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一章 好办多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郑潜前生加入的组织是**会,当时的杀手界的一句话为:天下杀手看**。郑潜便是**会的王牌杀手,说他前生处于当时的杀手界的巅峰也毫不为过。

    对于杀手的经历和记忆,郑潜都了然于。风刀生平稳,做事谨慎的这个格,很适合当一个生活于暗处的杀手。这么沉稳的一个人,却也因为他的胞弟被杀而怒发冲冠,以至于失却往的冷静,将他的底牌过早的泄露给了郑潜。

    郑潜终于找到了先前他对风刀有着某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的原因。原来,杀手之间也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应。就像是一条纽带一样,将生活于暗处的这些杀戮机器紧密的联系起来。

    通常,杀手都会灭绝了七,不会出现风刀现在的这种况。但大凡是人,都有着不可磨灭的缺点。风刀为杀手的缺点,大约就是亲过重,让他舍不下最后的羁绊。

    风刀的脸型变的十分的狰狞,尖牙外露,霸气乱,卷起的阵阵劲风,呼啸着将那些被繁华落尽侵蚀完生命气息的古树新岩都吹成粉末,散于天地之间。

    郑潜抬起了手,黑洞洞的枪口向着风刀瞄准着。但不知为何,这一次他却怎么也进入不了那种无牵无虑的状态里去。

    风刀的霸气卷了起的劲风让沙石漫天飞舞了起来,在七星流火阵里,视线本就不是很通畅,现在又有着这些沙石,给郑潜的偷袭增加了不少的难度。

    风刀的体型在继续变化着。他暴突出来的血管和眼睛里都充满着艳红;他的脸也愈加显现的苍白,像是一张没有过色的白纸。有着白色的映衬,从风刀的嘴里耷拉出来的细长的舌头就显的格外的腥红。

    风刀的体型也变细变长,从尾骨处,长出了一条长尾。这条长尾越拖越长。最后,风刀的整个体盘绕成一个带着四脚的蛇类形状。

    风刀的蛇尾和下面的两只脚构成了一个三角形,支撑着体直立。他的胳膊变的有些短,他的指爪却变长。胳膊与手的长度其实与未变化之前相等,只是胳膊和手指各占的份额发生了变化。

    他的手指现在成了完全的指刀。这个指刀也完全由指骨构成,没有质覆盖,纯粹的骨质。

    “嘶……”风刀体型异化之后,向着郑潜的方向发出了一声奇怪而撕哑的吼叫。

    郑潜心里一惊,他能感觉到风刀的眼睛里扫过来的那道冷的充满着杀意的眼光。

    暴露了!

    郑潜想都没有再想,迅速将双脚朝树枝上一蹬,借着弹力,向着另一棵古树弹而去。脚尖在第二棵古树上一点,形又向前纵去。在郑潜风驰电掣的变幻方位的过程中,他却始终感觉到没有脱离风刀的那双冷的眼睛。

    郑潜知道,这定是风刀变后随之而来的一种异能。

    既然逃不掉风刀的追踪,而且现在面对的又只是一位霸宗。郑潜忽的停住了正飞纵着的形,从古树的树枝上跳下来,从树林间缓缓的走了出来。

    郑潜的面色平静。平静的有些可怕。他的嘴角略微的向上翘着,划着一道很小的弧线。

    郑潜的眼神也很平静。这种平静像是极寒之地被冰冻住的深潭。

    郑潜一步一步行的很慢,当他的形从树林里走出来时,他的体的四周却氲氤着一层雾茫茫的杀气。这种杀气使郑潜的整个人都显的有些朦胧。

    这种只有达到了杀手之巅才会具备的杀气,让风刀冰冷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愕然。

    做为霸天大陆的一个顶尖杀手,风刀自也知道郑潜上散出来的这份杀气,是必须经过了无数的血的历练才会产生。这种杀气比他的死气更加的浓郁,单从他和郑潜上的散出来的杀手之气判断,风刀已经落了下风。

    “这个初级霸宗怎么会有这么浓的杀气?”风刀暗自心惊。郑潜的杀气让他从暴怒之中清醒了不少,面对着比他的杀意更加浓厚的高手,他又恢复了一惯的慎重。

    “你的名字。”郑潜的声音有些低沉,没有任何的感表露,像是一个单纯的机械的问话。

    “风刀。你的名字呢?”变之后的风刀的声音显得特别的沙哑。

    “郑潜!”

    风刀再加吃惊。

    郑潜名字他早就听说过。

    在一些蛇族内部的会议之中,郑潜这个名字经常被提出来。就是这个人,将临冬城下三位的三位护法,一位歼灭,剩下的两位收编;闯别有洞天,灭掉蛇族的外围最大的势力天陨团,两位初级霸宗团长死;救矿工,断了蛇族的财源;连从异界来的本部成员,也被郑潜弄的一死一伤。

    从蛇族的本部来的人,已经脱离了弟子的层次,那是风刀的意识里,只可望其项背的存在。连那样的人都没能逃得过郑潜的毒手。

    目前,蛇族已经将郑潜作为霸天大陆的第一大敌,放到了最显要的位置上。能灭郑潜,便记一大功。

    风刀听郑潜报完姓名,心里已经如潮涌般的泛起了诸多的心思。

    一则,如果能在这里灭掉郑潜,那么他回本部的事基本就是板上钉钉。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考虑,既然郑潜都能将本部来的人搞的那么惨,他一个中级霸宗能不能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还真是两说的事。

