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 测试身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你这……这……小子,你做了什么……什么手脚?”帝都使者向着郑潜怒喝着。(wwW.pAosHU8.cOM_泡&书&吧)

    他现在的理智完全清醒,只是可惜不能控制住他体的颤抖,仿佛像是这位帝都使者怕极了郑潜一样。

    “我有那么可怕吗?”郑潜虽然想调笑一下这位帝者使者,但话说出口,却是冷冷的。

    掳走虎妞和公主,这等于是犯了郑潜的逆鳞了。

    郑潜早就起了杀心,当然调笑起来,也就显的那样的冷冰冰了。

    千凤楼的众女自然不知道为什么不可一世的帝都使者,为什么忽然的这么惧怕起郑潜来。但这中间,王后的心思缜密,她大致也猜到一定是郑潜的那一拍里有什么名堂是她不知道的。

    但不管那一双掌里有着什么名堂,能使一个七级霸师颤抖而不能自控的,都是极其恐怖的力量。

    王后已经心生退意。

    她和郑潜不是第一次对阵了,带这一次,已经是第四次对阵。除了第一次对阵的时候,她掳走了虎王之外,剩下的两次与郑潜的对阵里,基本就没有占过任何便宜。

    地下迷宫一次,王宫后园一次。这两次对阵,她都是吃了大亏的。一条小命都是险而又险的才捡了回来。这还是他见机的非常快的缘故,否则早就一命呜呼了。

    正是有了两次的影,王后看到郑潜不死,心里就已经生出了些惧怕。

    现在见到帝都使者和郑潜交手不过一个回合,就已经落得这个下场,心里的惧意更盛了。王后已经早早的作好了逃跑的准备。

    她现在更加留意场中两个男人的变化了。只要稍不对劲,她就会第一个跑。

    帝都使者虽然势大,但是再怎么也比不上她的一条小命的。有命在,一切才有可能。

    王后着脸一心想着逃跑。

    而帝都使者倒是想着王后此时应该出来助他一臂之力的。但王后一点动的意思都没有,他一个七级霸师,先前夸下了海口,又不好意思在一帮乡巴佬面前自降价,所以除了恨恨的看王后一眼之外,再就是期盼着“天陨团”早点到来。

    今天他的人丢大了。

    “虎妞和公主现在在哪?”郑潜向着帝都使者道。

    “小子……你,”帝都使者牙关乱颤,现在他体只是感觉到了寒冷,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的损伤。他的霸气的纯度还是相当高的,再加以郑潜对地龙的地气运用的不是很纯熟,实际上侵入到帝都使者体内的地气,也只能达到让帝都使者抖个不停的效果。

    而要说什么实际损害,却是很少的。

    “你去死吧!”帝都使者一展形,虽然抖着,但是却还是攻了上来。

    他的速度和霸气的纯度没有丝毫变弱,只是颤抖的体实在影响攻击的有效

    其实帝都使者做为一个七级霸师,早就想要催动霸气,凝成实体。这样他的本体就不用直接和郑潜对抗了。但是一着算错,让郑潜近了,地气侵了体。

    现在他抖啊抖的,对霸气凝实有着不少的阻碍,更加以他感觉到了体内有一种血液不畅通的异状。自然,这也是受到地气的影响。

    这种影响对体的影响不大,但对霸气凝实的影响却是非常大的。霸气尚未凝实之前,在血液不畅和体颤抖这双重的不利因素下,终于不能发挥,而失掉了作为霸师最便利的一个攻击手段:霸气离体。

    霸气不能离体,帝都使者只能自己近攻击了。

    他霸气的纯度还是非常可观的。

    郑潜看着攻击来的帝都使者。傲然的站立着。

    他想试试这个体,能不能扛的住七级霸师的一击。这当然是个冒险,不过没有这样的冒险,也不能测试出体的承受极限。

    郑潜知道他如果催动霸气,以他三级霸师的霸气程度,根本不合帝都使者的一合之敌。还不如直接将霸气隐去,只凭着体的强度,看能不能硬接下来。

    “你小子真的敢这么干啊?”霸神锤说话了。他对于的作品还是很满意的,但是具体的效果怎么样,还得看在实际当中的运用。现在这个运用马上就来了,验证他的手艺的时刻来了。

    帝都使者颤抖着的,缭绕着白色精纯霸气的拳头,击在了郑潜的体上。

    帝都使者实在觉的高兴,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只凭着,接下他七级霸师的一击,你就是钢筋铁骨,也会碎成粉末。

    “哈哈。死吧,小子。”帝都使者大喊了一声。

    “不一定。”郑潜接口道。

    帝都使者这一拳结结实实的击在他的前上。能清楚的看到随着这一拳,郑潜的前凹了下去。

    帝都使者的缭绕着白色霸气的拳头继续向前,郑潜的体继续随着拳头的攻击向下凹着。

    郑潜的前像一个塌方的地面,包着帝都使者的拳头和手臂。

    他的后背处,一条如手臂大小的肌体突了出来。不细看,还以为是帝都使者的手臂贯穿了郑潜的体。但是细看之下才会发现,那突出的股体是没有被霸气缭绕着的。

    随着手臂的深入,帝都使者已经可以确认,郑潜已经小命难保了。没有听说过谁的体被他的拳头打进去这么深还能活命的。

    “不过如此而已。”帝都使者胜券在握,却不急于抽回他的已经陷于郑潜体里的胳膊。他要享受这一刻,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刻。

