋下去,尽可能不去触及的地方

    段青魂等于是将她的伤口直接从心底的最深处拉了出来示众

    公主忽的眼里就满含了眼泪,指着段青魂却说不出话来

    段青魂的嘴角依旧噙着那份冷冷的笑他今天的目的,是郑潜杀他段氏一族的是郑潜,他隐姓埋名了这么久,就是要等着这样的一个机会生死对于段青魂而言,已不重要他要的只是一个复仇的机会,虽然凭着他现在的实力杀不了郑潜,但是能让郑潜孤立于临冬城之外,就是对郑潜的一个打击

    只要能打击到郑潜,他的愿望就满足了

    郑潜一直都静观着场上的变化

    体的虚弱程度让郑潜摇摇坠,他也知道霸神锤将责任手揽过去是替他担了罪名

    他本也无意让霸神锤为他担责,便霸神锤话都说出去了,他要是硬伸头,反而辜负了霸神锤的一番好意

    现在看事并没有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段青魂携着一族之仇,直接挑明了要让他上阵他再不吱声,就很有些推脱责任的嫌疑了

    “虎妞,扶我起来”郑潜道

    虎妞顺从的走到了郑潜的边,正搀扶,一旁的白灵一闪早就拉住了郑潜的一条胳膊虎妞只好挽住郑潜的另一条胳膊

    两女扶着郑潜到了王宫之前的高台之上

    郑潜的神使份,在临冬城还是有着相当的份量的如果说霸神锤是一个实际的执行者,那么郑潜就属于临冬城的精神领袖

    郑潜到了高台之上挥了挥手,人群再一次的安静了下来他们都想听听这个领袖的决断

    “左拥右抱,神使真是好福气啊”段青魂冷冷的嘲笑着

    郑潜没有理会段青魂,对于一个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如果现在一掌将他拍死,反而正好成全了他

    “乡亲们,我知道大家都背负着血海深仇既然乡亲们这样的想找魔兽军团报仇,那么我就带你们去到时,生死任由你们处置,不会有一个魔兽反抗,这个我可以打包票”

    郑潜说了这几句话之后,便觉得有种气虚得了流萤笑的神力之助,本来他的体也不至于虚弱至此,但是临冬城百姓对于魔兽军团的态度让他确实感到了为难,夹于两者之间的思想斗争,使得体接收起流萤笑的神力大打了折扣

    “走”郑潜道,“扶我去城外”

    虎妞和白灵无声的扶着郑潜向着临冬城的城外走去难得的是白灵个丫头竟然也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

    霸神锤自然是要跟郑潜并肩前行的必要的时候,他这把老骨头还是能为郑潜挡一挡风的

    郑潜缓缓的走在前面,后的临冬城百姓汇成了两股巨大的人流,一起向着临冬城的城外走去

    流萤笑无声的看着这一切,撇了撇嘴,径向着房间里走去

    “……你不去看看?”蛛背铁螳为着怎么称呼流萤笑纠结了老半天,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称呼,索就不称呼,直接问问题了

    “你想去就去没什么好看的,都是一些人间的恩恩怨怨要说到仇恨,百万年一次的浩劫才是最大的仇恨,但这些人,哪一个想过向神报仇了?我对这些凡人没有兴趣”流萤笑丢下了这几句话,便走了

    蛛背铁螳想想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点点头,“嗯高位神就是高位神,见识果然不同凡响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去了”

    蛛背铁螳游着他的百多条长腿腾空而起,比起看临冬城的百姓和郑潜纠缠不休,他喜欢无拘无束的在天空中飞翔的感觉

    郑潜领着临冬城的百姓到了城外

    远远的,魔兽军团整齐的驻扎,每一个魔兽的脸上都显的异常的坚定,似乎正在等待着对于它们的这一场审判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