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月鼎出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长相猥琐的逍遥子潇洒的走了,那些跟随着他的追杀将会一如既往的伴随着他,郑潜本想接过月鼎,逍遥子就此就能脱离躲在黑暗里的子,想的实在有些过于简单了

    一代人的梦想,抑或是一个人的梦想,是什么样的梦想,需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呢?

    这个秘密,将由月鼎来告诉郑潜

    “流姐姐,还要继续麻烦你了”郑潜心有所感,言语间多了不少的尊重

    “郑潜,怎么,忽然对我这么客气,是不是逍遥子给你的感触太深了?”

    郑潜点头

    逍遥子虽然其貌不扬,但是所行之事,却让郑潜十成十的佩服就一如郑潜的所想,开始是的,但最可贵的则是的开始之后不懈的坚持

    “呵呵,如今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你可知道你将要面对的是什么状况吗?”流萤笑想事先给郑潜一些提醒会好一些

    “不管什么状况,现在既然我接过了月鼎,我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嗯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走就走,郑潜知道流萤笑带他去的地方,一定对他有着相当的帮助便也就默然的接受了流萤笑的这个安排

    与郑潜同行的月丝雨,似乎还没有从逍遥子弃她而去的这件事上平复过来,眼里含着泪,直到流萤笑带着他们到了目的地,还是一言不发

    到了目的地之后,郑潜只觉得眼前一亮再环视四周,不仅大大的诧异了一番

    “这是哪儿?这么漂亮?”

    所立之地是一处云雾缭绕的楼阁,楼阁的下端被大片大片翻腾着的云海遮住楼阁冰晶玉砌,雕龙画凤,很有一些雅韵

    远天的景色也是一片渺渺,微岚轻舞,只能依稀的看到一些从白茫茫的雾气里冒头的山尖

    “是哪儿你就不用管了要真说起来,将你们带到这里来,其实是坏了规矩的但是我想也只有这个地方最安全,才可以让你不受干扰的接受月鼎里啸天留给你的东西”

    “嗯流姐姐,你的这个观点对我味口的规则这种东西就是用来坏的规矩死,人是活的规矩太多,人就死了”

    “臭小子,少废话,赶紧办事我们在这里也不能待太长时间被发现了,我就不好交待了妹子,来,我带你到处逛逛,让郑潜一个人呆会”

    “哦谢谢姐姐”月丝雨很顺从的应道

    二女顺着楼梯下楼去了留郑潜一人在楼台之中

    郑潜的双手一直都捧着月鼎的两个寒铁锦盒现在终于要到揭晓秘密的时候,郑潜不由的有些心动

    先祖霸神郑啸天到底留给了他什么,在追寻月鼎的过程中,郑潜极想知道,现在答案就在眼前,郑潜反倒觉得有些踌躇了

    平定了一下稍显激动的心,郑潜长长的吐了口气,盘腿坐了下来

    这种禅坐的方式对于郑潜平定心绪有着极大的帮助,以前郑潜想进入止水之心,用这种姿势成功的概率最大

    坐了一会儿的时间,郑潜感觉自己已经有心清如水波澜不惊了之后,才将一大一小两个叠在一起的寒铁盒子拖到了近前

    开启寒铁盒子的方法,郑潜以前就用过将装着月鼎残片的小盒拿下来,郑潜运起了霸气他的双手被一片紫金色包围

    从运用霸气的况上,郑潜知道这里已不是神罚之地了

    神罚之地对于霸气有着一种天生的限制,郑潜刚刚运用霸气之时,仿佛是一个久戴镣铐之人脱下了枷锁,感觉到了股前所未有的轻松,霸气的充沛感觉也一时无双

    郑潜将双手上的紫金色霸气输入到大盒子的锁眼里,盒盖上便弹起了五道一尺左右的立柱立柱之间一阵电流交错,合成了一道粗一些的电流击到了盒盖的中央

    五道立柱击中了盒盖中央之后,便又落到盒子里去了被电流击中的盒盖中央像是一个蕴电池,将击来的电流分散到了整个盒盖之上

    电流顺着盒盖又爬向了整个寒铁盒,不一会儿的时间,寒铁盒便被这些滋滋乱响的电流爬满

    大寒铁锦盒渐渐的浮空,平齐到郑潜眼睛的位置,盒盖便缓缓打开

    盒盖开出一条缝时,郑潜便看到这条缝隙里有着一层淡淡的光芒透出来

    光芒不是很炽烈,给人一种很柔和的感觉当整个盒盖打开的时候,盒内淡淡的光芒便将郑潜所处的楼台映照的有些迷蒙起来

    郑潜将手伸进了寒铁锦盒之内,从盒内搬出了一个两尺见方的古鼎

    那些淡淡的光芒便是从古鼎之上透出来的,当郑潜双手捧着古鼎之时,他清静如水的心境,竟然像是被投下一个石块,郑潜能清晰的感觉到心里的那种颤动

    月鼎出世了

    楼阁之下的云海毫无征兆的忽然激烈的翻腾了起来,就像是烧开的沸水而先前看上去有些迷朦的天空,则像是被一块黑布遮住,很快便暗了下来

    这一切进行的都很快,这一片空间里很快便完全被一片黑色吞没而唯一有光亮的地方,则是郑潜手里的月鼎

    月鼎的鼎体是一个半月形状,半月之下是一个连座,中间很细,最下方的底坐很窄,整个月鼎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号的精致古典酒杯

