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吸食霸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发出惨呼的,是郑潜,也是虎牙。

    郑潜的惨呼是故意发出来的,虎牙的惨呼是真心发出来的。

    郑潜的体被虎牙打飞,撞向了另一侧的铁栅栏,将铁栅栏又撞出了一个人形的弧度。

    “我的手……”虎牙惨叫连连。

    “我的腰!”郑潜应合着虎牙的声音,连节奏都一样。

    “你,你,你他妈的是故意的!”虎牙怒道。

    “我就是故意的,你怎么样?咬我?”郑潜轻蔑的看了一眼虎牙。

    “我废了你!”虎牙怒气上涌,向前跨了一步,又退了回来,“大长老……”虎牙求助的看着脚不沾地,飘着的大长老。

    “废物,果然就是废物!”大长老又恨恨的骂了一声。

    没见到大长老如何的动作,他的体便急速的向了郑潜,伸手之间,郑潜的体已经被他牢牢的抓实了。

    大长老回头向着虎牙道,“废物,看,这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大长老有些得意看着虎牙。虎牙的忠心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能力让大长老很不满意。他现在要现说教以作则,让虎牙对他更加膜拜和臣服。

    “大长老……”虎牙膜拜之油然而生,不过他的脸上表露出来的却是一种恐惧。

    “你怕什么?”大长老话音未落,忽然感觉到一阵高温从郑潜的体上传来,手心一烫,不由的手掌一松。随即他的体上感觉到了两个温度更高的拳头重重的击在上面。

    大长老的体依旧没有沾地,但不再是飘,而是飞了出去。 飞出去的轨迹也不受他控制。

    轰的一声,大长老的体也和郑潜一样的撞到了铁栅栏上。铁栅栏却没有像郑潜撞上去时那样的弯曲,而是直的承接了大长老的体撞击,又将他的体反弹了出去,落到了地上。

    在大长老的周窜动着无数的白色小点。他的面色惨白,只这一瞬间,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霸气不再受他的控制,并且在迅速的削弱。

    “大长老……”虎牙声音喊的大,脚也退的快,人已经到了牢笼的外面。

    逃命的功夫对于任何一个将自己的命看的很重的人来说,都比别的任何技能要强上很多。

    大长老大口的喘着气。

    郑潜的这一击是全力施为,也是自他得到了琉离火以后,将炎焱丹的功效发挥到最大的一次攻击。

    炎焱丹产生的琉离火,以霸气为食,迅速的削弱着大长老的霸气。这些白色的小点都是一小朵一小朵的琉离火的火焰。在它们的窜动之间,大长老的体正渐渐的干瘪下去。他脸上的皮肤开始现出道道皱纹,像古树的树皮,横的竖的,先前饱满的脸颊凹了下去,露出了高高的颧骨,两个眼窝深深的陷了下去,哪里还能寻得到半点鹤发童颜的仙风道骨模样。

    大长老的这一变化吓坏了退到了牢笼之外的虎牙,他从跟着大长老至今,从没有见过大长老如此模样,在他的心目中,大长老一直如仙人一样,虽然他不知道大长老到底活了多少年。

    虎牙惊惧的发了一声大喊,调头便向着大牢的出口奔去。

    躺在地上的大长老,他的体也如他的脸一样,迅速的干瘪了下去,像是一个被捅破了的气球。

    郑潜因为体内炎焱丹的缘故,能感应到琉离火吸食大长老的霸气程度。算算已经将他的霸气吸食的差不多时,郑潜手一招, 万千光点从大长老的体内窜了出来,隐没于他的体内。

    郑潜的精神一振。这些吸食了大长老霸气的琉离火回到了他的体内之后,也将从大长老上吸食的霸气带了回来。这些霸气被琉离火散到了他的血脉系统之中,一时之间,磅礴呼啸着的能量从郑潜的血脉系统里四溢开来。

    郑潜随却感到了自己体内的能量过于充沛,必须要找一个地方发泄一下才能平息血脉里的躁动。

    琉离火从大长老体内吸食来的霸气过于巨大,而郑潜只是一个三级霸师,霸气修炼讲究的是基础夯实,陡然之间这么大量的霸气涌进他的体内,如果不善加引导,放到了一般的霸师上,定会爆体而亡的。

    好在郑潜的体是二级霸体,除却地龙甲不说,他的血脉系统是用天蚕丝做成的。天蚕丝的韧正是它成为天材地宝的特征之一。所以尽管郑潜的血脉系统里的血液流速比平时快上了十几倍,血管也被涨的很粗,但绝不会被大长老的这些霸气爆体。

    郑潜此时却是极其难受的。

    虽然他平素也占些便宜,特别是像这样的大便宜。但今天的这个便宜占的有些过头了,让体感觉到了一份不可承受之重。他的脸被涨的通红,一根根的天蚕丝组成的毛细血管,从地龙甲构成的皮肤里面显现了出来。

    他体上所有的血管都暴突于皮肤表面,他的整个人像是被血管包裹了一样。

    郑潜猛的坐了下来,牢笼的地上被他的这一坐,起了一阵激烈的气旋,乱草沙石吹的乱滚,地上被他坐出了一个坑。

    “啊!”郑潜仰头大喊了一声。血液奔突,力量蜂拥,他的体被巨大的能量胀满,如果再不喊出声来,他几乎都要发疯了。

    “止水!”霸神锤的声音急惶惶的喊道。

    “止水之心,止水之心。”

