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洪荒神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霸神锤所要进行了的神血之怒,目前方才进行到一半,神血之怒的真正的威力还没有发挥出来。)

    唐积利似乎是对这个神血之怒早有耳闻,所以他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自然,唐积利知道的事,被惊醒过来的玄龟自然就更清楚了。

    “你这个小锤子,想搞什么嘛?搞的我老人家都睡不到安稳觉。还有,这个小子是谁啊?咦,这小子……”玄龟发现了什么了,像一个空中的移动城堡一样的巨大脑袋俯下,凑到了郑潜的面前。

    玄龟睁开的眼睛很圆,郑潜的体在玄龟的大眼之前,只像是一粒灰尘。

    “郑家的后代?这个小子应该就是郑啸天说过的那个人吧。”

    “前辈,难道说啸天以前找过你?”霸神锤愣住了。

    “废话,如果不是姓郑的那小子找到我,死乞白咧的要我帮他的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在永恒之塔里?”玄龟没好气的答道。

    霸神锤不敢吱声了。

    玄龟是比霸神郑啸天以有他更早降生的洪荒神兽,他是如何降生的,来自于哪里,全然是一个迷。

    “前辈,我现在已经启动了神血之怒,恐怕……”霸神锤现在有些悔不当初了,神血之怒一旦启动,断没有停下来的道理。

    “小事,小事。这种事,在你可能比较麻烦,但是我老人家看在姓郑的那小子的面子上,帮你这个忙,保这小子一条小命吧。谁叫我欠郑啸天那小子一个人呢?不过,你要忍着点痛啊。”玄龟道。

    “一切任前辈做主!”霸神锤一听郑潜有救,心里喜出望外。

    玄龟张开他的大嘴,首先“咔嚓”一声咬断了紫金色光芒的那条细线。

    光束能被咬断,也只有像玄龟这种等级的洪荒神兽才能做得到了。

    被咬断的紫金色细线,玄龟体那一端的紫金色光华迅速的黯淡了下去,但是连着郑潜体的这一端却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只是另一头被玄龟含在嘴里罢了。

    玄龟咬着细线,脑袋猛的一摆,向外一拉,从郑潜的体,霸神锤被生生的拽了出来。

    被拽了出来的霸神锤,却并不是完整的样子,齐他的腹部以下,空空如也。

    玄龟像吐唾沫一样的吐掉了含在嘴里的细线,看着霸神锤的狼狈神态,“你怎么搞成这副样子?郑啸天那小子虽然油滑,但是还是有一点英雄气概的,你做为他的趁手兵器,这么狼狈,你不怕郑啸天不用你?话说回来,你到了这里,郑啸天那小子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来,他说过等我老人家醒来的时候,会送上一坛好酒来的。”

    玄龟的头左右的摆着,想是在到处寻找着郑啸天。

    霸神郑啸天自然是寻不着的,玄龟在四下寻找的过程中,看到了从他的上不断滚落下来的那些魔兽和人群。

    玄龟抖了抖体,“睡的时间太长的,上都长蚤子了。”

    这一抖在玄龟而言,只是一个普通的动作,但是他的体型可是巨号的,那些还在他体这上的魔兽和人群却像是经历了十几级的地震一样,摔的摔滚的滚,纷纷坠下。

    玄龟四只脚动了动,将他的体撑了起来。

    龟体与地面之间的距离,对玄龟而言,只是正常站立时的距离;但是对于魔兽与人群而言,却是几百丈的绝壁了。

    在平时,这样的几百丈的绝壁对于这些被困于永恒之塔里的人兽来说,不是什么大的难题。可是现在的况不同,他们被震落这是其一,再加上从山体不断砸下来大小不一的石块和泥失流,已经极大的影响到了他们的发挥。玄龟这一抖之间,魔兽群和人群里受伤不少。

    玄龟上覆盖着的大片的泥土石块被他抖落,露出了他的布满着深深刻纹的,巨大的深黑色龟壳。

    他沉睡的实在太久了,天长久之间,浮尘在他的龟壳上积累,又有飘落的种子在这些沉淀下来的浮尘上生长,使得他的龟壳表面如一般的山体并无二致。

    被玄龟从郑潜的血脉系统之内拽出来的霸神锤,看了看自己的半截体,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不过好在他被玄龟拽了出来,阻止了他启动的神血之怒,郑潜看来是得以保全了。

    “前辈……”霸神锤只剩下半截,自然就躬不了,只能是抱拳拱手了。

    “小锤子,你还没有告诉我郑啸天那小子跑哪里去了?我怎么感觉这里好像没有他。那小子的体内是怎么回事?怎么有那么浓的郑啸天的味道?”

    霸神锤不敢隐瞒,“前辈,我刚才启动的神血之怒,正是啸天的霸神之血的力量,只要这个力量觉醒,恐怕这里的一切,除了前辈以外,都得要完全的毁灭掉。”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哎呀,你们这些小鬼的事我也不想管,如果你想怒就怒吧,我不参与。你只要把郑啸天答案我的好酒送来就行了。我去自饮好酒,你们想干嘛干嘛!”玄龟道。

    “可是,我没有好酒!而且,啸天,也早就殒落了。”

    “什么?!”玄龟大眼一瞪,“郑啸天那小子死了?”