    在蛇族内风传的关于郑潜的消息,让他对郑潜产生很大的兴趣。不然他也不会请命来临冬城。他来的目的,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现在目的达到,他要好好的让人知道,郑潜是被他一拳打死的。这个展现了神迹的郑家遗孤,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哈哈哈……”他狂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郑潜冒着冷气的声音响在他的耳边。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笑容却凝固在他的脸上。他机械的扭过头,看上了郑潜。

    在帝都神使的想像中,现在的郑潜应该是满脸痛苦的神色,应该陷于死亡之前的恐惧之中。可是,帝都使者看到了郑潜的面容时,却是一双冷冷的眼神和一副平静的脸。

    “你,你怎么……”帝都使者不相信的看着自己陷于郑潜体内的手臂。

    没错啊。手臂还在郑潜的体里,但是帝都使者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陷入了郑潜的体这么深,怎么没有看到了一丝的血呢?

    帝都使者的视线在郑潜的光着的前上搜索起来。

    “血呢?你的血呢?”帝都使者问郑潜。

    “我的血,不是谁想看就能看到的。”郑潜“蓬”的一拳,砸在帝都使者的脸上。

    帝都使者因为有着霸气的保护,并不至于被打的皮开绽,但是这么近的被郑潜生生的轰了一拳,冲击力还是很大的。

    他“啊”了一声,以为自己肯定会被郑潜击飞出去。

    但是很奇怪,他没有飞出去。他的体被陷于郑潜体里的手臂生生的拉住了。

    郑潜被打凹下去的前,紧紧的夹着帝都使者的手臂。

    帝都使者大力的往回抽着,想将手臂从郑潜的前抽回来,但是无论他怎么抽,郑潜的前都紧紧的吸着他的手臂。

    “放开我!”帝都使者向着郑潜大喊。

    “你不是打的很舒服吗?”郑潜又是一拳轰到了帝都使者的脸上。

    帝都使者抬手挡了一下,勉强将郑潜轰过来的这一拳挡住了。一阵霸气波纹在他的体周围激着。

    “放开我!”帝都使者继续大喊。并且随着他这一喊,他的另一只手,自觉的向着郑潜的体击去。

    这是一种本能的动作。

    同样,这只手臂深深的陷于到郑潜的体里去了,被郑潜的体紧紧的夹住。

    两只手臂被陷于郑潜的体内,帝都使者这才感觉到了一阵恐慌。

    他将霸气催到了极致,将自己的周紧紧的防护着。

    他很清楚,郑潜后面的拳头,会如急风暴雨一样的落到他的上。如果没有霸气守护,他极有可能会被轰成一摊泥。

    果然如他所愿。

    郑潜用体夹住了他的双臂之后,不再和他多话,一拳一拳有节奏的朝着他脸上和体上轰着。

    他紧咬着牙关。

    现在他还没有输,只要他的霸气不溃,郑潜就没有办法拿他怎么样。所以,他要坚持,坚持。只要等到郑潜力歇,他就有机会再来收拾这个郑家的余孽。

    郑潜的出拳不急不缓,很均匀的隔着相等的时间,落到了帝都使者的体上。

    郑潜也不着急,他每战斗一次,每轰一拳,对重组的体的熟悉程度便增加一分。这个不断的轰击着帝都使者的过程,也同时是他对体适应和熟悉的过程。

    能扛住七级霸师的一拳,这点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这副体的柔韧和坚固令郑潜大为满意。心下不由的暗赞霸神锤的手艺了得,也不对于地龙甲和天蚕丝的作用表示了一份赞叹。

    每击一拳,郑潜的拳头上的地气便向着帝都使者的体内透进去一份。

    随着郑潜轰向帝都使者的拳头数量越来越多,帝都使者的上已经开始向外透着凉意,一些白色的霸气上,已经结着很小的冰棱花。

    帝都使者咬牙再也咬不住了。他格格格的打着颤,向着千凤楼的众女喊了起来,“救我!”

    这一声喊是向着王后发的。但王后的心里的颤抖程度不亚于帝都使者。一个七级霸师,竟然被郑潜连霸气都不用,就生生的制住,一点反击都没有。

    郑潜的拳头每轰击一下,王后的脸色便苍白一分。现在的郑潜在她的眼里,完全只能用怪物来形容,他的表现,已经完全颠覆了她以往对于霸气等级的认知。

    当帝都使者求救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中时,她哪里还有半点战意。但是弃同族于不顾,在蛇族是大罪。在地下迷宫时,她可以用风瑶来做挡箭牌,那是因为没有外人在场,而且她赌一把郑潜不会让风瑶活命。

    现在是众目睽睽,她也不敢擅自逃跑。

    “中护法,快来救我!”帝都使者急惶惶的继续向着王后喊道。

    他因为双臂陷于郑潜的体内过深,又是背面对着千凤楼,就是扭头也看不到王后。只能尽他最大的努力喊着了。

    因为此时,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体内,血液的流转速度越来越慢,被冻结只是迟早的事

    如果血液被冻结,他的霸气就会消失;等到他的这副弱弱的板完全的暴露于郑潜的铁拳之下。到时……帝都使者已经有了种深深的惧意。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