    体内不断的被能量撞击着的郑潜,想要进入止水之心中,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他一边不停的念叨着,一边努力的想让他的心静下来,让他的心意抱守一念。

    但每次当他正要进入止水之心的时候,呼啸而来的血液带着一阵惊雷之声,将他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心神冲击的七零八落。

    他的血管不断的胀大着,像是一根根粗大的藤条缠绕在体上。

    他眼睛里的血管也向外暴突,一条一条的爬着,能看的清每次血液郑潜奔流而过时血管聚然鼓起时的景。

    郑潜又狂喊了起来。

    他坐在地上,一拳一拳的朝地上擂着,结实的地面被他擂出了一个一个的深坑。

    趴于一旁虚弱不堪的大长老,此时依然在大口的喘着气。

    他无力的将上半支起来,让体靠在牢笼的铁栅栏上。看着此时的郑潜,他既喜又怒。

    喜的是郑潜照此形下去,眼看着就会暴体而亡;怒的是他的霸气现在只剩下一丝,勉强可以维持生命气息,他再也做不回那个虎门呼风唤雨的大长老了。

    他先前只知道琉离火能烧尽一切,并且在他的想法里,琉离火也是需要通过霸气才可以运行的;他没有听说过琉离火是以霸气为饵食。这么重要的信息,为什么那个人不告诉他呢?如果早告诉他郑潜的琉离火有着这样的功能,他会更小心一些的。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这步田地。

    大长老苦笑了一下。人算不如天算,他这一辈子算来算去,为名为利,最后却落得一个被人尽食霸气的下场,似乎这样的结局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种注定一样。

    往的他,是不信命的。

    他总是觉得命是由自己掌握着的,他为着自己的利益,为着能让自己掌握更大的权利,牺牲了很多的东西。

    现在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样,往种种在他的眼前一一而过。从未感叹过命运的他,第一次觉得在命运面前,他的力量竟然是如此的微小。

    “也许,这就是人之将死之前的顿悟吧。”大长老苦笑着,“不过……”他将眼光落在了不停的擂着地面的郑潜上,“我要看着你死,我才甘心。我的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是罪魁祸首。”

    一个老人的顿悟是慈祥的,被夺走一切的仇恨又是巨大的,这两种不同的心绪同时冲击着大长老。他的脸上一会儿是一种超脱的慈悲,一会儿又是要复仇的狰狞,仿佛像是在不同的角色间穿梭着的两个人。

    造成大长老几乎神经错乱的郑潜,比大长老的境况也好不了多少。

    大长老是一次失去太多,郑潜是一次得到太多。

    当一次得到的东西超过了他能驾驭的最大极限时,这样的得到就是一种祸端的开始了。

    郑潜被巨大的能量胀满体,不单只是血管,连皮肤也被绷的紧紧的。

    只要他稍稍停止捶击地面的动作,这种胀满的感觉就会严重十分。心志守一已是一种奢求,他只能机械的重复着这一个动作,来缓解被能量胀满时的那种巨大冲击。

    每一次他的拳头轰击着地面时,他的嘴里都要念叨一句:“止水之心!”

    他没有放弃进入止水之心,他的理告诉他,只有进入到了水止之心里,他才可能从目前的这种窘境中脱离出来。

    奇怪的是,郑潜的体几爆炸,而他脑海里高悬着的霸天神阵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

    这种状况被忙的焦头烂额的霸神锤注意到了。

    正常况下,如果郑潜的生命受到威胁时,霸天神阵不用郑潜刻意启动,它也会自己旋转起来。现在霸天神阵半点动静也没有,证明着郑潜虽然看上去像是十分危急,但实际却没有什么实质的危险。

    霸神锤心下一宽,也就不再忙于调集血脉之力和郑潜体内的那些霸气相抗了。

    “也许是我弄错了方向。”霸神锤如此总结了一下自己的行为。便不再有任何动作,静静的去当一个旁观者了。

    没有了霸神锤的制衡,众多霸气便如怒海狂涛一样,在郑潜的血脉系统里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啊!!”郑潜又爆出了一声激烈的狂喊。

    他的体一瞬间又胀大了一圈,像是一个被充满气的气球,浑变成了圆形。他的手掌变成了一个蒸笼里的面包,手心手背都向外鼓了出来。五根手指只能略作弯曲,已不能握掌成拳。

    “哈哈哈,终于要自爆了!”大长老沉的盯着胀成皮球的郑潜,大声的狂笑起来。

    “死吧,小子,你去死吧。你不是很强吗?你不是能吸食我的霸气吗?你不是霸神郑啸天的后人吗?你不还是要死在我的前面?”大长老一口气说了许多话,许是被自己呛到,他靠在铁栅栏之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完全就是一副垂垂老矣的老人模样。

    他在期待着,期待着那一声惊天的巨响,将郑潜以及他自己的生命一起带走。

    没有力量没有霸气,对于一个活了许久的老人来说,已是生不如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