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浑水摸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站在了临冬城的城门之外,郑潜想着应该从哪里从弄钱。

    战争是件很花钱的事。

    临冬城经王宫大毁之后,所有的政务基本处于停滞阶段。在国王的体还没有恢复之前,暂时内政上的事都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

    临冬城下辖六十个县,可谓是幅原辽阔,沃野千里。但也正是这么广阔的土地,给收税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临冬城王室因为被蛇族把持已久,而蛇族的外围组织是天陨团,为了便于天陨团的行事,大护法曾经就令王后想方设法改变了王室对六十个县的管理方法。由以前的委派制改成了目前的地方自治。只要六十个县定点交税即可,别的政务一律不予干涉。

    六十县的行政长官也不再由王室委派,而是由地方通过各种方式产生,到时只要到王室里备案,让王室知道六十个县现在的实际长官是谁就可以了。

    实行地方自治以后,确实给王室省了不少事,但王室从此也就基本断了对六十个县的掌控,那些地方逐渐的沦为了天陨团的地盘。

    每年六十县的臣民在供给王室的税收之外,还必须要向天陨团缴纳与王室相等的税款,六十县被天陨团弄的苦不堪言。

    这种模式经过了一段时间以后。迫于天陨团的威,六十县的行政主官只能将王室的税款拖延缓交,渐而有的县城就开始赖账。加以蛇族在王室之内刻意阻挠,王室的税收就一年不如一年。

    天陨团收集的财物,白灵倒是知道具体所在的。只是因为破极地三才阵的时候,白灵状态全开,疲累过度而陷入了沉睡。天陨团的财宝郑潜在别有洞天里搜索了一番却一无所获之后,因为时间上的关系,只能将那块到嘴的肥留到以后再吃。

    现在白灵未醒,郑潜想上别有洞天里去搜寻财宝也只是徒劳,所以郑潜现在的心思,转到了临冬城的城内了。

    临冬城分四城,各城都有一些巨商富贾。这些巨商富贾平时迫于四城各为四大势力把守也没显山露水。郑潜现在缺钱,主意自然要打到这些富人头上去了。

    “知已知彼,百战百胜。”郑潜说道,“现在我就去摸摸底,看看哪家厚实点,放他们点血,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嘛。”

    “你又想冒坏水了?”霸神锤问道。

    “这不是叫坏水好不好,这叫我有一片公心。”郑潜大义凛然的答道,“你说那些人,到吉祥茶庄喝杯茶要多少钱?就当是他们多跑吉祥茶庄几趟就行了。”

    霸神锤跟郑潜没有理可说,郑潜说的都是歪理,但却也不乏正义,只是手段上让霸神锤有些不齿而已。

    “你这个两军统率,不去忙军队的正事,偏想着要来弄这些,你这叫不务正业。”霸神锤道。

    “统军队有什么意思,兵书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这叫先行,懂吗你?”郑潜还是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

    郑潜和霸神锤说话的功夫,人已经向着临冬城里走去了。临冬城两边守城的兵士,有认识郑潜的,便慌忙将的和扶着的枪杆一样直。一旁的兵士虽然不认识郑潜,但这是对长官才会行的军礼,自己也有样学样的直了体。

    郑潜缓步徐行,看到后士如此模样,便招招手让兵士不要那么紧张。

    守护城门的是雪狼营的兵士,一雪白的铠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雪狼营的守城兵士对郑潜这么尊敬,可见段魂将他升任两军统率的事,已经通令全军了。

    “别紧张,我问你点事。”郑潜走到了一个兵士的旁边,凑到他的耳朵旁,“你说,东城里现在最富的是哪这你知不知道?”

    “虎门!”

    “额。虎门的除外。”

    “王李两家是大户,仅次于虎门。”兵士回答的非常标准,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郑潜虽然让他放松,便他的体依旧的笔直。

    “好,好。”郑潜老气横秋的将手在兵士的肩膀上拍了拍,“你不错。”便转向着城内走去。

    “不错就没下文了?”霸神锤又冒了出来。

    “不然你以为该怎么办?”郑潜问。

    “既然不错,你做为长官,不得奖励点什么?”

    “我自己还指望着别人奖励呢。哪有多余的东西奖励他?”郑潜笑了起来。掏了掏他的军衣口袋,果真是无长物,一无所有,“王李两家富的很,上次我好像跟这两家有过一面之缘啊。”

    郑潜想起来,上次从东城潜进来的时候,遇到的正是王李两家在械斗,“私藏武器,是要罚款的。”郑潜道。

    “这么快就想到弄钱的借口了?”霸神锤讽刺道。

    “想要弄钱,随便怎么着都行,只要钱弄到手就好了。至于理由,可以说出成百上千条,并且每一条不带重复的。”

    “人家是商,你这是官。”霸神锤道。

    “管他。弄到钱就行,虎贲团可好几万兄弟,马上是要拼死上战场的,因为钱的原因而让他们有思想负担,那才叫是非不明。”

    郑潜在街逮着了一个人,问明了王李两家的府门所在,全直行过去。

    王李两家同处于东城的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上,商业街的两端店铺林立,而王李两家的店铺却占尽了这条街的最便利的位置。

