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金色鲤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公子,这些东西,大龙最喜欢生吃了。”白灵一边用手抓着那些灵智植物,一边快乐的向着郑潜喊。

    郑潜随意的嗯了一声,此时他的注意力全在血池那边。

    血池的这一次冒出来的气相当的大,依郑潜的估测,应该是肖沉雪沉不住气了。

    “哗”的一声,血池里传来了一阵什么东西破水而出的巨大的声响。

    郑潜体一弓,鲜红的虎骨匕已经拿在了手中。

    虎妞在气未到水面之前,已经将一双纤手变成了虎爪,此时,她的一双虎爪正作势抓。

    一片金色的光芒从血池里了出来,刺的郑潜和虎妞几乎都睁不开眼。白灵离血池远一些,也被这阵金色的光芒将她映衬成了一个金人。

    在金光笼罩的这一瞬间,虎妞和郑潜的霸气探知全开,没有视觉的况下,这已经成了他们一种本能的反应。

    “咦……”白灵的声音响了起来。

    郑潜和虎妞的霸气感知里一片空空如也,他们二人不由的心里一惊。

    “公子……鱼!”白灵喊道。

    金色的光芒升空,又缓缓的降落到血池的旁边,再渐渐的内敛到一个体里去了。此时,郑潜和虎妞才看清,从血池里蹦出来的,竟然是一尾金色的鲤鱼。

    凤凰城此时的天空是暗的,但是这尾鲤鱼浑却金光粼粼。一片一片的鳞片显的格外的耀眼。

    “怎么是一尾鲤鱼?肖沉雪呢?”郑潜看着那尾在血池的旁边,如那些灵智植物从白灵的手里脱落下来时一样的蹦跳着。

    虎妞小心的探路向前,走到了金色鲤鱼的旁边。

    金色鲤鱼的嘴和腮一张一合着,脱水之后,她似乎十分的痛苦。但是血池里的那些液体,简直已经不能称着是水了,这尾金色鲤鱼又怎么会跑到血池里去呢?

    “你是虎王一族的人?”金色鲤鱼开口说话,将正贴着它看的虎妞吓了一跳。

    白灵也不管那些灵智植物了,三步并着两步晃到了金色鲤鱼的旁。

    “会说话的鱼耶!你也是神兽?”白灵没等虎妞说话,抢着问了起来。

    金色鲤鱼跳了几跳,似乎是想要起,却没有任何改变的又躺了下去。

    “你应该就是霸神郑啸天的坐骑独角神兽?”金色鲤鱼向着白灵问道。

    “你认识我?”白灵有些好奇。

    “我岂止是认识你,就是你的主人霸神郑啸天和我也不是一般的关系。”金色鲤鱼道。

    “你是男是女?”郑潜插口问。

    这一问问的金色鲤鱼一愣,它似乎从来都没有回答过像这样的问题,愣了半天之后才缓缓说道,“我是女。”

    “嗯,这就差不多了。”郑潜问完,便不再作声,抱着,继续以一种静观的态度,看着血池里蹦出来的这尾鲤鱼。

    鲤鱼的嘴角上长着两根很长的须角,也全是一片金色,拖在地上绕了几个圈,十分的好看。

    金色鲤鱼的金色须角忽然从地上竖了起来,绕到了郑潜的面前,在他的面前游走着。

    郑潜继续抱着,没有任何动作。他没有从这根金须上感觉到什么恶意,便也就不想多事。

    “你是霸神的后裔?”金色鲤鱼带着一份惊喜说道。

    “是啊,有什么不对的吗?”郑潜道。

    “救救我!”

    “啊?”郑潜张大了嘴巴。这尾鲤鱼也太奇怪了,才出来就会说话,一说话就让人救,他都不知道这条鲤鱼是敌是友,怎么救?

    “公子,救救她,看样子她可怜的。”白灵道。

    虎妞没有吱声,她看着郑潜。

    “就是想救你,我也不知道怎么救啊。”郑潜摊摊手道。

    “独角神兽手里的移魂草,可以救我一命。”金色鲤鱼急迫的答道。

    “喂,不要再叫我什么独角神兽了好不好?很难听知不知道?叫我白灵!”白灵手里拿着移魂草,但嘴却又噘了起来。

    “神兽都不会在乎这些虚名!”金色鲤鱼道。

    “我在乎不行吗?现在你还要不要我们救你?”

