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凌若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哎呀,没想到啊没想到,一向不理外事的凌波府凌上人,今天竟然亲自驾临到了神罚之地,这神界里到底起了什么香风?”玄龟听声知人

    “玄龟大人,你不也是,神罚之地这是什么地方,竟然劳动你老人家的大驾?”

    “呵呵,看来是我们俩心有灵犀了啊?哈哈哈……”玄龟打起了哈哈

    凌波府的凌厉凌上人,即是流萤笑的老爹,捆仙绳的创造者玄龟看捆仙绳那么老实的时候,就有了一丝怀疑,倒是真没有想到凌上人会来的这么快

    双霸可惜了没有长着和蛛背铁螳一样的眼睛蛛背铁螳倒像是要将三人瞪眼的份他一人全瞪完一样,竖起来的那对眼睛,差点瞪爆

    “咦,这个不是紫荆山乔老爷府上的蛛背铁螳吗?我是好像听说过蛛背铁螳一族里出了一个叛特别重的中位神,想来应该就是你了?”凌厉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一副完全的书生打扮,气质优雅,倒很有些君子之风

    蛛背铁螳听到乔老爷这个名头,立即了下去,“是我,怎样?”

    “乔老爷大概想不到你到现在还活着?”凌厉一笑,没有在意蛛背铁螳的态度

    “想我死可没有那么容易”蛛背铁螳冷冷的道

    “哈哈哈,凌上人,你这么高的一位高位神,不会今天就是为了和蛛背铁螳来斗几句嘴,特意跑到神罚之地来了?不过,你可有点不够朋友,神罚之地怎么也是我的地盘,你要进来之前,多少也得跟我打个招呼”玄龟半真半假的向着凌厉说道

    凌厉在空中很走了几步,到了捆仙绳的旁边捆仙绳嗖的一声,便窜入到了凌厉的袖管之内

    “玄龟大人,如果今天不是我赶来的及时,这孩子会落得个怎样的下场呢?”凌厉的一手伸进袖管,像是在安抚着捆仙绳

    捆仙绳钻进了凌厉的袖管,他所制造出来的幻景便陡然的消失, 郑潜几人又回到了厅堂之内

    郑潜没有心思看两个老家伙斗嘴,他加关心的是自己的这些下属们的伤势他抬起了双手,看了看手臂之上的一只护臂和一只手镯,见到了双霸没有大碍,便也放下了心来

    火龙和他一脉连枝,火龙的伤势郑潜早已心里有数,他的手轻抚了一下虎龙神火鞭,继而轻拍了两下

    郑潜再转头低声的问了声:“兄弟,你的伤势如何了?”

    “大哥,没事了玄龟大人神力无边,治这点伤对玄龟大人而言只是举手之劳”

    “嗯,那就好”郑潜彻底的放下了心

    此时他才将注意力转到了那两个老家伙的

    玄龟和凌厉都站到厅堂之内,在玄龟的脚边,还有着一卷铺开的泛黄的画

    郑潜看到两个老家伙看到这幅画的时候,脸色都不约而同的变了变他的目光很自然的就落到了那幅画上

    画很简单,郑潜对于书画之类的技艺虽不精通,但是画的好坏还是能分得清的

    这幅画要说起来最多只是一个中上之品,唯一值钱的地方可能就是它的年代久远,当古董能卖出个高价

    这么一幅普通的画,应该根本就不会入两位高位神的法眼,但是这两个老家伙似乎对这幅画都有着什么难言之隐

    画面上画着两个人,这两个人的相貌郑潜觉得有点眼熟,再细辨了一会,才确定画中的两个人是霸神郑啸天和流萤笑两人个正于青山绿水之间恣意欢笑奔跑,画头上写着五个字“山乐居图”

    郑潜记得流萤笑上楼说是要取什么东西给自己的现在他从捆仙绳的幻景里出来,没见着流萤笑,只见着这幅山乐居图难道这就是流萤笑要送给自己的见面礼?

    郑潜正走上前去将画拾起来,玄龟和凌厉却同声喝止:“别动”

    两位高位神喝完之后,相互的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里有特别多的话

    “这是流萤笑送我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动?”郑潜觉得可笑

    “流萤笑?呵呵,流萤笑?”凌厉笑的有些凄苦

    “小子你别添乱”玄龟低声道

    “凭什么?你们给我个理由”郑潜不吃这

    “冤孽冤孽啊”凌厉长叹一声,“最不想看到的事,偏偏发生的最快这可能就是命运使然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问别人的名字之前,需要先报一下自己的名字?这好像是基本的礼貌”郑潜道

    “礼貌?”凌厉愕然的用手指了一下郑潜,忽的爆出了一阵大笑,“玄龟大人,你看到没有,年轻人就是胆子大,竟然要求我礼貌?”