    郑潜将月鼎放到了自己前的地上,从月鼎上的散出来的柔和光芒将郑潜的脸也映现的十分柔和

    郑潜俯向着月鼎的鼎内看去

    说月鼎是一个大号的古曲酒杯,这次倒真有些恰如其分了这个酒杯里现在就盛着半杯清洌的酒,一**半圆的月亮被映在了鼎底月鼎的光芒,似乎正是由着这个月亮散发出来的

    郑潜看着月亮想着什么,忽然一下子就惊觉了过来今天的期应该是十一二的样子,如果天上有月亮,正好和月鼎里的月亮的形状相同难道说月鼎的这个月亮是可变的?在时间的不断流逝里也会月圆月缺?

    郑潜独坐于楼台之上,也没有顾得上抬头如果他抬起头来,他就会看到,与月鼎里的月亮对应着的,是在这片漆黑的空间里,天上也同时出现了一个与鼎底月亮相同形状的月亮,正高高的挂在天上柔和的光芒倾洒而下,使得这片空间里增添了一丝朦胧

    郑潜的双手扶住了月鼎,手指上的颤动让月鼎之内的清洌如酒一样的水面轻了起来,大半圆的月亮在水面的轻之中,也打起了一道一道的折皱

    与此同时,天上的那个月亮竟然也同步的折皱起来,连同朦胧而柔和的月光也显的有些凌乱了

    郑潜却全然没有顾及到这些

    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月鼎里的酒

    他的嘴唇有些发干,一种很是饥渴的感觉从他的心里升起来他用舌头嘴唇,却愈加的显的干渴难耐了

    月鼎里的酒晃动着,清醇可人,郑潜的意识很清醒,但是他的手却不受自己控制的将月鼎举了起来,举到了嘴边月鼎里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召唤着他,好像一个绝色美女在不断的向他招着手似的:“来呀,来呀”

    “来就来,老子还怕你?”

    当然,这只是郑潜心底的声音他一仰脖,咕嘟咕嘟,将月鼎里的酒一饮而尽喝相那叫一个馋啊,连吞带咽的,从嘴角漫出来的酒还洒了一

    郑潜举着月鼎狂饮的同时,楼台外天空上的那**半圆的月亮忽明忽暗着

    此时,还起了丝丝的风,在楼台四周盘旋

    “痛快”

    郑潜倒真像是浮了一大白的草莽英豪,差点就直接将月鼎从手里扔出去一念尚醒,月鼎终没有离手

    郑潜很夸张的打了一个饱嗝,一股酒气从他的饱嗝里直冲楼台之外他感觉到从月鼎里喝下去的这些酒,像是一团火在他的体内燃烧了起来

    他开始脱衣服,全然没有想到他上穿着的是如意蛇鳞甲,上下连体,哪里是他这么乱扯乱拽就能脱下来的?如意蛇鳞甲被郑潜拽出了很长

    郑潜使力的拽着如意蛇鳞甲,体内的火烧的旺了

    他抱着月鼎,直的往后一倒,后脑和体直的撞到了楼台的晶莹剔透的玉石之上

    细屑横飞,郑潜的后脑没事,玉石却被砸出了一个小坑

    火依旧在烧着,郑潜觉得一阵一阵的晕眩之感袭来他觉得自己的眼皮很沉重,怎么撑也撑不起来于是,在眼皮强睁开与闭合之间进行了几次拉锯之后,郑潜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月色如洗,剧烈翻腾着的云海像是吹起的泡沫,越鼓越高,直鼓到楼台前,顺着白玉的石面流淌到了郑潜的边这些云雾在郑潜的边越积越多,并且抱着郑潜的体旋成了一个漩涡

    流萤笑带着月丝雨此时已经走了进来

    月丝雨的绪看来已经平复,看到了这样的一个由连着云海的漩涡,便不由的惊异起来

    流萤笑的脸上有笑意溢了出来这份笑,与流萤笑脸上一贯的笑容不同,很真很纯,又很会心

    “姐姐,这是?”

    “丝雨妹妹,这是一个梦想一个由许多和啸天以及郑潜一样的人,托起来的梦想”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