    “看况,这条街,是以王李两家为中心。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生意。”郑潜自语着道。

    帝都要攻打临冬城的消息,目前还被两军严密的封锁,街面上一如往常般的喧闹,到处都是人。郑潜长相不是十分出众,虽然现在他现在的份显赫,但是往人堆里一扎,基本也就分辨不出来跟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丝绸!”郑潜看到了李家店铺前面飘着的布制的招牌:李氏绸庄。再看看对面,飘着的招牌上写着:王记绸庄。

    “对门称,这两家的生意对着干的。”郑潜发现了这一点。

    再往前走一段路,沿街的各个铺面王李两家的店铺果然都是一边一个,卖的都是同样的东西。

    “丝绸,酒楼,客栈,茶叶,药材,两家果然都很有钱。不过到现在没有看到虎门的一个店铺,虎门不做生意的?”

    “问问就知道了。”霸神锤道。

    郑潜走到了王家的一个药材店里。才进门,一股浓重的药香就扑鼻而来。

    郑潜穿着的虎贲团的军衣,看上去像一个从军营里偷跑出来鬼混的军汉,他上的衣服只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虎贲团的军衣,更何况王家是生意人,郑潜未进门之前,药店掌柜就已经目光如炬的将郑潜扫视了一遍,同时也将郑潜的份估测了一番。

    “军爷,有什么需要小的帮忙的?”一个伙计在掌柜的授意之下,迎了上来。

    “团里面要购一批药材,不知道你这里的备货足不足啊?”郑潜打着官腔,他本就是无赖,不用扮都是一副军痞相。

    “军爷,请问您老需要要什么样的药材,各种药材又需要多大的量?我敢说,在东城,如果我王家药店拿不出来的药材,就没有哪一家还能拿的出来了。”

    “你的意思,你家的货是东城最全的?”

    “军爷,不是我夸海口。临冬城四城,东城的药材是最全的,而东城,我王家的药材又是最全的。”

    “你直说你王家药店是临冬城第一不就行了?绕来绕去的不嫌烦?”

    小二正准备口若悬河的再胡吹一番,被郑潜的呛了一下,后面的话堵在嘴里说不出来。

    “你说你家的药材是最全的,怎么对面的李家说他家的药材是最全的?难道你们比李家的药材还要全?”郑潜开始挑拨了。

    水搅浑了才好摸鱼,以目前王李两家这么安分守己的经营,郑潜是找不到什么把柄放他们血的。

    “李家哪能跟我们王家比?”小二不舒服了,对待郑潜的态度也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哦,这话怎么讲?”郑潜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

    “我家的药材是正宗天极城的生产的,天极城的药材都被我王家包了,李家的药材难道也能是天极城的?”

    “咳,咳……”掌柜的走了上来,咳嗽了两声,阻止了小二继续要说的话。小二躬了一下,退了下去了。

    “呃,这位军爷,下人讲话不懂规矩,还请军爷不要见怪。”掌柜长着一缕山羊须,很有一些老学究的味道。

    “不管规矩不规矩,我要的只是最全的药材,如果你家没有,那我就去对门李家的药铺。”郑潜用军痞的口吻说道。

    “这位军爷面生的很啦,敢问这位军爷在哪里高就?”掌柜不卑不亢的问道。

    郑潜心里一沉,这个掌柜有点名堂。

    “说了不怕吓着你。我是虎贲团的人。我们家主帅特意嘱我前来买些药材以备不时之需。”

    “呵呵,原来是虎门的军爷,那事就好说了。不过,虎门的军爷负责采购的人,我基本都熟悉,似乎并没有见过军爷您,是不是现在虎贲团的人事调整了?”掌柜依旧笑着问。

    “我说你这个卖药的,虎贲团人事调整不调整的关你什么事?你只负责管好将你的药卖好就行了,军机大事,也是你能随便打听的?”郑潜佯怒。

    “不敢,不敢。只是虎贲团的药材向来都由小店提供,今年不知为何军爷先去李家,而没有照常例来我王家药铺呢?”掌柜的目光又亮起来。

    “以前谁进的药我管不着,但是今年既然是我管这块,当然照我的规矩来了。”郑潜道。

    郑潜的心里已经想到,这个王家可能和虎贲团负责采购的人中间有着什么猫腻。想来虽是同门,虎贲团也不是铁板一块,针插不进。

    虎氏三兄弟都不是那种很精细的人。有可能发现这事的只有虎良。虎良既然发现而不告知虎氏三兄弟,这中间可能就另有隐

    “虎良,这件事最好跟你没有关系。”郑潜心里暗暗的想着。

    “军爷,能否请入内一叙?”掌柜向郑潜作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能让掌柜做出这个决定的,主要还是因为郑潜的这一军衣。虎贲团的军衣在临冬城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任谁也不敢乱穿。如果被虎贲团查出来谁乱穿军衣冒用虎贲团之名,罪名是很大的。

    这正是虎威治军严谨的地方,虎贲团的军衣仅限于团内使用,严私带出营。

    这军衣就是虎贲团的招牌。

    郑潜看着掌柜的那个请的手姿,心里一笑。

    鱼,要上钩了。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