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准备殉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霸天神阵霸神诀和火龙无法感应到郑潜的意识,这说明此时的郑潜,正处于一种深度昏迷之中。

    双霸很清楚这样的状况下,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只有静等郑潜的苏醒。如果郑潜能从深度昏迷中苏醒过来,则表明他就已经闯过了这一关;如果郑潜就此醒不过来……

    霸神诀已经不敢想像后面的况了。

    火浪扑面,地火岩浆依旧缓缓而沉重的绕着众人做三百六十度转动。火龙停在了郑潜的旁,像一个遗孤。

    在守着郑潜的这一段时间里,火龙的体型缩短了不少,只相当于一个正常人的高。它盘蜷于郑潜的侧,在郑潜的体软下去即将倒地时,它便伸出尾巴,将郑潜的体扶正。

    一切只是简单而机械的重复,霸神诀和霸天神阵安静的等待着。

    蛛背铁螳和九头穿山甲也大气不敢出,一片浪之中,它俩也感觉到了一股异乎寻常的压抑感。

    它俩对郑潜现在的况一无所知,唯一能感应到的,只是在霸气感知里,再也没有郑潜的半分气息。

    蛛背铁螳的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沉闷的气氛压抑着它,使得它半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九头穿山甲的眼神很复杂,看着此时一无所觉的郑潜,有点失落,又有点欣喜。而从它上透出来的杀气,还在若隐若现的四下扩散着。好在众人的精力都专注于郑潜,谁也没有发现九头穿山甲的这份杀气,其实是变的更加浓郁了些,只要稍加留心就会被发现。这种变化,甚至于连九头穿山甲自己都没有发现,它也只是保持着趴在托盘边缘上的姿势,看着郑潜。

    郑潜脑海里的爆炸,直接就将郑潜所有的意念都炸成了碎粒,当一个人的意念不能合于一处时,他便会出现如现在的郑潜一样的况。

    意念也正如人的体机能一样,是一个严密的各机件紧密配合的整体。只有这些机件配合的程度很默契时,才会产生连续的思维和推理能力。

    郑潜现在的意念被炸成碎片,而脑海里的意念之海被紫色的火焰骤然引爆,这些本是一体的意念之海和着他正的意念,都无一例外的被炸成了碎粒,在脑海里飘浮着,像一个经历了一场旷世之战却又未被打扫之后的宇宙战场。

    在这样的形之下,哪些是传承自霸神的神念,哪些是他自的意念,已完全不能分辨了。

    这些意念的颗粒在脑海里的飘浮间,因为过于密集的关系,总会有一些颗粒相撞,相撞之下,颗粒便自发的进行着一些融合,由二而一的进行着重新的合并。

    不过,这种况在郑潜的脑海里并不普遍,而这种意念颗粒之间的相撞过于随意,也不会产生什么严密的组织架构。所以,郑潜的脑海里飘浮着的颗粒便呈现出了大小不一的各种状态。有的眼可见,有的仅凭眼无法分辨。

    自爆炸之后,紫色的火焰似乎也因为这一炸而耗光了它所有的能量,而消失无踪。没有侵入到了意念系统里的另外两道火焰,也受了紫色火焰的影响,一时之间,火焰的势头大有随时熄灭的兆头。

    郑潜的体又软软的要倒下去。火龙的尾巴机械的扶了一下。

    火龙低吟了一声。龙吟之声却没有被浪稀释,很清楚的震动着所有在场之人的耳膜。

    再等待了片刻之后,郑潜体中的两道火焰也渐渐的熄了下去。如果有人内视着郑潜,会发现,此时郑潜的体内部,竟然是一片无法言表的黑。

    这一片黑色之中,郑潜就像是一个死人。没有意识,体各机能也都完全的处于一种停止的状态。

    “难道,真的没救了?”霸神诀近乎绝望着的向霸天神阵道。

    “不……知道!”霸天神阵难得的呈得有些犹豫。

    火龙甚至在低沉的龙吟之后,发出了一声悲鸣。

    相比于双霸,火龙这个由郑潜创造的生命体,与郑潜的联系更加的紧密,它一定是感觉到了郑潜体内的那片黑暗,才会显的这么悲伤。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蛛背铁螳似乎也预感到了什么,不停的问着。但是没有人能够回答它。它的目光很自然的就落到了唯一一个它所能倾述的对象上。