    “好。白灵,你将这些移魂草,和着血池里的血浆一起捣碎,放到我的嘴里。”

    “也……”白灵忙不迭的将手里的移魂草扔了出去。

    血池里的血水稠密,再夹带着一些腐臭,白灵可不愿意干这种事。

    郑潜捡起来在地上挣扎着的移魂草,走到了血池边,吸了些池里的水上来,将移魂草捣碎,给金色鲤鱼喂了下去。

    吃了移魂草的金色鲤鱼,似乎从痛苦中解脱了出来。她不再剧烈而痛苦的挣扎,而是慢慢的安定了下来。

    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之后,从金色鲤鱼的上又有光芒透了出来,比之刚出血池的时候再加的浓烈。郑潜和虎妞用手掩住眼,而白灵却直愣愣的看着金色光芒的中心。

    等金光再一次黯淡下去以后,郑潜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位风姿绝代,神韵异常优雅的中年妇人。

    郑潜的嘴巴再一次的拉开,下巴自然下垂。

    郑潜看过的美女不少,但是具备如此神韵的美女,却是第一次见到。

    与白灵虎妞公主以及吉祥四女不同的是,这位中年妇人上透出来的那份成熟的韵味,更能让郑潜有一种想入非非的感觉。

    无论是段还是面容,中年妇人都显的异常的雍容华贵,虽然她的上穿着很朴素,但那份尊贵的气度却是怎么也抵挡不住的。

    “公子!”白灵颇有些怨气的喊了郑潜一声。

    郑潜这才回过神来,将下巴往上一托,再顺势将嘴边的一些口水擦了个干净。

    白灵一叉腰,挡到了郑潜与中年妇人之前,“说,你是谁,跑到霸天大陆来干什么?”

    中年妇人的眼睛先前一直都是紧闭着的,此时在白灵的呼喝之下,缓缓睁开。

    “小白灵,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越来越漂亮了。”中年妇人慈祥的笑道。

    “谁跟你笑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白灵完全不吃中年妇人这一

    “我来自神界!”中年妇人声音不高,但听在白灵的耳中,却有些炸雷般的感觉。

    “不要脸!神界哪里会有你这样的人,还会跑到霸天大陆来喊我们救你的命?”白灵愣了下之后,立即就醒转了过来。

    中年妇人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看想从白灵后走出来的郑潜,却被白灵移了几次形依旧挡住了。

    “喂,白灵,这样子不好。你让我跟她说几句。”郑潜在白灵后道。

    “不行,不能让公子跟她说话,你想跟她说什么,我替你转达好了。”白灵毫不相让。

    郑潜无奈的抓了抓头,只好不再吱声。

    他倒不是十分想和中年妇人说话,只是这个中年妇人上透出来的那份气质,让人看了十分的舒服,郑潜只是想多瞟两眼罢了。

    “被先祖抢先了!”郑潜咕噜着。

    “什么?”白灵耳尖,听到了郑潜的声音。

    “哦,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这人跟我先祖的关系不是一天两天了。”郑潜打了哈哈。

    “哼!”白灵横了郑潜一眼,又继续盯着中年妇人了。

    中年妇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形,不由的“噗哧”的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白灵怒道。

    “白灵,你这个样子,我很早以前就见到过,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真一点都没有变呢。”

    “什么见到不见到的,我喜欢这样,要你管?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白灵道。

    “我嘛,神界的名字知道的人不多,但是说我的一个的凡名,你们或许听说过。”中年妇人顿了一顿,笑意盎然的接着说道,“月倾城。”

    “啊?!”郑潜第一个惊呼了起来,“你是月倾城?”

    “是的。”中年妇人很有风度的点头道。

    “月倾城据说烂的连骨头碴都不剩了,你怎么可能是月倾城?”郑潜着实是有些吃惊了。

    如果眼前的这位妇人是月倾城,那么以前所有关于月倾城的事迹,都很难说,有多少的真实

    “你知道我?”月倾城也有些惊奇。

    她的那个时代,郑潜才是真的连骨头碴都没有成形,而且她消失于霸天大陆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这个霸神的后裔是怎么知道关于她的事的呢?

    “当然知道你!据说你是继我先祖之后,唯一一个在霸天大陆升到霸皇层级的人。”郑潜道,“而且,更听说了你早已经死,你所铸的龙剑和渊剑早就流落到别人的手中了。”

    “龙剑嘛?……渊剑嘛……”月倾城的眼神变的迷离了起来,她仿佛沉入到了久远的追忆之中,“它们现在在谁的手中?”

    “据我所知,其中的龙剑是在一个叫恨天的人手中。另外关于渊剑,就不知道了。”

    郑潜与月倾城对话之间,早就跨过白灵用体设置的障碍。白灵被郑潜与月倾城的说话所引,也没有注意到郑潜已经从她的后走到了前,正用眼睛不停的在月倾城的上扫来扫去。

    “原来是落到了恨天的手里。恨天,恨天……”月倾城轻声的重复着这个名字。

    “你怎么证明你就是月倾城?”郑潜忽的问道。

    郑潜确实不知道,月倾城竟然是一个金色鲤鱼的化,这个秘密如果传将出去,在霸天大陆绝对能引起一场轰动。

    “这件事,以后自会有分晓。我在霸天大陆消失的太久,就是我拿出能证明我是月倾城的证据,你们也不一定知道。要说知道我份的,我想,你边应该有一个人知道。”

    “谁?”

    “霸神锤!”月倾城又是淡然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