    “凌上人,你是一个高位神,是个份尊贵之人,怎么能跟年轻人一般见识呢?你要想知道他的姓名,直接问我就是他叫郑潜,是霸神郑啸天的后裔这个答案,不知道凌上人满不满意?”玄龟将郑潜的老底全揭了出来

    “郑啸天害的我女儿还不够惨,临了还要他的后裔继续来害我的女儿?这种事,我绝不答应”凌厉的神色忽的严厉了起来

    郑潜至此才知道这个长的像中年人的人,竟然就是流萤笑的老爹

    流萤笑郑潜已经认了她做先祖母了,流萤笑的老爹那是什么辈份,郑潜还真有点头痛不过,看这位凌上人的意思,是没打算要收认他这个后辈了,那就省了称呼上的麻烦

    郑潜揪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他跑到神罚之地是来找月鼎寻真相的,可不是专门要来认亲戚的何况像凌厉这么老的神,就是认了亲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这对郑潜来说,是一件相当大的麻烦

    辈份这种观念在郑潜的脑子里根深蒂固虽然平时他的方辞间并不能表现出来这一点,但是实际上他的行为上无时无刻不体现着他的尊老之

    比如说对霸神锤,对双霸,虽然他们都认了他做少主,但是郑潜从来都没有想过,真正用少主的份去压这些霸神的旧属

    “我的先祖与流萤笑之间的恩怨我不知道,但是我到这里来,却完全没有要害流萤笑之心你贵为神界的一位高位神,怎么能这样的含血喷人?”郑潜遇软则软,遇强则刚

    “含血喷人?我含血喷你?”

    “哎呀,凌上人不要动怒不要动怒小孩子不懂事,你消消气郑潜,对长辈要有点对长辈的样子”玄龟厉声喝斥着郑潜,却不停的朝郑潜挤眉弄眼

    郑潜领会了玄龟的意思,是让他现在不要跟凌厉正面冲突你一个凡界的中级霸王,如果不是有着玄龟在,恐怕凌厉都不会给你半点说话的机会,还冲突呢,冲突之前,早成了一堆尸灰了

    两个老家伙不约而至,各怀了心思

    捆仙绳的幻景没有受到应有的制约这种事,别人看不出来,为高位神的玄龟自是一眼就洞明了高位神的圈子就那么点大,每个高位神的技能都门清,家门口的塘,谁不知道深浅啊?

    捆仙绳制出了幻景,凌厉是最先感应到的,他比玄龟后来一步的原因,是要避过正去找他责问的流萤笑凌厉知道流萤笑的子刚烈,如果他被流萤笑逮着,又是件极为头痛的事

    他传授于流萤笑的制秘术并不是没有效果,只是这种效果遇到郑氏一族便会自动消失霸神郑啸天给凌波府造成的混乱,看来深深的伤害到了这位护女心切的高位神

    而且,最近神界传说着有一位天命之子的降生连凌厉这么不问外事的人都听说了,可见这个传闻的流传之广继而神界命动之轮的启动,让本只想做逍遥神的凌厉也不得不打起了精神出府详察

    神界自命运之轮启动之后,便已到处出现了神心不稳的迹象,流言纷纷,这形和百万年前的形竟然十分的想像

    凌厉后来通过自己的渠道知道了那位所谓的天命之子,正是霸神郑啸天的后裔,一时之间,仇旧恨一起就涌上了心头为了预防万一,便私下神罚之地,将那幅狂草送给了流萤笑

    为了他自己的女儿,就是一时被怨恨,凌厉也顾不得了以前他在女儿与霸神的这件事上,他犯过错,现在凌厉绝对不许郑家的任何人再次的伤害流萤笑

    凌厉绕过了玄龟,从地上拾起了“山乐居图”,拿在手里仔细的端详着他的双眉随之越锁越紧,双眉之间,拧出了很大的一个疙瘩

    “你想要?”凌厉冷眼看着郑潜

    “不是我想不想要,而是流萤笑送不送”郑潜将皮球踢到了流萤笑的

    “小子,我告诉你,我的女儿不叫流萤笑,她叫凌若兰你听明白了?她不是什么流萤笑,而是凌若兰我凌波府的凌若兰,跟你郑家再也没有半点关系今天,看在玄龟大人的面子上,我不杀你但是,如果你再敢接近我凌家一步,我可不管你是不是什么天命之子,到时别怪我凌厉翻脸不认人”

    凌厉的最后一句话,明显是说给玄龟听的

    郑潜的天命之子份,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必须要在天命之书上刻有他的名字天命之书最初的掌管者,是四方十神兽的火麒麟,后来被玄龟借机要了去,后来就出现了郑潜是天命之子这件事

    到底天命之书上郑潜的名字是由天命生成,还是玄龟自己写上去的,就谁也弄不清了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