    “也许,唉……令使大哥……”九头穿山甲虽然不敢肯定什么,但是它有着女特有的直觉。

    “不会,不可能!”蛛背铁螳大声的喊了起来。

    它忽然的向前一冲,直接冲出了霸神诀的保护圈。

    蛛背铁螳不比郑潜,它的属还没有觉醒,更加以此时它此时非常激动,它冲出霸神诀的保护圈的时候,浑上下竟没有一丝的霸气保护。

    蛛背铁螳忘记了它们此时处的地方:由地火岩浆汇合而成的火湖的湖底。

    而此时围绕着它们的地火岩浆与结晶体又有着本质的不同,一个活火一个死火,活火会有着自我寻找攻击机会的本能,蛛背铁螳的这一冲,正好给了地火岩浆这个机会。

    蛛背铁螳百多条长腿之上和它的甲壳之上,升起了缕缕青烟。

    在蛛背铁螳冲出霸神诀的保护圈之时,趴伏于它托盘上的九头穿山甲却纵一跳,没有被动的被蛛背铁螳一同拉到地火岩浆的炙烤之中。

    九头穿山甲躲在霸神诀的保护圈之内,很有些惨然的看着失魂落魄的蛛背铁螳。

    蛛背铁螳仿佛对地火岩浆的浪浑若未觉一样,它的百多条长腿像是龙舟竞赛时的般桨,一**的如水般的流动着。它的体也一瞬间便到了郑潜的旁。

    蛛背铁螳想用它如镰刀的粗腿扶一下郑潜,然而因为没有抓手的原因,它伸过去的腿触到郑潜时,蛛背铁螳才反应过来,它的腿的末端没有如人形的手指,而只是一把镰刀。

    蛛背铁螳缩回了镰刀,它只是惨惨而凄凄的悲呼了一声:“大哥……”

    蛛背铁螳突然的这个动作,将霸神诀吓了一跳。等它反应过来时,蛛背铁螳已经冲到了郑潜的边。霸神诀的光圈很迅速的随即也跟到了蛛背铁螳的边时,听到蛛背铁螳的这一声悲呼,竟然也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光圈此时便停在了蛛背铁螳的边。

    “大哥,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我最看不起言而无信的人,你如果是我大哥,就要醒过来!”蛛背铁螳在郑潜的边狂喊着。

    郑潜的体被蛛背铁螳一喊,又软软的站立不稳,往下即倒,火龙的尾巴此时伸过来,将他扶正。

    蛛背铁螳的十几米长的体,完全暴露于地火岩浆的炙烤之下,它上的青烟冒的更厉害了一些,并且伴随着一阵阵“哧哧”的声音,焦糊之味弥漫。

    蛛背铁螳对发生于自己体上的一切都仿佛一点感觉没有,它只盯着郑潜激愤又狂乱的呼喊个不停。

    火龙似乎体味到了蛛背铁螳这份激愤之中所蕴含着的悲伤,仿佛应和着一般,低低而沉重的从喉间发出了一阵呜咽。

    “它不要命了……”霸神诀喃喃着,它的光圈终于还是伸了过去,将蛛背铁螳的保护了起来。

    霸神诀的好意迎来的却是蛛背铁螳的怒目而视。

    蛛背铁螳回头恶狠狠的盯了一眼霸神诀,“不要你多管闲事,这是我跟我大哥之间的事。”

    这就有点不识好歹了!霸神诀怒气上涌。

    虽然你蛛背铁螳以前是神界的中位神,它只是一个人类的中位神的创造之物,但是你已经被扔进了神罚之地,还拉什么中位神的臭脸皮?

    “死了拉倒!”霸神诀很决然的收回了保护圈。

    “幼稚!”霸天神阵插了一句。

    霸天神阵的没有指名道姓,相当于只是一句骂街。但是霸天神阵目前愿意交流的对象除郑潜之外就是它,这就是等于指着名骂霸神诀不成熟。

    霸神诀受了蛛背铁螳的回眸一怒,心头也正有气,霸天神阵不息事宁人也就罢了,还来火上烧油。

    “你什么意思?霸天神阵你什么意思?少主现在这样,难道就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你就没有一点责任?黑了!黑了!霸天神阵,你不是一直很稳吗?你现在倒告诉我,我们应该怎么办?少主怎么办?”

    “殉主!”霸天神阵很简单的两个字,说的斩钉截铁。

    霸神诀愣了一愣,它倒真的没有想到霸天神阵早就已经打定好了这样的主意。

    “真的只有这个办法了?”霸神诀问。

    “嗯。”

    “少主现在还没有完全的丧失希望啊。”

    “还有一丝希望,渺茫。做准备吧。”霸天神阵道。

    霸神诀黯然了下去。

    确实,郑潜现在虽然体没有僵硬,但是意识的停止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体各机件运转也早如意识一样,早就处于一种游离状态,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指挥体各机件协调动作的主脑机关,某种意义上,其实已经可以宣布郑潜死亡。

    “好吧。”霸神诀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现实是这样,他也无力回天。

    既然霸神诀和霸天神阵准备殉主,那蛛背铁螳现在被地火岩浆的烧融,也可以看成是与郑潜兄弟深的一个证明,也不需要加以阻止了。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