    “郑潜,你杀我兄弟,今天我们俩不死不休。”风刀说道。

    “可以!”郑潜平静的回答,顺手抬起了他手里的枪,黑洞洞的枪管直直的指着风刀。

    风刀看着郑潜手里的手枪。这种形状的武器,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更别说见过了。看来,风潮便是倒在这种武器之下。有着风潮的前车之鉴,风刀对郑潜手里的手枪就格外的警醒。

    “没见过?”郑潜面上带着的讥笑之色愈加的浓厚了。

    风刀没有答话,却是张开嘴巴,从他腥红的舌头和尖利的獠牙之间,喷出一股蓝色的烟雾。这层烟雾围绕在他的体周,越来越浓。直到风刀的变大的体被裹在了一个圆形的蓝色的烟球之中。

    烟球具有很强的毒,这点郑潜早就看出来了。不过,这对于郑潜而言却构不成什么威胁。郑潜的体是二级霸体,这个二级霸体,是由地龙甲和天蚕丝构建而成。天蚕毒是目前可知的最为烈的剧毒之一,有着天蚕毒的霸体,可说是百毒不侵了。

    郑潜继续一步一步的向着风刀走去。蓝色烟球里的烟雾,在不停的翻动着,似乎代表着烟球之中,风刀的那层担忧。

    猛然,从烟球里,风刀的脑袋急速的探了出来,他撮着嘴唇,烟雾变成了一支支的蓝色箭雨,向着郑潜来。

    烟雾变成的利箭,一支支的进了郑潜的体内。

    郑潜仿佛无所觉的继续走着,一步一步,缓慢而沉重。他与风刀之间的距离也在一步一步的拉近着。

    风刀看到他的由死气和毒气积成的蓝色利箭入到郑潜的体内之时,先是一阵狂喜。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还没有人能逃得过他的死气。

    先前的繁华落尽也是由他的死气为基础,演化而成的一个招式。死气对于生命气息的破坏力,由那些已经变成的灰的生物,就可以知道其作用了。

    郑潜既然中死气,而且又是那么大的量,就是不死也会脱层皮了。

    他高兴的看着郑潜沉重的向着他走来。原本想缩回到蓝色烟球里的脑袋却一直伸着,他想看郑潜倒下去的那一刻,脸上的痛苦的表

    杀弟之仇!这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之一。而这种亲的牵绊也成了风刀登顶杀手的更高层次的最大的阻滞。

    风刀看着郑潜的眼睛逐渐由狂喜到愕然到惊讶到震惊到恐惧了。

    这一连贯的反应,配合着他的表,让他的面部变的十分的精彩。

    风刀犹自不信的撮唇吐箭,更大更粗的蓝色利箭贯透郑潜的皮肤,没入到了他的体内。

    郑潜被这些巨大的利箭袭中,脚步稍稍的一缓。然而,他看着风刀的神却没有发生一丝的变化。依旧是那么平静,依旧是在那么平静的表里,夹带着一点讥讽之色。

    风刀的蓝色利箭仿佛并不是中了他一样。郑潜只是拿一只手扫了扫被粗大的蓝色利箭中的体,仿佛蓝色利箭上沾着许多灰,弄脏了他的衣服一样。

    “怎么,很吃惊?”郑潜扫完了衣服,脚步依旧一步步的走着。他略带着讥笑的神色,看着神变的恐惧的风刀。

    “如果你的霸气是别的品种,那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没想到你的霸气就是毒气。那事就好办的多了。”郑潜道。

    风刀不敢相信的看着郑潜的半点没有变色的体。

    如果是正常况下,此时的郑潜的体,应该毒发。毒发之后的郑潜,不会走的这么从容。

    风刀有惊有怕,又有些不甘心,看看郑潜似乎对他的毒雾免疫,他已经意识到,他的处境有些不妙了。

    从霸气的质和量上来说,风刀都要胜过郑潜。但是现在郑潜对他的由霸气转换而来的毒气免疫。这就是说,他的霸气再多再强,对郑潜而言,一点用处也没有。

    郑潜的这个二级霸体,像是掐着了风刀的咽喉,风刀处于了绝对的劣势。

    风刀惊惧的将他的头忽的一声缩回到了蓝色的烟球里。

    郑潜笑着一手抬着枪,另一只手托着握枪的手掌,抱着双拳扣动了板机。

    一颗颗的霸气弹进了蓝色的烟球里。烟球里的蓝色的雾气一阵急速的旋转,能清晰的看到因为子弹的急速,被破开的一条通道。

    包裹于蓝色烟球里的风刀的体隐隐可见。

    霸气弹里的霸气的量,相对一个中级霸宗而言,毕竟只是一个小剂量。但是霸气弹里的霸气是由不同颜色的霸气构成,在风刀的体内产生的爆炸,虽然不能立即毙命,却让风刀这个中级霸宗也有些吃不消。

    好在郑潜只是一通乱,没有打中风刀的头。体的抗相对于脑袋而言,还是要大一些的。

    风刀就这样承受着一**的霸气爆炸产生的痛楚,嘶哑的声音从蓝色的烟球里传了出来。

    郑潜的嘴角的那份讥笑却没有消失,在这嘶哑的类似于动物的哀鸣声里,反倒加重了他的讥笑之色。再加以他的眼神里透着那份冰冷的平静,整体上看,郑潜现在的表,说不上狰狞,却是十分的残忍了。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