    “是的,前辈,啸天早就殒落,这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霸神锤虽然不能躬,但是神态之间却是恭敬之极。

    “那我的酒呢?”玄龟有些生气了。

    霸神锤摇了遥头。

    玄龟果然生气了,他的四只大脚向着地面拍了一拍,地动山摇之间,地面纷纷崩塌,“你敢说他死了?他没有给我送酒来,就不能死!说,是谁毁了我的好酒。”

    “我也不知道!”霸神锤继续摇头。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玄龟的脚掌在地上拍着,每拍一次,地面便整体的隐下去几分,没被他拍几次,永恒之塔的六十六层就出现了整体崩溃的迹象。

    这个现象反映到永恒之塔六的十五层,就是六十五层的天空出现了道道粗细不一的裂纹。逃到六十五层正松了一口气的唐积利,抬眼看了看天,便像是被针扎了股一样的跳了起来,起就跑。

    “大人,等等我!”唐拉德跟着跑,唐积利的速度太快,从六十六层下来,他一路上几乎都跟不上唐积利,如此遑遑逃命,有生以来,唐拉德还是第一次。

    “阿德,快跑!”唐积利没有更多的话,只是跑的更快。

    一追一赶之间,唐积利和唐拉德瞬息便消失于永恒之塔的六十五层。

    六十六层之中的玄龟为郑啸天的离世大为光火,他光火的原因,倒不完全是因为郑啸天,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霸神郑啸天曾经答应过玄龟的好酒。

    在神界之中,能让玄龟看中眼的神不多,尤其是敢偷别人的好酒给他的神就更没有了,郑啸天是那些看上去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生机的神的一个异类,很有些合玄龟的味口。

    如果霸神郑啸天不是以好酒相,想要让一个洪荒神兽成为永恒之塔的天阵守护兽,是绝无可能的。

    “哼哼哼!我知道了!你只是一个兵器,不知道郑啸天是怎么死的,有可原。我知道是谁下的手了,不看僧面看佛面,郑啸天这小子只不过是偷了几壶酒给我,你就下这么重的手?实在是欺人太甚,气死我了!”玄龟像是知道了什么真相似的,不停的叫嚷着“气死我了”这四个字。

    霸神锤听到玄龟如此一说,不血上头。

    “前辈!”霸神锤的声音忽的非常严肃。

    “嗯?”玄龟正气头上,也没有心理睬霸神锤。

    “还请前辈正告是谁对啸天下的毒手!我虽然只是一件神器,但是这份仇恨没有一刻忘记过!纵使粉骨碎,我也要讨个说法!”霸神锤的语音之间,有一股被强压着的激动之在暗流涌动着。

    “你的意思是,要报仇?”玄龟斜了一眼在地上躺着的只有半个体的霸神锤。

    “是!”

    “凭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怎么报仇?”玄龟问。

    “只要有一口气在,就是咬,我也要咬他一口!”霸神锤的眼里很少有的竟然看到一些晶亮的东西在闪动着。

    “你,是灵魂体?”玄龟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的前辈!”

    “灵魂体怎么会有眼睛?”玄龟像是问霸神锤,又像是问自己。

    霸神锤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确实有点湿湿有如实体一般的感觉。

    玄龟盯着霸神锤看了半天,终于明白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我忘记了你叫什么名字了,你以前叫做什么锤子来着的?”

    “霸神锤!”

    “哦哦哦,对。是叫霸神锤,郑啸天那小子跟我说过,我年纪大了,记不清了,呵呵,呵呵,你不要见怪啊,老人家就是记不好。”

    “我怎么敢怪前辈。”

    “郑啸天,你小子,唉……”玄龟抬头,看向了永恒之塔六十六层的天空。

    天空之上一望无垠,既没有太阳也没有云层,显的异常的高阔。

    “霸神锤,你可知道,郑啸天那小子,就为着今天,费了多少的心力?”玄龟叹道。

    “我没有明白前辈的话,难道说今天的一切,都是啸天精心安排的?”霸神锤呆住了。

    玄龟默然的点了点头。

    “郑啸天啊郑啸天,好你个小子,你连我老人家都计算在内,呵呵呵呵,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果然有点脑子。”玄龟自语着。

    “前辈……”霸神锤这个时候,只有干瞪眼的份了。

    “没什么了。这件事说起来就很长了。不过,恐怕他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霸天大陆不至于落入到蛇族之手吧。”玄龟俯看着霸神锤,“难得你对郑啸天那小子一片忠义,我会成全那小子的心意,恢复你的真。至于这小子嘛……”玄龟这才看了看郑潜,“霸神之血的觉醒对他而言是件好事,能不能扛的过来,就看他自己了。”H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